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五章 地书传话

第三十五章 地书传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七号真的是天宗圣子,没想到在这里偶遇他.........楚元缜目光一闪,对那位素未谋面的七号产生了些许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李妙真混迹云州剿匪时,天地会成员就知道七号和她有极为亲密的关系,不然,也不会在被人追杀的危难之际,将地书碎片交给李妙真保管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结合天宗有圣子圣女的制度,不难猜测,那位七号极可能是天宗的圣子,李妙真的师兄或师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李妙真本人对此讳莫如深,绝不提及,因此猜测只是猜测,没有坐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听了李妙真这么说,楚元缜才真正确认七号就是天宗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呼,总算能见到一个正常的天宗弟子了.........楚元缜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快受够李妙真了,路见不平铲奸除恶就罢了,还喜欢仗义疏财,行走江湖靠的是什么?不就是银子二字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最惨的时候,连客栈都住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李妙真的解释是:对我们来说,露宿和住客栈有何区别?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许七安好啊,如果是和他一起行走江湖,肯定吃香喝辣,尝遍当地美食,看遍当地美景,夜里还能去青楼或教坊司喝花酒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率先踏入客栈,此时不是饭点,大堂内只坐了零星几个酒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径直走向客栈柜台,询问掌柜:“店里有没有住进来一位非常俊美的年轻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很有自信,以那个人间渣滓的容貌,掌柜的只要见过,就绝对有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想了想,有些迟疑道:“非常俊美是何等俊美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回头,指着楚元缜:“比他更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一看楚元缜的颜值,摇头:“没见过,这位公子风度翩翩,世间难寻,怎么可能有比他更俊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满意的收回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眉头一皱,沉吟一下,道:“近来有没有道士住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目光掠过李妙真的肩膀,看向她身后,道:“不就在你身后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吃了一惊,回头看去,只见三人身后,不知何时出现一位气质冷艳的美人,身披羽衣,头戴莲花冠,眉毛长直,眸子是罕见的淡琉璃色,五官精致如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惊喜起来,步履匆匆的来到冷艳美人面前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你怎么下山了,你怎么在这里,两年不见,徒儿好想你。咱们能在这里见面,真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漠然的看着她:“我一路追踪你过来的,飞燕女侠走到哪里,扬名到哪里,不难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她无喜无悲的说道:“仅凭你刚才一席话,罚你面壁三年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阔别十年,天宗门人见面,也应该是面无表情的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李妙真吐了吐舌头,“我这不是还在历练嘛,三品之前,弟子无法领悟太上忘情之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连忙给师父介绍朋友:“这位是人宗记名弟子楚元缜,原本是大奉的状元郎。这位是青龙寺的武僧恒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眼神淡漠的看了他俩一眼:“剑胎,舍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在桌边坐下,冰夷元君淡淡道:“下山游历两年,可有领悟太上忘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眼珠子胡乱转动,道:“啊,这.......徒儿还在努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冷漠道:“把手伸出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茫然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从冰夷元君袖中窜出,把李妙真双手手腕紧紧缠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缚灵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大吃一惊,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,愕然道:“师父,您这是作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脸色冷漠,语气同样没有感情起伏:“奉天尊法旨,捉拿李妙真回宗门,重新研读天宗宝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和恒远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面无表情:“天宗弟子忘情寡欲,虽红尘历练,却不能沾染过多因果。天尊认为你偏离了天宗教义,需重新研读宝典,何时明悟,何时放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弟子下山历练,正确的姿势是以旁观的角度,看红尘中的悲欢离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不是,李妙真是欢快的在红尘这个泥潭里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就说吧,李妙真是天宗的异类,明明修的是太上忘情,却热衷于行侠仗义,迟早要完.........旁边的楚元缜满脑子都是槽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不服:“弟子,弟子这是红尘练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点头:“回宗门和天尊解释吧,不过在此之前,我要助玄诚师兄捉拿圣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圣子,天宗连圣子也要捉拿?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心里疑惑,忍不住看向恒远,发现对方眼里也有同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起身,牵着李妙真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师父,我不要回宗门,我还有一年的历练时间,您怎么断定我无法太上忘情?您替我向天宗求求情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被牵着,踉跄前行,不停的开口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恒远慌忙起身,沉声道:“前辈,李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说完,便被李妙真喝止。

