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十二章 被改变的未来

第十二章 被改变的未来

        未来里没有我?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蛊神的神念传音,许七安难掩愕然,心说大奉许银锣都没听说过?你这个超品简直孤陋寡闻!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蛊只能看到未来的一角,或许是你没看到我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用神念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不过他根据蛊神透露的这句话,分析出了三种可能:

        一:许银锣在大劫来临前就已经殒落,故而蛊神看见的未来里没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二:有人遮掩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许平峰用初代监正的法器遮掩了自己的谋划,让当代监正看到的未来里,青州一战是他赢了,而不是他被封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件事,许七安有一个疑点没有得到验证:

        监正无法预测青州战事的结果,那他能不能预测更遥远的未来?如果可以的话,那么监正完全能通过未来里没有自己这个情况,分析出青州是他领盒饭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他的猜测是,监正看到的是另一个未来,在那个未来里,许平峰的叛乱在青州时便被平定。但初代监正留下的法器,改变了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个话题过于哲学,粗鄙的许银锣难以参悟通透。

        三:蛊神窥探未来的时候,他还没穿越过来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蛊神没有回答许七安的问题,隔了一会儿,威严宏大的声音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未来又一次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?许七安沉吟一下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所窥见的未来,已经改变过很多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未来不是不变的,或者说,所谓的窥探未来,看到的是未来的其中一种走向.........许七安心生明悟,他以前听过一个说法,未来就像一颗参天大树,有着许许多多的枝丫。(注1)

        存在数不清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  监正当初在青州时看到的未来,是其中一道枝丫,而初代监正的法器出现后,未来就走向了另一条枝?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大奉立国开始,未来改变了两次,算上你的存在,则是三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的声音威严宏大,坦然的回答问题,似乎并不屑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两次,你看到了什么?”许七安趁机薅羊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宗造反,当代监正出现...........”蛊神停顿了几秒,似在回忆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的未来里,初代监正会一直存活至今,然后收许平峰为徒,后者为了晋升天命师,联合佛门,杀死初代监正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许七安脑子里全是“卧槽”两个字!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把混乱的思绪收束,开始咀嚼蛊神透露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在原本的未来里,武宗叛乱是不存在的,初代监正没有殒落。许平峰本该是初代的弟子,一直到不久前,才联合佛门背刺师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初代监正死于徒弟背刺的命运没有改变,但时间线变了,提前了五百年,另外,在那个未来了,许七安是真的死在税银案里了.........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改变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脑海里浮现两个字:

        监正!

        “蛊神,在你预知的未来里,监正是不是也不该存在?”许七安神念传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与你一样。”蛊神的回答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我一样,应该是和我一样都是改变了未来的人,总不是和我一样都是穿越者吧.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不太确定的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不该存在于未来,是因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我的穿越让未来出现了变化,那么监正这个也不该出现的人,又是哪里来的?”许七安心里思忖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有机会的话,跟他对句暗号?嗯,元素周期表不错,但钠镁铝硅磷后面是什么我记不住了,换一个,奇变偶不变后一句我记得.........许七安念头纷呈间,蛊神威严宏大,却缺乏情感的声音再次传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身上浓厚的气运怎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中原王朝一半的国运,严格来说,不算普通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自己国运的来历,前因后果,告诉了蛊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为了维持住眼下的和平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的声音出现了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?许七安连忙追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许七安只好继续问下去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第二次未来出现变化的原因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蛊神没有沉默,直接回答了他,“中原的一品武夫,叫魏渊,他将是大劫中的一个重要角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个堪称重磅炸弹的信息啊..........许七安捏了捏眉心,冷静的分析这条信息背后错综复杂的内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蛊神看到的未来里中原的一品武夫是魏渊,而不是我,也就是说,是我取代了魏公?第一次未来改变是因为监正的出现,那这次未来的改变,是什么原因?靖山城身死后,魏公已是肉体凡胎,想恢复修为不知猴年马月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转折点不在靖山城战役,因为那时候我已经身负国运,身负种种因果,就算魏公不死,我一样能成长到如今的境界。魏公的死,只是加速了我的成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继续往前推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瞳孔微微收缩,他找到了答案——山海关战役后,魏渊自废修为,留在朝堂!

