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七章 爱恨纠葛

第一百零七章 爱恨纠葛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小母马交给羽林卫,径直入皇宫,堂而皇之的前往皇宫禁地——后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宫以前是男人的禁地,便是大内侍卫都不能靠近,能在后宫里活动的只有女人和太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后宫对许七安来说,是一个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的地方,还不用怕下一任皇帝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任皇帝即便生气,也是因为另一个原因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回来,像这种频繁更换皇帝的现象,后宫多半也会变的乱七八糟,好在永兴帝只当了三个月不到的皇帝,怀庆又是一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后宫里貌美如花的莺莺燕燕,许七安没来由的想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很负责任的说,如果永兴帝登基后,天下太平,那么不用多久,元景留下来的那些妃嫔,都会成为永兴的玩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已经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福妃案的起因,不就是永兴喝了点小酒,然后被福妃宫里的小宫女请过去“做客”,这才有了后续的福妃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永兴对这位父皇的妃子没念想,许七安是不信的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宫之中,大概只有太后和陈贵妃两个地位超然的存在,能免于这样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果这次登基的不是怀庆,是四皇子,那么永兴后宫里的妃子,年轻美貌的,肯定也难逃窠臼,成为新君的玩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史书中类似的例子并不少见,当皇帝的抢儿媳妇,抢弟媳妇,抢嫂子,抢父亲的女人等等,都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来到景秀宫,守门的老宦官战战兢兢,声线颤抖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,许银锣请到内厅稍作,奴,奴婢去通知太妃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等这位超凡武夫点头后,宦官低着头,大气不敢喘的前头领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进了内厅,刚坐下来,那宦官去而复返,卑躬屈膝: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妃请许银锣到屋里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当即起身,没让宦官带路,轻车熟路的绕过前院,来到陈太妃居住的雅致小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不算大,南边种着光秃秃的几颗树,树边是花坛,西边是一方小池,养着乌龟和锦鲤,北边是整体漆红的二层建筑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空荡荡的,没有宫女和宦官忙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穿过小院,迈过门槛,在会客厅里看见了坐在软塌上的母女俩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临安的一位贴身宫女,屋内没有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一如既往的美丽,繁复的发髻间,插着华美的头饰,穿着裁剪合身做工精细的锦衣,四十多的年纪,眼角有着浅浅的鱼尾纹,但无损姿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有着特别的,难以描述的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有这样的颜值,才能生出内媚多情的临安,永兴的外表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一身绣金线红裙,华美矜贵,鹅蛋脸端庄,但桃花眸妩媚多情,打扮精致华贵,满室生辉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女俩眼圈都是红的,似乎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许七安进来,陈太妃眼里闪过恨意,临安则是委屈和痛苦,软绵绵的看他一眼,眼眶湿润的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太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作揖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当!”陈太妃深吸一口气,冷着脸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傲视中原,一言可主宰皇权更替,本官只是一介女流,担不起许银锣此等大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妃找我何事?”许七安直言了当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没说话,看了一眼临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抿着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眼神骤然锐利,恶狠狠的瞪着她,临安眼泪“唰”的涌出来,抽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宁宴,你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皇帝哥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泪珠啪嗒啪嗒的滚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像被挚爱之人背叛、抛弃的小女孩,除了无力哭泣,没有任何办法,柔弱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也跟着哭了起来,捏着手帕一边哭,一边擦拭眼泪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当年还是一个铜锣的时候,临安掏心掏肺的待你,替你向先帝求情,金银丹药,能给的就不吝啬,本宫还记得她向先帝求丹给你疗伤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曾想,一转眼,你便这般待她,你许家当初也是有过窘迫之时,现在你出人头地了,便把当初真心待你的人弃如敝履。你的心是铁石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一听,愈发的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哭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知道永兴大势已去,也不奢求什么,只念你看在临安的份上,让我们母子俩离开吧。本宫知道,你会说自己能看好永兴,保他一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怀庆隐忍多年,心狠手辣,绝对不会放过永兴,你又不会时常留在京城。她便是将永兴暗中杀了,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哭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他若是死了,我也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哭给许七安看的,是哭给临安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招对许七安没用,但对临安,可谓是穿心一击,毕竟骨肉之情无法割舍,看着平日里身份尊贵的母亲如此低三下气,临安泪眼朦胧的望着许七安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知道自己没用,比不上怀庆,可是许宁宴,你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,放过皇帝哥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着临安的脸庞,看着那双蓄满泪水的眸子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不答应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眼里的光芒熄灭,她没有说话,没有过激的情绪反应,只是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宫女从未见公主殿下如此卑微,愤愤的瞪许七安一眼,然后心酸的抹了一把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下一片真心都喂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接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奉交在永兴手里,迟早灭亡,如果我告诉你,大奉一亡,我会跟着身死。