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四十四章 海外灵兽

第四十四章 海外灵兽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把泛着淡淡白光的鳞片、刻着八卦五行的铜盘放在身侧,继续从锦囊里拿出一个小布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布袋里抓出一把浅褐色的粉末,微微松动手指,粉末便从指缝间笔直飘落,葛文宣手臂移动,似是在构画着什么,带动粉末在地面留下一道道“笔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阵法,术士体系在四品前,想让阵法发挥威能,必须依赖灵性充沛的材料,一笔一画的刻阵、摆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个阵法简单,作用也仅是唤醒铜盘内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类似于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手心的褐色粉末不断减少,直至用尽,阵法刻画随之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接着划破手腕,让鲜血流淌在阵法上,构成阵法的褐色粉末接触到鲜血后,立刻发光,在昏暗的极渊里,宛如荧光粉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双手捧着铜盘,将它置于阵法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铜盘轻巧的悬浮不动,然后“呼呼”旋转起来,它吸收着荧光粉末,越转越快,快到产生了气旋,制造出狂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灵性消耗殆尽的粉末被狂风刮散,铜盘旋转着飞向儒圣雕塑,停在雕塑头顶,疾速旋转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的段位,看不懂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,按照记在脑海里的步骤,他接着拾起散发淡淡白光的鳞片,合在掌心,便渡入气机,边闭眼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几秒,葛文宣睁开眼,把白色鳞片抛向漆黑的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色鳞片坠向深渊的过程中,光芒爆发,膨胀成一团炽白的太阳,照的整个极渊一片炽白,但即使是如此强大的光源,也没能照亮极渊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光线被没有尽头的黑暗吞没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猛的闭上眼睛,不敢直视光源,双眼涌出热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吼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耳边响起了兽吼,吼声给人的感觉很奇怪,并非凶兽张杨血性的咆哮,也没有野兽的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清越嘹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仍旧没有睁开眼,因为他能感觉到,眼皮之外,是刺目的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某棵树的树荫下,一团阴影膨胀,许七安等人从阴影中显形,齐齐眺望地平线尽头,极渊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有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,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鸾钰惊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股气息.......”影子声音无比凝重,环顾众人一眼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蛊神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儒佛道蛊武妖巫术皆不是。”许七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位首领愣愣的看着他,许七安回望着他们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有体系的超凡我都揍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揍过也深入见识过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都揍过........淳嫣鸾钰等人神色复杂的看着他,这个“都揍过”也包括刚刚被毒打一顿的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转头看向天蛊婆婆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婆婆,您见多识广,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摇头,慈眉善目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身这辈子都没出过南疆,孤陋寡闻的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不再废话,影子融入阴影,带着众人继续朝极渊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眼皮外的炽白消散,葛文宣才敢睁开眼睛,视线里,一头高大神骏的四脚兽凝立于极渊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由白光凝聚而成,其身似鹿,覆满雪白鳞片,头生一对犄角,马蹄,蛇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........葛文宣瞳孔一缩,他认识这只灵兽,白帝城的人基本都认识,它就是云州神话传说中的,于大旱之年现身云州,带来暴雨狂风,润泽大地的海外神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州百姓称它——白帝!

