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十五章 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

第十五章 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惊恐的天宗圣子,许七安嘴角一挑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圣子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徐谦展现出的神秘感太强,以致于他陷入巨大的困惑和茫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不小心把天给聊死了?很显然,此事涉及到天宗隐秘,李灵素多半不会告诉我真相,想要套取情报,就不能明着问,交换模式也不行,得让他自己自愿说出来..........许七安想了想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你来说,这是天宗不能公之于众的隐秘,对我而言,却是早在几百年前就知道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百年前........李灵素微微张嘴,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他活了几百年?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儒家之外,任何体系只有四品以上才能寿元悠长,这意味着徐谦至少是三品?不对,他虽然手段诡谲,但他连清姐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各种各样的念头在李灵素脑海里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连清姐都打不过,活了几百年?”他皱了皱眉,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连一个四品都打不过,但蛊族会的,我都会。”许七安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一时哑然,竟说不出反驳的话,愈发觉得徐谦这个人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继续道:“知道,但并不代表了解内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刚张开的嘴,闭了上去,他刚才还想质问: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你知道天宗的秘密,刚才还要问我?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就得到了回答,没想到对方的逻辑如此缜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圣子沉吟片刻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,但确有其事。当然,这不会记载在任何典籍里,但又无法瞒过任何弟子。理由很简单,天宗传承数千年,高手辈出。晋升三品超凡层次后,就能拥有极为漫长的寿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理来说?    即使会因为天劫、战斗等因素?    折损部分前辈,但不可能全部死绝。但天地人三宗?    超凡高手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地宗修功德?    却有入魔的风险。人宗业火灼身,几乎没有渡过天劫的道首。那么?    我们天宗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宗的太上忘情是大道,与业火灼身和堕入魔道并不一样?    天宗的问题在哪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多弟子心里有这类疑惑?    然而注定无法得到答案,只有师门长辈和少数杰出弟子才知道天宗修行之法,品级越高,越容易遭遇“消失”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人知道他们哪里去了?    我猜测就算连师门长辈都不清楚?    或许,只有历代道首自己才清楚,但他们从来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李灵素看向许七安,以交换情报的姿态?    请教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徐........前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事是天宗机密,换成旁人?    他是绝对不会泄露,但这个自称活了几百年的徐谦?    一语道破,李灵素认为对方或许比自己更了解其中内幕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你也不知道真相?    我刚打算从你身上薅羊毛?    你反手就薅回来........许七安保持着得道高人的人设?    呵了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尊哪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瞳孔骤然收缩,表情呆滞,片刻后,他凝固的眸子微微颤动,呼吸随着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他仿佛想通了以前很久没有想明白的疑惑,又或者,以前的某个疑惑得到了解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前辈解惑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圣子诚恳的做了个道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什么都没说,我用的是疑问句........许七安默默嘀咕,他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,转而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之前是怎么确认往西走,东方姐妹不会深追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“嘿”了一声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她们本来就要去西方,准确的说是去雷州,似乎是寻一座浮屠塔。听蓉姐说,她师父能不能复活重生,就看此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浮屠塔,听名字就知道属于佛门;雷州是紧邻西域的州,属于大奉;东方婉蓉是巫师,她师父必然也是巫师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皱了皱眉,难以将这些信息结合起来,“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我不清楚,我只知道蓉姐的师父是纳兰天禄,靖山城前前任城主,前任城主纳兰衍的父亲。山海关战役时,被魏渊杀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目光掠过许七安的肩膀,看见远处坐在大石上的嫂子,正笑吟吟的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一沉,迅速低头,他怀疑这位嫂子在偷看他,但他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姿色平庸的女子并不在他参悟太上忘情的名单里,更何况她的男人是个可怕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该死的魅力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天宗圣子定了定神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知道的,巫神教擅长元神修行,肉身易毁,元神难灭,据我所知,那位纳兰天禄是二品雨师。想必当年死而不僵,元神被佛门拘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又和浮屠塔有什么关系........许七安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景秀宫,太子坐在温暖如春的堂内,一身蟒袍,手里捧着茶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,再过半月,而孩儿就要登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沉稳,似乎有着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最近一直向自己强调的细节,驾崩的父皇、战死的魏渊,以及依旧屹立朝堂的王首辅,这些曾经权柄煊赫的人物,都有着四平八稳的气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作为即将登基的一国之君,自然也要喜怒不形于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雍容华贵,保养得当的陈妃容光焕发,走到太子身边,轻轻抚摸他的袖子,激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终于熬出头了,终于熬出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丰韵动人的熟妇眼泛泪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欢喜了片刻,忽地皱眉:“你要防着四皇子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笑着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孩子坐了十几年的东宫之位,不管是民意还是朝堂,心里都是向着我的。我便是正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父皇驾崩,国不可一日无君,朝野上下,都期盼着孩儿能及早登基。而且,那份告示张贴之后,孩儿在民间的声望立刻高涨。四弟不得民心,毫无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,这一切都得感谢王首辅,若没他相助,四弟恐怕还能依仗魏渊留下的党羽,挣扎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妃笑道:“你登基之后,要多依仗王首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妃满意点头,忽然恨声道:“等你登基之后,母妃想让那个女人进长春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春宫是冷宫,那个女人,指谁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皱了皱眉,道:“母妃,孩儿登基后,你便是后宫的主人。何必计较一个位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明白母妃的意思,母妃想当太后,更想把那个女人打入冷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是皇后名义上的儿子,皇后是他的嫡母,除非皇后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,不然,即使他登基,也不能剥夺皇后的名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妃低声道:“我明白太子的顾虑,皇后早已失德,不配母仪天下。我与你说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听完,瞠目结舌,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皇后与魏渊,竟有这样的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如今魏渊已死,死无对证........”太子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”陈妃冷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返回后,立刻派人传召王首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陈妃的想法告诉王首辅,问道:“首辅大人是何意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头发花白的王首辅欢恍惚了一下,叹息道:“原来如此,殿下为我解了多年的疑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他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将登大宝,遇事决断时,首先要考虑的利益得失,而非血亲。若想以此原因废后,倒是合情合理。但殿下想过没有,皇室颜面何存?