你还会让我放了永兴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愕然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奉灭亡,许七安殉国这件事,她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见缝插针,抽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他已不是皇帝,你为何还不肯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哂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带着永兴离开京城,然后号召各地军队,打着铲除乱党的名义造反,陈太妃打的是这个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花容失色,迅速恢复,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临安,他这是非要置你哥哥于死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”许七安皱了皱眉,呵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太妃,你是不是觉得有临安在,我就不会杀你?我连贞德都能是,何况是你。原本想在临安面前给你留些颜面,既然你给脸不要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也不用顾虑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旋即看向临安,柔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知道自己母亲的真面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太妃,福妃案是你主使的,以太子为苦肉计,引出国舅当年的荒唐事,表面目的是扳倒太后。但真正的目标,其实是让魏渊和元景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景一旦动了太后,魏渊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两虎相争必有一伤,不管谁胜谁败,对于某人来说,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你能想出来的计策,你和许平峰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从他嘴里听到“许平峰”三个字,陈太妃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迅速冷静下来,摆出一副可怜姿态: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许平峰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平峰就是云州乱党的领袖之一,陈太妃勾结乱党,这是要凌迟的。”许七安幽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尖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派胡言,许银锣逼我儿退位,现在连老身都要赶尽杀绝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却不理她,看向临安,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查此案时,景秀宫区区一个宫女,便能在我望气术之术蒙混过关,是因为她身上有屏蔽气数的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天监肯定不会把这种法器给你母亲,那么景秀宫小宫女身上的法器是哪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联想到福妃案真正指向的目标,临安你想,魏渊和元景决裂,不管谁胜谁负,得利的是谁?云州叛军乐见其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愕然的看向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信他,他害你哥哥还不够,连我都要对付,临安,我的女儿,你的命为什么这么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呢,姬远已经交代了,和谈期间,你有私底下派人与他接触,希望他能高抬贵手。他因此从你这里套取了不少关于皇室,关于我和临安的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个深居后宫的太妃,凭什么认为云州使团会给你几分薄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差不多能肯定陈太妃是许平峰的暗子,但毕竟还没有百分百的证据,所以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成熟的快手,是不会把猜测说出来的,因为一旦出错,反而让罪犯摸清你的深浅,并作出误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答案已经一清二楚,你狡辩还有意义吗,需要我在临安面前说出来?”许七安一副手握真相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默默发动心蛊之力,影响陈太妃的情绪,勾动她坦白、发泄和诉说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目前的心蛊修为,引导一个普通女人的心智,毫无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,他,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临安难以置信的望着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受心蛊影响,陈太妃脸色变幻不定,突然尖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许家的男人,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当年对我山盟海誓,非我不娶,扭头就怂恿我爹将我送入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年,他视我为棋子,榨干我所有价值后,便在云州起事,欲夺我儿皇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许七安表情呆了一下,短暂的竟不知该用何种表情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陈太妃是许平峰的暗子,这个猜测没错,但没想到暗子之外,还有一层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也忘了哭泣,呆若木鸡的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咬牙切齿:“你这个许平峰的贱种,你父亲负我,现在你又要来负我女儿。要不是陛下需要依仗你,我会同意把临安嫁给你?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你逼永兴退位,只要本宫还活着,你就别想娶临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,母妃你说什么啊........”临安更咽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万万没料到,母亲竟然是未婚夫父亲的旧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是二十一年前离开京城,决定弑师,在这之前,临安已经出生了,而那时候,元景也快到了修道的节点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沉,不动声色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临安是你和许平峰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,以许平峰的修为手段,想和陈太妃偷情,成功的可能性极大。监正也未必会管这些破事,当然,如果永兴帝是许平峰的种,那么监正是不可能让他成为太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永兴帝肯定是皇室血脉,但临安就不一定了,因为她是公主,无缘皇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临安虽然身负紫气,可气数这东西,既是先天的,也有后天带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介草莽若是称帝,那他就是紫气加身,同理,临安当了二十多年的公主,就算不是皇室血脉,她也是紫气加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望气术只能看气数,无法做亲子鉴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“呸”了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也配?”

