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二章 风起云涌

第二十二章 风起云涌

        玲珑小巧的小狐狸,脖子上挂着一个袖珍版的小皮包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说人话?狐妖........知道我的真实身份.........许七安差点给它来一套“大威天龙”掌,目光在窗外环顾一番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“嘻嘻”一声,四条小短腿一蹬,从窗沿跃入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目光追逐着这只小狐妖,看着它迈动优雅的四肢,走到桌边,奋力一跃,没能跃上桌面,小肚子撞在了桌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它痛叫一声,后肢乱蹬,终于爬上桌子,蹲下来,乌溜溜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和兴奋,观察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太菜了吧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娘娘让我来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发出银铃般的女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!许七安心里暗道,狐妖,且知道他的身份,多半是万妖国的妖,因此刚才忍住了灭妖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桌面,俯瞰着毛茸茸的可爱小狐狸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偷偷潜入这里,不怕被人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“嘿嘿”道:“速度和潜行是我擅长的领域,要不然娘娘怎么会派我过来呢。夜姬姐姐说,许银锣料事如神,明察秋毫,怎么练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推理需要足够多的线索,以及对事物的了解。比如我不了解你,我无从判断你是不是一只鲁莽的小狐妖。又比如你年纪不大,所以我会怀疑你本事不大,不够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恍然大悟,黑珍珠般的眼睛闪闪发亮,抬起抓起拍一下桌面,娇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不愧是许银锣,说的真有道理,井井有条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夜姬姐姐是谁,她认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在桌边坐下,给自己倒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快,给人家也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拍了一下桌子,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轻微的水声里,许七安给她倒了满满一杯,小狐狸凑上来粉嫩的鼻子?    伸出小舌头?    舔啊舔,舔啊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会化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诧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会呢。”小狐狸娇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错了?    你不是菜?    你是菜的抠脚,万妖公主派你过来作甚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喝了几口后?    小狐狸说道:“夜姬姐姐是我三姐,本领好强大的?    她比我早出生三百七十六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你的夜姬姐姐到底是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以前在京城办事?    刚回来不久,与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故事。许银锣真厉害呀~”

