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五章 疗伤

第八十五章 疗伤

        成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心里一喜,边关注着头顶的动静,边掠向在苗有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对洛玉衡有十足的信心,但凡事都要考虑意外,如果国师因为“哀”人格的缘故,不敌佛门罗汉。

        或罗汉有另外的底牌,以主场优势打赢国师,这些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话,苗有方就是他现在的重点,补刀姬玄等人还在其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作为许银锣敌人的家伙们,也不是榆木脑袋,他们一边注意空中动静,一边趁着许七安略向苗有方,迅速集结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虎化作体长两丈的真身,把许元霜和许元槐姐弟俩叼到背上,它断了右前肢,显得格外凄惨。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搀着重伤在身的姬玄,靠拢过来,把姬玄丢在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各方都在行动,但始终分出一部分精力关注金钵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重伤在身的姬玄,也顾不得纳气疗伤,紧紧盯着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亦是将度情罗汉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金钵崩出一道缺口,蛛网般的裂纹旋即扩散,遍布金钵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在底下众人逐渐惊恐的目光中,金钵“轰”的炸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道人影从中跌落,分别是浑身染血的洛玉衡、瑟瑟发抖的圣子,以及度情罗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度情罗汉,头顶百会穴插着一柄血迹斑斑的铁剑,半截没入头颅,半截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色颓废,双手合十,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净心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僧净缘脸颊两行血水,怔怔的“看着”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罗汉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尖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乞欢丹香、姬玄、蕉叶老道等人,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虎二话不说,驾驭狂风遁逃,仓惶之态,宛如败家之犬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眉梢一挑:“想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冲刺两步,奋力甩出太平刀,这一次,他受了乞欢丹香的启发,以心蛊手段驾驭太平刀,就像驾驭麻雀和橘猫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能保证太平刀脱离他掌控后,不被乞欢丹香的心蛊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意义上,这是一种人刀合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咻.......凄厉的破空声刺人耳膜,太平刀迅速追上白虎,裂面如割的刀气让众人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轻微的“咔擦”声里,姬玄捏碎了手里的传送玉符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潜龙城主的子嗣,许平峰看重的后辈,他自然有不少自救、保命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碰上比己方强的对手,就没有任何应对手段的任人宰割,那还如何游历江湖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太平刀毫无征兆的喷吐出刀气,这道刀气又细又黯,像是暗地里发射的冷箭。

        玉符捏碎后,姬玄等人心头一松,紧绷的神经刚刚松懈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瞳孔里,映出一抹暗金色的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表情变的极为惊恐,这道刀气是冲他来的,而此时的他,武夫肉身已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他瞳孔里映出的刀光,被一道阴影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阴影旋即炸开,碎肉、骨头四溅,残余的刀气洞穿姬玄的肩膀,最后被白虎的铜皮铁骨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时刻,蕉叶老道挺身而出,为他挡下了这一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光自下而上腾起,包裹住一行人,带着他们传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古表哥都可恨,四大恶人云中鹤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啧啧两声,嘀咕道:“算你命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扭头,喜滋滋的吹捧道:“国师,擒住度情罗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实摆在眼前,仍想再确认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微微颔首,眉宇间凝结着哀愁:

        “速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仔细审视着她,发现国师气息衰弱,美眸暗藏疲惫,华美羽衣之下,鲜血渗出,明显伤势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伤的很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点头,目光望向远处,悦耳的声线里透着疲惫:

        “肉身受了重创,但阳神法身无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道门修士而言,元神还在,就不会死,大不了兵解。当然,这样做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于洛玉衡来说,想晋升一品陆地神仙,渡劫时肉身要和法身融合,成就不朽之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肉身在此时毁掉,一品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接着说道:“金钵毁掉时动静颇大,那两名金刚想来已经察觉到这边的异常。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明白她的意思,两位金刚若是不顾一切的抢人、逃走,天宗的阳神未必能留下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众所周知,武夫出了名的难缠,而金刚的肉身防御,比同境界的三品武夫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洛玉衡状态糟糕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当即召来远处的浮屠宝塔,把苗有方和李灵素还有净心和净缘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破塔不愿意对佛门弟子出手,在旁边看戏了半天,如今大局已定,它倒是不再倔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罗汉进不了浮屠宝塔,洛玉衡袖子一挥,卷着许七安和度情罗汉,乘风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两三分钟,大地轰鸣声响起,两道金光笔直的贴地疾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两位金刚发足狂奔造成的异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道金光后方,天宗的冰夷元君、玄诚道长脚踩飞剑,呼啸如风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看到主战场分出胜利,人去楼空后,两位天宗阳神立刻减缓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相视一眼,让飞剑九十度折转,直冲云霄,消失在茫茫云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度情罗汉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难金刚体魄雄伟,神色冷峻的环顾周遭,感应到了金钵残留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从五百年前,甲子荡妖中存活下来的护教金刚,满脸盛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罗金刚度凡捏了捏眉心,平复内心躁意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只是被封印,同境界中,无人能杀度情罗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玉衡现在状态未必有多好,我们分头去雍州、青杏园搜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日落前在此地会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难金刚“嗯”了一声,“我会将此事禀告伽罗树菩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,目光落在横尸一地的僧人尸体上,久久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修罗金刚双手合十,垂首低念佛号,默默的把众僧的尸体收进储物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雍州某处,荒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狂风呼啸而来,化作体长两丈的、断了一只前肢的白虎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乘着风降落,抖落背上的众人,然后匍匐在一侧,舔舐着右前肢暗红色的断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狼狈跌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一手捂着胸口,另一只手半拖住蕉叶老道的身子,嘶哑着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药,元霜,快给我药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默然,不是她见死不救,而是随身的锦囊被许七安夺走,连带着里面的法器和丹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,别浪费丹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蕉叶道长摆摆手,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口的大窟窿,摇头失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伤的这么重,看来这下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默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玄眼里闪过痛楚之色,低声道:“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士摇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,你别说话,把时间都留给老道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咽了口血沫,脸色严肃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江湖之行,是你的一场试炼,潜龙城很多人在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城主并不喜欢你这个庶子,但他是个雄才伟略的君主,不会因个人喜好而冷落你,厌弃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能收集龙气,或晋升三品,你便能成为未来城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了,并非要集齐所有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城主和国师交给你的任务是集齐龙气,呵,但是潜龙城缺乏顶尖战力,你若能踏入三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未来继承人的位置,他们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道本想来看着你登顶至高,可惜,等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还能思路清晰,毫不停顿的说完这些话,大概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蕉叶老道吸了一口气,略作停顿: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一战,我们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要记住今天这个教训,而后的日子里,要避开许七安,收集散落在其他地方的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度情罗汉被擒,佛门不会善罢甘休,巫神教尚未出手,这些都是可以利用的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你要想尽办法将苍龙七宿留在身边,不要让国师将他们召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天,老道时时思考,多少猜到国师的下一步谋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往下说,目光柔和的看着姬玄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,还记得你我初识时的场景?”

