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杀

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杀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神色狂喜,内心振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他所料不差,许平峰出现在此,说明京城战事已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紫袍中年人想到了很多,入主中原,登基称帝,从此黄袍加身,成为天下共主,夺回正统之位,了却祖辈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越想越激动,血气上涌,精神亢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多年来身居高位养成的气度,让他迅速平静下来,深吸一口气,维持住形象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京城战事了了?国师是来接朕进京的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没有转身,凝望着不断翻起白沫的海面,叹息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兵败了,陛下做好出海的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脑子“嗡”的一响,像是被人敲了一闷棍,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色迅速惨白,嘴皮子发抖,手脚也跟着发抖,像是经受不住海风的湿冷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白帝呢,伽罗树菩萨呢?还有姬玄、戚广伯,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微微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北境之战中,许七安利用渡劫顺利晋升一品武夫,白帝和伽罗树非他对手,前者已经退回海外,后者则代表佛门,撕毁了与云州的盟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征之人,都留在京城了,姬玄死于许七安之手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大脑一片空白,心脏骤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抛下潜龙城内的族人时,没有任何犹豫,顶多是痛心疾首片刻,可听到姬玄死在京城,死于许七安之手,紫袍中年人如同五雷轰顶,心里痛不可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多疼爱这位庶出的儿子,而是,这是一位三品武夫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培养一名三品武夫是多艰难的事,那枚成就姬玄超凡之身的血丹,更是他们这一脉的底蕴之一,说没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朕愧对祖宗,愧对祖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掩面,声音沉痛,带着难以压抑的哭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没有说安慰的话,语气冷淡: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先去龟背岛待着,休养生息,今日兵败京城,大不了继续隐忍,日后未必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。武宗叛乱时,陛下那一脉的皇族先祖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而我们有过这方面的考虑,龟背囤积的钱粮,可作为东山再起的底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凡事都要有双全的准备,因此,许平峰和潜龙城这一脉,在海外寻了一处适宜耕种,物产丰富的无人岛,在那里囤积了部分钱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造反失败,就秘密退守荒岛,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条后路算是用上了,虽然这并不是件让你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双眼发红,喃喃反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“呵”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莫不是忘了,我那个嫡长子是靠什么起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先是一愣,继而灵感迸发,脱口而出:

        “气运加身,寿元与常人无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,悲怆的脸色转为惊喜,振奋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就算他修为通天,已经跻身一品武夫行列,他也不过区区百年寿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他寿终正寝,我们可以再与佛门、白帝联手,而那时,监正还在封印中,大奉朝廷凭什么与我们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笑了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此刻,我得出海寻找白帝,与它共谋此事。陛下先去龟背岛吧,大海茫茫,岛内又有我精心布置的阵法,他想找到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澄澈如洗的天空传来沉闷刺耳的“轰隆”声,宛如惊雷滚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青龙舰队内的甲士、高手,以及愕然的望向天空,紧接着面如土色,神色惶恐,像是迎接末日的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人影疾速掠来,刚看见时还在天边,眨眼间,已到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!

        他追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的声音在天边滚滚回荡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平峰,你逃不掉的,你躲到海外,我就追杀到海外,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都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脸色大变,继许七安赶来京城截住姬玄后,又一次露出明显的情绪变化,表情管理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追来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自负了,自以为智珠在握,天下英雄尽在你算计之中。以为自己永远有退路,兵败之后,你便果断放弃京城中的人马,立刻返回云州,带着最后的希望出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算计我,坑害我,把我视作棋子,可你有没有想过,我早就在这一次次的交手里,摸清了你的习惯和脾性,摸清了你万事留一手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当所有人都是被您玩弄于鼓掌的傻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出手越来越多,你就注定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尽情的嘲讽,尽情的怒骂,一吐胸中郁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这一天很久了,把许平峰逼到绝境,把他的所有云淡风轻踩在脚下,告诉他,他不过是个跳梁小丑!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许七安做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没算出他利用天劫晋升一品的计划,直接导致了云州军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许平峰依旧没算出他会追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许平峰离开京城那一刻,许七安就知道他要来云州,带着最后的希望出海,暂避锋芒,将来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基于许平峰一贯的性格做出的推测,过去的种种表现中,不难分析许平峰“稳健”的性格,以及万事留一手、绝不让自己陷入绝境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二十八星宿里的青龙星宿始终未曾出现,根据青州时俘虏的云州军战俘交代,青龙星宿是一支水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支水师从头到尾都没有参战,它是用来做什么的?答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只是许七安猜出来,魏渊也猜出来了,所以他把浑天神镜留在了营房里,这是魏渊给他用来于茫茫大海中寻找许平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,他来了,他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吓的肝胆欲裂,惊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带朕走,快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逃命的时候,许平峰怎么可能地上累赘?

        他脚下腾起清光,瞬间消失在所有人视野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点都不慌,因为在刚才出言嘲讽的过程中,他已经锁定了许平峰,坍塌了所有气机,收敛了所有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间,一道黄澄澄的剑光一闪而逝,遁入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玉碎的三个阶段:

        锁定——蓄力——斩击!

