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541. 地狱路:我不要面子的吗?

541. 地狱路:我不要面子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(一更)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身上发生的变化,赫然是因为她没有在地狱杀戮场连胜一百场,身上的杀戮气息无法帮助她抵挡地狱路的环境侵蚀!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她不是一个人!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握紧胡列娜的手,一股温润的气息涌入她的体内,胡列娜身上暴动的气息逐渐平缓下来,血色的双眸重新恢复正常,痉挛的身子停止颤动,眼皮轻轻一颤,胡列娜顿时抱紧杨明,抱得很紧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有那么一瞬间,胡列娜只觉得自己跌落到无尽的深渊,天地一片黑暗,只剩下无尽的孤寂和冰冷陪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胡列娜感到绝望的时候,杨明的出现宛若一道黎明之光,照亮了无尽的黑暗,将她从深渊中拉扯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脑袋趴在杨明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她小声啜泣地讲述刚才一瞬间的恐怖,杨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贪婪地吸了一口杨明的气息,有些依依不舍地和杨明分开,随后她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刚才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对杨明产生这么大的依恋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一向是一个自立自强的新时代女性,过去一直很看不起那种依靠男人的小女子,她所崇拜的女性赫然是教皇比比东,想要成为像老师那样的成功女性,所以一直以来,都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苛,这既是为了不丢老师的脸,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目标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胡列娜突然发觉,原来有男人的肩膀依靠,貌似也挺好?

        真香定律适合每一个人,就连胡列娜也无法逃离这个定律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痴痴地看着杨明的侧脸,心中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我选择的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没有注意到胡列娜的细微变化,目光扫视周围,眼前的情形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险恶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一切都呈现出一种淡淡的血红色,脚下直径五米的圆形平台之外,竟然尽是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一条宽度不到半尺,仅能容纳双脚同时站立宽度的细长小路通向未知的黑暗,而这也是他们所在平台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经由刚才的心路历程变化,胡列娜自然而然地挽住杨明的手,身子紧紧地依靠在杨明的胳膊边上,两者紧密贴身,除了那一抹让人心跳加速的柔软之外,杨明甚至还能听到胡列娜砰砰直跳的心脏跳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原本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人,现在却宁愿做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女子,口吐芳兰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明,接下来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暂时不语,低头看着平台底下的万丈深渊,些许距离无法阻止轮回眼的探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抹血色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台之下,是一座庞大的血池,无以计数的血水在其中流淌,散发着令人腻味的甜腥味,犹如传说中的血池地狱一般,让人心惊动跳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池中的血水,赫然是历年来杀戮之都积蓄起来的人血!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血池,都是杀戮之都的核心所在,同时也是产出血腥玛丽的重要来源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腥玛丽中含有慢性剧毒,偶尔喝一下没有多大的关系,甚至会给人带来兴奋感,类似兴奋剂的作用,可时间一长,就会在人体内积蓄起剧毒,激发人内心深处的杀戮欲,让人无时无刻想着杀死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腥玛丽,配合上杀戮之都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杀戮气息,诱导着所有凶徒按照某种既定的程序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目光一闪,从幽海纳戒中取出一块兽肉,从高空抛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久后,一声落水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轮回眼清晰地看到,那块兽肉刚进入血池没多久,就被消融殆尽,似乎这血池还有着某种腐蚀消化功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有人从平台上跌下去,恐怕顷刻间就会变成一具骷髅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杨明沉吟不语,胡列娜毫不犹豫地把她老师比比东卖了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老师说过,地狱路中的情况千奇百怪,我们与她当初经历的或许会发生一些变化,但大体上应该不会有太大出入,前面的那条路应该就是所谓的地狱路,只要通过地狱路,我们就能走出杀戮之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明收回视线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待会你跟在我的后面,我们一起走出地狱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胡列娜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,踏上狭长的地狱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不是那种心智有所缺失之辈,都是性格果敢坚毅,没有被高悬于空的走道所摄,走得很稳,哪怕底下就是深渊,也没有动摇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二人踏上征程,他们身后的圆台悄然无息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狱路格外的遥远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,无从知道时间的流逝,就会无形中增添了几分压抑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这种空虚、寂寞、恐惧等情绪压垮人的理智时,就是一个人崩溃的时候,很容易就会放错,也很容易忽略掉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能够踏上地狱路的,无一不是从尸山骨海中杀出来的强者,自然不会被些许负面情绪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杨明和胡列娜二人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几乎无视了地狱路特意塑造的压抑氛围,一路走来有说有笑,就跟出来春游一样,轻松写意,快乐无边,浑然不把地狱路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杨明倒是没有放松警惕,一边和胡列娜闲谈,轮回眼无时无刻地留意着四周,特别是地狱路底下的血池正一点点地上涨,上涨的幅度不大,而且因为距离遥远,就算封号斗罗在此也未必能够察觉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周遭的空气也逐渐升温,空气变得燥热起来,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在空洞的黑暗中响起,因为太过细微的缘故,胡列娜根本没有察觉到,只有杨明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突然脚步一顿,头也不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戒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胡列娜一反刚才小鸟依人的小女人作态,眉宇之间带着一抹坚毅,双手手腕一翻,各自多出了一柄短剑,严正以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