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七章 故意

第五十七章 故意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说完,侧目看着不动如山,波澜不惊的伽罗树菩萨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似乎并不好奇,难道你们佛门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座早已四大皆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不置可否,慢条斯理的煮茶,突然又剧烈咳嗽起来,指缝里溢出鲜血,嘶哑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幸而半数国运已经不在大奉,不然昨日老师的杀阵,恐怕能将我们二人炼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初代竟然没能伤你,那是你们佛门以多欺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伽罗树菩萨不喜不怒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打算在青州玩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用洁白手绢擦拭掌心鲜血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善钓者,必先善诱。戚广伯都能忍,我有何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南疆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暴雨!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给你一个机会,让我杀了她,或........”风华绝代的女子,烈焰红唇缓缓吐出: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浓厚的乌云仿佛墨汁般笼罩在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单膝跪地,艰难的抬起头,雨水冲刷着他身上的血污,发丝黏连在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锈迹斑斑的铁剑横在脖颈,剑光与女子的表情一样森寒冷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扬起俊朗的脸,挤出一丝苦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是杀了我吧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华绝代的女子眼神厉色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许七安万念俱消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猛的从床上坐起,剧烈喘息,他像是睡了一觉,又仿佛经历了漫长的一世,终于从混沌中醒来,来到世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左手摸向脖颈,右手摸向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郎放心,人家怎么舍得杀你呢!人家只是用剑气震散了许郎的元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轻笑声从窗边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烛光如豆,窗边站着一个披羽衣的高挑背影,见他醒来,翩然回眸,笑容妖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如此的美丽,但美丽中似乎藏着危险,随着美人绽放笑靥,许七安仿佛看见一个绝世妖姬的诞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头好痛........许七安定了定神,就像宿醉的人渐渐从迷糊中清醒过来,他慢慢想起了“昏迷”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家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的洛玉衡是“欲”人格,缠着他连续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双修,索取无度。(注1)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子时,终于把小欲打发走了,许七安虽说没像上次那般不堪,但也感受到了些许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想,小欲之后的人格是“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许七安上次双修,未曾接触的“恶”人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恶”人格现身后,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:我讨厌慕南栀,我要杀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并要许七安取出浮屠宝塔,释放出慕南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当然不同意啊,想着凭借三寸不让之舌,让洛玉衡满意,从而打消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恶人格直接翻脸无情,头发一甩谁也不爱,与他发生了激烈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伯山边境打了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确实打不过她,虽然没有拼命很多底牌不曾施展,虽然她事先把我身子掏空,但我和洛玉衡之间的差距确实不小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半只脚迈入一品的剑修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无声的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他谨慎的盯着窗边的妖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只是想和许郎双宿双栖,一生一世一双人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眨巴一下美眸,嘴角擒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莲步款款,走到桌边坐下,托着腮,烛光把她的脸映照的宛如世间最无暇最温润的美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总是带着花神在身边,让人家很苦恼呐。”洛玉衡叹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是被九尾天狐附身了吧.........许七安眉头直皱,这样的小姨让他有些水土不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你以前狼藉的名声,想到你是个频繁出入教坊司的浪荡子,人家心里就难受的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许七安回应,小姨嫣然一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过去啦,人家不会在意的。在你沉睡的时候,我用剑把你的命根子切了下来。我替你向过去做了告别,现在的你是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要不要看看它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胯下一凉,瞠目结舌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无声对视片刻,突然,洛玉衡咯咯咯的娇笑起来,笑的花枝乱颤,笑的丰满的胸脯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骗你的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笑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收回刚才的话,九尾天狐没你这么恶劣.........许七安丝毫没有松口气的意思,因为他摸不准洛玉衡那句话是真,那句话是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运的是,洛玉衡的“恶”人格还是可控的,自然没有真正的六亲不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的战斗,更像是一种彰显自己到来的手段,也可以视作是她的恶作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恶是内敛型的恶,不是那种张杨的,恨不得把坏人写在脸上的恶。另外,七种人格是根据洛玉衡自身的性格演化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玉衡若是本性善良,那么恶人格的状态其实是可以预测的。她或许很坏,但不至于嗜杀成性。嗯,还得多做观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念头闪烁间,听见洛玉衡伸展懒腰: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你那般折腾我,身子骨都要被你拆了,人家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是你折腾我吧,腿缠在我腰上掰都掰不开.........