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

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

        白帝蔚蓝的竖瞳,审视着许七安许久,缓缓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尊早已殒落,就算他还活着,你也不可能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关于道尊的话题,才能让这位神魔后裔重视,并有效拖延时间.........许七安并没有被拆穿的尴尬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过于自信了,白帝!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位超品的谋划不是你能想象的,相应的局,在当年我把你们赶出九州大陆时,便已经埋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沉默片刻,叹息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连这个也知道,若非笃定你不是祂,我还真可能被你欺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翻滚的墨云中,一道粗大如碗的雷电劈下,歪歪扭扭的砸向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丹劫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头顶冲出一枚灿灿金丹,辉光照耀四方,这枚不朽金丹主动迎上雷劫,承受淬炼和洗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西边天空,亮起道道佛光,伽罗树菩萨的身影当空凝聚,遥遥望向白帝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动手,不要被他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犄角间,雷光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高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,我还知道超品图谋守门人,你也图谋守门人,但你绝对不知道,道尊做到了哪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犄角凝聚雷光的速度减缓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知道许七安在拖延时间,为洛玉衡渡过金丹劫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道门天劫分两个阶段,一个是金丹劫,一个是四象劫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阶段不是延续性的,金丹劫渡完,会有短暂的休整期,供渡劫者巩固“万劫不磨之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关于道尊的信息,对于白帝来说,委实有些诱人,很多谜团,它至今没有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索性也不会耽搁太久,不妨听听,只要这小子有任何一句胡诌,我便立刻出手..........心里想着,它又减缓了雷球的凝聚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知道的远古秘辛很多,能轻易分辨许七安是胡编乱造,还是真的知道一些关于道尊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用一种考校的语气问道:“你听说过香火神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略知一二,那是在神魔时代结束后出现的修行体系,不过,在香火神道萌芽初期,神魔后裔便被道尊赶出九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:

        “香火神道是修行方式,是炼化山川精粹,化为神印,而后建立神庙,凝聚香火气运。如此一来,执掌相应神印的修行者,便能在自身的地盘上做到“无敌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熟悉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蔚蓝的眼里有了亮光,脱口而出:

        “术士体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旋即想起了当日与萨伦阿古的对话,那位大巫师对自己弟子开创术士体系一事,感到深深的困惑和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相大白了!

