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灵素:该是我人前显圣的时候了

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灵素:该是我人前显圣的时候了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御空飞行片刻,在一处山坳里找到了修罗金刚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在暗金色的血泊里,没有了声息,双眼空洞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轻飘飘落地,不浪费时间,大步奔到修罗金刚尸体边,趴在背后的贯穿伤上,大口吞吸着黏稠的血液。

        咕噜咕噜~

        喉结滚动,金刚神功滚烫炽热,像是岩浆一般,烧灼着许七安的胃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罗金刚的尸体迅速干瘪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吞吸的金刚神血越来越多,许七安的瞳孔转为炽金色,脸颊凸起一根根金色的血管,继而皮肤也染上了金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笼罩在浓郁的金光中,金光时涨时落,宛如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过程持续了半刻钟,金光徐徐收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许七安,皮肤呈现暗金色,虬结的肌肉一块块纹起,“嗤”的一声,脑后燃起一道火环,周围的温度开始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充斥着至刚至阳的气息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变的威严深沉,宛如一尊佛门护法金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气机没有变化,但肉身力量暴涨,现在的我,就算没有镇国剑,也能单挑打赢度难或度凡金刚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的我,相当于一位三品武夫和三品金刚的结合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自身的变化,许七安欣喜的发现,金刚神功终于跟上步伐,踏入三品金刚领域。

        拥有三品金刚的体魄,以及三品武夫的自愈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三品这个领域里,他绝对是拔尖的人物,若是能解开封魔钉恢复修为,那么,在这个境界做到无敌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集了武林盟的两道龙气,获得了金刚的位格,赚大了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赵守说过,越级召唤英灵,要支付巨大代价,甚至是生命,魏公当初召唤儒圣英魂,就是抱着死志的。我以三品之躯召唤高祖皇帝的英魂,除了负荷极大,似乎没受到反噬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是我身负国运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得到答案的许七安,把这个疑惑抛之脑后,注意力被修罗金刚套在手腕上的手环吸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只手环有天蛊的气息,是一件拥有“斗转星移”能力的高级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由蚕丝编织而成,挂着兽牙、铜片、色彩斑斓的玉石等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蛊族的法器,位格极高,显而易见,这是南疆合伙人天蛊老人遗留的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将来肯定要去南疆一趟,这件法器先留着,到时候作为见面礼,送给那位天蛊婆婆,亡夫的遗物,她应该会很在意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,把体内的龙气摄出,接着把手环和修罗金刚的尸体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刚的肉身也是炼制法器,或丹药的极品材料,他打算送给孙玄机,当做回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度难和度凡陨落在剑州,佛门彻底没有三品了,也不知道阿兰陀那边会有什么反应。会不会菩萨齐出,联手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龇了龇牙。

