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810. 婚宴异变(4000字,二合一)

810. 婚宴异变(4000字,二合一)

        绿树蔚然,相互交错着枝蔓,有阳光透过错落的树叶间洒下金辉漫漫,光束点点照应在地面上,仿若漫天的星辰都落入凡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棵树上也都披着胭脂红的纱幔,十步一系,胭脂红的纱幔几米长,无风时静静垂落,沿着蜿蜒的山路往上一直看去,就像碧海之间的嫣红云团,衬着阳光洒下的金光,仿若世外仙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山间微风轻抚,树叶飒飒晃动,胭脂红的纱幔飘扬舞动,这世外是仙境仿若更添了几分灵气,而一地的金色光芒亦是闪烁着仿若金色的小浪花在舞动着,梦幻的让人觉得眼前的景色美得不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一行人在蓝电霸王龙家族族地待了将近一个星期,今日终于到玉天恒结婚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喜庆到来,不远处的鞭炮声不断,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,给这个有着千年以上历史的古老家族,带来了全新的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街道上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妆点彩,鼓声阵阵。

        魂师界有名有姓的人物纷至沓来,都为玉天恒这位少族长庆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玉天恒是蓝电霸王龙家族内定的下一任族长,他娶得媳妇又是炸天帮高级成员之一毒斗罗独孤博的孙女独孤雁,这强强联合的联姻,不由地让外界浮想联翩,许多人更是在得知玉天恒和杨明之间的关系后,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电霸王龙家族这是要投靠炸天帮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举办这场婚礼,族长玉元震还为此专门空出一个巨大的场地,建设一座十二层高的楼阁,能够一口气容纳下上千人同时就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到楼阁内,入眼可见到处妆点得遍布红绸锦色,大红的锦绸,从楼阁屋门口,铺到了楼阁院外,房檐廊角,梅枝桂树上都高挂了红绸裁剪的花,入眼处,一片红艳艳的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婚宴酒桌的排席也是颇为讲究,位置越靠内,要么就是身份地位高,要么就是和蓝电霸王龙家族交好,寻常的大富翁、大贵族,都没得机会落座,只能坐在外围,眼巴巴地看着那些大势力的代言人坐在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其中,尤以排名最靠前的那一桌酒桌,最吸引全场宾客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容纳下16人同时就座的酒桌,仅仅只有五个人落座,两男,三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仅仅只是这五个人,他们的气势却足以盖压所有宾客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其中被众星捧月般的那位年轻人,甫一落座的瞬间,便自动成为现场的焦点,就连原本今天当主角的玉天恒,也都被宾客们下意识地忽略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传闻中的炸天帮帮主吗,真是如同传闻中的年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看他身边坐着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!那不是兽神帝天吗?我以前前往星斗大森林核心区狩猎魂兽的时候,有幸惊鸿一瞥过他的身影,那一次就把我吓个半死,还好对方没有心情理会我,不然我现在坟头都有五丈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他身边的那三名女子,其中一女我也认识,那是地狱魔龙一族的王,没想到她现在这般乖巧,真是难以置信!另一名女子气势不下于她,浑身散发着极低气温,单单是注目望去,我都感觉后背一阵拔凉拔凉的,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出来了,那名女子是极北三大天王的老二冰帝,据说她的本体是冰碧帝皇蝎,一向都是桀骜不驯,所有胆敢前往极北之地狩猎的魂师,大多数都是被她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妈呀,这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可怕,我们这些人都老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众宾客私下里窃窃私语,不时地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帝暗暗蹙眉,有些别扭地在座位上扭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久居人迹罕至的极北之地,鲜少有过待在人群这么密集的地方,而且那种来自四面八方打量的目光,也让她感觉浑身不自在,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自己身上爬动一样,让她心中来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明,我能把这些人杀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帝撅了噘嘴,一脸不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嘴角微微一抽,默默地放下手中的茶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冰帝一副不爽的样子,杨明知道,周围那群在背后嚼舌根的家伙,惹毛了这位煞星,若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这位杀主恐怕就已经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觉得冰帝这是嗜血成性,甚至太过暴虐,没有人性,因为这就是生活在极北之地魂兽的想法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极北之地严酷的生态环境,也铸就了那里的魂兽攻击欲要比普通的魂兽强烈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来讲,就是看你不爽,就要杀死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伸手过去,握紧着冰帝冰凉冰凉的玉手,温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忍一忍,天恒的婚礼很快就会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杨明手掌中传来的热量,冰帝心脏不争气地怦怦乱跳,连忙垂下脑袋,不让杨明看到自己又羞又躁的样子,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,支支吾吾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秋儿左看看杨明,右看看冰帝,顿时醋意大生,撇过头去,一声不吭,就算杨明找她聊天,她也不做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抬手摸了摸鼻尖,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这个醋瓶子,只好自顾自地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外来的宾客相继入座,玉天心从门外跑了进来,仰着头高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新郎新娘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话音落下,门外响起一片敲锣打鼓的声音,以及一连串鞭炮噼里啪啦的爆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刷刷地转头看去,就见玉天恒和独孤雁二人,手拖着手,齐步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天恒一改往日的蓝色劲装,穿着一件大红的直襟长袍,衣服的垂感极好,衬托出新郎官修长的身材,洁净而明朗,却又不失少族长的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腰束月金色祥云纹的宽腰带,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,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,一头黑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,用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,修长的身体挺得笔直,那一张并不怎么帅气的脸蛋,在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的加持下,看上去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天恒身边的新娘,也同样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浓如紫菜的深紫色长发全部梳到了头顶,堆砌雪堆一般盘成了扬凤发髻,两边插着长长的凤凰六珠长步摇,红色的宝石细密的镶嵌在金丝之上,轻轻地摇摆,碰到新娘娇嫩的脸颊,似不忍碰触又快速的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雁不是平日不施粉黛的模样,黛眉轻染,朱唇微点,两颊胭脂淡淡扫开,白里透红的肤色,更多了一层妩媚的嫣红,眼角贴了金色的花钿,平日的娇美变成了让人失魂的娇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有些不习惯被那么多人注目的样子,紧紧地抿着唇角,微微低着头,那一双碧绿色的美眸,视线落到大红的喜袍上,繁复的款式层层叠叠,却不见任何累赘之感,仿若盛开的牡丹花瓣,落在新娘的脚边,捧得她像是站在花蕊边的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几年前见过一次独孤雁,那个时候,她还留着一头深紫色的短发,看上去英气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年不见,正应了那一句女大十八变,如今却是变得越来越漂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电霸王龙家族不愧是千年世家,对于少族长的婚姻格外重视,光是身上穿着的喜服,杨明估算了下,不少于三十万金魂币,若是再加上这专门为办婚事建设的楼阁,调动的人手经费,以及宴请宾客花费的财物,恐怕将近两百万金魂币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很多人对这金钱不太敏感,可在斗罗大陆,一个金魂币就足够一个普通人家几个月的开销,想当年在圣魂村的时候,爷爷老杰克为了挣一枚金魂币养家,都得费老大的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换在杨明上一世,恐怕也就只有黄教主的世纪婚宴才能够和玉天恒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想着,杨明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当初,他和四位老婆结婚的时候,都没有这么铺张浪费,一切从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因为杨明抠门,而是杨明是从苦日子里熬过来的,深深地知道赚足每一个金魂币都很不容易,恨不得将钱扳开当两个用,而且四位老婆也都不是那种爱慕虚荣之辈,也就乐意简化流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玉天恒和独孤雁这般奢侈,杨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这就是千年世家的底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他这种草根出身的人来说,确实壕无人性。

