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七章 新任监正之争

第七章 新任监正之争

        许元槐问出这句话后,发现两名白衣术士,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他眉头一皱,冷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边的白衣术士“哦”了一声,恍然大悟,拍着脑袋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忘了,你俩是怀庆登基时进的司天监,也有些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右边的白衣术士,笑眯眯的看着许元槐: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坏消息,云州军确实打到京城来了,不过当天就被许银锣平定,叛军的几个首领,杀的杀,抓的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伙子,现在天下太平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槐与姐姐对视一眼,嗤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糊弄三岁稚童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为什么被关在这里,因为监正被封印,大奉大势已去,人心惶惶,父亲和舅舅认为这是一个兵不血刃就能掏空大奉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同意了戚广伯议和的计策。

        换而言之,中原的局势几乎是大奉必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姐弟俩被关在司天监不足一个月,按照趋势,大奉此时已是穷途末路,处在灭亡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的看法和弟弟一样,但保持沉默,没有询问也没有抬杠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相对不那么担心,那位大哥从一个小小快手成长为叱咤风云的人物,杀伐果断是肯定的。不过他并不滥杀,即使自己和元槐是对没用的棋子,顶多也就被关回司天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天监的术士向来高傲,所以两位白衣不屑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戴着手铐脚镣的姐弟俩被带出地底,跟着两名白衣术士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沿途遇到许多的白衣术士,对姐弟俩视而不见,专心的忙碌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视而不见,本身就是一种傲慢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来到四楼大堂,转入左侧廊道,于一间大厅外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探头往里看了一眼,东南西北分别是黑眼圈浓重的青年;穿黄裙子身前摆放小吃的鹅蛋脸少女;长相平平无奇的孙玄机和他养的猴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,一身靛青色绣云纹长袍的大哥许七安,他不知道和几位术士在聊什么,满脸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窗边站着一位负手而立的白衣术士,永远看不到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,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名白衣术士打了个招呼后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姐弟俩僵在门口,不知道该不该进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收敛表情,云淡风轻的扫一眼姐弟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槐略一犹豫,率先进了厅,神色冷漠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用我们姐弟做筹码,要挟父亲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劝你不要痴心妄想,晋升一品是父亲毕生心愿,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。我和元霜姐还没那个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,我许元槐求你一句,就不是男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监正的几位弟子看他一眼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宁宴这个弟弟,倒是个硬骨头,有几分风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向袁护法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护法蔚蓝色的眸子盯着许元槐看了看,老实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意思是,许元槐嘴上说的是心里想的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个愣子.........在座的众人心里闪过同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头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相同之人,岂不就是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护法蔚蓝的眸子扫过众人,点头,给予肯定的答复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愣子,无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边上的姐弟俩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州叛乱已经平定,你们自由了,在外面大堂等着,我回头带你们去见生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挥了挥手,许元霜和许元槐眼前一花,已经退出大厅,返回四楼大堂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槐沉吟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带我们去见娘,果然是要把我们当筹码,与父亲做交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长长吐出一口气: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还没忘记我们,终于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位白衣术士从廊道另一侧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心里一动,在脚镣“哗啦”声里迎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槐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兄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柔声道:“想向兄台打听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术士见是个清丽美貌的少女,收起不耐的情绪,微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州军是不是打到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术士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........姐弟俩心里了然,许七安确实是要把他们当筹码,与父亲做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刚才说的见生母,指的是让父亲把我们恕回去..........许元霜心里松了口气,许七安刚这么说,意味着他和父亲的交易并不牵扯大局,所以父亲会愿意赎回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槐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局势怎么样,大奉是否已到山穷水尽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可能快打进京城了..........他在心里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术士审视着他们:

        “叛乱早就平定了,你俩刚从地底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。”许元霜声音尖锐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啥不可能的。”白衣术士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州有两位一品,旁的不说,只需他们出手,就可让大奉灰飞烟灭。”许元槐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许银锣和国师也晋升一品了。”白衣术士笑呵呵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州叛军高层,死的死,降的降,都好几天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和许元槐呆立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州败了,那姬玄呢?父亲呢?伽罗树和白帝两位一品呢?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问出这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术士耸耸肩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不关心不关心,你们想知道,去问别人吧,我还要做炼金实验,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白衣术士的身影消失在廊道里,许元槐喃喃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,一品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刚才那两个白衣术士是在逗他们,那这位术士则完全没撒谎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很可能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轻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品!元槐,爹谋划二十年的大业,呕心沥血的算计,步步为营的发展,到头来,被许七安修行两年就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姐弟俩看着彼此,脑海里闪过四个字:

