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

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战一品

        趁着伽罗树被白帝蓄力的水雷球击退,阿苏罗张嘴吐出一张纸页,“嗤”,纸页燃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踉跄中的伽罗树,胸口“咚”的巨响,有所凹陷,但没能撕裂金刚体魄。

        巫师——咒杀术!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把伤害部分返回给这位一品菩萨,可惜儒家记录下来的法术,较之原版有所差距,且以返还伤害的方式施展的咒杀术,威力远不及以敌人血肉作为媒介。

        咒杀术的两种形式:

        以敌人贴身之物为媒介;以自身伤残为代价返还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者与许七安的玉碎有些相似,但又有所不同,首先是威力不能相提并论,其次咒杀术的返还方式比较单一,针对心脏和元神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许七安的玉碎,是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以咒杀术拖延时间后,阿苏罗的两条断臂自行飞来,接续在断口处,这比断肢重生要省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境之战,他们是做好打持久战准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凹陷,不甚在意,相比起这个皮外伤都不算的小伤,水雷球爆炸造成的伤势,反而更加严重,让他感到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同样是一品强者,蓄力一击,虽然没有破开金刚法相的防御,但造成了强烈的疼痛。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身经百战,尽管以前没有和地宗道士交过手,也不曾领教过地宗功德心法的威力,却不妨碍他察觉到自身“运气”出了点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没有儒家百邪不侵的浩然正气,也没有“一颗金丹破万法”的道门金丹,禅功的源头——不动明王法相,倒是能屏蔽霉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施展不动明王法相的话,他本体也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思索后,伽罗树的决定是,不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霉运缠身固然麻烦,但也有个限度,以一品位格对二品的压制,霉运顶多是带来一些小麻烦,既然没有清除的手段,那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双膝微沉,继而“轰隆”一声,脚下平原骤然坍塌,他化作一道金光射向阿苏罗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口中吐出一把暗金色的长刀,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平刀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这件半步法宝借给了阿苏罗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太平刀如今的锋芒,能斩二品武夫肉身,对上伽罗树的金刚神功,虽说做不到一刀破防御,但总比阿苏罗用拳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品级的差距无法弥补,但可以通过法宝、法术等外物,尽可能的弥补。

        绚丽的光轮收敛,沿着手臂冲入刀锋,为太平刀添加了一层炫光特效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金光迎面撞来,阿苏罗弓步,侧身,手里的太平刀在对方身上拖出刺目火星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眉头当即一皱,他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刀尽管没能破他的金刚法相,但也让他感受到了兵刃加身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化身的金光说停就停,右手扣住阿苏罗手腕,欲夺走太平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掌心一松,把刀递到左手,绚丽的刀锋划向伽罗树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身躯后仰,避开刀锋,带动膝盖狠狠顶撞在阿苏罗小腹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机透过阿苏罗后背,轰的一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原本能把阿苏罗撞飞出去,但赵守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的加持还在,阿苏罗比往日里更加骁勇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冷笑一声,腰身一弹,后仰的身躯猛的收回,头锤凶猛的砸在阿苏罗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涟漪状的气机霍然一炸,阿苏罗失去了一瞬间的意识,沙包般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用力吹出一口气,气流在阿苏罗身后凝成“风相”,裹挟着他一个折转漂移,避开伽罗树的后续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四人各展神通,展开激战,由阿苏罗直面伽罗树,顶住压力,赵守和金莲道长辅助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有金刚法相加持,气势汹汹,猛追猛打,阿苏罗三人则小心应对,不敢有丝毫错漏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可以尽情犯错,而后者的容错率几乎是零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一记直拳轰飞阿苏罗,不需要蓄力,化作金光扑向另一侧的金莲道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目标明确,阿苏罗比寻常的二品巅峰武夫要强,体系原因,防御强生机旺,即使是他,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杀死这个二五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赵守是儒家体系,儒家可以随意修改规则,最是难缠。且有亚圣儒冠和儒圣刻刀两件绝世法宝辅助,赵守的水平未必就比阿苏罗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三人中,又以地宗的老道士最好拿捏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脚下的土地隆起,凝成一尊身高三丈,覆盖石甲的巨人,双臂交叉于胸,做防御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相!

        道门“地风水火”四大法相,地相以防御著称,金莲道长二品巅峰的位格,施展出的地相,防御力要高于三品武夫,若于二品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地相在伽罗树的铁拳下炸开,金莲道长胸口如撞,鲜血狂喷,身躯弓缩如虾,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乘胜追击,贴了上去,对于非武夫体系的高品来说,这就等于死亡宣告(肉身)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大袖猛的一挥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退去两百丈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突兀消失,出现在两百丈外,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肉身被打爆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没有选择让伽罗树退去两百丈,而是把金莲道长送到相对安全的地方,这样操作的好处是,言出法随的反噬会很轻很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达到的效果却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成熟的儒家弟子,应该懂得如何秀出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金莲道长后,赵守取出弹动儒冠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刀必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递出了手里的刻刀,过程中,眉心亮起金漆,迅速覆盖全身,让他的体魄短暂达到三品武夫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手里的刀,突破了空间的限制,将儒圣刻刀刺向伽罗树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深知这件法宝的可怕,双手快速结印,交手以来,第一次施展不动明王法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在这个时候,天空忽地墨云翻滚,一道水桶粗壮的雷柱劈下,正中伽罗树。