        度情罗汉被封在司天监,度凡度难两位金刚陨落,这一切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佛门和我本来就有矛盾,但这下子,恐怕不死不休了。走投无路的我,只能彻底投靠九尾天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度难度凡的命,就当是投名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许七安御空离开,以曹青阳为代表的武林盟众人,才慢慢找到真实感,找回自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束了吗,不会再有敌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还会有菩萨降临吗?巫神教会不会还有一品高手没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去哪儿了,莫非还有强敌要对付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里,不停的有人提出质疑,怀疑战斗还没结束,双方还有底牌没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佛门四品小和尚突袭后来,到四品之间的混战,再到八名斗篷人与曹盟主交手,紧接着金刚从天而降,监正二弟子将金刚“拒之门外”,随后巫神教雨师出手,召来雷霆轰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银锣登场,重创巫神教雨师,老祖宗破关,十二双手臂的金身降临,白衣人登场,许银锣召来高祖皇帝法相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仿佛无止休般的“见招拆招”,对武林盟众人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仙打架,让他们这群凡人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嗒.......老匹夫降临在南峰顶上,扫了一眼众人,继而看向曹青阳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善后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曹青阳等人才确认,战斗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老祖宗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青阳隐晦的打量老匹夫几眼,率领着一众下属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宗,许银锣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月奴没走,盈盈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顿时看向了老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担心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匹夫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林盟众人这才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距离武林盟极为遥远的荒山,东方婉蓉降落在山涧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~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捂着胸口闷哼一声,跌坐在地,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,为何要逃?刚才那位白衣术士,是不是你口中的监正大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兰天禄“嗯”了一声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策划了山海关战役的幕后元凶之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他.......东方婉蓉吸了一口气,困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更没必要逃了,您说的,他虽然不能信任,可至少是临时盟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兰天禄沉默一下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那小子身上感应到了血丹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东方婉蓉没听懂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天禄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姬玄那小子,他身上有血丹的气息。我猜许平峰想借龙气之力,助姬玄晋升三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东方婉蓉没听懂,耐心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古以来,武夫晋升三品只有两条路,第一条是靠自身底蕴,温养肉身,蜕去凡人躯壳,开启超凡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条是采集生命精华,形成血丹,炼化这股庞大的生机晋升三品。这条路很危险,几乎没人能成功。但符合天地法则,因此有一线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气运加身者,得天庇佑,吞噬血丹,有一线希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蓉皱眉道:“符合天地法则?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兰天禄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花鸟鱼虫人兽妖,世间万物,都在掠夺着周围可以掠夺的一切,生命基于掠夺,或许这种掠夺的形式会变,但本质不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此,屠杀生灵炼制血丹晋升超凡,绝非死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蓉点了点头,她突然想到了许七安,此人从京察之年崛起,一路晋升,短短一年内便力压同辈,晋升超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显然也是走了这条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天禄继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皆有气数,如为师这样的二品雨师,甚至可以直接影响到巫神教的整体战力,自然也是有气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位金刚同样如此,超凡境的强者都是有大气运的人,区别只在于气运的多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蓉脸色微变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的意思是,监正那位大弟子,想杀了您,掠夺您的气运?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兰天禄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出现时,为师卜了一卦,卦象显示上上大吉。但超凡境的术士能屏蔽天机,克制卦术。防人之心不可无,若是许七安不死,那么我们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我们师徒的状态,留在那里,不管哪方胜利,都有风险。既然如此,为何不早早撤退?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最终的结果,呵,事后打听一下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师还是很稳健的........东方婉蓉心里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高空中,御风舟在云海之上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被挡在阵法之外,船上一片寂静,许平峰和姬玄都不说话,许元霜和许元槐也就不敢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输了,就算是父亲这般算尽天下事的人物,也屡屡在许七安那里吃瘪,我还是第一次见父亲如此失态.........许元霜抿了抿薄薄的红唇,再一次感受到了胞兄的可怕和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眼里,父亲智谋无双,是与天对弈都能胜半子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上没有父亲算不到的事,他的敌人是监正,是九州大陆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那个被父亲视作工具和弃子的胞兄,如今已经成长起来,变成了九州大陆为数不多可以与父亲对弈的绝顶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他有没有后悔舍弃许七安呢.........许元霜心里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哥似乎很愤怒很嫉妒..........许元槐时而沉思,时而看一眼姬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能理解姬玄的心情,身为姬氏子孙,眼睁睁看着一个外人使用镇国剑,召唤先祖英魂,挫败自己的谋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有宗族归属感和骄傲的人,都会为此勃然大怒,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许平峰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困住龙气的阵法还能维持七天,七天之内,返回云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把御风舟收入青铜鼎里,这样能避免被监正发现。不用担心,监正虽然堵在云州之外,但他的目标是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蝼蚁的进出,他不会在意,也顾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试探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金刚的气运,是否足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够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摇头,忽然轻笑一声:“我自有办法,此次江湖之行,不算白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松了口气,国师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先召回白虎他们。”姬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将来的班底,白虎等人在刚才的决斗中逃走,没能返回御风舟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平峰颔首:“交给天机宫的密探负责联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狂风卷过山头,体长一丈多的白虎载着柳红棉等人降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虎抖落背上众人,化成人形,心有余悸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处距离犬戎山有一百多里,应该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旋即一掌震断身边的一株大树,仰天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虎啸声惊起林中飞鸟无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凭什么召唤高祖皇帝,他到底还有多少底牌?如此难缠的敌人,让人寝食难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虎怒容满面:“将来主人擒拿住他,我要喝他的血,吃他的肉,玩他的女人,报断臂之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许平峰麾下二十八星宿中,白虎新宿的首领,他无比敌视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雍州城外一战,许七安斩了他的右臂,这让白虎对许七安愈发的仇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剑州之行能报仇雪恨,岂料那小子召出高祖皇帝英魂,这是一张让他们猝不及防的底牌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虎甚至不敢看结局,驮着众人仓皇逃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他愈发觉得羞耻。

