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

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菩萨双手合十,半身嵌入地表,巍然不动,像一尊被砸飞的雕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衣服仿佛打过蜡,透着一股厚重坚硬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七安!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脸色陡变,眼神里闪烁着愤怒、仇恨、畏惧、茫然,以及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师说过,北境渡劫战极为不利,许七安和洛玉衡双双晋升一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晴天霹雳!

        姬玄骤闻消息,险些癫狂,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大战当前,他压下了包括嫉妒和惶恐在内的一切情绪,投入战争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伽罗树和白帝还在,两位一品实力雄厚,就算许七安和洛玉衡双双晋升一品,顶多是转劣势为优势,想决出胜负,尚需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段时间里,只要他们斩首女帝,击溃大奉军,夺下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师再顺势冲击天命师........一旦成功,云州军再添一位一品,而许七安的众生之力必定因京城失守有所削减,此消彼长,云州仍有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见到伽罗树菩萨被砸入皇宫,砸在眼前之前,姬玄是这么想的,许平峰也是这么想的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唯一出问题的地方是,不管是他还是许平峰,都错估了许七安的战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自武宗皇帝后,九州五百年没有一品武夫的公开战绩,唯一惊鸿一现的神殊,因为是半步武神,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一品陆地神仙数百年来,只有一位天尊,且避世不出。陆地神仙与一品武夫配合能爆发出多强的战力?这个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许七安的成分过于复杂,镇国剑、浮屠宝塔、众生之力、七绝蛊诸多手段,肯定和正常的一品武夫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上种种元素叠加,让许平峰难以估算嫡长子的真实战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许平峰,伽罗树和白帝同样错估了许七安和洛玉衡的战力,后者开战前,信誓旦旦的说,要尝一尝一品武夫精血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天赋神通被陆地神仙克制,肉身之力又难以与一品武夫比肩。

        死的憋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真块茅坑里的臭石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居高临下的俯瞰伽罗树,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着望向脸色铁青的姬玄,皮笑肉不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,七表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钢牙紧咬,没有丝毫犹豫,袖子里滑出一枚玉符,掌心猛的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师行事向来习惯留后手,姬玄也一样,身上不缺保命玉符,传送阵最远的距离,是一州之境,捏碎了玉符,他可以直接返回雍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是他,云州军中的几个关键人物,手头都有传送玉符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光没有腾起,他依旧在皇宫里,下一刻,姬玄察觉到右臂传来剧痛,不知何时,整条右臂已经脱离了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高空中的许七安被狂风扯散,那只是一道残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好啊,我最喜欢杀表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传来许七安的冷笑,旋即又补充一句: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喜欢杀表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天蛊的移星换斗法术,蒙蔽了姬玄的武者危机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身躯朝前一个踉跄,瞬间奔出数十米,咆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能救他的只有许平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吼声的余音里,许七安再次以夸张的速度,瞬移般的出现在姬玄面前,左腿为轴,拧动腰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右腿化作鞭子,扫断了姬玄的腰身,下半身兀自狂奔,上半身飞出一段距离后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伽罗树,带姬玄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空中,传来许平峰惊怒交集的低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二品术士理智的没有在嫡长子面前秀操作,把距离拉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许七安返回京城的瞬间,他便知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脚踩住姬玄的上半身,回头望向伽罗树,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动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凝眉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从北境一路打到京城,暴力对抗暴力,伽罗树很清楚单凭金刚法相,不是许七安的对手,身上暗金色的鲜血就是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品武夫加众生之力,许七安的战力已经超过青州时的监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在监正面前巍然不动,却被这位新晋的一品武夫,当石头砸来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的许七安距离神殊,仍有不如,因此没有像前者一样,三拳打爆他的不动明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伽罗树仅仅是自保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撤了不动明王,仅凭金刚神功带来的肉身加持,扛不住这位一品武夫的拳头和镇国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姬玄交给我,你不敢在京城与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伽罗树的态度决定了姬玄的生死,也决定了京城大部分普通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挑了挑眉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拿京城威胁我,这确实是我软肋。但你觉得,毁了京城,我会让你活着离开中原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不吃这个威胁,提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毁了京城,赵守不会让你走,洛玉衡不会让你走,阿苏罗不在乎京城,但有可能的话,他绝对会拼上一切把你留在中原。金莲道长更不会放过这个捞取泼天功德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不动明王能不能扛住这么多高手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有两条路,要么起身与我死战,毁了京城,但等大奉的超凡强者赶回来,你必死无疑。要么现在就滚,我给你离开京城的机会。自己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想用京城威胁他,他一样能用性命反威胁对方,就看谁更狠!

