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三十章 力蛊部

第三十章 力蛊部

        近距离射出的箭矢,速度更快,携带着穿金裂石的力道,射向丽娜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屈指弹在箭头,轻描淡写的把箭矢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看一眼憨憨的小徒弟,以及许七安慕南栀两人,脸皮臊的慌,竖眉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修长的双腿爆发力惊人,弹身而起,一个回旋踢把射箭的年轻男子踢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另一个方脸男子抽出骨刀前,她拧腰摆臂,右臂扫出一个半圈,“啪”的一巴掌把方脸男子扇的原地转了两圈,眼冒金星的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力蛊部的年轻人挨了打,浑然无事,麻溜的站起来,射箭的年轻男子狐疑的盯着丽娜: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是丽娜啊,你怎么变的和中原娘们一样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交手,是不是同族立刻就能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出脚之迅猛,巴掌之利索,没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脸男子则补充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还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疆气候眼热,紫外线强,生活在这里的南疆土著,皮肤黝黑,女子肌肤也多呈现小麦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丽娜在许府养了大半年,避免了紫外线的摧残,加上偷吃婶婶的养颜丹,皮肤白皙细腻,与两位蛊族年轻人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你们认不出我这张脸?”丽娜掐着腰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准是易容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射箭的男子顶了一句,然后得意的“哼哼”两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方才是在试探你的水平,真正的丽娜,肯定能接住我的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噎了一下,竟无言以对,回头对许七安等人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力蛊部的族人向来谨慎且聪明,他们方才是试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中原人能喊出他们的名字?再说了,真是易容的话,谁会把一个南疆人易容成肤白貌美的模样,这不是赤裸裸的招摇吗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全是槽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铃音用力“啊~”一声,满脸后怕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师父你是真正的南疆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射箭的年轻人看中原女娃子一脸忌惮,露出得意表情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丽娜,他们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我在中原收的徒弟,这是我徒弟的哥哥,我在京城时,承蒙他们关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把许七安和许铃音介绍给两位族人,忽略了慕南栀,因为和她不熟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她的介绍,许七安也知道了两位蛊族年轻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射箭的年轻人叫土龙,双臂修长,肌肉匀称,一看便是天生的弓箭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脸的年轻人叫木头,因为生下来时,脸型偏方,就被父母取名叫“木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弟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木头大吃一惊:“你是族长的女儿,怎么能私自收徒,收的还是一个中原人,长老们会打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土龙眉头紧皱,尽管没跟着附和,但能看出他极其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蛊族秘术不传外人,哪怕是七个部族之间,也是敝帚自珍,有着门户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是收一个中原女娃子做徒弟,这显然是犯了族规,是蛊族大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怕他们呢,长老们是四品,我也是四品,谁打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冷哼一声:“哪个老东西敢动手,我一拳一个统统打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族长第一个就打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木头语气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丽娜缩了缩脑袋,大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收的这个徒弟,是万中无一的天才,是千年罕见的天才,是,是史书记载以来,从未出现过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竭尽全力,用自己的不多的词汇量来形容许铃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木头和土龙停下脚步,看一眼憨憨的小豆丁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才?一顿能吃几碗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哼哼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铃音一顿能吃十碗饭,不算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头和土龙相视一眼,微微动容: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是个难得的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这又怎么样,族规就是族规,你也是天才,但你敢私传蛊族秘术,一样要受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听他们叽叽喳喳的说着南疆鸟语,皱眉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吐出一口气,解释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说我私自收中原人做弟子,会被长老们严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听说过你们南疆蛊族的蛊术不传外人,但具体规矩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说完,看着她,等待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规矩嘛........”丽娜回忆了一下族规,半说半背:

