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102. 朱竹清:好羞啊!

102. 朱竹清:好羞啊!

        (四更)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敏攻系魂师,朱竹清可谓是将速度与力量发挥到了自身的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腿部、腰肩力量充分调动起来,速度快得甚至在其身后带起一连串的幻影,如同一头猎食的猛虎,朝着对面马自达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她身上的第一魂环点亮,指尖上的钩爪流转着一层摄人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魂技,幽冥突刺!

        半途中,朱竹清的利爪骤然伸展,身体急速当中变相,速度也在瞬间增强一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变故,极尽精彩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杨明没有开启三勾玉写轮眼的话,都未必能够看得清楚朱竹清的动作!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正是敏攻系魂师的厉害之处,放弃防御,换来更快的速度,更强的进攻手段!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利爪撕空,发出一道尖啸的破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朱竹清的利爪即将触碰到对方,殊不料,马自达周身陡然弥漫出一粒粒水珠,快速形成一颗半圆形的水球,格挡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古言有云,上善若水任方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竹清利爪锋锐,当一触碰到至柔至善的水中,受到水压影响,立即消减掉大半威力,恍若从一头凶恶的母老虎,一下子就变成一头可爱的小奶猫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以外,朱竹清手臂陡然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能够感觉到,自己探入水球中的手臂恍若进入一个黑洞一般,里面有一股奇怪的吸引之力,正不断牵引着她,想要将她拉入水球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控制系魂师!

        朱竹清脸色急变,对于她这样的敏捷系魂师而言,一旦被对方控制住,不止是攻守异势的问题,更是会将自己置身于被动挨打的局面!

        朱竹清奋力地想要将手臂从水球当中抽取出来,可是令她感到绝望的是,除了那股古怪的牵引之力外,手臂上的重力还越来越沉,已经达到三倍往上的重力!

        她每一次拉动自己的手臂,就像是在拉一块沉重的铅球一样,寸步难行!

        “美女,你的反抗注定都是徒劳无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自达体内涌出的水珠子越来越多,顺着朱竹清的手臂不断蔓延上去,眨眼间就已经覆盖到朱竹清的香肩上,眼看着就要攀爬到她的香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武魂是重水,本身就拥有远比普通液体更重的重力,再加上我的第一魂技吸引,被我抓到的自大的你,根本没有任何胜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和别人不一样的是,马自达的魂环不是出现在脚下,而是出现在后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就是为什么,朱竹清会大意失荆州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道黄色的魂环流转着光芒,马自达体内涌出的液体,不由分说地覆盖在朱竹清脖子以下的所有部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这个时候,他已经算赢了,但马自达明显没有结束比赛的意思,而是不断地利用武魂重水,不断地将朱竹清的衣服浸湿,将她曼妙的曲线曝光在光线下,一双眸子闪烁着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竹清张了张口,想要开口认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马自达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,直接一团重水淹没到她的嘴里,害得她根本说不出话来,只能在水面上发出噗噗的水泡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自达伸出恶心的舌头,舔了舔嘴唇,看着水球内朱竹清火爆的身材,眸光越来越亮,似乎有着某种嗜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竹清全身被水球包裹着,感受着重水的水压从四面八方不断地压在自己身上,难受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挣扎,她不停地挣扎,希冀着能够从水球当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越是挣扎,消耗的体力越大,在水球内的重力和牵引力下,一点点地开始沉沦,就像是坠入无底的深渊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朱竹清受苦受难,戴沐白一双邪眸闪冽着凶狠的光芒,狠狠地盯着主持人,怒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替朱竹清认输,快点叫他停下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主持人回过神来,他也担心一不小心出了人命,赶紧对马自达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马自达选手,还请你注意一下你现在的行为,请你立即停止不必要的施暴行为,不然我有权力禁掉你的比赛资格,并且将你列入黑名单里面,以后我们索托大斗魂场都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主持人的威胁,马自达充耳不闻,只是一个劲地加大液体的输出,似是要将朱竹清淹死在水球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沐白再也忍不住了,也不管会不会坏了大斗魂场的规矩,直接武魂附体,人如猛虎出笼直接扑上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魂尊的强大魂力波动荡漾而出,惊芒似的犀利虎爪从天而降,直接将古怪的水球撕裂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水球还没有来得及复原之际,戴沐白立即将朱竹清从水球内抽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朱竹清面色虚白,体内五脏六腑受到水压重创,受到不同程度地伤害,而且那重水颇为阴冷,带走朱竹清体表大量的热量,使得她体温下降到一个危险的临界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戴沐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一阵优美的琴声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戴沐白猛地一转头,就见杨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身边,手里还捧着一架古琴,正弹奏着不知名的乐曲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竹清感觉自己的意识陷入到一片无边的黑暗当中,周围很冷很冷,充满着孤寂和阴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?我要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朱竹清意识逐渐消散的时候,突然之间,如同天籁般的音乐照亮了黑暗的意识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朱竹清感觉浑身包裹在一片温暖当中,恍若婴儿置身在胎水之中,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弱的鼻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~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皮轻颤,缓缓抬起,朱竹清一眼就看到戴沐白和杨明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她的视线落在杨明手上的古琴时,心里似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一想到自己刚才居然当着两人的面,可耻地发出舒服的鼻音,一向清冷的面庞就发热发烫,都不敢抬头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好羞耻啊!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,现在朱竹清衣服都湿透的情况下,更显得诱人,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当下杨明和戴沐白都没有分心留意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戴沐白看着杨明,咬牙切齿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明,我求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那个马自达生死战,务必要将他杀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能够杀死他,不管你要我做什么事情,我都答应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