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889. 家庭(4000字,二合一)

889. 家庭(4000字,二合一)

        软软的浮云在天空飘浮,像一缕一缕的烟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山环绕,绿水常在,湖岸边的垂柳迎风摇曳,阳光在湿润的泥土地上洒下斑斓的光斑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躺在草地上,身边是四位老婆,看着东边的旭日缓缓升起,心中有着难言的宁静和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很显然,今天他的休假即将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耳朵一动,便听到一阵翅膀扑打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还没等对方靠近,杨明高达三级神元境的神识覆盖方圆千米之地,早在对方进入到探查边缘的瞬间,便已经捕捉到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者是一头血红色的蝙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暗金三头蝙蝠王使用魂技分离出来的子体,现如今不单单只是用于炸天帮内部通信,而且还对外出售,用以取代过去飞鸽传信的作用,安全有保障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从草地上站起身来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,抬起右臂,血红色小蝙蝠恰好落在他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荣荣很贤惠,也很敏感,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从血红色蝙蝠的爪中摘下信筒,从里面取出一卷信纸,目光从纸上细小如蚊的字体上迅速地一扫而过,已然将昨晚在炸天帮驻地当中发生的事情,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你不用多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回了个安慰的笑容,随即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紫姬和不明身份的人一起劫走王秋儿?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多少有些惊讶,原本以为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,紫姬已经打消了救走王秋儿的意图,没想到对方居然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,王秋儿走了也不算什么,毕竟杨明和王秋儿之间顶多只是有些小暧昧罢了,并没有实质性的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虽如此,可紫姬明目张胆的救人,却着实让杨明面上不好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杨明更加关心的是,那个和紫姬一块救走王秋儿的人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见杨明看完信件之后一直保持着沉默,宁荣荣关切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若是事情很棘手的话,你就先回去忙吧,这里有我们几个帮忙看着小杨过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没什么,只是一些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可不希望这种小事就打扰到自己和家人团聚的时间,自己过去一直忙忙碌碌,不是忙着修炼,就是忙着帮内的大小事务,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在家人身边,他如今更宁愿放下手头上的事情,和家人相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杨明口头上说着小事,可宁荣荣很清楚,若是帮内没有发生什么要紧的事情,是不太可能让血红色小蝙蝠专门来通知杨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见杨明态度坚决,宁荣荣心思转念之间,倒也有些明白到杨明的心思,心中暖烘烘的,能够被爱人一直关心着,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过旭日东升的美景后,杨明和四位老婆开始分工合作,准备制造一艘横渡湖泊的游船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体验生活,杨明一行人全程都没有动用任何武魂和魂技,浑然就是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从幽海纳戒中取出一系列器具,手中持着一柄重达百斤重的斧子,走入林中,环顾四周一圈,这附近都生长着一堆杉木,乃是制作木船最好的原材料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找到一棵生长不错的杉木,大树树冠圆锥形,树皮灰褐色,树枝呈现二列状,叶片在枝丫上尽情地舒展,微微弯曲,呈现镰状,大树有三人环抱那么粗。

        撸起衣袖,双手握紧着百斤重的斧子,这对于寻常人而言很是沉重的工具,在杨明手中却轻如毫毛,丝毫不受到影响,双手沉稳有力地握紧,双眸紧紧地盯着树干,伴随着腰部、肩膀、大腿共同发力,斧子很有节奏感地落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感受得到,其实这种发力的感觉,和乱披风锤法有着非常相似的道理,即便此时他没有使用任何技能,也依旧感觉得到,当斧刃劈砍在树干上的瞬间,直接入木三分,效率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连挥动了三两下斧子,树干已经被砍断三分之二,杨明单手轻轻一推,眼前杉木便再也支撑不住,倾颓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杨明眼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得到《唤魔经》之后,脑子里就一直在思考,该怎么将《唤魔经》推广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普通人在挥舞斧子砍伐树木的过程当中,使用的技巧都和乱披风锤法异常相似,都是用到肩膀、腰部、大腿的力量,那么,他们之间的差异点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就是魂力!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在六岁觉醒武魂的时候,尽管大多数都是觉醒镰刀、锄头、蓝银草之类的废武魂,但最根本的原因,还在于他们在觉醒的时候,魂力非常低下,大概在1级魂力到4级魂力之间徘徊,甚至有的根本没有任何魂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觉醒的时候,魂力越低,就意味着潜力越低,若是根本没有任何魂力的话,就完全没有成为魂师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哪怕掌握着乱披风锤法的技巧,也绝对无法修炼出来,顶多就是在锤炼武器的时候,能够增添几分力量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唤魔经》的推广,必然要和炁的修炼功法结合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,这些修炼了炁的功法的人,能够获得类似魂师魂技的力量,那势必会获得更大的欢迎!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嘴角微微上翘,显然已经想到了好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炼《唤魔经》的人,体内会自然而然地凝聚一分杨明的力量,一旦杨明在未来陨落的话,便能够通过夺舍的方式,在这些修炼《唤魔经》的人体内重新复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杨明便可以通过和《唤魔经》之间隐隐约约的纽带,将自己所拥有的技能分享给大众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一下子就将技能分享出去,而是逐步地来,不是一蹴而就,同时,他们掌握技能的威力,也绝对不可能超过杨明的上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看,杨明出道这么多年,掌握了多少技能?