        红锦的地毯早已经铺好,站在两旁的仕女,在队伍经过的地方,撒开漫天的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花香浸润在空气中,挥发出迷人的香味,延绵不断的大红地毯显示着无比的尊贵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娘子站在左侧,一手挽着玉天恒,施施然地踏上红锦地毯,从一众亲朋好友和来宾艳羡的目光中缓缓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经过杨明这一桌子的时候,独孤雁脚步微微一顿,那一双继承自独孤家族的碧绿色美眸,不着痕迹地用目光落在杨明那张英伟大气的脸庞上,波光涟漪一瞬即逝,随后赶紧微微低垂下脑袋,不让旁人发现她眼中的异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雁低眉顺眼,心中一颤,暗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几年不见,杨大哥比以前更加帅气,也更加迷人了,可惜了,我和他终究是有缘无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念及此,独孤雁心中黯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当年,杨大哥先遇到的是我,而不是宁荣荣、小舞、朱竹清她们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微不可查的黯然叹息,独孤雁面上不露声色,挽着玉天恒的手臂,携带着一股香风,来到父母辈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,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年男子并肩而坐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侧那名中年人,身穿红色锦衣,腰佩白玉,面容丰郎俊逸,一头黑色长发随意地披散在双肩上,显得格外洒脱,岁月的痕迹只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条条浅浅的额头纹,想来年轻的时候定是一个风靡万千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右侧那名老年人,身材瘦长,看上去就像是标枪一般,须发竟然皆是墨绿色,一双眼睛更像是绿宝石一般烁烁放光,整个人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,似乎像是幻影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二人,分别是当今蓝电霸王龙家族的族长玉元震,和炸天帮高级成员之一的毒斗罗独孤博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歹今天是孙女的大喜日子,独孤博一反平常邋遢的穿着,特地打扮了一番,只不过有些地方不是依靠打扮就能改变的,一张脸总是面无表情,或者说是脸上表情完全是僵硬的,两腮深陷,头上平时乱蓬蓬的绿发被梳理得井井有条,一条条如同绿色小蛇的发丝尽力地往脑后梳理,梳成大背头发型,配上他的身份和地位,倒也颇有一番魅力,引得现场宾客少数贵妇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流程,玉天恒和独孤雁这一对新婚佳人,分别沏了一壶茶水,一一双膝点地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地给两位长辈敬茶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元震和独孤博刚接过茶壶,凑到嘴边之际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极为不吉利,且极为突兀的隆隆响声爆起!

        “隆隆隆!隆隆隆!隆隆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地传来明显的震感,这座玉元震为儿子新婚专门花费巨资打造的阁楼,也不免发生剧烈晃动,桌面上的碗筷碟杯上下颠簸起伏,发出一连串“得得得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地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有敌人突袭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场中纷纷扰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众人都将有敌人突袭这个选项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方好手,更兼之有天下第一人杨明坐镇现场,会有什么人胆敢来捋老虎的胡须?

        当众人的目光落在最前排的客桌上,见杨明老神在在地坐在原位,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,不由地心神一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元震张了张嘴,原本还想说些安抚人心的话,见到众人这么快就安稳下来,目光微微挪移,不由地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魂师界只有起错的名,没有起错的称号,炸天帮帮主果然比我这个偏居一隅的族长的话好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闪过这般念头,玉元震正想让族人去外面打探一下,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,一股恐怖的龙威豁然降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