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都市小说 - 开局火影之敌在线阅读 - 第十八章?要学武,不怕苦

第十八章?要学武,不怕苦

        在父亲迈特戴的帮助下,迈特凯走出了自己的疑惑的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父爱如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陪伴的力量是伟大的,一次次的鼓励,让迈特凯坚持过了最难熬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训练初期的那种痛苦,根本无法为外人倒也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要学武,不怕苦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学武是真的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天还未亮,天际只出现了一点微微的白光,这时候,迈特凯已经要随着父亲迈特戴前往群山之间,完成早晨的训练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,跑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跑山听上去稀松平常,实则大道至简,艰难困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木叶村附近都是未开化的山林,不是现世的旅游景区,还有石阶凉亭缆车,让你体验登顶的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,都是罕见人迹的山丛,每一座山峰中,都包含着未知和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山脚上登去,沿途的茅杆杂草极为锋利,还有勾动衣服的荆棘,都是擦着即伤,伤则生痛的植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些扰人的植被又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真正的致命致残损伤,就是那种麻痒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痛而不伤,就是学武的真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跑山的真谛。

        跑山时,他们还需要在手脚关节处绑上沉重的铁块,加高自己的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脚下的路,却是乱石嶙峋,每一步都让脚底生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规则的石粒凸起在沿途的道路上,每一步都钻心刺骨,让人想要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时不时地,迈特凯会问自己的父亲,这么做真的值得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体术修炼之途,真的能够战胜花样繁复、效果拔群的忍术吗?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儿子的提问,迈特戴总是笑了笑,露出老父亲的微笑,回头望着他,露出一根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孩子啊,我们迈特都没有学习忍术的天赋,这体术一道,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你在疑惑些什么,但是我们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条道路,已经是上天为我们打开的一扇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要做的,能做的,只能是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眷顾。

        年幼的迈特凯无法理解父亲所说的意思,但他看着父亲两鬓处的微霜,什么都没有说,咬了咬牙,继续开始了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夏秋冬,四季寒暑,春困秋乏,都没有阻隔两人修行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,这是对自己付出的无悔和信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地,有一部分手头拮据的火之国居民发现了这对父子,他们阳光的微笑,打动了周围淳朴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偶尔会花钱雇佣迈特戴完成一些简单的任务,比如上树抓小猫,房顶上捡皮球等小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些忍者界丢人的任务,迈特戴都欣然地接受,而且会向发布任务的人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出乎这些居民想象的是,迈特戴由于体术擅长的缘故,在做这些小事的时候,比其他下忍做得还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迈特戴在底层居民中打出了名气,更多人来向他发布简单的任务,比如寻猫找狗、打退小流氓之类的杂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务多了,迈特戴的腰包也比以前宽裕了,迈特凯的伙食也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渐渐长大了,他长得比父亲还要结实,比父亲还要强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当他懂事之后也发现了,这个以言传身教感染着他,激励着他不断超越自己的老父亲,其实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,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忍,他的薪水也没自己原本想象中的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习体术,与其说是他们的家族传承,不如说是一种无奈的活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光鲜亮丽的高端忍者生活,离他们是那么的遥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父亲被同辈的中忍嘲笑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迈特凯暗暗发誓,自己一定要让体术达到一个让所有忍者承认的高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更加刻苦地修习体术,卖力地练,卖力地吃,哪怕吃的是普普通通的粗粮,也甘之若饴。

        像他这样的普通家庭,根本没有资格,去品味那些玉盘珍羞的美食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突然,一场战争爆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战场号称第三次忍界大战,所有国家都被席卷而入,没有任何忍者能够逃避应付的义务。

        迈特凯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的他,一心只想证明体术的荣耀,并没有清楚地了解战争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柔声规劝,根本拦不住这个渴望证明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报名了参战,与不知火玄间、惠比寿组成一支小队,参与了第三次忍界大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,正是“我命由我不由天,张嘴闭嘴要逆天”的年龄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年轻忍者一上战场,就展示出了木叶村的勇敢和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们还是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到不知道忍界的残酷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枪打出头鸟,他们三人被雾隐村盯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步入一处密林时,三人遇到了堪称末日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被水忍村的忍刀七人众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瞬间知道步入了陷阱,已经陷入了必死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忍刀七人众可不是水忍村的普通忍者,这是放之整个忍界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手一把神兵作为武器,拥有不同的功能和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七人齐上,就算是三代目火影也难以直撄其锋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他们这三个小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互相对视一眼,已有死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面对这等敌人,光有舍身忘死的意志,也是无济于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交手不过片刻,三人就被忍刀七人众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是忍刀七人众想戏耍他们的缘故,不然早就魂归木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三人陷入羞辱和绝望的时候,一个男人出现了,或者说,一个父亲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凯皇的父亲,凯皇他爹——迈特戴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父亲的出现,迈特凯不喜反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高呼父亲快走,不要留下来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知道父亲实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标标准准的木叶下忍,几年来都未能晋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实力,面对各个半步影级实力的忍刀七人众,只能是送死的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迈特戴摇了摇头,对着迈特凯比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告诉迈特凯,燃烧的青春,是为了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