        乞欢丹香“嘿”了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好办,咱们不是他的对手,对付他身边的人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姓许的风流成性,在京城相好的一大把。回头找天机宫要一份详细情报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清并不合群,撩起裙摆,在一块大石上盘坐,面无表情的听着白虎和乞欢丹香发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快就没了旁听的兴致,雄性都是一个样,气急败坏了,就喜欢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的女性,污言秽语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望着脸色严肃,盘坐不语的两个年轻僧人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可有办法联络度难金刚?”

        净缘不理她,净心微微摇头:“只能事后再想办法联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也不敢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自嘲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弱也有弱的好处,我们能屡次逃脱,还不是因为人家没把我们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虎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会为他的狂妄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感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蕉叶老道死在雍州城,我们这一行人倒也算幸运,都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品的高手,在任何势力里都是中流砥柱。

        乞欢丹香摘下一片叶子,放在嘴里咀嚼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蕉叶道长的死,姬玄少主对许七安视如仇寇,他将来要是崛起,第一个杀的就是许七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呆住,双眼失去焦距,然后,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等人大惊失色,弹身而起,然后一起看向了东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啸声旋即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俊美如画的年轻人,脚踏飞剑,手里握着一把残缺的青铜境,笑吟吟的俯瞰林子里的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?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追上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白虎等人瞬间进入作战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郎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清语气复杂的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笑道:“清姐,你且退去,我要清理这几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看白痴似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虎舔了舔嘴唇,狞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七安我们对付不了,杀你一个臭道士轻而易举,老子就先拿你打打牙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清冷声道:“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乞欢丹香等人立刻看向她,眼神锐利,已经是审视敌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丝毫不怵,嘿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们有帮手?本圣子手底下,也是有几个喽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呼啸声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道剑光飞来,分别是身穿道袍,英姿飒爽的妙龄女子;额前一缕白发,气质沉稳内敛的青衫剑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客身后,是一位穿浆洗发白纳衣,体格健硕的中年和尚,他双手合十,眉心有深深的川字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妙龄女子盯着人渣师兄手里的镜子看了半天,脆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破镜子真好用,竟能百里追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燕女侠,李妙真!

        状元郎楚元禛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京城,德馨苑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穿着素色长裙,带着两名宫女,疾步来到御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被守在门口的宦官带去了偏殿,没能进入御书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偏殿里,坐着皇族出身的金枝玉叶们,包括临安在内的三位公主,以及郡主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一进来,叽叽喳喳议论的声音顿时停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怀庆姐姐,听说永镇山河庙里的祖宗牌位都摔坏了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公主迎了上来,其他金枝玉叶们纷纷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刚听说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眼三公主,淡淡道:“你既已经出嫁,便不好再来过问此事,莫要惹陛下不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公主闻言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前,永镇山河庙震动,皇族列祖列宗牌位尽数摔坏,动静闹的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永兴帝第一时间封锁消息,没让消息传出宫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皇族和宗室的人,通过各自在宫中的渠道,听说了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永兴帝正在御书房与叔叔伯伯、以及一众兄弟们商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公主今日恰好回宫里,得知此事,便与姐姐妹妹们一起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未出阁的公主郡主,还是家里人,对这种大事表达一定的关注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嫁的公主,就是半个外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哥哥现在哪有心情管她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嗲声嗲气的声音,一准儿是临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皱着精致的秀眉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叔们说,此事一定要查明白,弄清楚。不然,外头会说是皇帝哥哥治国不利,惹祖宗震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