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901. 一刀斩巴安帝(4000字,二合一)

901. 一刀斩巴安帝(4000字,二合一)

        深渊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贯通各层位面的暗河上,一条通体由骨骼构筑而成小舟从上游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摆渡人撑着船,一边滔滔不绝地给伊利丹怒风讲解着各层位面的风土人情,见他听得入神,心下暗自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伊利丹怒风被杨明派来深渊位面当担间谍,如今初来乍到,正是两眼一抹黑的时候,对深渊位面的情况一概不知,摆渡人罗里吧嗦的介绍非但没有引起他的不满,反而心中颇为喜悦,赶紧凭借着强大的的记忆里,悄悄地记录下来,准备整理成册后发给杨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听到摆渡人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位面第六层帝王乃是智帝,它所属种族是智者一族,这个种族拥有非常强大的控制能力,在深渊位面更是享有第一控制强者的美誉,除此之外,智者一族还有着控制其他深渊种族的力量,所以即便是实力比智帝和智者一族强大的帝王和种族,也不愿意招惹它们,生怕招惹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位面第五层帝王乃是镰帝,它所属种族不明,拥有着极快的速度,以及空间穿梭能力,作战方式如同王牌刺客一般,一击不中远遁千里,是深渊中大名鼎鼎的暗夜之王,有着极其强大的斩杀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位面第四层帝王乃是魔帝,它所属种族是深渊魔傀,深渊魔傀一族拥有深渊第一的身体防御强度,身为深渊魔傀一族中的最强者,据说魔帝的身体强度上升至能堪比三级神祗,这个种族一向都是深渊军团中的先锋军,专门冲锋陷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位面第三层帝王乃是烈帝,它所属种族不明,一向习惯独来独往,平常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但个人实力在深渊位面排行前三,所以哪怕附庸烈帝的深渊族群不多,也没有任何帝王胆敢招惹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位面第二层帝王乃是灵帝,它所属种族是深渊灵龙,是当年纵横宇宙的真龙一族的分支,据说是真龙和深渊蠕虫结合的血脉后裔,只不过这一支龙族早已经背叛了最初的信仰,如今已经彻底沦为深渊种族,深渊灵龙一族极其擅长灵魂力量,甚至拥有吞噬灵魂变强的能力,只不过由于族人太过稀少,即便是在深渊当中也颇为罕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深渊位面第一层帝王乃是深渊圣君,也就是深渊位面的主人,没有任何人知晓他的来历,也没有任何人知晓他的出身,只知道千万年岁月下来,深渊位面依旧是由深渊圣君统治,只不过他常年闭关修炼,经常将权力下放给其他排名靠前的深渊帝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摆渡人喋喋不休的情报,伊利丹怒风眼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照这么看来,深渊位面还真是人才济济啊,居然有这么多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而言的话,如今的斗罗大陆还真是人才凋敝,也唯有主人领导下的炸天帮才可堪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若联系起深渊位面那庞大至极的族群,以及那全员皆兵的恐怖战斗力,一旦深渊位面向斗罗大陆发起全面总攻,斗罗大陆位面根本扛都扛不住!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主人没有亲自过来,而是命我前来卧底充当间谍,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伊利丹怒风暗暗点头,为杨明有此远见感到万分钦佩,犹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贵的客人,请问,你想好要去哪一层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摆渡人小心翼翼地看着伊利丹怒风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想清楚了。”伊利丹怒风以拳击掌,道:“那我们就前往第一层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摆渡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伊利丹怒风斜睨了眼这个长着蜥蜴脸的家伙,鼻孔一哼,道: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擦了擦脸上被喷到的口水,摆渡人尴尬一笑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行,只是在下有些好奇,客人您是想去第一层干什么,是想要拜见圣君冕下,请求他封你为一层的帝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尽管伊利丹怒风脸上裹着一层黑布,但摆渡人似乎从黑布上凹起的嘴型上看到,他此时嘴里大大一咧,露出一排森森利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我的实力,到哪一层都能够横着走,我去第一层当然是找那个什么深渊圣君,将他彻底击败,坐上深渊主宰的位置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    摆渡人虎躯一震,双眸呆滞,甚至就连手中撑船的工具掉落在甲板上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摆渡人张了张口,似乎很想劝阻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看到伊利丹怒风那一双仿佛要大杀特杀的目光时,摆渡人立即闭上嘴巴,心中不由地对眼前这位恶魔充满了鄙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,就看你到了深渊第一层,会被深渊圣君冕下打成什么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摆渡人原本见伊利丹怒风这人从来没见过,所属种族闻所未闻,兼之实力极其强大,想要通过交谈攀交一番,借此熟络熟络,以后前去其他位面,也好有个吹牛皮的对象,可现在见伊利丹怒风一门心思去作死,也就熄了这个心,一路上一改之前的作风,闭口不谈当个闷葫芦,只是埋头划船。

        暗河贯通深渊位面各个层面,显然不是什么普通的河流,内里蕴藏着世界规则,其中应该有着时间和空间的规则,以至于当小舟再次停靠在岸边的时候,伊利丹怒风只觉得一阵恍然,宛若隔世一般,有种黄粱一梦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小舟走下,双脚踏上坚实的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伊利丹怒风左右环视一圈,发现一层深渊并没有其他深渊面积那么大,大概只有一个地级市大小,相比于那些动辄堪比一个行省的深渊,确实没有那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深渊一百零八层之中,只有三层是唯有一位存在的,就是前三层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这三层之中,他们都是唯我独尊的存在,也被称之为深渊三圣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出身深渊灵龙的灵帝,当他成为第二层帝王之后,都不允许深渊灵龙一族的族人在第二层生存,深渊灵龙一族的族人只能被迫离开第二层,前往深渊其他位面漂泊。

