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决定命运

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决定命运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手臂横扫,拳头轰击在白帝侧脸,爆炸的气浪中,白帝翻滚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没有被拳劲打的丧失身体掌控力,在空中翻转,调整身形,落地后,四蹄犁地滑退一小段距离,稳住了颓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吐出一颗带血的獠牙,此时,它的眼球恰好愈合,低头看了一眼断牙,而后难以置信的抬头,望着三米高的魁梧人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拳给了它火辣辣的疼痛,造成轻微皮外伤,对于肉身强大的神魔后裔来说,这点小伤完全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白帝眼里的震惊却如翻涌的海潮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你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?”

        通常来说,潜能爆发只能带来一刹那的力量激增,能维持短暂的时间便已经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白帝的感知中,许七安的力量更上一层楼,并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意?

        简直离谱!

        修行者的力量是一步一脚印积累出来的,二品初期就是二品初期,没道理越打越强,凭空出现的力量是哪里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这完全违背了常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活了无尽岁月,从远古到现在,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这样搞,那修行的意义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仍然没有触及一品战力,但比之刚才,强盛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开始担心这样的增幅何时是个尽头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张开五指,碎裂的指骨快速愈合,鲜血淋漓的拳头瞬息间自愈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洛玉衡如释重负,浑身一软,有种紧绷过度,四肢乏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就说当日浔州一战时,他的状态不对劲,越打越强...........阿苏罗心里一松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和赵守旋即放松了紧绷的情绪,这样就还有的打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金莲道长,心情极为复杂,浔州一战,他急着炼化黑莲,没有参与,对许七安的战力了解不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才知道,这小子的战力已经夸张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面沉似水,许七安二品时,到底领悟了什么道,至今还是个谜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一个极大的不确定因素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正如白帝所想,修行者的力量是一步步积累的,所谓的越战越强应该有个极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半不可能跨越一个品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还是一品之下,那么问题就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目光南眺,那是雍州方向,深吸一口气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热身结束了,三位,你们还撑的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阿苏罗“呸”一口,吐出一口血沫,嗤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十三日,打一个月我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守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是监正耗费了儒冠和刻刀大部分的力量,老夫此刻已经让伽罗树滚回西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斜了他一眼,心说读书人天天吃大蒜,口气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门法相与天地灵力接驳,法术深厚似海,不怕持久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九州巅峰层次的强者,体力和法力从来都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许七安能否撑住,眼下看来,这小子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持久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信心倍增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再次南望,他两次南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院长赵守轻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大奉的脊梁,是将士的信念,你不倒,大奉的信念就不倒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收回目光,一吐胸中豪气:

        “男儿到死心如铁,且看我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主动迎向白帝,像一个无畏的勇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且看我,只手补天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天宗,云雾缭绕的仙山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和玄诚道长,一个驾仙鹤,一个御剑飞行,来到崖顶恢弘的天尊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发苍苍的天尊盘坐在莲台,佝偻着身躯,低垂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天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位道门阳神面无表情的行了道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座预见了圣女死劫,你们去一趟雍州,顺便把两人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的声音回荡在殿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和玄诚道长相视一眼,不掺杂感情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天尊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尊缥缈无情的嗓音再次回荡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劫将至,待天人之争后,天宗封山,断绝于外界联系。在这之前,尔等不可参与凡俗之事,不可招惹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,一律逐出天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和玄诚道长知道,天尊是在告诫他们,不要因为任何人,任何事,插手中原战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在雍州寻找李灵素时,两人就中了许七安的计,被迫替他御敌,针对佛门金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位阳神退出天尊殿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浔州,知府大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甲士手里握着情报书,快步迈入大厅,躬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布政使大人,有紧急军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恭正与幕僚议事,闻言,颔首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呈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甲士将情报递上后,立刻退下,他只负责传递消息,没有旁听的权利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恭展开火漆封着的情报,仔细阅读,他没什么表情的放下情报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二郎传来消息,云州叛军大举集结,准备强攻浔州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幕僚脸色微变,心知这一天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军在浔州为核心的防线上,厮杀异常激烈,野战、守城战,大大小小战役总和达百余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雍州就像是绞肉机,数万生命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一系列惨烈的战役里,许二郎名声鹊起,率领麾下的骑兵驰骋沙场,连连告捷,杀的云州游骑兵丢盔弃甲,立下煊赫战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他配合的“义军”同样发挥巨大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浔州城能守到今日,他们做出了极大的贡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在前日,李妙真等人试图潜入云州大营,火烧粮仓,结果落入戚广伯精心安排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幸这货“义军”首领本领高强,杀出重围,虽受重伤,但无人牺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恭不清楚具体经过,但他知道,要对付杨千幻的传送术并不困难,云州叛军里同样有术士体系,许平峰必然留下了克制传送术的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公,云州军来势汹汹,此战怕是不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幕僚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局势是,经过多日的鏖战,防线已经被打的稀烂。目前只剩下浔州尚存,云州军想北上鲸吞雍州城,就必须扒掉浔州这根钉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恭侧了侧身,望向北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正凶险的不是我们,是许银锣,是国师,只要他们不败,我们就死守雍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恭沉声道:“传令下去,备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慕白等人望向了北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可以死,所有人都可以死,只要北方的渡劫战不败,大奉就有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,有大奉的脊梁,有将士们的信仰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云州大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军帐内,戚广伯站在沙盘前,一面面红蓝小旗落在不同的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面面象征大奉军的蓝旗边缘,都有相应的红旗牵制着。如果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浔州已经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短时间内,不会有援兵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开战前,象征大奉守军的蓝棋,一面面的插在防线,与浔州成犄角之势,守望互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那些旗帜被一面面拔除,或全军覆没,或成为散兵游勇,转打野战、突袭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云州军同样损失惨重,折损了三分之一的兵力,其中嫡系精锐损失达八千。