他心里腹诽一句,起身离开床,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没动,嘟着嘴,笑吟吟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床上都是你的脏东西,换一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许七安就把沾满他万千子孙的床单被套换了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扑倒在床榻上,趴在床上,轻轻撩起羽衣下摆,衣角滑过匀称的小腿肚,到浑圆的大腿根部,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眸,露出无比魅惑的笑容: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双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适当的休息比双修更能调养气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委婉的拒绝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正常状态下的洛玉衡,是他无法驾驭,但敢嬉皮笑脸撩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眼前的洛玉衡,是他既不敢撩拨也无法驾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谨慎起见,他决定多做观察,多了解“恶”人格的行为作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失望的撇撇嘴,扭头轻轻一吹,蜡烛熄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钻入被窝,打了个滚,滚到里侧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重新躺下来,双手枕在脑后,在漆黑的房间里,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寅时两刻,欲人格子时刚走的,按照以往的情况,应该会睡一觉,到次日清晨才会进行人格切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欲人格刚走,恶人格就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不是意味着恶人格是七种人格里最强的?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想着,他思考的方向又转到了十万大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广贤菩萨的化身一具,保守估计会有二品吧..........度厄罗汉也是二品,再加上阿苏罗..........想要夺回十万大山并不容易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九尾狐应该能搞定广贤菩萨的化身,她要是没这份实力,复国也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族还有一位超凡,好像是只懒惰的熊,不过只是个三品,额,我是不是太飘了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仅仅这样的话,我们很难夺回十万大山,七绝蛊虽然大有长进,但我大概率打不赢阿苏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这次打佛门的主力是神殊。唉,其实说白了,是修罗王带着小女儿,打前妻生的小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默默吐了个槽,许七安转而思考自己能在这场战斗里获得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尝试俘虏度厄,让他帮我解开最后一根封魔钉,然后我就和王妃双修,晋升二品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总算能见到九尾天狐的真容了,不知道和小姨比起来,谁更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慕南栀,许七安把她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美貌是花神最大的武器,她的魅力已经到了独孤求败的境界,以致于到现在,许七安都不敢释放出她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是怕控制不住自己,二来怕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神转世不做伪装的外出溜达一圈,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,是可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有应对任何挑战的能力,也没必要让自己陷入层出不穷的麻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卷着被子的洛玉衡,默默靠拢过来,一声不吭的舔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这是作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板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勾引你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里,洛玉衡的眸子明亮,像是夜幕里的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闹........他嘴角抽动一下,心里一动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,我明日便要出发去十万大山,助妖族夺回故土,你还有几分战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笑嘻嘻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求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翻了个身,骑坐在许七安小腹,双手撑着他坚硬的胸膛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了,不能打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边说着,边揉了揉平坦的小腹,一脸慈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昨天灌了你一肚子,也不会这么快啊........许七安不想和恶女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丝毫不介意,娇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的和尚还是有几把刷子的,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说话,默默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郎觉得,我与你,谁更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得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因为洛玉衡要平息业火,准备渡劫,所以已经很少出手,且经常在他面前红着脸,蹙着眉,脸颊通红的咬着嘴,这让他渐渐忽略了对方是堂堂人宗道首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品剑修。

        比他整整高了一个半品级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今晚打了一架,才恍然间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又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,加上一个孙玄机,能否赢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审视自身底牌、手段,想了很久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没有打过,但我把握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红唇微微挑起,柔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和孙玄机是怎么打赢阿苏罗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姨轻笑一声,邪魅妖冶,低头含住情郎嘴唇,吮吸几口,笑着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品罗汉果位,以杀伐之术著称的杀贼;三品金刚神功;以及修罗族最强战士的称号所代表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如何凭借一己之力牵制他的?你的封魔钉还没拔出来呢。了不起就是接近三品大成,凭着浮屠宝塔和未达超凡的七绝蛊,怎么可能与他纠缠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.........许七安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啊,我当初三品境,靠着儒圣刻刀、镇国剑,以及神殊残肢的帮助,拼的九死一生才斩了二品的贞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阿苏罗绝对比贞德要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叹息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有和佛门超凡交手的经验,不曾察觉出问题也不奇怪。这次与妖族联手攻打十万大山,你得小心再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,这是佛门布的局呢?故意送出神殊的部分残肢,让妖族看到复国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,这次复国行动如果失败,妖族还有多少气运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盯着她: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是故意与我打的一架..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