        劈的他身体麻痹,僵硬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手印没能结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一般的雷电,这是洛玉衡的天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劈错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动明王法相的防御未能施展,儒圣刻刀刺入伽罗树的胸膛,破开了金刚体魄,暗金色的鲜血狂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招得手后,赵守立刻收刀,似乎不敢再伤害伽罗树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眉心裂开,血流如注,清光缭绕的儒冠和刻刀都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言出法随的反噬,根据效果不同,反噬的强度也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赵守平时口嗨,动不动就退出几百丈,或给队友狂加buff,但这些要么是间接影响,要么是制造麻烦,难缠,却不会造成直接性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反噬很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次不同,这次他直接以言出法随的力量,用儒圣刻刀刺伤了伽罗树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有儒冠和刻刀帮忙扛着,赵守这会儿受到的反噬还会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金莲道长吞下疗伤丹药,断裂的胸骨和破损的脏器缓慢愈合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贫道是有大福缘之人,伤我是要遭天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低头,按住了刺穿心脏的伤口,他脸色变的异常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伤势虽然不可能威胁到他的生命,可儒圣刻刀的力量短时间内无法拔除,伤口就不能愈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意味着,他的金刚体魄将有一个致命的破绽,不再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力量和防御是伽罗树傲视九州的资本,防御上出现了纰漏,将直接导致战力受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大奉方的超凡强者,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雷劫不是劈错了,劈的就是伽罗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日在雍州,超凡混战,许七安寇阳州和阿苏罗,三位二品武者才能勉强对抗伽罗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事后分析,发现原因是三人都是同体系的,或相近体系,而对手也是相同领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来说就是,许七安三人擅长的是气机、肉搏和防御,可他们再强,能有一品的伽罗树强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造成了同体系品级差距的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奉超凡强者痛定思痛,重新排列组合,发现如果三人组的体系换一下,由一位二品巅峰的武者打头阵,另外两位其他体系的二品打辅助。

        效果远比三位同体系二品联手要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体系之间是存在克制的,而且每个体系都有其优势,克敌手段会变多,打起来胜率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地宗削福缘操作,伽罗树就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佛门的戒律,则被儒家的浩然正气和金丹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三位二品武夫根本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阿苏罗、金莲道长和赵守,依旧很难战胜伽罗树菩萨,但只要他们能缠住,能拖延,能打的有来有回,不被单方面吊打,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套战术想成功,最关键的是你能不能扛住我的攻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扫了一眼远处厮杀的四人,又看了一眼雷劫中的洛玉衡,最后目光落在浑身血迹斑斑的许七安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为止,我只用了五成力,你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它觉得,这几个超凡强者,是有些小聪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智慧这东西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它所说,这套战术想要成功,关键在于许七安有没有资格和一位一品神魔后裔争锋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不是武夫体系,没有危机预感能力,没有化劲能力,但神魔后裔先天肉身强大,速度和力量不输同品级武夫。

        且天赋神通威力杀伤力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只需要三记水雷球,就能让眼前的年轻人肉身崩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深吸一口气,遍布焦痕的伤口瞬息间痊愈,屈指轻弹镇国剑,在清越的剑鸣中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可以用六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犄角间,凝成一个朝内坍塌的纯黑能量球,噼啪一声,电弧跳跃,包裹住外层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蓄力后,水雷球激射而去,沿途电弧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目标却不是许七安,而是很不讲武德的偷袭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闪身挡在洛玉衡和水雷球之间,竖起剑锋,斩在水雷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水雷球当即爆炸,让空气一瞬间遍布电荷,一道道电弧在半空闪烁熄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的金刚体魄又一次被爆炸撕裂,但这一刻,尽管破开肉绽,却没有露出白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变强了,如请报上显示的一样.........白帝语气不变,哂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爆发潜能的手段?你的信心,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它没有闲着,四蹄如飞,腰背伸缩间,像只敏捷的豹子扑杀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神魔后裔是不怕近战的,甚至这本身就是它们杀敌得手段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水雷球造成的麻痹效果,它准备以最短时间猎杀许七安,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道雷劫了.........许七安身躯无声无息的坍塌,融入阴影,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逃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嗤笑一声,口中喷出两道黑色利箭,射向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起被死死缠住的伽罗树,它面对的敌人只有许七安,而许七安是不可能凭一己之力缠住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它经常能腾出手对付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渡劫中的洛玉衡分出部分精力,右手竖起剑指,操纵飞剑斩向两道黑色利箭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    水灵之剑凝聚的利箭炸散,洛玉衡身子晃了晃,脸色苍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从白帝身下的阴影里钻出,手持镇国剑,黄光如爆,捅向它的生殖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