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

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

        乱命锤能给身负气运者开窍,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开窍,而是气运领域的开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开的是什么窍?许七安不知道,钟璃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其实是有线索可循的,许七安身上的气运,是大奉的半数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最大的用途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以前以为是出门捡一钱银子、教坊司白嫖到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和战力加成无关,顶多属于幸运光环。

        国运的哪些表现与战力加成有关?答案呼之欲出——众生之力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众生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璃见他神色,便知他已猜出真相,啄了啄脑袋,给予肯定的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监正才能掌控的权柄啊...........许七安按捺住激动的情绪,斟酌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能掌控众生之力,但必须借助楚元缜的“养意”手段,在百姓群情激昂的情况下,才能调动众生之力御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理说,我身负了半数国运,就算没有监正那么强,也应该能稳定的调动众生之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璃扬了扬手里的乱命锤,声音难得提高分贝,大声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还没有开窍,你需要乱命锤助你开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颔首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从始至终,我其实根本没有真正的掌控体内的这股国运,它虽与我融为一体,可我无法掌控它,无法发挥它的强大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各个细节就吻合了,所谓开窍,指的是让许七安能掌控众生之力,从而提升战力,在短期内实力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监正留下的后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璃突然自言自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国运和气运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意思是,以前一直以为许七安气运加身,所以才能庇护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其实气运和国运是不同的,国运可以理解为气运的升级版,国运可以调动众生之力,而气运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许平峰知道国运能调动众生之力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璃突然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愣了一下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说,调动众生之力是天命师的权柄,许平峰未必有多深刻的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旋即摇头,眼睛发亮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许平峰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派云州使团来议和,除了想空手套白狼,兵不血刃的夺去领土,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试探我的反应,从而通过我,来了解监正留下的后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知道国运可以调动众生之力,以他的智慧,早就猜出来了,便不需要派姬远来试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越说越兴奋,恨不得立刻觉醒众生之力,前往青州,给许平峰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璃也有些迫不及待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那我敲你脑瓜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盘腿而坐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璃手起锤落,“duang!”的一声砸在他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脑海“嗡”的一声,瞬间失去意识,瞳孔发散、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后,发散的瞳孔恢复焦距,他看了一眼钟璃,突然蹦起身,捏着兰花指,声音尖细的唱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掉下个林妹妹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是戏子命格,曲儿没听过,怪好听的.........钟璃默默的欣赏许七安一个人表演,看着他扮出各种矫揉造作的姿势,嘴里飘出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乱命锤的效果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茫然的站了片刻,面皮抽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直接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再来一锤,命格就会切换,但钟璃硬是让他唱了一个小时的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凌乱披散的头发下,钟璃明亮的眸子眨巴一下:

        “怪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摸着钟璃的头,皮笑肉不笑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不在这里,或者,刚才唱曲儿的人不是我。也许,今天就是钟师姐你的祭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会被杀人灭口的!

        钟璃小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因为你在这里,我才大胆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嗯,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,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!许七安点点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,速度要快,我们不要浪费时间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说完,钟璃一锤子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瞳孔发散,而后一个踉跄跪倒在地,哭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女菩萨行行好,赏点银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乞丐命格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璃手起锤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劳动人民最光荣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璃手起锤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嫂子。”说罢,试图把脑袋钻入钟璃裙底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璃手起锤落。

        duang!duang!duang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钟璃敲锤的次数越来越多,越来越快,到最后,锤子快到宛如残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茫然呆坐,瞳孔涣散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他仿佛经历了无数次的人生,职业的高低贵贱,人性的善美丑陋,体会着民间疾苦,众生百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听见了一声洪钟大吕,震耳发聩,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挣脱了枷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睁开眼,随后化作阴影,消失在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出现时,他来到了观星楼八卦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夜幕沉沉,整个京城笼罩在黑暗中,只有少部分区域点着烛火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夜中的京城寂寂无声,但在许七安眼里,它是热闹的,是精彩的,是悲凉的,是罪恶的,是美好的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待人世间的角度,与平日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美好,皆来自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罪恶,皆来自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他仿佛超脱了善恶,模糊了正义与邪恶的边界,成为冷漠俯瞰苍生的神灵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缓缓沉入人间,浸泡在俗世间的善与恶之中,和这片滚滚红尘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张开双臂,大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生听我令!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一道道黎民苍生凝聚的力量,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股力量不属于气机,不属于灵力,不属于精神力,但包含着凡人的喜怒哀乐,贪嗔痴恨,悲欢离合,包含着他们的念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非要定性的话,这股力量属于势!

        大势的“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众生之力蜂拥而来,许七安便如海纳百川,将这股力量凝聚于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观星楼内,除了慕南栀和孙玄机,所有术士匍匐于地,如临天威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青州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夜里,葛文宣脸色凝重的敲开姬玄的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联络不上姬远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没有任何寒暄,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脸色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姬远公子保持两天联络一次的频率,既是报平安,也是为了解和谈经过,但今天我联络不上他了。”葛文宣手里握着一只传音法螺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劈手夺过,把法螺置于耳边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姬远!”

        连喊数遍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传信后,法螺上的阵法会制造出轻微动静,给持有者做出提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法螺在姬远公子手中,他不会察觉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远轻轻把法螺放在桌面,沉声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和谈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一次联络时,姬远公子说,和谈已到最后一步,大奉无论如何也不肯割让雍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冷静分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和谈的主要目的,姬远素来分得清轻重缓急,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主动失联。那么最有可能的情况是,他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目光骤然锐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觉告诉他,事情出在许七安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想了想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非同寻常,以大奉目前的情况,议和是唯一出路。许七安虽然会逞匹夫之勇,但不是蠢材,议和对他来说,同样是争取时间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元霜和元槐也在使团中,只要姬远公子不自寻死路的招惹他,许七安多半不会对使团不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姬远或许会试探他,但不会刻意去激怒他。此事非同寻常,你速速告之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颔首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葛文宣去而复返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有令,明日帅帐议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帅帐议事是军伍中最高规格的会议,军队里的高层都得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陛下,明日我想去一趟青州,打探云州叛军虚实,顺便正式向许平峰下战书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掌控了众生之力的许七安,在地书聊天群里发出这条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的想法是,两方开战之前,必须要先见一见许平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下战书,要打这位二品术士的脸,要让许平峰知道,他当初势如蝼蚁的容器,已经成长为正恒的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许七安心里意难平!

        怀庆尚未回复,最先看到这条传书的李妙真茫然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【二:你在说什么呀,许宁宴,你是不是打错字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被“心悸感”惊醒的天地会成员们,陆陆续续的取出地书阅读传书,一致认可李妙真得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好,出发之前,来皇宫一趟,朕给你一个惊喜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三:惊喜?哪方面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会成员: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睡眠质量绝佳,等闲叫不醒的丽娜,其他成员看着两人的传书内容,脑子里闪过一连串的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陛下?什么叫朕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喜欢开玩笑便罢了,性格如此,怀庆可不是会陪他开这种玩笑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出身的楚元缜,对“陛下”和“朕”两个词汇非常敏感,小心翼翼传书试探: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两位,这是何意?】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今天很累,累到心脏负荷跳动,心跳加快。头昏目眩,可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。所以申请早点睡,下一章木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