        精锐部队和杂牌军可不一样,打一点少一点,都是云州的心肝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局已经做好了,接下来,该会一会名满天下的紫阳居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戚广伯俯瞰沙盘,目光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不务正业的败家子,轻文蔑武,唯独对领兵打仗情有独钟的狂人,当年能被许平峰相中,在与他拥有可怕的大局观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兵打仗,奇谋妙计永远摆在次要位置,统率能力和大局观才是一位统帅必备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为何被誉为军神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因为他的修为,也不是他的计谋,而是他能驾驭数十万,乃至上百万的军队,他拥有俯瞰整个战场的大局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双方的兵力、超凡强者数量相差不大时,这样一位可怕的统帅,是能轻易左右战争胜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戚广伯是许平峰见过的,仅次于魏渊的帅才,比靖国的国主,夏侯玉书更高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,那许新年似乎有侦查类法器,他若是提前察觉到您的布局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则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大军尚未集结,尚未进军浔州时,他不可能察觉。就算有侦查类法器,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侦查。至于现在,察觉便察觉了,我们晌午之前,就能兵临城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奉军现在才注意到,为时晚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有将领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新年率领的骑兵,战力极强,还有天宗圣子圣女相助。他们若是回援浔州城,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戚广伯笑了笑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管他们,自有人对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荒凉的山脉,紧邻着荒凉的平原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率领着七千人马,在山脚下的河流边驻扎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兵们自觉的洗刷马鼻,清洗手脚、面孔,步兵们则垒起石灶,搬出铁锅,准备烧热水,补充干瘪的水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休整两刻钟,立刻回援浔州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转头吩咐了苗有方一句,而后看向身边的李妙真,低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伤真的没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脸色有些惨白,微微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,有杨千幻留给我的丹药,三日之内就能痊愈。这点小伤不影响我的战力,道门的力量来源于元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伤是前日遭遇埋伏时留下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云州军埋伏了大量的高手围杀他们,其中不乏四品,而杨千幻的传送阵遭遇了同体系高位阵法的克制,难以施展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能杀出来,全依赖恒远大师的金刚神功,抗住了大部分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恒远大师受伤最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会成员里,就楚元缜和李妙真伤势算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者带着李灵素和恒远,退往雍州城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飞燕女侠则把私军并入许二郎的队伍里,随他一起踏上征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常说,性格决定命运,便在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献祭一本书,《重生之我要做富二代》书荒的读者可以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ps:书籍详情页右下角有一个大奉周边企划,点进去可以给角色周边投票,这个票是免费的,大家还没投可以去投一下,满5000票就会出周边,超过的就不用投了,可以投其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