        三勾玉写轮眼、万花筒写轮眼、轮回眼、须佐能乎、炼丹术、无情冲锋、惊雷之龙、炎魔之体、青莲剑诀、八门遁甲、玄武盾、新月突击、霸王色霸气、独孤九剑、双手互搏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连串的技能,足以让任何人看得眼花缭乱!

        当一个普通人修炼炁的功法,再度进修《唤魔经》后,随着他们的修为日渐精进,他们就能够自然而然地习得杨明一个技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当他们学会杨明所有技能之后,也就意味着在他们的体内已经孕育出杨明的一丝分魂,杨明可以随时随地地夺舍他们的身体,达到重生的效果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样的结果看起来很邪恶,可只要杨明一天不死,这一部《唤魔经》对于普天下的老百姓而言,就是一个福音,就是无法拒绝的诱惑!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斗罗大陆实行的是帝国分封制,下面有分封的王国,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人具体地统计过,斗罗大陆上面生活着多少人,但粗略地计算一下,天斗帝国的面积就不亚于杨明上一世的欧洲,若是再加上星罗帝国和武魂帝国,至少也有十亿人口,

        而除了斗罗大陆以外,大海的对岸还有另外一块日月大陆,日月大陆的面积丝毫不亚于斗罗大陆,上面的人口大致上和斗罗大陆相持平,若是能够将炁的功法和《唤魔经》也推广到那一边的话,也就是说,至少有二十亿人都是杨明的重生备胎!

        只要稍微想一想这个美好的未来,杨明心中就更有底气去面对神界诸神,以及那位不知身份的创世神,心中对于探寻日月大陆的紧迫感也就更加强烈了些许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自从在龙神遗址和龙神一别之后,杨明心里头就隐隐有一种不安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不安,更多的是来源于未知的创世神,以及未知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创世神手段通天,自身不出手,只是通过创造凤凰之神和龙神打对台戏,再怂恿神界诸神灭掉以龙神为首的兽神,整个过程自身都是隐于幕后,完全没有出手过,却能够做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试着回想一下,貌似自己莫名其妙地背上世界毒瘤的称号,紧接着被神界诸神关注和针对,也开始走上了当初龙神的老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没有任何准备的话,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就稀里糊涂地挂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一定后,杨明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四位老婆也相继将他砍到的杉木分解好,一块块木板堆砌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组装木船的过程,就像是堆积木一般,只不过相比于简单的堆积木,这其中就要关联到浮力、重力、平衡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和家人们也是第一次手把手地制作一艘木船,期间也犯了很多新人犯得错误,要么就是船身不符合力的规律,要么就是制作的空间太小,容纳不下一家人坐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反复复地折腾了一上午,杨明才总算制造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看着木船大功告成的一瞬间,一种成就感自然而然地涌入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快把木船推入湖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吩咐着,四位老婆齐齐点头,就连小不点小杨过也来凑热闹,一行人分别站在木船两侧,使劲推动着木船滑向湖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木船下水的瞬间,看着木船稳稳当当地停留在湖面上没有沉没,数人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欧耶,好大的船船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迫不及待地爬上木船,兴奋的就快要蹦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身为亲妈,哪里不清楚这小兔崽子的脾性,若是真让他蹦蹦跳跳起来,肯定没完没了,到时候大家努力的成果还不给他糟蹋完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疾手快之下,胡列娜闪电般地伸出右手,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,一手提起小杨过的后脖子,就像是抓住了命运的喉咙一般,目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捣蛋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亲妈的目光警示,小杨过就算在别人面前像是混世魔王一样无法无天,此时也不敢有任何妄为的举动,生怕遭到亲妈的天打五雷轰,赶紧耸搭着脑袋,一副茄子瘪下去的怂样,声音中带着点小委屈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看到小杨过这幅德性,宁荣荣、朱竹清、小舞三女心中只觉得一阵又好笑又好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平时都将小杨过当成自己的孩子,都快宠坏他,平时也管不住,现在看来,还得亲妈才能镇得住这个皮猴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虽如此,可当众人相继上了木船,摇动着木浆,湖面水波涟漪,推动着木船驶离岸边的时候,刚才还一副死气沉沉的小杨过,顿时间又再次满血复活,一双充满灵气的黑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,左看看岸边的垂柳,右看看拨动湖面的湖底下偶尔游走的草鱼,明明这些东西都是昨日里看惯看烦的景象,此时却仿佛赋予上了不一样的内涵,突然之间就变得有趣起来,让他流连忘返,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小杨过从船头走到船尾,又从船尾走到船头,一刻都没有半刻停歇,使得原本就勉强保持平衡的木船雪上加霜,一副左右摇晃欲要沉船的迹象,杨明当即板着面孔,一把抓起这个小皮猴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家庭老师布置的作业做完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在什么年代,孩子一听到作业两个字,如同遭遇噩梦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也不例外,顿时恍若晴天霹雳一般,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,就连那一双眼睛都仿佛丧失了对未来的期待,变得黯然无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爸爸面前,小杨过不敢撒谎,只能垂头丧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做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小杨过,就像是看着自己上一世小时候的样子,杨明心中一阵暗爽,面上依旧板着一张面孔,努力摆出严父的形象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做完的话,那就赶紧做,先从背诵古诗词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噘着嘴,委屈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看着杨明不像开玩笑的样子,才只能够不情不愿地背诵起来,清朗的童音在木船上响起:

        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