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884. 春游(4000字,二合一)

884. 春游(4000字,二合一)

        “鹅,鹅,鹅,曲项向天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清脆的童音响起,就见小杨过拿着一本诗集,一边摇晃着小脑袋,一边一本正经地朗诵起来,口齿清晰,语速不急不缓,看得杨明和四位老婆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一直觉得做人不能忘本,自己穿越多斗罗大陆世界这么多年,不能够完全忘记过去,所以对于儿子的教育一直抓得很紧,从小就教他唐诗宋词,希望他以后不仅仅只是一个只懂得舞刀弄枪的莽汉魂师,更能够成为一个知书达理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放下诗集,黑溜溜的大眼睛仿佛放着光亮,直勾勾地盯着杨明看,脆生生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粑粑,我已经会背了,你要遵守约定,带我去钓鱼鱼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小杨过生怕杨明会食言,当即合上诗集,一板一眼地背诵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个刚满月没多久的孩子而言,在这个年龄段的其他孩子还在牙牙学语,甚至都还不会走路,小杨过不仅能够表达清晰,而且说话流畅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当父母的,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聪明伶俐,未来会有出息,杨明自然也不能够免俗,见到小杨过这般聪明,当即老怀大慰,一手捧起儿子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爸爸这就带你去钓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耶!粑粑最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高兴地几乎就要手舞足蹈,看得亲妈胡列娜连连翻白眼,都忍不住起了些许醋意,咬牙切齿地低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兔崽子,平日里我教他念书写字的时候,总是拖拖拉拉,又说肚子疼想上厕所,又说昨天晚上睡眠质量差导致今天昏昏欲睡,总有那么多借口不去学习,结果现在倒好,夫君一来,二话不说,立即就变了个人一样,都不需要人拿着藤条在后面鞭笞,自个就自学成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语当中,充斥着胡列娜浓浓的怨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这也是每一个家庭主妇的碎碎念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荣荣听得掩嘴失笑,虽然听得有些幸灾乐祸,可心里头却有些空空荡荡,暗暗摸了摸自己扁平如旧的肚子,又偷偷瞄了眼小舞日渐隆起的腹部,美眸当中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就连小舞都有了夫君的孩子,我的什么时候才能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低声喃喃着,宁荣荣便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,转头看去,就见好姐妹朱竹清站在自己身旁,朝着她眨了眨眼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担心,船到桥头自然直,孩子是迟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宁荣荣微微嘟起嘴巴,有些闷闷不乐道,“我只是希望能够早点有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人独角戏,两个女人对台戏,三个女人一台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个老婆心思各异,不过倒没有外人想的那般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沿着湿润的河岸边走过,在泥地上留下一排排脚印,杨明寻了个背着太阳的柳树底下,从幽海纳戒中掏出躺椅和各式渔具,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杨明早在出发前就显然已经准备妥当,为的就是能够满足春游途中所需要的一切物资。

        给每个人分发了一顶斗笠和渔具,杨明仰躺在躺椅上,将准备好的饵料勾在了鱼钩的顶端,这些饵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蚯蚓之类的玩意,而是一种名为泥地蚯的十年魂兽的血肉,这种魂兽对于鱼类生物或者魂兽而言,都是极具吸引力的存在,能够更好地引起鱼群的注意,这样就平白减少了许多钓鱼过程中等待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右臂一扬,钓鱼线顺着美妙的弧线从空中划过,随即倒垂落入湖面当中,只有一个鱼漂落在湖面上游弋飘荡,标志着鱼饵落下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侧着脑袋,仔细端详了杨明准备的全过程,粉嘟嘟的小手像模像样地在鱼钩顶端挂好鱼饵,紧接着拿起明显特制的小号渔具,奋尽全力地抡起右臂,将鱼线抛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或许是他用力过猛的缘故,在手臂轮动的力量惯性带动之下,他小小的个子踉踉跄跄地往前跌撞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早已见着,只是他并未出手帮扶,甚至没有出言提醒儿子,只是任由这一切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额头硬生生地撞在地面上,小孩子皮娇肉嫩,立即就在额头上破开了皮,溢出点点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痛从额头上袭涌上脑,带动着眼泪腺飙升,点点泪花覆盖上眼膜,小杨过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转过头来,眼泪汪汪地看着杨明,好似希望杨明将自己从地上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出乎小杨过意料之外的是,杨明却依旧仰躺在躺椅上,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瘪了瘪嘴,似乎有些生气,闷闷不乐地将脑袋一撇,转头看向自己的亲妈胡列娜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胡列娜也和爸爸一样,并没有出手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继续转头,看向了二妈宁荣荣,三妈朱竹清,四妈小舞,可大家似乎达成了某种不需要言说的默契,都只是静静地看着小杨过,并没有打算出手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觉得,爱一个孩子,就要将这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留给孩子,这种理念,对也不对,因为这种宠溺式的爱护方式,最终只会养出一个巨婴出来,一个长大后还依赖着父母的巨婴,不懂得自力更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父母总会有老的那么一天,不可能永远都保护着孩子,而这个世界远比常人想象的残酷,特别是在斗罗大陆世界,唯有强者才能够主宰一切,弱者只能够任凭强者来支配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若是普通家庭的孩子,他可以没有天赋,也可以不努力,更可以不成为一个魂师,只是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循环往复地做着先辈们不断重复做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不行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他是杨明的儿子,炸天帮未来的继承人!

