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156. 震惊!鬼斗罗居然成了太监

156. 震惊!鬼斗罗居然成了太监

        (两更)

        武魂主殿贝斯卡主教被刺杀!

        鬼斗罗鬼魅遭到重创!

        继索托城武魂主殿被莫名势力摧毁之后,时隔多日,这里再次成为了整个大陆的焦点,连续两道劲爆的消息,更是如同旋风般在整个大陆刮起,席卷两个大国上上下下所有势力,几乎所有人都得知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武魂殿想要捂盖子,将这些消息压下去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当日,诸多势力的探子都在附近,见证了这一战的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多方势力的推手下,这种能够损害武魂殿威严的事情,自然是乐见其成,纷纷推波助澜,各种谣言不负责任地满天飞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传闻,教皇比比东气得一整天都没吃下饭,当天打碎了诸多名贵的花瓶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有小道消息传出,武魂殿全大陆重金通缉那两个黑袍人,只要提供那两人的身份线索,就可以获得十万金魂币的奖励。

        斗罗大陆风平浪静的表面下,正有无数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,所有势力都在打听,到底是谁,胆敢捋武魂殿这头老虎的胡须!

        在普通人看不到的角落里,正有许多人暗地里在行动,在追查,但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,根本追查不到这两人,就仿佛,这两个黑袍人都是凭空而生的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熙熙攘攘的索托城街道上,一队人马突然从城外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一人,身穿大红色的礼服,身上镶满着金银纹,尤其是胸前那颗闪耀着金光,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宝石,更是充满了华贵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普通人来说,或许这套礼服只是象征着贵气,可对于魂师而言,这却是最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这红色礼服只有封号斗罗才有穿戴的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看上去皮肤如同婴儿一般细嫩,娇艳的相貌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,如果不是脖子上的喉结,谁也不会认为他竟然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便是菊斗罗,月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魂殿长老,实力极强的封号斗罗,与鬼斗罗更是相处了六十年的朋友,感情更胜亲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菊斗罗身后,跟随着一队骑士,座下是一匹匹纯白的骏马,每个人都长得人高马大,身上穿着银亮色的铠甲,在烈日下褶褶生辉,无形中平添了几分庄严神圣。

        总数百人的骑士一路走来,却没有人胆敢露出轻视的目光,因为每一位骑士身上涌动的魂力波动,都显示着他们强大的魂师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队人马所过之处,群雄辟易,万众分离,自动开辟出一条宽敞的道路,任由他们经过,朝着他们行注目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们远离之后,刚才鸦雀无声的街道上,重新恢复了平日的喧闹,不少平民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那群人好吓人啊,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傻啊,没看到他们身上武魂殿的标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,这么说来,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,是真的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肯定是真的,一个武魂主殿的主教被刺杀,一个封号斗罗被重创,想想都刺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岂不是说,要打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的生活距离魂师太过遥远,更不用说是高高在上的武魂殿,只能胡乱瞎猜。

        各种版本的流言满天飞,一时间在大街小巷中传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菊斗罗月关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人的想法,顺着青石地板铺设的主干道,带着手下一路直奔城主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建立在索托城中央,建设的恢宏大气,占地数百平方米,远远地便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索托城城主已经接到手下卫兵通知,有一队武魂殿骑兵朝着自己这边过来,当即浑身一个激灵,抱着忐忑不安的情绪,早早地便带着随从在门口恭候多时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菊斗罗月关下马,索托城城主第一时间迎上去,肥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,用最热情的态度迎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菊斗罗冕下,真是有失远迎,想必您是来探望鬼斗罗冕下的吧,请随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索托城城主在政坛摸爬打滚多年,一眼看到菊斗罗满身煞气,心中便早已有所猜想,赶紧带人进去,并且一边走,还不忘邀功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鬼斗罗冕下受到重创后,我就花重金聘请当地最优秀的辅助系魂师医治冕下的伤势,如今已经恢复得差不多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,菊斗罗心中咯噔一下,感觉一直笼罩在心头的不安即将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即脸色一沉,面如黑墨,语气变冷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这幅欲择人而噬的表情,索托城城主吓得满身冷汗,但他心里很清楚,对方迟早都会知道,区别只在于前后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闪烁片刻,索托城城主硬着头皮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,鬼斗罗冕下恐怕下半辈子,再也做不了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菊斗罗表情骤然一怔,因为情绪太过激烈,甚至语调都变得有些像是女人的尖嗓音,听起来非常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 菊斗罗一把揪住索托城城主的衣领,就像是大人拧起小孩子一样,轻轻松松就将他肥胖的身躯提起来,吊在半空中,两条粗短的腿无力地在挣扎摇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小魅魅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一个大男人,称呼另一个大男人为小魅魅,索托城城主当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不敢有任何隐瞒,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抛豆子似的叙述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得黑袍人克制鬼魅的武魂能力,并且一巴掌痛击鬼魅下半身,以至于他失去了男人的功能,菊斗罗身上升腾起一股恐怖的煞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一名高级封号斗罗起煞气的时候,可怜的索托城城主当即就受不了,脑袋一瞥,眼睛一闭,当场昏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手扔掉这头肥猪,菊斗罗脚步更快了些许,豁然一打开房门,却见他的好兄弟正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鬼魅豁然转头,在见到自己的好兄弟月关的时候,脸上露出三分惊喜,四分复杂的表情,声音变得像是太监般尖锐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关,你要帮我报仇雪恨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