        “您登基之后,皇室颜面,就是您的颜面。先帝死后,过往一切都归咎于他。至此,大奉迎来新朝。这个节骨眼,再闹出这样的事,丢颜面的殿下,损名声的不仅是皇后,同样是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一步说,就算这些殿下都不顾,非要坐实此事,那魏渊的身后名.........许七安会答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呼吸一滞,表情略显僵硬,下一秒,他面色如常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首辅大人看法很中肯,是本宫思虑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飘飘的带过话题,笑道:“听说首辅大人的千金,要与庶吉士许新年订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首辅顿时露出笑容:“已经择好吉日,三个月后订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笑道:“到时候可别忘了请本宫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今日阳光正好,穿着红裙,打扮华丽的裱裱,脚踏灵龙,在湖中游曳,一双水蛇腰扭啊扭。

        素雅穿着的怀庆握着酒盏,站在岸边,看着没用的临安一边惊呼,一边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离京后,她能清晰的察觉到临安的状态,可谓一扫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也会有发呆的时候,但大体上,还是开心居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的原因,既有贞德死后,皇宫气氛云开雾散,也有太子即将登基,临安为嫡亲哥哥高兴,但怀庆认为,最大的原因,还在于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离开前,究竟对她说什么?或是承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莲花般姣姣清丽的皇长女,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暗戳戳生气了一下,她又把目光望向天边,喃喃自语:

        “山雨欲来风满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父皇留下的烂摊子不算什么,云州的乱党才是朝廷最大的挑战,也是那位即将登基的太子,最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狭窄的山道,三人两骑,哒哒哒的奔驰,身后扬起一阵尘埃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昏前,许七安三人来到一座小镇,准备在镇上的客栈歇息,将就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客栈堂内的四方桌边,李灵素抿着浊酒,疑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为何不回京城,还有事要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想法里,三人应该立刻北上前往京城,但徐谦却继续西行,丝毫没有返回京城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若是想去京城,可以自行离开。”许七安给慕南栀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成,离了你,我便失去了移星换斗的法术,蓉姐和清姐迟早把我抓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灵素摸了摸腰部位置,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草草的用完晚膳,双方各自回房,许七安从地书碎片里取出大水缸和几盆毒草,摆在床边,希望它们能在花神转世的滋润下,该成长的成长,该进化的进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以后不能在李灵素面前取出地书碎片,他多半是七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久以前,金莲道长介绍天地会成员时,提到过七号被人追杀,且与李妙真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号和李灵素完美契合,他也曾说过,积蓄都在师妹李妙真身上,换而言之,地书碎片在李妙真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倒是可以理解,李灵素对自己能否逃脱姐妹花的追杀,没有太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地书是金莲道长所赠,是地宗的法宝,为防止这件法宝落入旁人之手,做好最坏打算的李灵素把地书碎片交给师妹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许七安内心莫名的触动,感应到了地书碎片中,传来某件法器独有的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指尖轻扣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嗒.......一只铭刻咒文的海螺掉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抓起海螺,凑到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男人的声音,清晰的传来:“你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保持着倾听的姿势,半晌,海螺里静悄悄的,半天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陷入了沉思,监正的二弟子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为此展开联想,开动脑筋,然后,半天没动静的海螺里终于传来声音:“在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眉头皱的更紧了,心说这是什么意思啊,这位二师兄想表达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他为此展开联想,开动脑筋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遗憾的是,海螺里没有声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猜不出二师兄的意思,无奈放弃,他除去鞋袜,泡了一会儿脚,正要上床歇息,强大的听力捕捉到桌上海螺传出细微的说话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哪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来声音了!许七安低声重复:“你,在,哪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猛的拔高声音:“你在哪?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脑海里闪过一连串的问号,二师兄说的是:你在哪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在问他的位置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    是因为距离太遥远,法螺的“信号”不好导致的吧。许七安心里做出猜测,回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雍州边界,一个叫青崖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了好久,法螺里传来声音:“好,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又是永恒般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是没事了吧,监正给的法螺不行啊,信号这么差........他边吐槽,边走到柜子里,抱出一床干净的被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睡过去一点,你给我的位置也太小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被子丢在床上,推了一下慕南栀的香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不开两间房?”慕南栀扭过头来,亮晶晶的眸子里充满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担心你一个人睡觉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顺势钻入被窝,虽然睡着不同的被子,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,近到他能数王妃的发丝,近到鼻端闻到了花神转世独有的幽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瞪他一眼,转过身,面朝墙壁,背对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凌乱发丝间,雪白细腻的脖颈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往里靠了靠,慕南栀也往里靠了靠,敌退我进之间,慕南栀被逼到墙边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过身来,瞪着眼,怒道:“你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好意思,刚才是情蛊先动的手........许七安沉默了一下,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凝视着慕南栀平庸的五官,低声道:“我,我想再看看你的模样,真实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南栀得脸瞬间红了,连带着耳根也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黑暗中对视,呼吸渐渐急促,心跳渐渐加剧。

        a上去,a上去........就在许七安打算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时候,他忽然听见了第三个人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大惊失色,霍然抬头,看向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白衣术士站在那里,默默的看着床上的男女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