        术士体系和远古时期的香火神道有关,初代监正得到了香火神道的传承,以此为根基,开创术士体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眼神闪过恍然之色,解开了一桩疑惑,它变的主动了些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这和道尊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又一道雷霆降下,凶猛的劈在金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丹劫有九九八十一道,能拖一道算一道,怎么都是赚的...........许七安嘴角笑容扩大,回答了白帝的问题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道尊灭了香火神道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道尊集齐了所有神印,以身为材,炼制了一件叫做“地书”的法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帝露出震惊之色,它双眸凝固,一言不发的半晌,咀嚼着许七安给出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白帝似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询问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香火神道与守门人有关,道尊看出了这个秘密,所以灭了香火神道,把神印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尊没有猜错,他是对的,因为无数年后的如今,术士体系的一品,当代监正确实是守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道尊为什么失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道尊当年成功,便没有后来的这些事,术士体系也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白帝从许七安这里,再次解开一桩疑惑,那就是当代监正为何会是守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术士体系并不是无缘无故出现,当代监正成为守门人,这些都是可以追溯到根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原因,但你要用什么东西来换?”许七安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你说话,便是给你最大的报酬。”白帝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听起来桀骜嚣张,像是强者在怜悯弱者,施舍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当即略过这个话题,再次用一种考校的语气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完了地宗分身,现在说说天宗,你知道天宗分身为何离奇消失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白帝说这些,除了为洛玉衡渡劫争取时间,再就是想从白帝这里薅一把羊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从远古时代活到如今的神魔后裔,必然知晓许多秘辛,它不会无偿的告诉别人,尤其是敌人,但如果这个敌人同样知晓极多的远古秘辛,“知识”储备是同一等级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那么白帝就会以讨论的姿态诉说秘辛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香火神道和术士体系的关系,道尊分身炼制地书的行为,坦然的说出来,就是为了给自己塑造这样一个人设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眼神冷漠,语气没什么感情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需你多说,此事我早已知晓,天宗的那具分身,早已融入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宗历代道首都会神秘消失,这是因为他们修的是“天人合一”,顾名思义,修行到巅峰之境,人和天的界限将无限模糊,人就是天,天就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人又永远是人,不可能成为天,所以唯一的结局就是化入天道,成为规则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,原来如此.........这条隐秘对许七安造成了极强的冲击,解开了一直以来的困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天宗的“天人合一”不是嘴上说说,而是真的会天人合一,这就是历代天尊神秘消失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道尊的那具天宗分身,早已化作规则的一部分,相当于“殒落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似乎明白为什么天人两宗会有一个“天人之争”,天尊如果不与人宗道首论道,就会神秘消失,据此反推,论道就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核心,就是在天尊心里留下一个执念,胜负心的执念,以此来抗拒自身被规则同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“天”是没有感情的,而有了胜负心,有了执念,便有了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悲哀啊,一边追求着天人合一,一边又要向“人”靠拢,不然就会被天道同化,道门三宗的果然是个坑...........许七安无声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如果只是胜负心的话,不一定非要人宗道首不可,胜负心可能只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“天地人”三宗本为一体,存在莫名的联系,所以只有人宗道首能帮天尊稳固心态?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一片炽白,又一道粗如手臂的雷柱降临,劈在洛玉衡头顶的金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劫在加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第四道雷劫了,洛玉衡无风无险,白赚了四道雷劫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伽罗树菩萨没有再给许七安拖延时间的机会,头顶浮现“不动明王法相”和“金刚法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合十垂眸,神华内敛,不展神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者主攻,张扬着十二双手臂,凝聚气机,试图隔空攻击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没有鲁莽的闯入天劫范围,虽然早已是一品的他,并不惧怕天劫。可不怕,不代表可以无视天劫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劫就像一个强敌,没必要去招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三道人影显化于伽罗树身前,为首的通体漆黑,宛如一尊炭人,脑后燃烧着炽烈的火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高并不比伽罗树矮,且同样是肌肉虬结的硬汉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侧是一位头发花白,脸色红润的老道士,袖袍飘飘,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右侧是身穿儒衫,同样头发花白的读书人,头上儒冠,手里握着一把古朴刻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法相至刚至阳,象征着力量和杀戮,是大日如来法相之外,佛门最强的攻杀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换成是平日,纵使是二品巅峰阿苏罗,面对这样一尊可怕的法相,多少也会受到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提前开启了修罗族血脉,修罗族是好战的种族,敌人越强,战意越高,天生不会惧怕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左手往脑后一薅,将火环抓在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右手接着往脑后一薅,进璀璨光轮抓在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左手腾起炽烈的火焰,右手亮起刺目的绚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沉低吼一声,双臂猛的一振,火焰和绚光沿着手臂冲涌,在胸膛处汇聚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修罗族战体为基石,承载金刚神功和杀贼果位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阿苏罗目前能爆发出的,最强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孤胆的英雄,迎上了佛门战力最强的伽罗树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“轰”的碰撞在一起,四掌互抵,腰背低伏,似在角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碰撞出的气机化作飓风,席卷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脸色严肃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臂肌肉一胀,一点点的掰弯阿苏罗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,金刚法相的十二双手臂跟着缓缓合拢,像是捕蝇草张开的獠牙,要将阿苏罗吞噬。

        额角青筋一条条凸起,阿苏罗听见了自己指骨断裂的声音,余光瞥见了四面八方合拢的法相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力量还是气机,伽罗树都要比他强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没事,他还有两位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屈指轻弹儒冠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清光激射而出,融入阿苏罗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他的信心暴涨,战意高昂,坚信自己战无不胜,能一人独挡举世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错觉,他的气机、体力、力量,都得到了难以置信的涨幅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掰弯的手掌一点点挽回优势,身周缓缓合拢的十二双法相手臂,似乎卡壳了,难以合拢。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冷哼一声,脑后的火环“轰”的炸开,冲起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法相气势暴涨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的双臂被硬生生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双手臂猛的合拢,十二道力量眼见就要倾斜在阿苏罗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口中念念有词的金莲道长睁开了眼睛,双目映出伽罗树的身影,眼底七彩绚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水雷球狠狠激撞在金刚法相上,撞出大片大片的电弧,和溃散得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法相猛的朝后一仰,连带着伽罗树不受控制的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水雷球是白帝释放的,但攻击的对象是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侧身避开了水雷球,而他的后方恰好是伽罗树,所以伽罗树遭受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看起来就是一个巧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确实是巧合,但却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削弱了伽罗树的福缘,让他陷入短暂的霉运中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错字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