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气息

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气息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眼睛一亮,兴奋的搓搓手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红颜知己这方面,李灵素暂时是绝望了,如花似玉的皇室公主不说,单凭大奉第一美人和人宗道首洛玉衡,就能让他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听说杨千幻想出力压许七安的办法,圣子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千幻端起茶杯,掀开帷帽一角,褚采薇和李灵素猛的倾斜身子,试图偷看他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杨千幻默默放下茶杯,不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圣子清了清嗓子:“杨兄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褚采薇一脸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边上三姑娘脸色茫然,看不懂李灵素和黄裙姑娘的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千幻背对众人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许七安的所作所为,只是扬名一时罢了。我辈之人,计较的是千古名声,而非一时声誉。儒家的人虽然讨厌,但他们有句话说的很好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君子当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此为三不朽。我何必要与许宁宴争一时之快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成为流芳百世,载入史册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杨千幻语气热切起来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兄,如今中原大乱,云州叛军凶猛,各处也有流民揭竿而起。这段乱世必被写进史书里,若我在此乱世中,聚拢流民,逐鹿中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平定叛乱,还中原一个朗朗乾坤,还朝廷一个太平盛世,我杨千幻之名,必将压过那狗贼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叫屡屡夺我机缘的许宁宴知道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要能平定叛乱,你为何不直接当皇帝呢?到时候别说许七安,就算你的监正老师,也没你风光啊...........李灵素满肚子的槽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素素听到这里,大概明白了,这位司天监的杨师兄,与许银锣有隙,似乎是曾被许银锣夺了机缘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杨师兄要报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听着有些奇怪,既要报复,不应该是对付许银锣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听起来,竟然是要比许银锣更出人头地,更扬名立万,这算哪门子的报复?

        赵素素看向两位姐妹,发现她们眼里有着同样的困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能打出威名,成为一支骁勇之师,杨师兄确实可以载入史书,流芳百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疑惑,但不妨碍赵素素笑着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是实话,自古以来,那些成势者,不管最后是折戟沉沙,还是成就大业,都能在史书上留下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褚采薇用力鼓掌,为自家师兄的聪明叹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略作犹豫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此计是没问题的,英雄趁乱而起,以杨兄的修为和手段,想名留青史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千幻听着众人的认同,心里愈发自信,为自己的机智喝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想压许七安,就有点.........”李灵素微微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你可能还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千幻心里一沉:“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七安与南妖联手,将佛门赶出十万大山,南妖复国,万妖国重现。这是一件足以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事迹。另外,他以一己之力,改变了九州局势,挽回了中原的颓势,更是一件事注定名垂青史的壮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兄想压制他,实在是,难如登天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发现杨千幻寂然而坐,安静的像是一个一百六十斤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素素三人没有说话,一脸沉痛,因为就算是刚认识的她们,也能感受到这位杨师兄的悲伤,逆流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蚕岛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谷中,瘴气弥漫,阳光照不透,海风吹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幽冥蚕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异兽,它吐出的蚕丝,甚至能缠住超凡境的武夫,且有剧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牵着慕南栀的手,小心翼翼的走到谷边,俯瞰着幽暗的深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蚕能吃超凡啊,我觉得你在胡诌,但我没有证据。”慕南栀撇撇嘴,抱着小白狐,垫着脚尖朝深谷眺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嘴上说不信,表情却很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在她翘臀用力拍了一巴掌,拍的她一个趔趄,险些掉入深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宁宴!我跟你拼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吓的脸色发白,把白姬一丢,带着哭腔,张牙舞爪的要和他拼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躲进浮屠宝塔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昂着头,不让她抓自己的脸,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发了一顿脾气,闻言,有些想凑热闹,又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机不妙,我会把你收进塔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揽住花神的小腰,跃入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蕴含剧毒的瘴气扑面而来,却无法对两人造成丝毫影响。许七安一路走来,吸了太多的毒气,已经喂饱毒蛊,现在甚至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谷中的毒气比外面的更猛更杂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姬两只爪子用力捂着粉嫩的鼻子,尽管她体内被植入毒蛊的子蛊,子蛊会替她吸收毒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缓缓降落,脚下传来清脆的声响,那是几截枯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四下环顾,谷地呈深黑色,惨白的枯骨遍地都是,像是垃圾一样被随意丢弃,大部分是鸟类和鱼类,少量的动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的骨头几乎看不见,此地位处南疆临海,而南疆原本是妖族的地盘,不会有人类渔船航行到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幽冥蚕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转头顾盼,四周静悄悄的,鬼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耳朵微微一动,笑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见了蠕动声,密集的蠕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俄顷,前方浓雾般的瘴气,忽地抖动起来,一道黑光从浓雾深处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拉着慕南栀后退,那团黑光嵌入他们原本所站的位置,是一团带着黑色粘液的蚕丝,蚕丝呈淡灰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年份不够.........许七安瞅了一眼,便知这不是自己要找的幽冥蚕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两腮鼓起,用力一吹。