        身为炸天帮未来的继承人,小杨过就必须要有卓绝的天赋,超乎寻常人的努力,普通孩子能够拥有一个天真快乐的童年,能够拥有无话不谈的小伙伴,可小杨过的童年注定要在题海当中度过,在枯燥繁杂的修炼中渡过,这是他的使命,也是他的担当!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重担,对于任何一个孩子而言,都是非常沉重,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和四位老婆,也是希望借助这样一个小事,告诉小杨过,自己在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站起来,不能够哭泣,更不能够大哭大闹,更不能够寻找任何人的帮助,唯有这样,他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!

        这并不是杨明和四位老婆对孩子太过苛刻,实际上,这正是他们爱护孩子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小杨过没能如他们所愿,杨明和四位老婆,自然不会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,做为相对应的交换,小杨过也即将失去炸天帮未来继承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继承了母亲胡列娜的聪慧,也继承了杨明的天资,再加上在他刚刚出生的时候,服用下杨明赠与他的龙珠,那可是来自遮天世界的龙珠,普通人服下都能够转眼成为绝世天才,更何况是原本就不逊色于天才的小杨过?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眨了眨眼睛,似乎从爸爸和妈妈异常的表现中察觉到了什么,眼眶中溢出来的眼泪立即收敛了回去,小杨过抽了抽鼻子流下的鼻涕,从地上若无其事的爬了起来,然后走到湖边,双手捧起一蓬清水,先是洗刷了下额头上的泥污,随即返身回去找到杨明,脆生生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粑粑,我要一根绷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全程目睹了小杨过的表现,杨明和四位老婆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小杨过通过了他们的考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从幽海纳戒中取出一根绷带,递给了小杨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笨手笨脚地拿着绷带缠绕在自己额头上,似乎是用力过猛的缘故,触碰到额头上的伤口,疼得小杨过一阵龇牙咧嘴,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,可他甫一接触到杨明一行人期盼的目光时,顿时深吸了一口气,硬生生地将即将飙出的眼泪按捺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将绷带绑好之后,小杨过重新拾起掉落在地面上的渔具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之前失败的经历,这一次小杨过明显成熟了很多,抛出鱼钩的速度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鱼漂落在湖面上的一瞬间,小杨过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这全过程看在眼底,杨明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杨明便感受到手里的渔具一端一沉,同时传来一股牵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鱼儿上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双手握紧着鱼竿,先是利用鱼线拉拉扯扯,消磨湖水底下那条不知名的鱼的体力,待到确认对方已经力竭之后,才猛然提速,手臂往内一抽,一条肥美的草鱼从湖水中蹦跶而出,鱼尾无力地在半空中挣扎摇摆,荡漾出一连串的水花,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照耀之下闪烁着点点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鱼嘴中被摘除掉鱼钩的草鱼落入早已准备好的水桶当中,激起一阵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连忙放下手中的鱼竿,小脚丫蹦蹦跶跶地凑近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好大的鱼鱼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好奇的目光当中,一米多长的草鱼甩了一尾巴,一层水花迸溅而出,打了小杨过一脸,显然这条鱼也是很有脾气的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杨过非但不生气,反倒还将手探进水桶当中,朝着里面这条鱼,这里戳戳,那里摸摸,头也不回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粑粑,待会我们是红烧还是清蒸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怜的鱼似乎听懂了小杨过的话,顿时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野外露营,当然是烤鱼好啰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运气不错,接二连三地钓到一条条肥美的鱼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斗罗大陆空气不错,没有那么多污染的缘故,生活在湖水当中的鱼不仅个大,而且长得异常肥美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四女分工合作,有人捡拾林中的枯枝当木柴,有人将河岸边的石头收拾起来,在地面上堆砌起一个简简单单的灶台,也有人将钓上来的鱼去除鳞片,在湖边利用清水洗刷干净外皮和内脏污秽,再在鱼身上切开几刀,往上面洒下盐和姜葱腌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很享受这个过程,全程没有动用任何魂力,更没有施展任何魂技,只是还原成一个老百姓的样子,过着这简简单单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一根钢叉从鱼嘴里面穿过,搁置在早已准备好的灶台上面,杨明往里面添上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噼里啪啦!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升腾而起的火焰,和带着些许湿润的木柴相触碰,彼此之间水火不容,发出一连串的脆响声,点点星火冒出,却不妨碍越渐旺势的火焰开始烧烤腌渍过的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一手握持着钢叉的一端,不断地将串起来的鱼两面翻转,让鱼身受热均匀,不时地从幽海纳戒中掏出瓶瓶罐罐,里面盛着孜然粉、辣椒面、胡椒粉之类的调味品,将它们均匀地洒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烤鱼诱人的香味糅杂在各种调料品的香味当中,混合后的滋味更加诱人,让人忍不住口齿生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试一下我的厨艺怎么样,这可是爷爷以前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将烤制好的烤鱼放在冰冷的银盘上,香腾腾的热气不断地从烤鱼身上冒出,香浓的汁水很少,甫一流溢出来,便散发出更加让人难以把持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舞是四女当中最馋食的干饭人,第一个率先忍不住下手,一手叉子,一手刀子,锋利的银刀切入烤得焦脆的外皮,顿时间便发出“嗤”的一声脆响,银刀轻而易举地切开,露出里面嫩白的鱼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叉子插上一块肥而白的鱼肉,小舞迫不及待地张开樱桃小嘴,一口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第一感觉是烫,烫的她直吐舌头,随后便是辣,大量的辣椒面去除了草鱼本身的腥味之后,带来的是刺激味蕾的香辣味,紧接着便是鱼肉的嫩滑,那种美妙的口感,那种多层次的美味,简直让人欲罢不能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!好好吃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三女见状,当即不甘人后,纷纷加入品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,众女纷纷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吃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