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在线阅读 - 414. 大师和比比东

414. 大师和比比东

        (二更)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教皇殿议事大厅内,大师静静地喝着上等香茗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千平米的偌大议事大厅中,此时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的目光始终专注于自己手中的香茗之上,对于周围金碧辉煌的一切始终没有多看一眼,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达三米的拱门开启,柔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门外守候,没有我的命令,谁也不许踏进来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终于将目光从香茗中挪移开,朝着议事大厅大门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,有一个美人,一个千古绝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材匀称,一席黑色镶金纹的华贵长袍,一路拖在地面上,头戴九曲紫金冠,手握一根长约两米,镶嵌着无数昂贵宝石的权杖,雪腻的皮肤光滑柔亮,带着一丝圣洁的光芒,使得她看上去就像是落入人间的天使,充满着至高无上的神圣,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下,那双从来看什么都是淡漠的眼睛,头一次出现了激烈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见到这名女子会心生膜拜,低级的魂师会心生仰慕之情,等级相差不大的魂师会带着敬畏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大师不一样,他的目光是那么复杂,有愧疚,有不安,有火热,有缅怀,还有那一抹隐藏至深的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不见的老朋友,四目相对,空气中似乎都摩擦出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都似水做的,平日里充满威严的目光多了几分柔情,她看上去虽然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,可实际上,她比大师还要大上一岁,早已年过五十,手中权杖落在地面上,发出叮的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: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:“你不该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:“但我还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目光垂落,再次凝视着不远处这张熟悉的面孔,过了很久,才缓缓道:“现在二十年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:“整整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轻轻叹道:“好长的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上前走了几步,想要像过去那样,抬手抚摸眼前这张熟悉的脸,手抬到一半,终究是意识到如今的自己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自己,目光闪烁了下,手僵硬在半空中,再也没有往前挪移哪怕一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若不来,我只怕永远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目光复杂,道:“很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胸口明显起伏了下,是气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叹息一声,道:“比比东,我知道你心中的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会不会说话?

        不会聊天闭上嘴,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比比东美唇勾勒出一抹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冷笑的弧线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苦?我不知道现在过得多好。如今的我可是万人之上的教皇,作为武魂殿的统治者,哪怕就连两大帝国的帝王见到我也得行拜大礼,你居然还会觉得我过得苦,真是好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嘴皮子微动:“比比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再叫我比比东!”比比东柳眉带煞,仿佛重新变回了那个执掌权柄的威严女教皇,道:“你应该叫我教皇,或者称呼我一声冕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眼前这看上去柔美靓丽的女子,就是当今武魂殿最高统治者,所有魂师朝圣的目标,教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武魂殿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皇,不到四十岁就接任了教皇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初时,还有不少人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她励精图治之下,武魂殿发展的更加迅猛,也更加团结,已经有不少人认为,她将是武魂殿最出色的一代教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教皇冕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嘴角带了几分苦涩,原本两人刚见面时的温情已然被另外一种关系所代替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默默地转身回到刚才自己的座位上,沉默的如同一座雕塑。

        比比东美眸中起了一丝波澜,很快又收敛于眼底,施施然地坐在自己的主位上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比比东心里有几分期待,大师能够说出“没有事我就不能找你吗”,这种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只是一句谎话,也足以让比比东开心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大师一张嘴,就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教皇冕下,我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比比东脸上难掩失望之色,没想到大师连用一句谎话哄她都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故作惊讶,讥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堂堂大师居然还会来求我?这似乎不像是你的性格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师自然听出比比东话里话外的讥讽,却不甚在意,若是关乎自己的事情,他绝对不会来求比比东什么,可为了自己那情同父子的弟子唐三,他必须来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教皇冕下,我想知道,你当初是如何度过双生武魂那个难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三这段时间试图变强追上杨明的脚步,也曾想过开发自己的第二武魂,可惜昊天宗作为第二武魂,使用难度超过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比比东嘴角一撇,反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干嘛要帮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直接堵死了大师接下来所有的说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心眼有的时候很小,要是记仇某个人的时候,甚至连根针线都容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大师见面的时候,态度热诚一些,说话好听一些,说不得比比东一高兴,还会告诉他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以大师那张嘴,这辈子是别想靠巧言簧舌泡妞了,也不知道当初比比东和柳二龙是看上他哪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大师一副吃瘪的模样,比比东心头那个畅快啊,浑不在意卖出一个消息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玉小刚,你也不用想着为你那弟子四处奔波了,就在前几天,我已经派人前往天斗帝国参赛队伍的必经之处截杀,那个杨明和唐三,还有你的那个心爱的堂妹柳二龙,包括你们史莱克学院大部分人,都得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比比东说的这番话杀气腾腾,骇得大师面色骤变,虎躯一震再震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怒视比比东,怒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