        “未经允许,将蛊术传于奴隶者,鞭三万六千........嗯,这个不同的部族,鞭数也不同,我们力蛊部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未经允许,将蛊术传于外族,尤其中原人,死罪!师父得死,徒弟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默默的看着她: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你收铃音当徒弟时,为什么不事先声明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自己族里的规矩,为什么还要带铃音来南疆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丽娜刚说“忘了”,那许七安发誓,一定把她屎都打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乎意料,丽娜振振有词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古时期,蛊神的力量辐射到极渊之外,我们的先祖经过千辛万苦,摸索出利用蛊神之力的秘法,从此有了七大蛊族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秘法是我们蛊族立身的根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的力量从极渊中辐射出来,把周围的生物化作“蛊”,理论上来说,这股力量谁都能利用,只要学会相应秘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蛊族对秘术极为看中,私传是死罪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柴家先祖会卡在铁尸这个层次,看来是后续的秘术没有学到............许七安怒道:“你这不是记得挺清楚的吗,可你干的是人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一点都不慌,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命蛊成熟有九个阶段,每一个阶段对应一个品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当本命蛊要晋升下一阶段时,需辅以本族秘法以及蛊神的力量,才能把本命蛊开发到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秘法,没有蛊神的力量,即使强行进阶,根基也会不稳,战力远不及其他体系的同阶高手。所以我才要带铃音来南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插了一嘴:“带她过来吃鞭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送死的委婉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丽娜有些不开心,“哎呀你听我说完嘛,你这个人,大家又不熟,干嘛打断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怼了慕南栀一句,她接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私传秘术当然是死罪,但只要让铃音得到长老和阿爹认可,成为我真正的徒弟,那就没事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蛊族的高手也常常外出寻觅天才,然后带回族经受考验,通过考验,就能得到认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顿时明白丽娜的打算,她想带铃音回族中接受考验,让她彻底成为力蛊族的人,这样后续的晋升就不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呢........”丽娜话锋一转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蛊族还没有收中原人为弟子的先例,战奴倒是不少。但我想这是没问题的,因为铃音是史书上都没有记载过的天才嘛,阿爹和长老肯定会破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怎么那么不信呢,听着就不靠谱.........许七安听见慕南栀嗤笑着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蛊族有史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丽娜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.”许七安心说,我要把她屎打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木头和土龙两位力蛊部年轻人的带领下,他们翻上一座高坡,抵达了力蛊部世代居住的伯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高坡眺望,伯山就像一座巍峨的城墙,连绵数百里,挡住了整个北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雾在山间若隐若现,透出苍莽原始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脚是一片广阔的平原,河流密布,田地被规划成一个个小方块。不同的农作物有着不同的颜色,各种颜色拼凑成瑰丽的油彩画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野和平原间,渺小如蝼蚁的人影忙碌着,或撒网捞鱼,或耕种田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座座茅屋、黄泥屋零星的点缀在山间和田野间,组成或大或小的建筑群。

        景色很美,宛如与世无争的庞大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脸的木头“咳嗽”一声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就送到这里,还得回去巡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是一口蹩脚的中原官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早听说南边的商人常常与南疆人通商,进行一个瓷器、茶叶、绸缎以及盐铁等违禁品的贸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是真的,若蛊族与世无争,这里的人怎么会说中原官话?

        背弓的土龙审视着丽娜,语重心长的提出建议: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后多晒晒太阳,皮肤这么白这么细,难看死了。不然没人愿意娶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看一眼慕南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我做什么.........王妃嘴角抽搐,感觉自己被内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容貌变的平平无奇,但皮肤保持着细腻光滑。

        告别土龙和木头,三人一狐一孩沿着坡道往下,进入平原。

        丽娜欢快的和沿途的力蛊族人打招呼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桑婶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丽娜?怎么白成一个丑姑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黑巴叔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丽娜回来了?身边这个是你从中原抢回来的奴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蚕婆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丽娜啊?丽娜回来了呀,阿婆眼睛不好,你走近些。我跟你说啊,本来年初时,阿婆想找族长提亲的,我家孙儿还没娶媳妇,你们一起长大........算了,阿婆觉得你们也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沉默的观察着力蛊部的族人,他们有的穿布衣,有的穿兽皮缝制的衣衫,体格比中原人要更高更壮,他们耕田不用牲畜,用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个人就能拖动几百斤重的渔货,他们一个人就能扛着一艘小船来回跑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似乎有些少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观察过后,给出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出去狩猎了嘛。”丽娜难过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南疆贫瘠,没有你们中原那么好,有那么多吃的。我们力蛊部的族人,每天为了一口吃的,从早忙到晚,还经常吃不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不是因为你们太能吃了吗.........许七安没有试图争论,随着她穿过平原,屋子越来越多,道路也越来越宽敞平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来到了伯山最大的一片建筑群,这里住着力蛊部的高层。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家就在建筑群最高处,那是一座两进的大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大院子边上,还有许多茅屋、黄土屋依附而建,据丽娜所说,里面住着的是她家的奴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爹,我回来了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丽娜大声嚷嚷,完全是个没规矩的野丫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后,沉重的脚步声传来,地面随之震动,一个身高九尺的巨人,从内院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穿着由兽皮缝制的衣服、袍子,穿着麻布长裤,赤脚,脸型略方,粗犷的五官与精致二字扯不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睛是蔚蓝色的,头发看不出是否天然卷,因为只有浅浅的一层覆盖在头皮,就像还俗后刚开始长头发的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躯之魁梧,比之佛门金刚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每走一步,地面便会轻微震动,仿佛无法承受他的重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久别重逢的女儿,龙图愣了一下,点了一下头,声音低沉语气欣慰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在中原经历了很多事啊,才会有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目光扫过许七安等人,在许铃音身上一顿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个是你俘虏的奴隶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娃子就不要带来了嘛,干活干不成,打杀了又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不是奴隶,是我在中原认识的朋友。”丽娜单手按住小豆丁的脑瓜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收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弟子.........龙图双眸骤然锐利,洪荒猛兽般的气息笼罩庭院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还有一章,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