        在靠近青龙舰队时,许七安就借着言语嘲讽的机会,锁定了许平峰,从这一刻起,许平峰便再难逃离他的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斩出玉碎后,许七安把镇国剑和太平刀丢了出去,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俩把船上的人都杀了,杀光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平刀和镇国剑呼啸而去,化作一道暗金,一道黄澄的流光,交错飞舞,冲入青龙舰队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一颗颗人头翻飞,一泼泼温热的鲜血溅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七安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袍中年人高呼,想告诉许七安自己愿意投降,愿意归顺,愿意随他回京,但他只来得及喊出“许七安”三个字,便被镇国剑穿透胸膛,被太平刀斩飞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衣染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头再来招魂审讯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取出浑天神镜,命它观照方圆千里,搜寻许平峰的位置,在震耳欲聋的音爆中,消失于天际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没有武者的危机预感,但他知道大难临头,因为许七安对他拔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收集着嫡长子所有的情报,二品之前的一切,许平峰都了然于胸,他的战力、底牌、法器等等,都在许平峰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许平峰比谁都清楚,嫡长子的“意”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锁定你时,你便只能与他赌命,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施加在你身上的伤有多重,便会同步返还到自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法躲避,无法用法器抵挡,只有.........赌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唯一的应对方式,便是以传送法术逃亡,传送法术涉及到空间,是除琉璃菩萨之外,当世最快的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茫茫大海上,许平峰连续不断的闪现,身后,一道黄澄澄的剑光穿透空间,疾速逼近,追命鬼似的追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脸色渐露狰狞,当黄澄澄剑光如芒在背之际,他当机立断,让元神和肉身瞬间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许平峰能想出的,唯一合理规避玉碎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玉碎唯一的缺陷——它只有一击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肉身和元神,它只能二选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海之间,同时出现两个白衣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即将斩中肉身的剑意,猛的一个折转,杀向了略显虚幻的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的元神在剑光中寸寸瓦解、消融,与黄澄澄的剑光一起消散在汪洋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许平峰腰间香囊里,掠出一件漆黑如墨的幡,这是招魂幡的赝品,只具备真品威能的十之一二,能召唤方圆十里内的魂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招魂幡抖动起来,阴风阵阵,不多时,许平峰溃散的元神慢慢凝聚,显化成一道近乎透明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身影极为脆弱,在海风中摇摇欲坠,似是随时都会溃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元神立刻投入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肉身旋即睁开眼睛,接着,他收起招魂幡,从香囊里取出一枚瓷瓶,拔开木塞,把里面温养元神的丹药一股脑儿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堪堪稳住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好武夫对付元神的手段,只能算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汗流浃背,心里没有任何大难不死的喜悦,有的只有后怕和愤怒,以及无力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堂堂二品巅峰的术士,却只能勉强接下许七安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与他争锋了,连逃命都如此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骄傲自负的许平峰难以忍受,简直是赤裸裸的屈辱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光一闪,他再次与传送术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不会放过他,会一直追杀他到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能救他的只有白帝,这位神魔背景不简单,白帝只是傀儡,它的真身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没有尝试屏蔽自身天机,因为许七安已是一品武夫,比他高一品级,且父子之间因果纠缠太深,无法强行屏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惜代价的施展传送术,终于循着手里那枚鳞片的气息,来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在海岸线尽头看到了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速飞行中的许七安猛的顿住,感应到身躯传来一阵剧痛,这种剧痛仿佛来自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碎的反馈不对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踏入一品之后,精气神融为一体,元神和肉身已经不再有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依旧能感应到,元神受到的伤害极大,肉身只是轻微受创,这还是因为肉身和元神融合后的连带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稍一沉吟,他大概猜到了许平峰的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难产,保大保小得操作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看你能逃到哪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浑天神镜就像一座雷达,观照方圆千里,许七安飞行半个时辰后,没有捕捉到许平峰的身影,反而见到小姨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拎着神剑,立于天海之间,羽衣翻飞,秀发飞扬,翩若九天仙子,清冷绝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蹙眉凝视海底,似与什么东西在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浑天神镜观照到她的同时,洛玉衡也感应到了神镜,侧头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隔着神镜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秒后,许七安一个猛“扎”,扎到洛玉衡面前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白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低头看了一眼海面,嗓音清冷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追着白帝的魂魄一直到这里,它从这里入海,我追了下去,见到一道海沟,海沟里有极为可怕的存在,我感应到了它的气息,便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极其可怕的存在,大荒本体?许七安皱起眉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强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沉吟片刻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单打独斗,我没有任何胜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强.........许七安抽了一口凉气,即使在神魔活跃的远古时期,像蛊神那样匹敌超品的神魔,也是凤毛麟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大荒,身为神魔后裔,实力竟比一品还强?

        那它的祖先得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又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平峰在下面,只与我打了一个照面,便传送到海底去了。他元神似乎受了重创,你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下面啊,他果然投靠白帝了,一人一兽很早前就达成结盟...........许七安深吸一口气,看向洛玉衡绝美的脸蛋,“你我联手,下去会一会它?顺便看看监正那老东西死没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监正还在“白帝”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