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五章 任务难度超高

第二十五章 任务难度超高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尝试小跑,“如履平地”不受阻碍,他当即把佛子的事抛到脑后,那位颜值爆表的琉璃菩萨被监正打伤,两三年无法离开阿兰陀。

        护法金刚,乃至其他罗汉,即使对自己有威胁,但只要懂得迂回、绕路,规避危险,罗汉也不是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不过,还可以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面对琉璃菩萨擅长速度和控制的一品高手,逃都逃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柳芸步履艰难的走着,当走入这条菩萨罗汉分列两侧的道路后,巨大的威压从天而降,这股难言的压力并不施加肉身,而是施加于人们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完全走一步,就对佛门多一分认同,就像经历一个缓慢的洗脑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步履艰难,是因为原本的思想再与这股外来的理念相抗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有智慧有主见的生灵,对于洗脑都是本能的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情况在她的预料之中,身为雷州本地江湖势力,她接触过不少曾经渴望遁入空门的“信徒”,这些信徒虽然最终失败,但从浮屠宝塔出来后,愈发的虔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试着接受这种“灌输”,主动接纳这份认同感,这样会不会让我的速度更快一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做了相应的尝试,惊喜的发现速度果然快了几分。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得出结论,资质好,用心接纳佛门理念,会让速度变的更快,但最核心的是其他的东西,因为她的速度仅仅是快了一些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个核心是什么,柳芸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她的余光看见一道人影从自己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快?

        她愕然的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她注视的许七安,平静的颔首,然后,平静的走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柳芸脑海里只有四个字:闲庭信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慢慢的张大嘴巴,瞪大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全不受影响?他,他怎么可能完全不受影响。就算是佛门的僧人,也明显受到了压制,可他根本与平时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芸脑子里乱糟糟一片,想不明白缘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许七安赶超了一个又一个雷州本地土著,在他们瞠目结舌的眼神里,一骑绝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专心致志迈步的匹夫们,木然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走的不是一条道吗,为什么他能做到这么轻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因此驻足旁观,惊叹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率先听到身后议论声的,是袁义、李少云、东方姐妹和双刀门主汤元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处在中间位置,能听到身后的惊叹声和议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姐妹疑惑的扭头看去,花容微变,视线里,那道青衣缓步走来,没有卡顿,轻松悠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    扛着长枪的李少云猛的回身,枪杆随之横扫,身边的都指挥使袁义头一矮,躲过了枪头的横扫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要训斥这个下属,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顿时满脸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怎么做到的,能分享一下经验吗。”李少云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姐妹和袁义、汤元武登时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有停下脚步,冷淡的回应一句:“天赋能分享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少云张了张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那袭青衣走远,他嘀咕道:“乃乃的,这是天生当和尚的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特么才是当和尚的料........许七安嘴角一抽,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袁义眯着眼,目光一直在他双脚,低声道:“毫无凝滞,这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清秀眉紧蹙:“姐姐,这人处处透着古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蓉脸色严肃的“嗯”了一声,传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会比三花寺的僧人更快一步进第二层。但是没关系,佛门的和尚说,第二层早已被师尊的力量侵蚀,他会被困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也不能让他顺利超越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端木婉蓉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没察觉出来吗,塔内有戒律,难以动手,至少第一层有戒律。浮屠宝塔是供奉舍利子和囚禁高手的法器。要是轻易就能动手,还怎么囚禁高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婉清高声道:“净心大师,看你后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?前头的和尚们回头看来,他们的眼睛一点点的瞪大瞪圆,不敢置信的表情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纵使是净心和首座恒音这样的禅师,心里也泛起荒诞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佛门菩萨和金刚的“注视”下,一个外人,竟走的这般轻松自在,反观他们这些佛门弟子,“步步为营”,亦要深受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是何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心停下脚步,望着越来越近的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僧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你们佛门永远也得不到的男人...........许七安脚下不停:“大奉武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双方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僧人们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净心和尚收回目光,凝视着手里的镜兽泪珠凝结成的珠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度难师叔,应该看见刚才这一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塔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伊尔布的声音回荡:“度难,此人是谁,为何能在浮屠宝塔内来去自如?”

