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十四章 不愿

第十四章 不愿

        力蛊部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领龙图的三进大宅里,许七安扫了一眼内厅的装饰风格,明显模仿中原,但又难以根除南疆的粗糙和简陋,于是显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极渊里的蛊神之力暂时不会威胁到你们,后续如果再有类似的危机,提前通知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坐在大椅上,端起茶盏,喝一口南疆特产的茶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座的龙图、淳嫣等首领满脸笑容,热情且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淳嫣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许银锣相助,蛊族会感念你的恩情,愿大奉和南疆,友谊长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翘着二郎腿的鸾钰,眼波明媚,顾盼生辉,娇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来南疆也不通知伦家,害得我们以为超凡蛊兽出世,可把伦家吓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白嫩小手拍一拍胸脯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口音原因,“人家”听来像是“伦家”,但嗓音柔媚磁性,带着一丝丝甜腻,听着就知道是个妖精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并不理会她,一本正经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大奉的名声不太好,你们先前也并不信任大奉,之所以结盟,是看在我的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银锣可以向诸位保证,只要我在的一天,大奉和蛊族永远是盟友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奉眼里的自己:九州正统,礼仪之邦,强大且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各大势力眼里的大奉:言而无信,卑鄙无耻,二五仔!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方面,佛门和巫神教最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一品武夫的承诺,让龙图等人振奋不已,而淳嫣见许银锣对鸾钰的媚眼、勾引不予理睬,对他的评价暗暗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许银锣可是出了名的风流,没发迹之前,日日流连教坊司,与一众花魁交往甚密,在花场很有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诺给你的物资,可能要等一两年,中原百废俱兴,实在拿不出钱粮,但蛊族将士阵亡的抚恤金,我已经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向淳嫣,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心蛊部的五百飞兽军,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淳嫣眼里闪过一抹悲凉,轻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,他们早已有战死沙场的觉悟,他们是心蛊部最勇敢的战士,族里会照顾他们妻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颔首,语气低沉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同样是大奉的英雄,我和陛下商量过了,雍州的关市会开设学堂,这些为大奉牺牲的将士的子孙后辈,可以免费入学。吃穿住行,由关市那边来承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蛊族其他孩子想读书识字,一样可以来,但要交束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首领脸上的惊喜不加掩饰,儒家是当今九州教育体系最完善的,包括但不限于《史》、《医》、《律》、《礼》、《算术》、《地理》。

        蛊族孩子有了极高的文化基础后,就能为蛊族写史、制定完善的律法、礼仪,好处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实用一些的例子,丽娜要是读过地理,当初北上时,就不会迷路,不会被骗光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比如,蛊族和中原商队贸易时,常常因为不会算术,被黑心的商队坑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毒蛊部的首领跋纪站起身,脸色诚恳,学着中原人的礼仪作揖:

        “于蛊族来说,此事功在千秋,多谢许银锣,蛊族会世世代代记得您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图突然站起身,瓮声瓮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!我代表力蛊部所有人,谢过许银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发亮,像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啊这,我还没说完呢,力蛊部的孩子得自己带米..........许七安无奈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名额有限的,而且每三个月要考核一次,考核失败的孩子,得遣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仙山之巅,天尊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和李灵素御剑降落在殿外的广场,李灵素望一眼高大巍峨的宫殿,有些发怵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为师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玄诚道长告诫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乖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抿了抿唇,低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,弟子到底错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凝视着李妙真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错在嫉恶如仇,错在急公好义,错在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忤逆天尊,接受处罚,便可安然度过此劫,否则,为师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玄诚道长和冰夷元君踏入天尊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卧龙牙一咬心一横,抱着早死晚死都得死的心态,跟着师尊,进了天尊殿。

        雏凤默然的跟在师哥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尊殿修建的异常宏伟,单从外观来看,这更像是为巨人修建的宫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粗大的立柱支撑起十几丈高的穹顶,每一根立柱都需要十人合抱,李妙真等人走在大殿中间的通道上,殿内甚至回荡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通道尽头是高高的御座,白发白须的天尊盘坐在莲台,微微垂首,似是在沉睡,脑后旋转着一道“地风水火”四色光轮。

        御座两侧,共九位天宗长老,他们有男有女,有年轻有苍老,此刻,脸色淡漠的朝李妙真和李灵素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在看无关紧要的人,完全没有“恨铁不成钢”和“兴师问罪”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李妙真和李灵素自己的事自己知道,天宗历代圣子圣女,游历江湖时,都会被长辈告诫一句:

        勿沾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是,尽量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,看世事变迁,看局势变化,看众生在红尘中挣扎求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借此感悟太上忘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儒家学子喜欢负笈游学,也是这个道理,当你看尽苍生,你便懂了苍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天宗的情况又有点不同,说实话,李妙真和李灵素的路子是对的,先有情,再忘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肯定比旁观要更容易感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是,这样的风险太大,李灵素和李妙真并非个例,以前天宗的圣子圣女,也有深陷红尘无法自拔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背叛了师门,娶妻生子,或相夫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算好的,极个别的甚至堕入魔道,变成为祸一方的魔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有情再忘情,说的容易,可有多少人有了情之后,就弥足深陷,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培养圣子圣女,容易吗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后来,长辈们就会告诫圣子圣女,勿沾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下山的圣子圣女,看管的也特别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天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玄诚道长和冰夷元君语气平淡,表情冷漠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天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和李妙真,学着师父们的姿态,冷漠的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像一群狼里,混进去了两个哈士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给人感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尊垂首盘坐,不见开口,宏大的声音回荡在殿内: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灵素,你下山游历三年,结交红颜知己三百九十二位,遍布中原、南疆等处,沉迷情欲不可自拔。本尊问你,你欲如何太上忘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畜生啊,有那么多吗?!李妙真侧头,快速看了一眼师哥,险些维持不住冷漠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一脸悲怆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尊算错了,是三百九十七位,其中四位死于战乱,弟子心中甚痛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感觉殿内的气温急转而下,竟有些冷,忙补充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心中甚痛,感觉离太上忘情已经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深吸一口气,开始说起自己的理念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觉得,要想忘情,便得先明白何为情,何为爱?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不辜负师门的厚望,弟子才决定以身涉险,投身于情。但弟子愚钝,最初只感受到情爱的美妙,不明白为何要忘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师门秘法总不会错,于是弟子才广结情缘,一次次的寻找红颜知己,试图勘破情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御座左首位,头发花白老道,面无表情的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可有领悟太上忘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,还,还差一点,但请天尊和诸位长老相信,弟子并非沉迷女色,弟子是为了领悟太上忘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白老道微微颔首,转而朝天尊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子沉迷女色,天尊不妨考虑去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脸色一白,结结巴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是说好“断红尘,斩凡心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宏大的声音回荡在殿内:

        “尔等觉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长老各自沉吟,一起摇头,回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认为,圣子李灵素无法忘情,当斩去记忆,重修心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嘴唇动了动,想反驳想抗议,但最终选择了沉默,师门的决定,他无力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看了他一眼,忽然觉得有点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尊的声音再次回荡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女李妙真,下山之后,劫富济贫行侠仗义,一年后,前往云州,组建私军剿匪,后入京替天宗履行天人之争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娓娓道来,把李妙真在江湖中的事迹概述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妙真,你嫉恶如仇,眼里揉不得沙子,虽行好事,却被情感束缚,是情感驾驭了你,而非你驾驭它。你有何要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长老齐齐望向李妙真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起李灵素,圣女的情况才是最严重的,天宗讲究太上忘情,其核心是超脱情感,凌驾于情感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恰恰相反,她太旺情了,是情感驾驭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雍州战场上,宁可与战死的同袍共存亡,也绝不独活,便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愿意接受斩却记忆的处罚。”天尊的声音回荡在殿内,也回荡在李妙真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低下头,沉默着,沉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侧头看她一眼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尊在问你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右首位置的坤道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子尚可割舍众多红颜知己,你下山游历三年,所遇所见的那些乌合之众,有何不可割舍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满脸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头发花白的老道语气冷淡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与圣子有超凡之资,领悟太上忘情,便可逍遥天地间,寿元无穷,延续天宗传承。世俗中的凡人短短百年寿命,不该成为你的羁绊和阻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的生命,毫无意义,斩却记忆,你依旧是天宗的圣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毫无意义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她脑海里闪过下山游历以来,经历的种种事,遇见的种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为富不仁的乡绅;有尸位素餐的官员;有饱受苦难和欺凌的百姓;有得到帮助后发自真心的感激笑脸;有负笈游学的学子;有追随她一起去云州平叛的豪杰;有默默喜欢她很久却不敢表明心迹的少侠;有战死雍州的同袍们;有天地会守望相助的成员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他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在云州一诺千金重的他;在佛门斗法中誓死不归的他;在菜市口怒斩国公从此不当官的他;在玉阳关一颗金丹吞入腹纵身跃下城头得他;怒闯皇宫高喊匹夫一怒天下缟素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能忘记那些战死雍州的同袍,这是对他们的背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能忘记曾经帮助过的人,因为这是她人生中最珍贵的回忆,是她江湖游历三载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能忘记那个人,那个她嘴上不屑一顾,心里始终钦佩着,仰慕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人皆知,飞燕女侠急公好义,惩恶扬善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人皆知,许银锣为国为民,铁血丹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不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抬起头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,不愿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默然不语,但殿内气温骤降,让人遍体身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巍然不惧,直视天尊垂首盘坐的身影,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行事光明磊落,这三年来,有愧宗门,却无愧天地,无愧中原百姓,兼济天下,惩恶扬善,此为弟子夙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尊可杀我,废我,不可辱我,斩我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天尊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殿内鸦雀无声,众门人齐刷刷看向天尊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片刻,天尊宏大的声音回荡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瞳孔似有微缩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诚道长,以及两侧的长老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脸色煞白如纸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错字先更后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