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

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军压境

    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手里的酒坛摔碎在地,他双目发直,怔怔的看着阿苏罗,结结巴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,阿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面不改色,重复一遍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苏罗!”

        圣子结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什,什么苏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耐心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苏罗!”

        圣子咽了咽口水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什么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指尖点在眉心,骤然发力,金漆迅速游走全身,让他化作一尊暗金色的雕塑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脑后“嗤”的一声,燃烧起灼热的火环,高温驱散寒冷,让附近进入炎炎盛夏。

        哐当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、李妙真、恒远大师手里的酒坛子,齐齐摔碎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和圣子刚才的表情如出一辙,双眼发直,愣愣的看着现出金身的阿苏罗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鬼,八号是阿苏罗?!佛门二品兼三品金刚,禅武双修的阿苏罗?!楚元缜脑子嗡嗡作响,想起自己之前几次三番的试探阿苏罗水准,并表现出一定的优越感,读书人的面皮火烧火燎。

        阿,阿苏罗?修罗王的儿子,混乱家庭里的主要成员之一,我,我和李灵素当着阿苏罗的面嘲笑他,而且不止一次..........名满天下的飞燕女侠,只觉得这一刻,自己身败名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羞耻尴尬的恨不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双膝一软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阿苏罗善解人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事........八号你还,还真是深藏不露啊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觉得自己这一刻,终于窥探到了太上忘情的真谛,如果我已经太上忘情,便能从容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目光里带着笑意,逐一扫过圣子李灵素、圣女李妙真、楚元缜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的家丑,让诸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场面一下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脸色涨红,尴尬的别过头,假装看四处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低着头,脚掌不自觉的抠挖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嘴角抽搐,强迫自己挂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尴尬了,太尴尬了.........三人心里咆哮,元神已经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贫僧没有乱说话..........恒远大师怜悯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面不改色的喝着酒,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哈哈哈,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..........许七安险些伸手捂住嘴巴,硬生生凭借化劲的力量,化去裂开的嘴角和凸起的苹果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苏罗看着集体失声,陷入难以言喻尴尬境地的天地会成员们,心里顿时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凝固的气氛中,金莲道长咳嗽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这次围杀黑莲的行动,阿苏罗才是主力。我们重新把计划复盘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呼.........李妙真三人同时松口气,楚元缜当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地宗把总坛搬到青州,我们想在青州地盘强杀黑莲,有些困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缓解刚才的尴尬气氛,李妙真积极发言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看许宁宴能否拖住许平峰和伽罗树菩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饮了一口酒,给出肯定答复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办法拖住许平峰和伽罗树,但你们要争取时间,保证在一刻钟内解决黑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内杀死二品强者,这也太难了吧..........李妙真等人念头闪过,便听阿苏罗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问题.........楚元缜几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致的计划已经通过地书碎片详细探讨过,这次只是简单复盘,天地会很快就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许七安外,其他人今夜便要秘密潜入青州,为了保证安全,不被许平峰看出来,杨千幻特意带来了屏蔽气息的法术,许七安则再施加一道保险——移星换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夜空中,李妙真、楚元缜和李灵素御剑飞行,刻意落后阿苏罗和金莲道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传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突然想起一件事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传音回复: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号是阿苏罗的话,许宁宴身上的封魔钉就能拔除了。不,已经拔除了。不然他不会这么自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咬牙切齿的总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姓许的在坑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就是错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幽幽传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金莲道长也是.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没完,一定要报复回来...........三人在心里暗暗发誓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浔州是雍州边界最大的一座城,城南有一条北接京城,南通禹州的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浔州成了雍州重要的商贸、交通枢纽,也成了两军的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退守雍州后,杨恭便接管了这座商业大城,以及周边的几座郡县,组成一道彼此呼应的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浔州知府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内,杨恭坐在大椅上,望着客座的官员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转告姚布政使,安排完浔州的事务,本官便去雍州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官员如释重负,起身作揖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便好,那下官就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早,李慕白摸着山羊须进来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姚鸿这老小子,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一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恭端茶喝了一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做到布政使位置的,有谁是傻子?京城那边大局已定,长公主,不,陛下与许银锣都是主战派,如今谁敢主和,谁就得丢官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州叛军的和谈书是姚鸿递上去的,他也怕陛下和许银锣清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在京城皇权更迭的动荡中,雍州这边也有过一场争夺话语权的斗争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青州布政使杨恭和雍州布政使姚鸿间的权力斗争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恭是坚定不移的主战派,而姚鸿恰恰相反,是主和派。

        战略目标上的矛盾,让杨恭不放心把大后方交给姚鸿,说不定哪天就给你来个断粮断援兵,身为读书人,深知这样的例子在史书上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争斗最激烈的时候,姚鸿来了个釜底抽薪,把云州议和的事捅到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之后,永兴和诸公同意议和,杨恭一怒之下,便回了浔州,开始做城防工作,准备迎接云州叛军迟早撕毁条约的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没想到,长公主怀庆和许七安联手政变,把永兴赶下皇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消息传回雍州后,姚鸿立刻服软,派人来请杨恭前往雍州城,运筹帷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辞旧的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恢复的还行,不会留下病根。”李慕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恭闻言,顿时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挨了四品高手一刀,能捡回来一条命,除了许辞旧自己命大,还是因为有个好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辞旧身上有一件刀枪不入的软甲,是司天监制造的护身法器,正是这件法器挡住四品武夫的奋力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区区七品仁者,恐怕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,当场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许辞旧的官职、地位,不会有这种品级的护身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许七安赠送之外,不会有其他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幕僚匆匆进入内堂,语气急促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公,斥候来报,云州叛军在边界集结,正朝浔州而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恭和李慕白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派心蛊部的飞兽军再探........传令下去,准备守城迎敌...........让冲锋营的三千骑兵出城,找地方蛰伏,等待命令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浔州的城头鼓声大作,守军迅速在城头集结,民兵搬运者守城器械。

        军队驻扎的营房里,听见鼓声的许新年走出房间,眺望城头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微微苍白,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本就唇红齿白,俊美著称的许二郎,多了几分楚楚可怜,能把女人心软化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隔壁的房间里,正在下棋的苗有方和莫桑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桑用南疆语骂了句脏话,然后改用中原官话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奶奶的,云州军又打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二郎眉头紧锁,云州叛军人数有限,想消化整个青州,稳住后盘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方不稳,打仗时是会坏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不会这么快就进攻雍州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当即离开营房,与其他士卒一起攀上城墙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渐渐升高,从东方攀到头顶,终于,城头眺望的守军们,地平线尽头,出现了黑压压的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枪戈如林,旌旗烈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是要和我们死磕啊?”苗有方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块块井然有序的方阵徐徐推进,气势如虹,总人数至少五万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州军的主力全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架势摆明了是要一鼓作气拿下浔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头守军,微微骚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名守军握紧了兵刃,暗暗吞咽唾沫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    炮兵满脸紧张,身体僵硬如雕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怪他们畏惧,相比起京城以及各地得百姓,他们这些青州退守到雍州的将士,才真正明白云州军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骁勇的叛军精锐还在其次,真正可怕的是叛军里的超凡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把东陵的城墙打坍塌的绝世武夫,以及杀死监正的可怕强者...........这些神仙一般的人物,其实他们所能抗衡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己方,浔州一位超凡强者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州军在城头火炮的射程范围外,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一骑出列,朝城门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姬玄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苗有方望着越来越近的那名骑士,咬了咬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