        盘龙主持手托宝珠,褶皱横生的老脸一片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温度忽然高了许多,一阵热浪刮来,度难金刚的身影出现在盘龙主持身侧,伸手夺过宝珠,凝神端详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好奇的打量着突兀出现的度难,这个和尚身高九尺,高大魁梧,脑后燃起永不熄灭的明亮火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佛门的护法金刚?

        小白狐蜷缩在她怀里,瑟瑟发抖,道:“好,好烫,好烫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抱紧小白狐,连连后退,直到它小小的身子不再发抖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度难金刚一边端详,一边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浮屠宝塔第一层有戒律之力,法宝不会出问题,只能是这位施主有问题。能在第一层自如行走的,只有同样掌控戒律的菩萨和罗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便是我进入其中,也会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尔布哼道:“你是说,此人位佛门的菩萨或罗汉?”

        度难缓缓摇头:“当年法济菩萨将浮屠宝塔置于此地时,设下禁止,四品之上,无法进入。罗汉进不去,菩萨想要进去,唯有强行破开禁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如何解释眼前发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伊尔布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度难金刚不语,他心里闪过一个猜测:也可能是罗汉转世,与佛门有因果,因此可以无视戒律,直达佛陀金身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伊尔布沉吟片刻,道:“罢了,所幸他也过不了第二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在远处旁听了两名超凡人物的对话,龇了龇牙,徐谦这糟老头子,究竟是什么人物?

        又和佛门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    与司天监关系非同寻常,身怀多种蛊术,现在又疑似与佛门有极大渊源,他究竟是谁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许七安顺利的走到佛陀金身前,抬头仰望高大如山的金身,恢弘壮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浮屠宝塔只有三层,第一层是用来考核人才的,难度不大,危险性几乎没有。那么,第二层或者第三层,可能就是封印神殊和纳兰天禄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既要抢回龙气,又要解开神殊封印,还要阻止他们释放纳兰天禄,任务有点重啊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依附在法宝上的龙气该怎么收取?总不能杀死法宝吧。一品菩萨的法宝,怎么看都只有被反杀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有急着进入第二层,仰望金身。状似发呆,脑海里念头急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悄悄伸手探入怀中,握住地书碎片,口中念念有词,试图用监正传授给他的口诀,以龙气和国运相吸的特性,辅以地书碎片,吸取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气毫无反应,与宝塔缠缠绵绵,对他的召唤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浮屠宝塔位格太高了?佛门也是为龙气而来,我可以暗中观察,坐收渔翁之利。反而是解印神殊和阻止纳兰天禄脱困这两件事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者有二师兄交我的解印口诀,但能解开监正的封印,未必能解开浮屠宝塔本身的封印。后者,我除非把东方姐妹还有佛门僧人杀光,不然怎么阻止纳兰天禄脱困?

        “尽人事听天命吧,能得龙气就稳赚了,神殊的事不行以后再说。至于纳兰天禄,不能强求。我只有一个人,尽力就好。监正真是的,给了我难度这么高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进入第二层探探路,制定怎么样渔翁得利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即给自己制定好目标,龙气一定要得到,神殊尽力争取,阻止纳兰天禄脱困则随缘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净心等人一步步靠近,许七安不再犹豫,朝着佛陀金身三拜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云雾缭绕的穹顶,照下来一道金光,他消失在了第一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最先感受到的是温暖的阳光,以及满目疮痍的大地,这里似乎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大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片广袤的旷野,天空蔚蓝,气候干燥冷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佛境?没有半点佛境该有的祥和气息.........他心里想着,耳边听见一个熟悉的,温和的声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循声望去,不远处站着一袭青衣,五官清俊,身量修长,眸子清亮,还未蕴藏沧桑。两鬓也没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这章短了点,但上一章六千字,所以字数也还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