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十六章 圣女的道

第一十六章 圣女的道

        打死妙真?不至于吧.........许七安挑了挑眉毛,改变方向,朝东偏北方向飞去,没记错的话,天宗离剑州不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李灵素透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道门三宗里,天宗隐世不出,与红尘凡俗几乎没有联系。只每隔几十年,或十几年,派圣子圣女下山游历,红尘练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许七安以前没有刻意打探天宗的位置,把它“往后”放了放,原本是打算将来实力够了,亲自上天宗问一问历代天尊离奇消失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后来他自己就解开了天尊融于天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李灵素的求救传书,天地会成员心里一惊,随后楚元缜传书质疑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是打死你,还是打死李妙真?你俩半斤八两,难道天宗重男轻女,只打死妙真不打死你?】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心说,你这算什么话?问题的关键难道不是老贼们要打死妙真吗,我不被打死碍着你了?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吐槽着,传书速度不减,快速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七:天尊认为我和妙真沾染太多因果,注定沉沦,无法太上忘情,因此打算斩去我们的记忆。我是好汉不吃眼前亏,答应下来了,但妙真的性格你们知道,她死活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还和天尊抬杠,说可以杀我废我,却不可辱我。】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是李妙真会做出的蠢事.........天地会成员心里叹息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家伙完全没有天宗圣女该有的样儿,性格刚烈,宁折不弯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传书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九:天尊看的很准,你和妙真的情况,这辈子想太上忘情,难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八:那天尊既已太上忘情,为何还要执着于弟子是否忘情?】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不懂就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活了几百年,但佛门和天宗相隔遥远,数千年来没有交集,即使是他,对天宗的情况也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九:传承香火,延续门派,在天尊眼里是规则,而非情感。这就像日月交替,四季更迭,有其运行的规则,与情感有何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【李妙真是圣女,将来天尊之位的继承者之一,在圣女偏离了教义宗旨的时候,天尊就会出手干预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正如超凡之间的战斗会让天地元素紊乱,这个时候,天地规则就会出手干预,让元素恢复正常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懂了:

        【难怪历代天尊会融于天道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他对天宗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历代天尊融于天道的消息,是渡劫战时,许七安从白帝那里套出的情报,他当时也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分享给了天地会成员们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七:师门给了妙真一天时间反省,她仍不肯屈服,天尊决定在晌午时施以鞭刑,要让她魂飞魄散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心说,你们别聊了,快救救孩子吧!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我在往剑州赶,晌午之前能到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正好,可以趁这个机会与天尊聊聊,道尊的隐秘、天人之争的隐秘,以及历代天尊的隐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相信,天尊绝对知道一些别的内幕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九:贫道也去吧,妙真是我天地会的成员,可不仅仅是他天宗的圣女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八:我恰好无事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啊,这.........李灵素又惊喜又担忧,惊喜是没想到大家这么讲义气,这次危机算是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担忧则是认为来的超凡太多了,他只想救自己和李妙真,不想天地会的这群家伙拆了天宗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我通知洛玉衡!】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插了一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不太喜欢那个动不动就要刺死大奉皇帝的飞燕女侠,但念在是同一组织的成员,还是愿意出手相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姓许的就要大婚了,肯定要请李妙真喝杯喜酒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”李灵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