        时至今日,白帝城的白帝庙里,还供奉着它的雕塑。

        海外灵兽白帝,缓缓扫过周边,在葛文宣身后某处停顿一下,收回目光,俯视着下方的极渊,发出了一段简短而奇怪的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葛文宣从未听过的语言,这是人类的声线无法发出的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在和谁说话..........葛文宣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猜想,这让他脸色微微发白,下意识的捏紧了袖子里的传送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送法器可以带他离开这里,传送回事先预设好的地点,做到迅速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送法器分单向和随机,若是没有提前刻画阵法,设置好传送地点,它就会变成随机传送,在一定范围内,传送到任意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无法利用传送法器准确抵达儒圣雕塑身前,在极渊里搞随机传送,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葛文宣突然心悸,浑身毛孔张开,汗毛炸起,武者的危机预感启动,向他传递危险信号,疯狂催促他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住了,低着头,匍匐在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可怕的意志从极渊中苏醒,匍匐着的葛文宣浑身一颤,他能感受到,极渊里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,可怕到让人肝胆俱裂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极渊里有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答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团黑烟袅袅娜娜的从漆黑的极渊中浮上来,在白帝身前悬停,黑烟外层宛如跳跃的火焰,不停的晃动,内核则有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双眼睛不掺杂任何情绪,连冷漠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兽白帝望着黑烟,又一次发出了古怪的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它沉默几秒,侧了侧头,似乎在聆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藏在隐蔽角落的黄毛猴子,也侧耳听了听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若有所思了片刻,口中发出古怪的音节,这次是长长一大段,用了十几秒才说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侧耳听了许久,微微点一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白帝再次开口,它问出了第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古怪音节结束,它目光紧紧盯着黑烟,修长的脖颈微微朝前探出,就如同人类身子前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似乎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躲藏起来的黄毛猴子,不顾被发现的风险,从藏身处走了出来,侧着耳朵,全神贯注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“咔擦”的声音响彻极渊。

        飘在儒圣雕塑头顶,快速旋转的铜盘碎成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从极渊深处飘上来的黑烟,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兽白帝俯冲而下,追了一段距离,直到撞上一层清光屏障,撞的它白光凝聚的身体险些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叹息回荡在极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兽白帝看了一眼匍匐在地的葛文宣,声音洪亮:

        “把我的鳞片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它化作白光消散,重新变回雪白鳞片,自动飘飞到葛文宣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谨慎的把鳞片收入锦囊,忽然耳廓一动,听见了上方传来此起彼伏的兽吼声,一片大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追过来了?许七安来了.........葛文宣脸色微变,眼里闪过惊惧,见识到许七安不久前展现出的可怕战力,他果断的捏碎手心里的传送玉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清光腾起,带着他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去前,他看见一道金光俯冲而下,正是脑后燃着火环的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宛如炮弹般飞射而来的许七安,在临近儒圣雕塑前,不符合力学规则的一个骤停,把所有惯性化于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品武夫之所以叫化劲,便在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脚无声无息的落地,抬头审视着儒圣雕塑,面容清奇,五官极具威严,却不显得咄咄逼人,甚至有几分怜爱苍生的慈悲。

        雕塑身上的长袍样式与当下儒家主流的袍子不同,儒冠也透着历史感,比时下的儒冠更高,更显笨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眉心有一道深深的裂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儒圣雕塑,封印蛊神的核心..........许七安正了正衣冠,对这位中原人族史上最强者躬身作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有朝一日与你一样强,但不能这么短命。”他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等人陆续抵达,跋纪和影子大步狂奔到雕塑面前,一阵审视,松了口气:

        “雕塑完好,没有被破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在后面的鸾钰淳嫣和天蛊婆婆也走了过来,仔细观察雕塑后,如释重负,鸾钰娇艳的红唇挑起,看许七安一眼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嘛,儒圣的封印怎么可能说破坏就破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淳嫣谨慎的审视周围,没有发现丝毫异常,忍不住蹙眉: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许银锣预测的没错,葛文宣确实来了极渊,他不可能只是下来观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葛文宣看到许七安的同时,许七安等人也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走到悬崖边,俯瞰漆黑不见底的极渊,试探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封印还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淳嫣吹了一个清亮的口哨,召唤来一只双头鸟,操纵着它扑向极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清晰的看见,双头鸟俯冲一段距离后,被一层清光震成齑粉,清光如涟漪扩散,整个极渊为之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淳嫣俯身捡起一枚石子,丢入大裂谷中,清光没有反应,石子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侧耳听了许久,没听见石子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淳嫣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凡有生命的东西,都无法进入极渊。但没有意识的死物,则可以穿透儒圣的封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想了想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有意识的东西吧,不然器灵也可以进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淳嫣苦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蛊族没有法宝,不曾试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脚下的地面,突然震动起来,碎石和沙土沿着缓坡滚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.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极渊里,遥远的地底,传来一声低沉而可怕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传上来时,由于距离太远,变成了纯粹的声波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许七安感觉后颈处的七绝蛊不安的躁动,似乎要脱离他的脊椎,逃离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蛊神苏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鸾钰声音都吓的颤抖,但害怕归害怕,她没有慌乱,冷静的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吼声结束后,地表的震动并没有消失,反而愈发剧烈,碎石和沙土不停从缓坡上方滚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察觉到,一股磅礴而可怕的力量从极渊中冲涌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淳嫣脸色一变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蛊神之力,快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意思,这里不全是蛊神之力吗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,他从不是逞强之人,立刻随着淳嫣后撤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明白了淳嫣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极渊中,喷涌出磅礴的蛊神之力,有黑红色的气血之力,墨绿色的毒蛊之力,漆黑色的尸蛊之力,淡蓝色的心蛊之力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它们纯度高,且数量磅礴,胜过极渊外任何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和淳嫣距离悬崖处最近,被一股高纯度的情蛊之力笼罩,顿时,呼吸间尽是甜腻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觉得口干舌燥,浑身发烫,某处膨胀的像是要炸开,七绝蛊贪婪的吸收着侵入体内的情蛊之力,但无法彻底消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尚且如此,身为心蛊师的淳嫣,意识立刻模糊,娇俏的脸颊滚烫,娇嫩欲滴的小嘴里飘出甜腻的呻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饥渴的抱住身边的许七安,送上滚烫的,热情的吻,双手笨拙的在他身上摸索,寻找那个能满足她需求的把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还真是个雏儿啊.........许七安挥起手刀砍晕她,这并不难,因为淳嫣的意志已经在情毒中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淳嫣退回跋纪等人身边,仰头看着这股磅礴的能量冲上高空,而后缓缓洒下,散落在极渊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先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起原路返回,沿途所见,是陷入癫狂的蛊虫蛊兽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在这股磅礴的蛊神之力的滋养下,发生了可怕的异变,双头鸟长出第三个头;巨蟒开始蜕皮,变的更加粗长;虫群身躯快速膨胀,变的堪比老鼠;植被疯狂生长,传来凄厉哭声,或孩子的笑声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丑陋的看不出品种的畸变怪物,出现第二根生殖器.........黑背猩猩肋部伸长出一对新的手臂.........巨大的阴影漫无目的的游走,吞噬着途中的生灵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整个极渊的怪物都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影子的带领下,他们很快退出极渊,来到原始森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儒圣雕塑没有被破坏,封印也还在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作为外来人,对眼前的情况茫然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跋纪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蛊神无时无刻不再溢散出力量,祂的状态很不稳定,有时候少,有时候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祂的力量会让极渊附近的蛊兽变的异常强大,每隔六七百年,极渊里就会诞生超凡境的蛊兽。斩杀蛊兽是蛊族必须要承担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每次有超凡蛊兽出世,必然伴随着我族首领的陨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皱眉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这是一次正常现象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摇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那小子引起的,虽然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,但老身没猜错的话,蛊神的意识进一步苏醒了。类似的力量喷涌,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会有很多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鸾钰等人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,这就是许平峰用来牵制我蛊族超凡高手的手段。进一步唤醒蛊神,让极渊附近的蛊神之力在短期内暴涨。催化超凡蛊兽诞生的概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逼我们不得不守在南疆,定时清除力量过剩、有望踏入超凡的蛊兽,无暇插手中原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边把淳嫣交给鸾钰,一边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清除强大蛊兽,不需要普通族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颔首:

        “普通族人深入极渊便是生死危机,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我至少还能“雇佣”蛊族的普通战士........许七安再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蛊神苏醒,是不是意味着封印松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千年来,蛊神无时无刻不在消磨儒圣封印,也有过类似的苏醒,但很快就会沉睡,长则数十年,短则几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实证明,超品的封印,只有超品能撼动。那许平峰连削弱儒圣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蛊婆婆目光扫过众首领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通知一下族人,三天后,四品以上的强者跟随我们探索极渊,斩杀蛊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战力无双,老身恳请许银锣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图跋纪几个,看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蛊神力量喷涌而出,对蛊族难道不是好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