        “而那一年,我出身了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开始,我便取代了魏渊,而我的成长,我的崛起,都是监正在幕后推动,换而言之,是监正让我取代了魏渊,不,准确的说,监正曾经选择了魏渊,后来因为魏渊自废修为,他无奈放弃了这枚棋子,转而选择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次的未来改变,都是因为监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基于这个推测,许七安终于想通了天命师真正的可怕之处,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布局,来影响未来的走向,选择一条附和他们心意的“枝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们被儒圣封印的情况下,一品武夫可以顺利成长。”蛊神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七安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蛊神声音宏大,传入脑海: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神魔时代结束以来,无尽岁月,九州诞生的一品武夫并不算少,可为何如今的九州却没有一品武夫的存在?你有想过是什么原因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武夫体系藏着许多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有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宗、高祖皇帝这样的一品武夫,寿元有限,可总有一些凭借自身天赋和努力成就一品位格的,按理说,他们应该能从远古时代一直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除了神殊之外,九州大陆没有一品武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神殊,情况也很特殊,他疑似佛陀的另一具身体,不能等闲视之,属于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蛊神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超品们不愿看到武神出现,当世的各大体系里,目前公认最强体系是儒家,因为儒家的超品能镇压同级的存在。你边上的那尊雕塑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连儒圣也杀不死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武夫才是最强体系,你只是初入一品,所以不明白一品武夫真正的强大,等你到了一品大圆满,自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还真知道.........许七安神念回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品大圆满,就算超品也杀不死?这是其他体系的一品不具备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沉默了一下,转移话题般的回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我的推测,武神是唯一能杀死其他体系超品的存在。佛陀、儒圣、巫神、道尊都是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恍然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一品武夫绝迹的原因,是你们提前把威胁扼杀在摇篮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宏大的声音回荡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,是祂们,远古时代终结后,我便在这里沉睡,修补灵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把我妹妹培养成容器。”许七安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蛊神的回应是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容器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容器?许七安追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却不再搭理他了,祂想说的就说,不想说的,便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超品的逼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蛊神在铃音体内培养七绝蛊,另有玄机啊,而且与我无关,啧,有些尴尬..........许七安见状,不再追问,抓紧时间获取情报,问出下一个问题:

        “远古时代,神魔自相残杀的原因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沉默了很久,声音变的威严和宏大,宛如宣布天谕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本能的驱使;是迫不得已;是为抓住开天辟地后诞生的第一次希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释一下?”许七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蛊神不屑搭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阵子来南疆找你的白帝,其实本体是“荒”,而且是远古神魔,与你同品级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趁机出卖“荒”,尽管他认为蛊神应该知晓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祂的灵蕴是被不死鸟撕裂的。”蛊神简单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果然,对于超品来说,这个世界不存在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远古神魔自相残杀的逻辑,你和佛陀等人,是不是竞争关系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相当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挣脱封印后,会先瓜分中原,凝聚气运,然后才是竞争关系。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计谋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声音宏大而冷漠,戳穿了许七安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在告诉我,不要试图用智谋左右超品,引导局势,如果真的打算这么做,迎来的是超品的大棒子..........许七安无声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层次,真的只有靠武力说话,嘴炮和智商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我用修补儒圣封印威胁你?”许七安试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回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也没有威胁的资格,封印了其中一位超品,我多半就废了,除非我能一次性把所有超品封印.........许七安试探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告诉我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尝试做了一下解析,蛊神的意思是,这些信息在超品之间,属于公开的,没有价值的情报。祂不在乎被别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许七安来说,这些信息或许很重要,但对蛊神来说,则毫无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圈子之间的差距啊.........许七安最后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自己走,还是我把你镇压,然后找陆地神仙清除?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默然,下一刻,强横的意志如潮水般退去,脱离了七绝蛊。

        祂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和超品打交道就是痛快,有格调,这次南疆之行,赚大了.........许七安苦中作乐的嘀咕一句,审视自身,终于有机会消化七绝蛊晋升超凡后带来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注1,关于未来的假想,不要太当真,就当是本书设定(来自一个被杠怕了的作者的求生欲)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章算是填了以前的一些小坑,监正曾经打算扶持魏渊的,这个细节我估摸着还记着的人寥寥无几。错字明天再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