        伊利丹怒风丝毫没有第一次到来的怯意,反倒好整以暇地四处游走,东看看,西瞧瞧,闲庭若步的样子,很快就落入到某些赶来参拜深渊圣君的帝王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蓬雾气毫无征兆地飘散而出,伊利丹怒风看似全身放松,实则一直绷紧着神经,周围任何一点的风吹草动,都足以令他警惕,何况这明显不怀好意的雾气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伊利丹怒风也是艺高人胆大,仗着自己强大的毒抗,愣是没有离开,反倒是站在原地,仔细端详着这迎面扑来的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浓雾呈现为黄色,当它喷出的时候,伊利丹怒风明显地感觉到周遭的温度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,不是单纯的上升或是下降,而是一种极为不稳定的波动,一时高一时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一股无形的威压从那团雾气中蜂拥而出,相当于封号斗罗的威压能够震慑住诸多宵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对于伊利丹怒风这位半神级恶魔而言,区区封号斗罗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察觉到伊利丹怒风并不是什么好惹的对象,雾气来到半空中的时候突然停滞下来,随之快速地凝聚成一体,从气体转变成实体,一个庞大的身形随之从雾气中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头伊利丹怒风从未见过的生物,它有着类似于巨龙的头部,但身体却如同小山一般,全身布满了墨绿色鳞片,三条腿支撑着身体,上身非常雄壮,一双手臂特别长,两只利爪如同老鹰般锋锐,每一只爪子的直径都有五米开外,一条巨大的尾巴拖曳在身后,它有四只眼睛,全都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,全身气息更是极其狞恶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眼过去,这家伙体型极其庞大,光是身高便足足有四十米,如同一条霸王龙般矗立在大地之上,居高临下地盯着伊利丹怒风,四只眼睛闪烁着恶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深渊108帝当中,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伊利丹怒风歪着脖子,上下打量了下这头庞然大物,显然是深渊108帝的其中之一,黑布遮掩下的面孔面无表情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瞎子吗,连我巴安一族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    巴安一族乃是深渊当中的强力种族,眼前这头更是巴安一族的王,同时也是深渊108帝之一,在深渊当中拥有着崇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我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利丹怒风耸了耸肩膀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副轻描淡写的态度,着实令巴安帝脸上无关,周围还隐藏着诸多帝王,都在看着这一幕,巴安帝若是不做些什么的话,恐怕会被其他帝王嘲笑到死,甚至会觉得它很软弱,会联合其他帝王一起杀死它,瓜分它的地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人类看来,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深渊位面这种混乱地方,却是极为常见的事情,自相残杀,以下克上,欺诈、背叛,每时每刻都在深渊各个位面各个角落上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巴安帝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杀意,四只眼睛爆绽出暴虐的凶光,它也是一个狠人,二话不说,当即朝着伊利丹怒风出手,而且一出手便是杀招,往死里打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巨大的龙爪直奔着伊利丹怒风抓来,巴安帝凶恶的咆哮着,全身鳞片都散发出墨绿色的光芒,哪怕是在深渊世界中,巴安帝也是极其强悍的存在,此刻含怒全力之下,恐怖的气息更是令空气都要为之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巴安帝愤怒的一击,伊利丹怒风仅仅只是双手环抱于胸前,双手紧握着他那一把独具特色的兵刃埃辛诺斯战刃,默默地抬起下巴,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波澜不惊地盯着巴安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在找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隐匿在附近的深渊帝王,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这么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下一刻,这些深渊帝王都不由地瞳孔骤然一缩,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!

        却见,当巴安帝即将要一爪子拍死伊利丹怒风之际,他整个人却骤然消失在了原地!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任何一位深渊帝王,都没有看清楚伊利丹怒风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当他再次显现出身形来的时候,便已经来到了巴安帝的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爪子,不是像你这样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和你这种满脑子都只剩下杀戮欲的野兽讲这些,也没有太大的必要性,还是死掉算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一阵喃喃低语,伊利丹怒风轻描淡写地挥舞出手中的神器埃辛诺斯战刃。

        巴安一族是天生的战斗种族,当伊利丹怒风消失在巴安帝视线当中的时候,它的直觉便已经告知它不妙,在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一瞬间,巴安帝紧急收爪,并且拧腰后转180°,锋利的利爪,坚韧的手臂,通通地借此横档在胸前,以它那远比柱子还粗的手臂,比埃辛诺斯战刃还要大,足以遮盖住绝大多数致命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一来,我就稳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巴安帝生前最后的一丝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它临死之前,它只见到一道匹练的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刀,是魔兽世界中有名的埃辛诺斯战刃,这把刀曾经杀死过很多恶魔,也杀死过很多人类,油绿的光芒之下,仿佛有着无数冤魂在哀嚎、在恸哭!

    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    埃辛诺斯战刃切瓜砍菜般轻而易举地斩断巴安帝的手臂,去势不减地砍在它高达四十米的身上,锋利程度当仁不让,宛若热刀切牛油一般轻松,直接将它从头到尾地一分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双脚重新稳稳地站在地面上,伊利丹怒风背靠着巴安帝矗立着,身后是颓然倒地的尸体,惨绿色的液体喷溅着,洒落了一地,发出“噗嗤噗嗤”的腐蚀声音,显然在巴安帝体内蕴藏着见血封喉的剧毒,一旦触碰到会遭到惨烈的报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这一切,都对伊利丹怒风没有丝毫威胁,那些毒液在触及到他身后的恶魔披风时,便被自动地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那一件不起眼的恶魔披风,同样也是一件神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