        呼,那就好那就好.........许七安如释重负,他看见临安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他是如何联络的。”许七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景秀宫中有他安排的人,但在知道云州造反后,我便将她溺死了。”陈太妃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心蛊的效果过去,陈太妃露出了一抹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我都说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临安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抓起小红裙的手,拉着她往外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红裙亦步亦趋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能带她走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腾的起身,试图阻止,但两道气机隐晦的击中她的膝盖。

        双膝一软,继而剧痛,陈太妃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尖叫道:“许七安,你别想娶我女儿,我死也不会答应你们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下意识的回头,哭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强行拉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景秀宫后,临安挣脱了他的手,与他保持一个比较疏远的距离,沉默的走在深宫内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略作沉吟,轻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我父亲是二品术士,他通过山海关战役窃取了大奉国运,藏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没有告诉你,我与大奉命运相连,国灭则身亡。所以我必须救大奉,这既是为黎民苍生,也是为自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永兴德不配位,大奉交在他手里,注定灭亡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临安一眼,见她冷若冰霜,疏离淡漠,苦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事要处理,便不送殿下回韶音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依旧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退后一步,化作阴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走,临安身子立刻软了,一个踉跄,扶着墙慢慢萎顿,她背靠着红墙,抱着膝盖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景秀宫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瘫坐在软塌上,咬牙切齿的扶着茶几,喃喃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休想娶临安,休想,你不敢杀我,就像你不会杀永兴,只要我还在,就不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绝不会让临安嫁给逼儿子退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拿许七安没办法,但临安是她女儿,她太熟悉了,有的是办法通过临安报复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院外传来呵斥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敢擅闯景秀宫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呵斥声立刻变成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扶着茶几坐起身,看向屋外,恰好这时,一个老太监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一眼就认出这是凤栖宫里的太监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,替你家主子耀武扬威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摇摇头,恭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是受了长公主之命,过来伺候陈太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让老奴带了些礼物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尖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名小宦官迈入屋子,手里各自捧着托盘,托盘里两件东西:

        白绫和一壶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说,这两件东西,她还没想好赐哪一个,先存在景秀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天太妃闹腾起来,对人世间没有留恋了,便从这里选一个,体体面面的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太妃望着白绫和鸩酒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是不会杀他,但怀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宫墙边,临安哭的累了,扶着墙壁起身,不料脚麻,一个趔趄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幸亏有人连忙扶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以为是贴身宫女,扭头一看,看见去而复返得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着天青色的华服,俊朗的脸庞没什么表情,眼里却有无奈和疼惜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她便被打横抱起,耳边响起他的轻笑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们那里,这个叫公主抱,名副其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把脸埋在他胸膛,更咽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恨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恨吧!越恨我,你就越不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风吹来,青衣和红裙随风鼓舞,两人走在悠长安静的宫墙边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4800字,当做晚更的补偿。错字明天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