        深谷中的瘴气顿时被吹散,吹出一片短暂的乾坤朗朗,远处的瘴气袅袅娜娜的飘浮过来,填补空缺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视野清明,许七安和慕南栀看清了前方的敌人,那是十几只半人半蚕的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肤色灰黑,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肥胖的蚕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男有女,都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孔与人类相差不大,就是眼睛宛如黑宝石,没有眼白,且两颗小尖牙外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论五官的话,竟是男俊女俏,颜值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浑厚的气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掉到家门口来的美味啊,嘎嘎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吃他的脏腑,脏腑最是美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他身边的雌性竟莫名的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,吃,吃了他们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更喜欢看他们瑟瑟发抖的求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幽冥蚕们肆意交谈,审视着自投罗网的两个猎物,至于白姬,体型太小,被无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它们的声音,在许七安和慕南栀听来,就是一阵阵无意义的嘶鸣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幽冥蚕是蚕型态,没想到是人首蚕身,它们拉完屎能转身擦到屁股吗?实力虽然不错,但连超凡都不是,背后一定还有更强的存在..........许七安并指如剑,敲了敲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漆旋即亮起,迅速游走,染遍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脑后火环炸开,灼热的高温蒸腾瘴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超凡,是超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头的一只幽冥蚕尖叫一声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幽冥蚕做鸟兽散,逃入幽谷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逃走啦?”慕南栀眨巴一下眸子,有些失望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和你说的完全不一样嘛,又捉弄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惦记着刚才吓唬她的事,气呼呼的又踢许七安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嘛,放走小的,自然会引来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笑道,说着,他刻意外放超凡境的气息,火环熊熊,灼热的高温把谷地蒸的开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仅仅是觉得有些热,对超凡武夫的威压毫无反应,反倒是白姬已经瑟瑟发抖,像是鹌鹑缩在她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十息后,慕南栀感受到脚下传来震感,接着,远处响起巨石滚落的动静,仿佛山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许七安的感知里,一股强横可怕的气息从地底钻出,朝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浓雾离合,一尊巨大的轮廓凸显出来,渐渐的,轮廓清晰起来,出现在两人眼前的,是一只巨大的怪物,它上半身是个皮肤松弛的老妇人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半身肥胖臃肿的蚕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之前出现过的灰色幽冥蚕不同,这只巨蚕的肤色如同最深沉的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起这只幽冥蚕,许七安和慕南栀渺小如蝼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幽冥蚕口中吐出古怪的音节,审视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它眼里,许七安除非了气血旺盛,气机深不可测,体内还有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双黑色如宝石的双眼,盯着许七安看了许久,脸色突然凝重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只幽冥蚕是超凡境,比寻常三品要强,没到二品的样子.........它说的是什么语言?听起来不像是无意义的嘶吼.........许七安知道,这就是九尾天狐口中的,真正的幽冥蚕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吃超凡境生灵的幽冥蚕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杀它不容易,得先把白姬和慕南栀收入浮屠宝塔中,不过,这种异兽有什么手段还不知道,位格又高,冒然出手可能会阴沟里翻船.........许七安边想着,边祭出浮屠宝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蛊,来这里做什么,当年你们神魔之间的事,与我们这些血裔何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幽冥蚕大声质问,见到这个人形生物祭出一座发光的宝塔,它立刻弓起身子,小腹膨胀,像是孕育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慕南栀怀里的白姬小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它说的是神魔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神魔语?许七安依旧蓄势待发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姬说:“我当然知道,我也会说神魔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别说许七安,慕南栀都大吃一惊,白姬在她的印象里,是个整天哭唧唧的狐狸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会神魔语呀,我刚出生的时候,跟着她学过的。其他姐姐都没学会,就我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姬昂着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瞧把你给得意的.........许七安想了想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跟它说,我是来求蚕丝的,用什么换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用交易的方式得到幽冥蚕丝,那自然好过浴血厮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姬闻言,点点头,伸长脖子,尖着嗓子朝幽冥蚕发出一串奇怪的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蓄势待发,仿佛随时都会攻击的幽冥蚕,听见熟悉的神魔语,先是一愣,耐心听完后,沉默一下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要蚕丝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狐狸,你先让他回答我,他和蛊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姬翻译了幽冥蚕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告诉它,我只是得到了蛊的力量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小白狐的翻译后,幽冥蚕没有犹豫,提出条件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你的精血,不用太多,三滴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它也知道许七安的强大,认为如果能用交换的方式得到需要的东西,那完全没必要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幽冥蚕腹部鼓胀如球,一点点往上移动,通过胸腔、咽喉,最后猛的喷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噗噗..........一道道纯黑纤细的丝线漫天抛洒,落在谷中,黏在石壁,散发着刺鼻的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吐完丝,它轻微气喘,消耗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并不影响战力,随意不害怕这个人族出尔反尔。

        幽冥蚕丝,色漆黑,性剧毒,坚韧无比,能通幽冥,迎接鬼魂...........许七安脑海里,闪过幽冥蚕丝的相关记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来自司天监的“材料学”秘籍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张开手掌,掌心鼓起一团气旋,牵引着幽冥蚕丝飞起,纳入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蚕丝收入地书碎片,接着履行承诺,从地书里召出镇国剑,划开手腕,逼出三滴金灿灿的金刚神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国剑出现的刹那,幽冥蚕下意识的眯了眯眼,庆幸选择了交换,而不是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接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弹出三滴精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幽冥蚕丝往前蠕动一小段距离,迫切的张开嘴,接住许七安射出的精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味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舒爽的呻吟声,幽冥蚕松垮的皮肉迅速紧绷,粗糙的皮肤变的细腻,皱纹遍布的脸颊重新紧致,少顷,它从垂垂老矣的老妇人,变成了肤白貌美,气质妩媚的妙龄女郎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望着两个人类,一只狐狸,感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远古时代存活至今,即使超凡生命的寿元绵长无尽,也终究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败。超凡境得精血,能修补我日益衰败的气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它是从远古时期存活至今的神魔血裔?许七安听完白姬的翻译,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幽冥蚕盯着慕南栀,轻“咦”一声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身上的气息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昨晚睡着了,还好是赶出这章了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