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十八章 成全

第十八章 成全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脚踏祥云,带着许七安等人朝京城飘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怀里抱着沉沉睡去的李妙真,侧头看向自己的双修道侣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人之争对国师来说,是一场险战,也是极好的磨砺,请务必让我观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清楚洛玉衡的性格,强势,傲娇,有点女王瘾,很喜欢被他“哄着”,所以到现在,许七安也没有改变称呼,一直喊她国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她的照拂不能表现的太明显,这会让洛玉衡觉得受到了轻视,会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“嗯”了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尊修为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想了想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品中期的样子,反正没到后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敢夸海口说,只保洛玉衡性命,其他不管,并非不顾洛玉衡死活,而是到了一品境,且都是陆地神仙,基本上就是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    旁人只管看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天人之争对洛玉衡也有好处,本源互补是一方面,磨砺修为是另一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在此期间,我还得为国师鞠躬尽瘁........许七安看着近在咫尺的高冷美人,心里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最大的事就是与临安的婚事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忍不住捏了捏眉心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刚刚与魏渊手谈结束,连战连败,好在已经习惯,她跟着魏渊学棋多年,从未赢他半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公对许银锣的婚事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弈后的品茶里,怀庆试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笑容温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依旧面带笑容,捧着茶杯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临安殿下心性单纯,虽喜欢挑事,却不擅长争斗。这样一个女子当许宁宴的发妻,总好过慕南栀和洛玉衡。或者是其他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心虚了一下,表面不动声色,反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女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看她一眼,笑容愈发浓重:

        “于其他女子而言,一个威胁不大的女子上位,总好过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他的风流债,我懒得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自己是长情之人,信仰一生一世一双人,不过像许宁宴这样少年风流的,他倒也不至于厌恶,世间有权势之人,三妻四妾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好自己便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闲聊几句后,话题不可避免的转到政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疆关市学堂的政策,要办下去,再过几年,基础打下来了,禹州的童试可以对蛊族学子开放。此事功在千秋,陛下要盯紧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交给魏公处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又把活儿推了回去,她现在已经是一国之君,很懂得用人!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笑了笑,继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北方妖蛮那边,欠我们的矿、钱粮、牛羊等牲畜,在今年入冬时可以收回来了,之前中原局势不妙,不敢要债,现在可以连本带利的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静静听着,直到魏渊长篇大论说完,她喟叹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是现在,朕依旧挑不出魏公的错处。论处理政务的能力,魏公要胜过朕不少,魏公方才说的这些,朕就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笑着颔首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一个可以施展抱负的舞台,元景没给他,怀庆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接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近来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朝中似乎有人希望陛下早立太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脸色一沉,语气冷冽:

        “叛军刚一剿灭,有些人就想着“重振朝纲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还未出阁,哦不,还未纳妃立后,哪来的子嗣?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立太子,立的当然是永兴的子嗣,或四皇子的子嗣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许七安镇着大奉江山、朝局,没人敢公然反对怀庆,但怀庆之后呢,是不是该把皇位还给正统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亦不可无储君,立储关乎国本,倒也挑不出错。只是陛下可愿把皇位归还永兴,或者,立炎亲王子嗣为太子?”魏渊目光灼灼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朕春秋鼎盛,立储之事不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叹息般的吐出一口气,像是明白了什么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了,既然如此,陛下就要尽快诞下子嗣,堵住悠悠众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试探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可有心仪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下意识的挺直腰背,矜贵优雅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尚未寻得心仪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虚了........魏渊缓缓点头,一本正经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姻缘之事,臣就不置喙了,陛下心里有数便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说着,边放下茶杯:

        “茶也喝的差不多了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送走魏渊,怀庆取出地书碎片,传书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二号和七号如何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七:多谢陛下关心,臣已经返回司天监,此刻正与杨兄在观星楼喝茶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极为热情的传书回复,毕竟天宗短时间是回不去了,圣子打算在朝廷里谋取一官半职,过一段妻妾成群的枯燥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李妙真呢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伤了元神,尚在昏迷,不过问题不大,这次刑罚,看似要置她于死地,实则是成全她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的话,让众人一愣,楚元缜没有参与此事,更听不懂许七安话中之意,传书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此话何解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李妙真似乎不久前服用过某种增强元神的丹药,药力沉淀于体内,难以炼化。冰夷元君的两记雷鞭,恰好化开了她的药力,虽说冒险了些,但效果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天尊如何一心要置她于死地,岂会让冰夷元君用雷鞭抽她?所以我猜是在成全她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怀庆觉得他说的有理,但又觉得不合理,传书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所以天尊其实无意杀李妙真?那他劳师动众做的这些,为了什么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不清楚,不过之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,妙真的地书碎片在冰夷元君手里,圣子,为何你能用地书向我们求助?】

        凭我机智勇敢偷出来的........李灵素心里一动:

        【七:我看见师尊把地书碎片藏在了房间的木匣子里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以天地会成员的智慧,不用多解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刻意让圣子求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八:天尊不想杀李妙真,直接放人便是,没必要多此一举,除非他另有目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或许是被李妙真顶撞,下不来台,所以表面处死,维持天宗颜面,暗地里让冰夷元君以雷鞭之刑成全她,并让圣子向我们求助?】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插了一嘴:【雷鞭之刑,非天尊之意,是冰夷师叔提出的。我明白了,天尊成全的不是妙真,是冰夷师叔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包括许七安在内,谁都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又和冰夷元君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妙真是冰夷师叔的凡心,现在师徒俩恩断义绝了,冰夷师叔再无牵挂,可以晋升二品。她早已三品巅峰,此前救妙真的灵丹,正是她为冲击二品准备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传书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冰夷元君想晋升二品,又不忍割舍对妙真的情感,因此迟迟不肯突破。妙真江湖三年,照见自我,她的心性并不适合天宗的太上忘情。天尊趁这个机会,成全了她们师徒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听完金莲道长的解释,天地会成员终于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,李妙真确实沾染太多因果,大劫来临时,她就是个定时炸弹,所以天尊干脆把她赶出天宗去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那天尊怎么不成全我啊,另外,定时炸弹是什么意思........李灵素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恒远大师传书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如此一来,李妙真道友三品无望了?】

        她既然不能太上忘情,自然修不了天宗后续的心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恒远大师武僧出身,体会到过晋升无望的无助,对于这方面比较敏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啊,李妙真是天宗圣女,有超凡之姿,她脱离天宗后,岂不是三品无望.........天地会众人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不是件好事!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传书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无妨无妨,改投我地宗门下便是,以妙真的积累的功德之力,晋升三品毫无难度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李妙真是天宗出身,可以转修地宗心法?】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九:自然可以,天地人三宗同出道门,修行的体系是一样的,踏入超凡之前,其实不存在“天地人”的区分。人宗修行之法,到了三品境才会有业火灼身,天宗也是领悟了太上忘情才能晋升超凡,而地宗同样得三品,才会有因果反噬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李妙真只要未踏入超凡境,就可以改投“人、地”两宗,贫道觉得,以妙真的心性,显然是入我地宗更好,等她醒来,贫道就和她谈一谈,此事就不要告诉洛玉衡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是不是等这一天很久了.........天地会成员心里油然而生这个念头,并认为可能性极大,八成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以金莲的目光,肯定能看出李妙真是修功德之力的好苗子,要说金莲道长不馋李妙真这颗好苗子,他们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认为金莲道长太阴险了,带着批判和谴责的态度,在玉石小镜的镜面写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地宗心法太危险了,我觉得李妙真应该进人宗.........】

        刚写到一半,圣子的传书来了:

        【妙真当然改投地宗最好,去人宗干嘛,业火缠身,然后等着被许宁宴睡吗?我这个当师哥的,坚决不同意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嗯,朕也觉得二号更适合地宗心法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国师的悲剧不能在妙真身上重演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六:李妙真道友确实适合地宗心法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八:不久的将来,天地会将诞生一位新的超凡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许七安只能默默抹去写好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你洗干净屁股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看着大家的传书,露出了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五:那难道就能重演金莲道长的悲剧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假装没有看见丽娜的传书,继续闲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再过一旬就是许宁宴与临安成亲的日子,诸位不妨来京城喝杯喜酒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八:三号不是洛玉衡的双修道侣吗,她会让你娶别的女子?】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表示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六:贫僧只希望大婚当天能平平安安的喝几杯喜酒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唉,教坊司的花魁和京城里未出阁的女子,怕是要伤透了心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唉,希望我能顺利完婚吧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能想到婚礼现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提着剑,指着他的喉咙,当时那把剑离他的只有0.01公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娶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慕南栀众目睽睽之下摘下手串: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清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看个热闹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许银锣不愿意,朕可以做主退婚,保证没有莫欺少女穷的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采薇扑倒在钟璃奄奄一息的身体上,哭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误伤钟师姐了,快救人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群魔乱舞之后,许玲月细声细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她们好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像我,只会心疼giegie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作孽啊!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坐在院子里石桌边,握着地书碎片,哐哐哐的敲击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怀疑自己的地书碎片出问题了,总是收不到其他人的传书,尤其是她传书后,地书碎片就会失灵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传书的时候,她还是能正常接收其他成员信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许铃音随着许宁宴一起回京城了,师徒俩都很兴奋,在浮屠宝塔里琢磨着要不要从现在开始饿肚子,等大婚当天,吃个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喜宴还没开始,倒是差点先吃上丧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铃音回家后,一见到娘,二话不说,在地面轻微震动中,夹着一包泪就冲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丽娜眼疾手快,把不孝徒儿制服在地,救了婶婶一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婶婶大难不死,那点久别重逢的喜悦全变成了劫后余生的后怕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正在内厅里揍幼女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天监,八卦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收回地书碎片,看向不远处的白衣背影,低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,我们报仇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宁宴那个狗贼,马上要和临安成亲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千幻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算什么机会,我不去,去了还要给姓许的随礼,我一分钱都不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女人不感兴趣的杨千幻,短暂的没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错字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