        浮,浮香........许七安脸色一滞,分不清内心是欣喜还是怅然?    或者恼怒?    心情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欣喜是再次得到老相好的消息,怅然是双方见面遥遥无期,恼怒是因为堂堂大奉打更人,硬生生被她变成大奉干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浮香的妹妹啊,原来浮香真名叫夜姬........许七安脸色稍转柔和?    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娘娘让我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报信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开心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倒是报啊........等了一会儿,许七安见她还是没说话?    一脸憧憬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只能强调道:“报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让我来和你说说佛门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?    小狐狸眼睛往桌上瞟了一下,她看的是桂花糕?    已经用余光瞥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吃就吃吧。”许七安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欢快的鸣叫一声?    抱着一块桂花糕?    小口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菜鸡、幼齿、很矜持、有股矜贵之气,感觉打一拳会哭很久的一只小狐狸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耐心的等待她吃完,许七安问道:“还要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呀好呀,谢谢许银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先把娘娘让你传达的事说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贪吃!许七安在心里又添了一个标签,不过小孩子都是馋嘴的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,乖巧蹲坐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从高往低开始,佛门最强大的是超品的佛陀,其次是四大菩萨,当代菩萨有四位,分别是掌控“金刚法相、不动明王法相”的伽罗树菩萨;掌控“大轮回法相、大慈大悲法相”的广贤菩萨;掌控“大智慧法相、药师法相”的法济菩萨,以及掌控“行者法相、无色琉璃法相”的琉璃菩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历史上曾出现过九位菩萨,五百年前有七位,甲子荡妖之后有五位,武宗篡位之时,又被初代监正斩了一位,如今只剩四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是九大罗汉,存世的只剩两位:须陀洹果位度情、阿罗汉度厄。娘娘说,果位凝聚后,便无法改变。因此漫长时光中,许多罗汉选择转世重生,重修佛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罗汉有住胎之昏,菩萨有隔阴之迷,大部分罗汉都湮灭在轮回之中。佛门历史上有十八位罗汉,这些罗汉,一部分转世轮回去了,一部分死在了甲子荡妖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是护法金刚,现存的依旧只有两人,分别是度难金刚和度凡金刚。佛门巅峰时有多少金刚,娘娘就没算过了。娘娘说,甲子荡妖时,三品金刚也只是炮灰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嘴巴张的能塞进鸡蛋,整个人宛如雕塑,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巅峰时九位菩萨、十八位罗汉、若干个护法金刚........这简直就是离谱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,不能这么想,只是历史上出现过而已,是时间积累出来的。那中原历朝历代下来,三品二品一品高手的数量,也是非常可观的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但是现存四品菩萨两名罗汉两名金刚,这就很离谱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如果大奉没有经历元景帝的祸害、许平峰的抽取气运,绝对不止镇北王一个三品,至少魏公就是顶尖的二品,当然还会有其他高手诞生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佛门,山海关战役后,简直烈火烹油,强盛到了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继续道:“此次带队来三花寺的是度难金刚,随行的有两名四品,法号净心和净缘。净心是禅师,净缘是武僧。你主要注意这两人便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蹲坐着,探出一只爪子伸进脖子上挂着的小皮包:“娘娘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爪子里抓出一个手环,手环上挂着六个锈迹斑斑的铜铃铛,很有年代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手环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纠正道:“娘娘说这是脚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接过脚环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道:“你猜猜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真没用,给你一个提示,我和夜姬姐姐的名字正好相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日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白姬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抬起前爪,用力拍打一下桌面,表示很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一件事,娘娘说,希望你能信守承诺,寻找神殊大师的残躯,为此,她派我来监视你。告诉你哦,我的速度很快的,能日行几千里。而且擅长潜行,我很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人立而起,掐着腰,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日行几千里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眼睛一亮,问道:“那你能驮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一愣,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,又看看许七安的大块头,迟疑道:“可,可以吧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高兴的把小狐狸抱下来,放在地上,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哎,你别哭了,是你自己说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坐在床边,看着趴在枕头上,嘤嘤嘤哭泣的毛茸狐狸,辩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眼里滚出豆大的泪珠:“我要回去告诉娘娘,你欺负我,嘤嘤嘤.......我的腰好疼,嘤嘤,嗝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长这么大,还没被欺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哄女人很拿手,哄狐狸........也挺拿手,连哄带骗给糊弄过去,小狐狸含泪原谅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打一拳能哄很久的。许七安吹灭蜡烛,道:“那,睡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狐狸爬了起来,黑暗中,警惕的看着他:“不,夜姬姐姐说你是色胚,我不能和你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了一眼小小的狐身,默默捂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至于不至于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闻人倩柔的闺房里,天宗圣子捻着酒杯,站在窗边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前辈和夫人没有住在一个房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倩柔对镜梳头,浅笑着“嗯”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穿着白色里衣,臀圆腰细胸脯饱满,从容貌到身段,都是极为出彩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好端端的分房作甚........他心里嘀咕一声,又道:“柔儿,你在那个徐谦面前,记得要恭敬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把他当恩公对待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倩柔表示很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李灵素停顿几秒,压低声音:“徐谦是个老怪物,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品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倩柔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摇头失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,我也这么认为,但昨日在三花寺,一件小事改变了我的想法。嗯,他给了我一只锦囊,里头全是火炮和车弩,足够武装出一个营的军队。你们雷州商会绞尽脑汁,耗费钱财无数,才从官府那里换来一些军弩和火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对他来说,这些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玩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倩柔难以置信:“他是朝廷的人?朝廷的三品高手,前有镇北王,后有许七安。此外就是司天监的术士。这个徐谦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圣子摇头:“他应该不是朝廷的人,据他说,火炮和车弩是与监正对弈时赢的小玩意。呵,这种人物,没必要骗我,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和监正对弈时赢的........闻人倩柔呼吸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圣子余光看了一样小相好,见她陷入深深的震撼中,当即说道:“啊,我修为被封,应当及早破开封印,柔儿,我先回房修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倩柔猛的回过神来,柳眉倒竖,抓起桌上的披帛,抖手一甩。

        长长的披帛宛如鞭子,缠住李灵素的脖子,把他拖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郎,你来雷州两日,却不碰我,是不是早已喜新厌旧?或者,心里有别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没有,我的永远是属于柔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看你今晚的表现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抱着小白狐,带着王妃来到内厅,看见李灵素独自一人坐在厅内享用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夜之间,你仿佛憔悴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扫了一眼桌面,早餐没有问题,白粥、馒头以及精致小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抽了抽鼻子,赶在李灵素反应过来前,揭开茶盖。