        飞燕女侠传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试图阻扰,她会杀了你们的,领悟太上忘情的人,不会因喜怒善恶杀人,好人恶人在他们眼里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如果他们觉得你是阻碍,就会毫不犹豫的斩杀,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犹豫。千万别阻拦她.........但也别放弃我,回了宗门,我恐怕这辈子都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传音问道: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咬牙切齿:“去找许七安,那家伙虽然废了,好歹有个三品的架子,等闲死不掉。还有机会,师父还要捉拿李灵素那个家伙,暂时不会把我押回宗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夷元君牵着李妙真出了客栈,召来飞剑,师徒俩跃上剑脊,御风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楚元缜连忙召出法器长剑,与恒远一起踩上,远远的跟在冰夷元君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迎面而来,苍茫大地就在身下,江河蜿蜒如银带,山川纵横如沙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传音道:“恒远大师,你速速联络许七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已经在联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大师回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漳州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家墓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小母马拴在小道边的树干上,撇下慕南栀李灵素,还有披着斗篷,带着斗笠的傀儡恒音,独自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雷州后,他们立即返回漳州,找杨会长要回小母马,然后来到郑兴怀老家,漳州下辖一个比较贫困的县城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家是本地很有势力的大族,在郑兴怀没有发迹前,郑家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郑兴怀官越做越大,最后当上楚州布政使,郑家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成为当地大族,还建了墓园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兴怀的墓,一眼就能看到,最豪华最气派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楚州屠城案盖棺定论,郑兴怀得以风光大葬,这个叫做平康县的县太爷心思活络,迅速让人建了城隍庙,把郑兴怀捧为城隍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香火极为旺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郑大人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在坟前摆开吃食,一壶黄酒,两个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喝一杯,在坟前倒一杯,期间没有说话,时间静静流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谁的墓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趁机打探,希望能从这些蛛丝马迹里窥探出徐谦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可劲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劲之人?”李灵素眼珠子一转:“夫人,能与我说说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他这个该死的魅力,夫人断然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妃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咦,夫人今日心情不好?李灵素干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一壶酒喝完,许七安看了眼墓碑,略作犹豫,以指代笔,写了一行小字:

        “功名利禄一纸书,不过扬灰于尘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郑兴怀目睹楚州城化作废墟,半生心血毁于一旦时,于悲恸中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一生坎坷的读书人,最后为这句话,付出了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朝墓碑作揖三拜。

        祭拜完郑大人,他打算回雍州参加“武林大会”,距离约定的时间,还有二十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州和雍州之间,隔着一个漳州,正好一路不紧不慢的走过去,沿途借助自身对龙气的感应,以及聚合效应,或许能收几条小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他大脑像是被人狠狠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预示着有人找他“私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搭理,但巴掌一个接一个,对方似乎很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即小心的取出地书碎片,拢在袖中,一缕元神沉浸入地书碎片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灰蒙蒙的镜中世界,八道光圈晕染出混沌色的柔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道忽明忽暗,光晕涟漪荡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恒远大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的元神化作“触手”,连通了代表六号的光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,大事不妙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许七安有了回应,恒远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妙真道友被她师父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??许七安脑海闪过一串问号:“大师,你把前因后果说明白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离开京城后,我,楚施主,还有李道友结伴离京,一边寻找你的踪迹,一边行侠仗义。可就在今日午后,李道友见到了天宗的联络暗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她师尊留下来的,李道友随后与师尊相逢,聊着聊着,那位天宗高人突然掏出法器绳索,将李道友制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大吃一惊,惊讶程度,就仿佛听到朋友说:我约了一个漂亮妹子开房,结果洗澡时,她掏出一个比我更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差不多就是这么荒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位天宗高人说,李道友偏离了天宗教义,为防止她在红尘中沉沦,得带她回山,重新研读天宗宝典。但李道友说,她一旦被带回天宗,很可能再也无法下山。经此一别,也许就是永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特么就说李妙真是个异类,一个天宗圣女,硬给她修成了一代女侠,吃枣药丸.........许七安面皮抽搐,神念交流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她希望我能救她?嗯,你和楚元缜没有出手,这说明妙真的师父,至少是个三品阳神吧。以我现在的状态,如何救她?再说,我连你们在哪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有机会的,那位天宗高人说,这次下山不但要带回李道友,还要连同圣子一起带回去。接下来,她会去寻找圣子。李道友说,圣子在东海郡一个叫东海龙宫的江湖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一定要赶在天宗的人找到圣子前,提前与他会合。此事非常重要,一定要找到圣子,不能让他也被抓走,否则,就再也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巧,那个死渣男就在我身边.........许七安传音道:“你替我向她传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问道:“许大人请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