        “伽罗树菩萨,别被他蛊惑,他不敢跟你赌,他不敢的!”姬玄竭力昂起脑袋,朝着伽罗树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脸色平静,一切尽在掌握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就算你伽罗树愿意为许平峰大业豁出命,你觉得他现在还有入主中原的希望?就凭他一个二品术士,还有我脚下的废物?白帝已经逃回海外,云州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他许诺了佛门什么好处,都注定不可能实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或许够狠,但绝对不会为了许平峰豁出命,因为就连许平峰都未必愿意为自己的大业豁出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沉默后,伽罗树缓缓起身,肉身伤势瞬间愈合,暗金色鲜血染满全身的他,双手合十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许平峰,佛门与你的盟约,就此作罢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许七安,缓慢后退三步,见没有阻拦,猛的冲天而起,化作金光遁向西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似乎早料到伽罗树的选择,冷漠的俯瞰皇宫一眼,直接传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满脸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呼.........许七安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玉石俱焚的狠厉,玉碎的存在,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能保下京城的话,他愿意做出妥协和让步,任由伽罗树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来迟早要去一趟西域,这笔账日后再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结束了,我送你去见你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低头看着姬玄,手掌轻轻按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额角青筋暴凸,愤怒、恐惧、不甘皆有,他出生便是庶子,为了不抢嫡子姬谦的风头,韬光养晦了二十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姬谦死后,他才真正开始平步青云,历经九死一生后,终于晋升超凡境,成为年轻一辈,第二个超凡境武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差一步,只差一步他就能杀死女帝,成就王图霸业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命的最后,他走马灯般的回顾了一下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——七——安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,下一刻,声音戛然而止,狰狞的表情凝固在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元神被许七安一掌震散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借你头颅用一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召来镇国剑,割下姬玄的头颅,而后转头朝女帝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的肉身收集起来,回头我要炼血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的肉身依旧活着,充满旺盛生命力,但已经是一具空空如也的躯壳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脸色铁青,忍住扭头看向恒远,发现后者眼里有着与自己一样的愤怒和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城外激战的高手的视野里,青铜法器的崩解没有那么多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外城到皇宫,由于距离原因,青铜法器体型巨大,在城墙上的众人看来,小的就像菜碟子,更何况是正常人族体型的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品高手的目力,无法透过遥远的距离,观测到太多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青铜圆盘的崩解,更像是完成使命后被收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慎等大奉方的高手或悲怆或愤怒或茫然,纷纷猜测女帝惨遭了许平峰的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成了?杨川南心里一喜,眼神闪烁着振奋,情绪微微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斩杀女帝后,大奉守军必定陷入慌乱,人心一旦浮动,还打什么仗?接下来的抵抗力度也会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攻占京城,等于成功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踩着一件御风法器,远远的眺望皇宫,他一瞬间想到了很多,云州入主中原,他可以封王拜相。不但有足够的气运来辅助修行,晋升预言师、阵法师,乃至冲击天机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他而言,真正的修行之路才刚刚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州方的其他四品武夫,一个个振奋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帝已死,占领京城便在今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下武器,降者不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位桀骜的武夫大喝。

        戚广伯不用御风查看情况,从城头上己方高手的回馈中,就能猜到事情进展顺利,国师和姬玄斩首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,接下来该我们一决胜负了........戚广伯眯着眼,嘴角噙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杀女帝于他而言,是战争需要,事情本质却没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正的目标是魏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他当年愿意跟着许平峰加入潜龙城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魏渊素不相识,但正如许多名动江湖的高手,即使素未谋面,也要踏千山过万水的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世间,知己与对手最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城墙不远的营房里,魏渊放下浑天神镜,伸了个懒腰:

        “备车,本座要去浩气楼小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浑天神镜映照出的画面里,城头万籁俱寂,一个青衣飞扬的年轻人,手里拎着一颗头颅,俯视下方硝烟弥漫的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立于半空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姬玄已死,云州败局已定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,许七安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嘴唇动了动,艰难的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目光旋即落在姬玄头颅,脸色瞬间煞白,这时候,他才意识到天机盘的溃散,不是姬玄和国师斩杀女帝,恰恰相反,是许七安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师和姬玄在皇宫遭遇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已死,那,老师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姬玄死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的心情两极反转,方才有多得意,现在就有多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白帝和伽罗树都杀不死他?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死了,国师不知所踪,云州军大势已去,他压上整个家族命运的这场豪赌,以惨败终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杨川南,云州军中的高手,一个个面如土色,既茫然又绝望,不知道为什么局面突然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败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戚广伯嘴角笑意尚未退去,便随着脸色,一点点的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,也缓缓沉入谷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瞬间辨清了局势,北境渡劫战提前结束,许七安返回京城,挫败了姬玄和国师的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身死,国师多半是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州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苗有方一屁股坐倒在地,背靠女墙,擦了一把沾满血污的脸,虚脱般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上,张慎、李慕白、许新年以及禁军们,真正的如释重负,就像有了主心骨,就像卸下了心头的巨石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和恒远大师相视一眼,边露出笑容,边松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异动,不是怀庆死于许平峰之手,是许宁宴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意味着,北境渡劫战的结果,是大奉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许银锣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杀了云州的超凡高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头,大奉守军爆发出冲天的欢呼声,士卒们对天空中的身影敬若神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稳了,他娘的,咱们不用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断臂的守军靠着城墙,咧嘴,露出血红的牙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死了,不用死了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伤卒们掩面而泣,放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奉军欢呼声里,葛文宣、戚广伯、杨川南等十余位云州军核心人物,同时从怀里摸出传送玉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国师给他们的保命法器,相应的传送台设在雍州和京城边界。而到了雍州,他们可以使用另外几枚传送术,通过途中的一座座传送阵,一直返回云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期间,花费的时间最多就一刻钟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送玉符的炼制极为麻烦,材料谈不上价值连城,但也不便宜,因此只位军中的核心人物配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不得传送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一道人影出现在城头的空中,是头戴儒冠的赵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第一个赶回京城,可见儒家法术在各大体系中,绝对名列前茅,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    戚广伯等人手里的玉符已经捏碎,却没有清光腾起,带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的希望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朝许七安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震耳欲聋的音爆里,许七安当即消失在众人视野里,他现在的速度已经达到武夫的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说,达到了御风飞行的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传送术这种涉及到空间的法术,世间任何御风术都不会比他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没立刻追上许平峰,是因为害怕伽罗树半途杀回来,来一个釜底抽薪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回来了,阿苏罗和金莲就不会远,他们三人再加上寇阳州和孙玄机,绝对能抗衡体力消耗巨大的伽罗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伽罗树抱有釜底抽薪的心思,见到这样阵容,也会打消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许七安知道许平峰会去哪里,不怕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父子之间,要有一个了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儿子的给父亲送终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西苑,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列禁军打开了沉重的铁门,清新清冽的空气涌入密室,让众女眷们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的禁军头目躬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奉陛下之命,请太后,各位娘娘,还有夫人小姐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以出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哭花了妆容得贵妇人试探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叛军被打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太后和一众女眷目光盯来,禁军头目回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叛军首领一死一逃,城外的叛乱也已平定,叛军将领尽数被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陪伴在母亲身边的王思慕皱了皱眉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禁军头目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回来了,能不快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欢呼声爆发,女眷们这才彻底安心,破涕为笑,一边说着天佑朝廷,一边感谢许银锣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身边,绷着脸的临安终于不用假装镇定,一边如释重负,一边掐起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婶婶本来是想垮的,虚脱那种,但边上的女眷们齐刷刷的朝许家女眷看过来,逼的婶婶不得不挺胸抬头,保持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接受着贵夫人和千金们的吹捧和赞誉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看一眼临安,也跟着掐起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铃月一脸人畜无害的柔弱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献祭一本书:《穿书成大佬的心尖宝》医学研究生杜清扬竟然穿书了!从此,学霸是她!神医是她!神算子是她!未来大佬也是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