        这天宗不能待了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天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松了口气,把地书碎片收回怀里,悄然退出师尊的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返回天宗后,他们的地书就被各自的师父收走,圣子亲眼看见玄诚道长把地书碎片放进木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玄诚道长外出,他偷偷溜进来,向天地会成员传书求教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现在,许七安很快就来,他肯定也要随师妹一起离开天宗,地书碎片就不用放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悄然离开院子,朝自己的住所走去,行到一半,恰好撞见玄诚道长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恭敬行礼,恰到好处的露出几分沉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李妙真即将迎来的遭遇,还是他将被斩去记忆的处罚,都不是令人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诚道长微微颔首,面无表情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众长老已经召集门内弟子,齐聚天尊殿外,观看雷鞭之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与我同去,待处理了圣女之后,天尊便为你斩去记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保持着沉郁之色,低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天尊殿外,广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盘坐在高台上,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台之下,则是三百余位天宗内门弟子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他们望着高台上的李妙真,大多数人保持沉默,少数人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宗能太上忘情的寥寥无几,圣子圣女尚不曾忘情,何况这些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圣女这是怎么了?犯了何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脸颊有着婴儿肥的小姑娘,拉了拉身边师父的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下山游历,失了道心,要被师门处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师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婴儿肥的小姑娘十一二岁,闻言大惊失色,小脸惶急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怎么能处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看来,圣女是未来天尊的继承者之一,高高在上的人物,在天宗的地位,仅在天尊和众长老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死了,你不就有希望了吗。”边上一个中年道士嗤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止是你,所有女弟子都有成为圣女的希望。咱们这位圣女,好好的天宗圣女不当,倒是当起飞燕女侠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待中,午时将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站在天尊殿檐下,头发花白的老道士,声音洪亮,语调冷淡的朗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,我再给你一个机会,若肯斩去记忆,往事不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台上,李妙真睁开眼,望了一眼天空,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长老,妙真心意已决,无需多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长老果然不再废话,挪开目光,看向密密麻麻的人群,高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李妙真,下山游历期间,罔顾门规,不顾师门交代,沾染因果太深,已无望太上忘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尊愿给她机会,她却冥顽不灵,屡次顶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以雷鞭抽散其魂魄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尔等要引以为戒,不可重蹈覆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里,不少门人纷纷附和,气愤的指责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圣女真的入魔了,所以才这般执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她在凡俗里做的都是些什么事,云州剿匪,雍州平叛,享受被人敬仰的感觉,都快忘记自己姓什么了。师门抚养她长大,培养她成材,她便是这般回报师门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尊给她机会,她不好好珍惜,真当门规是摆设?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来都救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亏我几年前还恳请师父去求天尊,让我和圣女结成道侣,现在看来,幸好事儿没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历代圣子圣女都是天宗净心挑选,倾尽资源培养,由超凡高手亲自教导,享受门人的尊敬,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宗门人看来,李妙真这种“宁死不屈”的行径,是对天宗的背叛,是令人憎恶的自私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长老侧头,看向一旁的冰夷元君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冰夷元君昨日向天尊求情时,便已说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女若不悔改,便由她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御风而起,道衣翻飞,两袖飘飘,她居高临下的看着爱徒,右手往虚空里一探,抓住一条赤色软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单手捏诀,扬起手里软鞭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劈下一道指头粗的闪电,直直打中软鞭,雷电凝而不散,整条鞭子化作明晃晃的、跳动电弧的雷鞭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深深看了一眼高台上的弟子,手腕一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晃晃的雷鞭在围观者眼里一闪而逝,紧接着,“啪”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像是被人狠狠一个鞭腿扫中,整个人像是破沙包一样,狠狠摔在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背部衣袍裂开,露出的不是嫩白肌肤,或血肉模糊的伤口,是一道焦黑如炭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相比肉体上的疼痛,真正让圣女险些当场身亡的是这一鞭撕裂了元神,抽打在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冷汗瞬间从毛孔里涌出,李妙真蜷缩在高台,脸色煞白,嘴唇咬出鲜血,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冷艳的脸庞没有表情,手腕一抖,第二鞭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鞭抽在李妙真身上,抽出一道焦痕,电弧滋滋跳跃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身躯陡然一僵,继而瘫软,她的瞳孔开始涣散,眼里的光芒快速黯淡,这是元神在消亡。

