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342. 真香

342. 真香

        (四更)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这名修炼了八门遁甲,并且差一点就开启四门的圣殿骑士惨死在自己身前,白金主教萨拉斯有点慌,有点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剧本不应该是这样写的啊!

        白金主教萨拉斯面色微变后,总算也是一个见识过世面的人,很快就镇定下来,三步并两步来到邓肯这名圣殿骑士的身体旁边,蹲下去的时候,用手指探了探鼻息,早已人息全无,看来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金主教萨拉斯脸上没有一丝怜悯神色,而是直接扒开这名圣殿骑士身着的铠甲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误会,他不是什么变态,他只是打算瞧一瞧,这名圣殿骑士到底是为什么突然胸腔爆裂而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褪下铠甲和上衣之后,展现在白金主教萨拉斯面前的是一个满目疮痍的血口,胸腔内的胸骨和内脏都混杂在一块,早已面目全非,就如同一滩嚼烂的果冻,又如同婴儿出的米糊,根本难以辨别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叹息一声后,白金主教萨拉斯心中暗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任重而道远啊!看来,这个八门遁甲绝技虽然强,但同时潜在的风险也异常的高,若是贸然修炼的话,恐怕会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看起来的话,明天这个时候,还要去继续到梦境世界当中,继续挖掘杨明有关八门遁甲修炼的细节和经验心得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,褥羊毛一时爽,一直褥一直爽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白金主教萨拉斯好不容易才逮到杨明这头羊,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调查小组的组长,宁风致带着一票人待在停尸房,从早上忙到深夜,一直在调查风笑天的死因,以及有可能的潜在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看着躺在棺木内的风笑天,眉头紧锁成川字形,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风笑天看起来已经死了,但宁风致的直觉告诉他,这件事情没有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怎么也不会想到,风笑天这是在假死,只能绞尽脑汁地琢磨和思考真正的杀人凶手,以及其背后的杀人线索,但很显然,忙了一天,都没有忙出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宁荣荣捧着一个篮子从外面走进来,笑盈盈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你辛苦了,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工作到很晚,就连晚饭都没有时间吃,所以特地熬了烫和做了饭菜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宁荣荣放下篮子,从里面一一陈列出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 蒜蓉排骨,番茄炒鸡蛋,凉拌丝瓜,红萝卜鸡蛋汤,都是非常常见的菜肴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荣荣乖巧地盛了一碗满满的米饭,上面萦绕着诱人的稻香,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索托城的精品粮食,普通人家一般都不太舍得吃,一般都是贵族才会精挑细选这样的粮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哟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接过饭碗,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,一眼就看出来自家女儿的小心思,眼中带着促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的小魔女什么时候这么懂事,居然都会给爸爸做饭了?我猜猜看,是不是为了你的小郎君的事情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什么样的女儿,就有什么样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荣荣被爸爸说得不好意思,脸上浮现出又羞又燥的酡红,娇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瞧你说得,难道就不可以是人家现在懂事了,学会孝敬你老人家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如果是真的话,那爸爸可就要感动一下了。”宁风致啧啧称奇,道:“先让爸爸尝一下,你做得饭菜好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有落下,他就已经挑出一块充满蒜香味的排骨丢进嘴巴里,稍微咀嚼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荣荣带着期盼的目光瞧着宁风致,就见他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,脸色开始逐渐发生变化,就像是川剧变脸一样,从红光满面变成酱紫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排骨是新鲜的排骨,但问题是,宁荣荣过去作为千金大小姐,从来就没有下厨过,今天还是头一遭做饭,可想而知,这味道会如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一口吃下,只觉得自己吃的不是排骨,而是一整个大海,那咸味简直突破天际,咸的发苦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嘴角一扯,心中默念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亲生的,这是亲生的,这是亲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宁风致含着一嘴盐的咸味,苦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荣荣,你到底放了多少盐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荣荣貌似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,小脑袋低垂着,用右手手掌比划了一下,小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面色一僵,女儿的意思是说,她放了一巴掌量的盐?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妈呀!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感觉舌头一阵发苦,干脆捧起那碗萝卜鸡蛋汤,打算润一润嗓子,顺便解解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汤一喝进嘴里,宁风致发现自己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特么是汤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这么甜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回不用问都知道,定是女儿把糖当做了盐,又放多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默默地放下碗筷,他发誓,他宁肯饿死,从这里跳下去,也绝对不会再吃女儿的饭菜!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。”宁荣荣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,小心翼翼道:“我做得饭菜还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心中抽搐,但转念一想,这是女儿第一次给自己做得饭菜,自己不能够打击孩子的积极性,这样只会让她有挫败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其实就是宁风致在给自己宠女儿找得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……很好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昧着良心,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宁荣荣脸上的担忧一扫而光,惊喜道:“爸爸,我做得饭菜真的好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!”宁风致十二分肯定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。”宁荣荣夹起饭菜,送到宁风致嘴前,脸上溢出真诚的笑容,但在宁风致此刻打盹眼中却犹如魔女的微笑,道:“爸爸,喜欢的话,你就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子,瞧瞧你刚才都说了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拗不过宁荣荣的再三热情喂饭,宁风致强忍着流泪,将女儿送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吃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之后,宁风致还要昧着良心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真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