        姬玄鼻音很重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始终相信,火焰会从破败的草絮中燃起,烧光一切腐朽。”蕉叶老道紧紧握住姬玄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姬玄低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蕉叶老道吐出一口气,脸上泛起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笑容永远的凝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沉默一下,朝蕉叶老道行了一个道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起来,这老道士是个有故事的人,但她没有要深究的想法,哪个流落潜龙城的人,没有自己的故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雍州城西南边的秀水镇。

        戴着兜帽,披着斗篷的四品密探“辰”,快马加鞭的来到镇子,在一处傍水而建的宅子前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依循着某种节奏扣响宅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轻盈的脚步声传来,开门的是穿梅色襦裙,五官秀美,气质清冷,正是许元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脸色不太好,见到辰密探,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辰密探随着许元霜进入宅子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小姐传书,我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穿过天井,来到厅里,辰密探见到姬玄等人的刹那,心里吃了一惊,怀疑自己认错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原本温和内敛的团队核心姬玄,他胸口缠着厚厚的纱布,脸庞缺乏血色的坐在椅上,原本明亮有神的双眼,略显空洞。

        怔怔的望着地面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对于他的到来,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左侧方,是同样沮丧沉默的乞欢丹香,这位性格偏激的心蛊师宛如一条败狗,裹紧了色彩斑斓的长袍。

        心蛊师的身边,则是魁梧汉子白虎,他的右臂从手肘以下缺失,缠着厚厚的纱布,隐约透出暗红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还算正常的只有柳红棉,但也沉浸在这股气氛里,没有了往常的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槐少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辰密探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臂骨、膝盖骨被敲碎了,在屋子里躺着。”许元霜轻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辰密探这才松口气,接着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苍龙七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后院包扎伤口。”许元霜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她这句话里可以得知,苍龙七宿没有在孙玄机手中讨到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苍龙带着七名斗篷人从后院过来,他嘶哑的声音带着几分兴师问罪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宗的阳神为什么会出现在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辰密探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在雍州城,天宗向来不问世事,门人极少在江湖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代里,只有圣子圣女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苍龙咄咄逼人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的情报疏漏,你要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辰密探皱了皱眉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哪个情报组织能准确的把握到超凡境强者的动向,尤其是他们低调行事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甚至不知道天宗的阳神入世游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门阳神,来无影去无踪,今日在雍州,明日可能就到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家的情报能这么快?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天宗的两名阳神行事低调,不声不响的到了雍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有手底下的探子有在客栈见过他们,可探子一眼看出这是两位阳神?

        见苍龙不再说话,辰密探吐出一口气,盘算了一下,看向姬玄等人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许七安也找了不少帮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纵使有天宗阳神相助,超凡境高手顶多持平,而他们这方,有佛门的两位四品巅峰,有姬玄、白虎等四品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超凡境不出的情况下,几乎无敌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却如此狼狈,只能说明许七安有充足的准备,召集了不少四品高手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柳红棉看了过来,脸色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乞欢丹香和白虎都是嘴唇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霜低声道:“没有帮手,只有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他一个........辰密探隐藏在帷幔里的双眼,一下子睁大,连忙追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,他恢复三品修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棉等人的表情更复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他还是四品。”许元霜苦涩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厅内一时沉寂,半晌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带着许七安离开雍州,驾着金光朝北疾飞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过苍茫山脉、平原,河流,下方出现城郭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降下金光,在城外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需要调息养伤,先找一家客栈落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声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不回雍州城,是因为度难和度凡两名金刚,肯定会大肆搜捕。

        度情罗汉闭着眼,无声无息的盘坐,像是一尊没有生机的雕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悬浮在洛玉衡身边,受她牵引、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小城,沿着主干道,许七安扫过两侧猎猎招展的牌幡布福,轻易的挑了一家客栈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单手掐诀,牵引着度情罗汉,跟在许七安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客官,打尖还是住店?”

        踏入客栈大堂,店小二殷勤的迎上来,对洛玉衡和脑袋插着铁剑的度情罗汉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食客似乎也看不见洛玉衡,没有投来惊艳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了她一眼,道:“一间客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还有一章,但肯定是零点以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