        继续抽下去,她会成为一具肉身活着,元神却已经消亡的活死人,在一段时间后,肉身也慢慢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的天宗门人里,与李妙真关系好的弟子,不忍再看,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妹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李灵素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咒骂许七安那个死鬼怎么还没来,一边望向冰夷元君,拖延时间,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冰夷师叔,她可是你一手养大的,你的凡心在她身上,怎么能如此狠下心肠,置她于死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手握雷鞭,这一次没有挥下,她表情冷淡的看着李妙真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师做主,再给你一次机会。若愿斩去记忆,与凡俗中的人划清界限,你依旧是天宗圣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愿意的话,就点点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殿檐下,一众长老漠然看着,没有不满冰夷元君的擅作主张,采取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回应她的是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,点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行不易,莫要自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尚未开口,围观人群里与她关系好的,或不忍天宗损失一位圣女的门人,纷纷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坤道摸着眼泪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........师姐,你点头呀,什么比活着更重要?只是斩去记忆而已,记忆和命孰轻孰重,你分不清吗?师姐,快点头吧,别让师尊为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下山游历三年,行侠仗义三年,你救了那么多人,可谁又会来救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意识渐渐回归,听着耳边的哭叫声,虚弱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,弟子下山三年,并非一无所获,弟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,圣人说,朝闻道夕死足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妙真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归天宗的这段时间里,她早就已经想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准确的说,当日死在雍州时,她忽然想通了很多事。今日誓死不愿斩去记忆,除了有不能忘记的人和事,再就是她已经找到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天宗圣女,可天宗的道,不一定是她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违背本心的活着,不如明悟自身的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睫毛颤抖,看了一眼蓝天,天光有些刺眼,她没看见想要见到的人,于是失望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大长老才缓缓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一心求死,冰夷,动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绝美的脸庞再也没有任何波动,抖手甩出雷鞭.........就在此时,众人头顶的天空,忽然剧烈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间像是泛起波澜的水面,涟漪一圈圈的荡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在攻击守山大阵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弟子震惊之余,又难以置信,竟然有人敢打到天宗山门?这是嫌命长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嗡!嗡!

        守山大阵没坚持多久,便溃散成席卷四方的狂风和灵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蔚蓝天空中,几道人影浮空而立,为首的穿着绣云纹青袍,身材昂藏,面容俊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后,分别是身穿羽衣,清冷绝色的陆地神仙;头发花白的老道士;身高九尺,眉骨突出,丑帅丑帅的阿苏罗。

        值得一提,阿苏罗已经换下袈裟,光头也被乌黑靓丽的秀发铺满,他还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玉衡,是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地宗的金莲?他们两个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年轻人是谁,两位道首站在他身后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宗门人不认识阿苏罗,甚至认不出许七安,但一眼就认出同为道门的洛玉衡和金莲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诚道长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七安,你来天宗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?

        大奉银锣许七安?

        天宗门人脸色变了,尽管与外界联系甚少,但并非彻底隔绝,九州的局势变化、风云人物等,天宗还是有关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天宗也不会知道卧龙和雏凤在江湖中干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来九州最大的事,是中原叛乱平定,洛玉衡和许七安晋升一品,从此九州多了两位真正的巅峰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来天宗了?

        人群里,李灵素如释重负,恨不得扑d到许七安怀里,用拳头捶他胸口,说‘死鬼,你怎么才来!’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半睁眸子,不再明亮的眼波里映出青袍年轻人的身影,她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来啦!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宗要动我的人,问过我同意了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弟子,何时成了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妙真平叛有功,陛下论功行赏,封她做朝廷的游骑将军,五品官职,天宗想对我大奉的朝廷命官下手,可有把本银锣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反客为主,上来就是扣一顶大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说的都是真话,李妙真确实有一个游骑将军的武职,怀庆御笔亲封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笑呵呵的附和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妙真是我天地会成员,贫道不能看着她身陨坐视不管,希望天宗给个薄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.........四名超凡为了圣女,联手上门逼迫?

        天宗的长老们没什么表情的对视一眼,转身朝向天尊殿,齐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天尊定夺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嘴硬,没有指责,出于纯粹的冷静和理智,审时度势后,他们觉得此事应该交由天尊来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众门人集体沉默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觉得不可思议,这些超凡高手竟然为了圣女,要和天宗结怨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师姐修的福报,是她的福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年轻的坤道捂着嘴,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尊威严宏大的声音从殿内传来,不参杂情感,似乎早就料到一般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待如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