        茶杯里,泡满了枸杞。

        噗.........许七安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我这该死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感慨一声,道:“前辈,我们何时动身去三花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这几日应该还会有人来找上门来。你继续伪装李妙真,把消息散布出去。对了,昨天你露了一个破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破绽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三个馒头放在他面前,其中一个馒头撕成均匀两半,与另外两个馒头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指了指馒头,又指了指李灵素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思是,我昨天用的馒头规模不对,应该是两边各一个半馒头.........李灵素愣了一下,领会了徐谦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低头喝粥,道:“这件事记得保密,如果被我师妹知道,她会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喝着喝着,他看了看馒头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想深入思考,注意力突然被小白狐吸引过去,诧异道:“哪来的小狐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故友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故友的妹妹........李灵素审视着他,仿佛想到了什么,试探道:“狐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白狐自己点头,脆声道:“是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会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上的慕南栀吃了一惊,这才来了兴趣,伸手想抱小白狐,又缩了回去,小心翼翼道:“它会咬人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的,我超凶的。你不要碰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白狐挥舞一下爪子,威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家养的宠物,只有家养的宠物才喜欢被人触摸,真正的野兽是忌讳被人触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闻人府的管家匆匆进来,语气略显急促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道长,都指挥使大人来了,要求见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州都指挥使,整个雷州,势力最大的三人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面不改色,道:“请他去大堂,就说我立刻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许七安对视一眼,笑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人士只是点缀,一州之内,江湖中的四品高手,屈指可数,能对三花寺造成多大威胁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真正要钓的,是军方的四品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雷州都指挥使,是其中最顶尖的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后,雷州都指挥使袁义,见到了传闻中的飞燕女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盛名在外的天宗圣女,果然是个难得的美人儿,英气勃勃,五官精致,似是受了不轻的伤,俏脸微微发白,脖颈处缠着纱布。

        肤色黝黑,身材魁梧的袁义颔首道:“李道长侠名远播,今日得见,是袁某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州紧邻西域,屯兵十万,处处都是军镇,当地的都指挥使,不管是职位还是战力,都要比各州高一品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妙真”直言不讳道:“都指挥使大人,是为三花寺的异宝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义没有点头,捧着茶杯,悠悠道:“李道长何以断定那件宝物能助四品突破超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雷州传闻不是很相信,但念及李妙真的名声,以及自身对三品的渴求,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笑道:“大人误会了,突破超凡只是那件宝物最微不足道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可解?”袁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可知楚州屠城案的始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镇北王屠城炼制血丹,早已举世皆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便好解释了,浮屠宝塔里镇压着当年山海关战役中,被擒拿的高手,俱是三品以上,包括靖山城的前任城主纳兰天禄这位二品雨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李道长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那些绝世高手都已经被炼化成血丹和魂丹。因此三花寺才闭门谢客,禁止任何人进入浮屠宝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义眯着眼,许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袁义拜访闻人府,打探异宝情报的消息,被雷州商会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进一步引起了轰动,刺激到那些观望的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州双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主汤元武坐在堂内,一长一短两把刀,静静竖在左右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双刀门是屹立雷州多年的江湖大势力,历任门主都是四品,走到哪里都受人崇敬,年初的天人之争,汤元武便曾带门徒去京城参与“盛会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门下弟子柳芸,依靠美貌和实力,在京城一举成名,与万花楼蓉蓉等人并列四大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三花寺的“异宝”,双刀门长老们意见各不相同,有人认为佛门不好惹,建议观望。有人则认为这是门主的大机缘,也是双刀门的大机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江湖人,追逐机缘,不该胆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环顾下方的长老、门徒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再争,此事不管真假,都值得一探究竟。佛门虽强,但雷州江湖人杰众多,军镇之中,高手辈出,未必不能与佛门角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芸儿,你率领三十名门中好手,明日与我一同前往三花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英气勃勃的柳芸背负双刀,出列,抱拳道:“是,门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某个军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骑冲出大营,身后追逐着一群士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骑绝尘的是一位身披甲胄的青年,胯下一匹毛色漆黑得骏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后,追逐而来的士卒们高喊道:“镇抚大人,私自出营是大罪。速速与我等回去,向指挥使大人请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穿甲胄的青年大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你乃乃个头的罪,老子要是能抢到宝贝,那就是三品武夫,谁敢治老子的罪?抢不到,大不了革职,老子一个四品武夫,在哪里都能混的风生水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