        因果循环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大厅里,许七安审视着监正的弟子们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继续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迫切取代监正老贼的想法,我很能理解。楼底的永兴和炎亲王也很能理解,但是不是太着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监正尸骨未寒,不,监正并没有真正殒落,新任监正的事,不着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的早不如来的巧,他恰好赶上了监正弟子们的内卷,这伙人打算卷出一个新任监正,执掌司天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内卷是杨千幻发起的,为了一个朴实无华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监正老师虽然没死,但和死没什么区别。”杨千幻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某认为,有必要选出一位新任监正,扬名立万,不,造福百姓。杨某身为司天监威望最高的人,理当成为新任监正,还望许银锣向陛下美言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作为报答,杨某将揭露天宗圣子李灵素背后企图对付你的所有经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国是不能无君,可你一个破司天监,有没有监正都不打紧吧,再说,你想当监正就是为了人前显圣吧.........许七安摆摆手: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灵素已经进去了,够可怜的,我不打算和他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接着看向宋卿,没好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师兄,我是真没想到你对监正的位置也上心,你只要有炼金术实验可以做就好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摇头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司天监是老师的基业,我不能任由他毁在杨千幻手里,为此,我愿意舍弃我热爱的炼金术,争取监正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有几分忠孝之心的..........许七安心说,然后就听褚采薇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师兄是怕杨师兄又像上次那样,捐出司天监的银子赈济灾民,这样他会没银子做炼金实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当了监正之后,他就能把司天监所有的钱用来做炼金实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不高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采薇师妹,你怎么能把这些告诉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用得到我的时候,我就是许公子,用不到的时候,就是外人了?许七安满脑子的槽,他瞪着大眼萌妹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又凑什么热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采薇一本正经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师兄们让我来的,他们说我也是监正的弟子,也有继承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脸骄傲,认为这是师兄们对她的重视,不再把她当孩子,而是可以平等相处的同辈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闻言,斜了一眼袁护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护法心领神会,蔚蓝的眸子审视着在场的术士们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的心告诉我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褚采薇走了狗屎运成为监正,那和我当了监正没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说以褚采薇的智商,谁都可以忽悠她.........许七安抬手捂住嘴,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褚采薇用了好几秒才听懂袁护法的话,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,看着平日里敬爱的师兄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感受到了来自师兄们深深的恶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孙师兄呢?你也相当监正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向袁护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者当即读出孙玄机的心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二弟子,大师兄已死,我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钟璃呢,你们是不是把钟璃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想到了他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千幻“呵”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以钟璃的命格,承担不起监正的命运,她今天当监正,明天整个司天监都等着开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间不值得啊.........许七安捏了捏眉心,突然就很能理解监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这件事我会如事禀告陛下,尔等静待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拱了拱手,身躯化作阴影融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出现在外边的大堂,看见老实本分等待着的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和许元槐下意识的屏住呼吸,满脸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人,既是他们的大哥,也是一品武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品武夫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朝两人微微颔首,没有多余的言语,带着他们一个阴影跳跃,离开观星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和许元槐的视野里,世界被蒙上了一层阴影,京城的景象走马灯似的闪过,画面清晰时,他们看见了许府得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的许府,许府..........许元霜微微睁大眸子,猛的侧头看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娘带回京城了!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观星楼里,许元霜心里隐约有这个猜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见到他把自己和元槐带来许府,才真正确认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把他当做容纳气运的工具,潜龙城的皇族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,包括她和弟弟,自幼耳濡目染,心里对他也存了些许的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,就算所有人都要害他,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仍愿意把母亲接回京城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刹那,许元霜心里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,疼的她鼻子发酸,眼圈发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视线有些模糊的看向许元槐,看见他低着头,沉默不语,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和惭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