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58章:基调明确,展露野望

第058章:基调明确,展露野望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本公家乡有着一句老话,攘外必先安内。”看着眼前的众人,赵宗武嘴角微扬道:“本公一直以来,对于家乡流传的这句话就存在着歧义,因为在本公眼中看来,不管是怎样的势力对抗,都涉及到一个根本性问题,族群立场,对于我们来说,或许在内部存在着诸多的纷争,也存在着诸多的野心,可那都是立于我们是同一族群的角度上来思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建奴这一群体存在,那么对本公来说,当务之急最重要的,就是率领大军,前去大明局势最危急的地域,让那些被权力蒙蔽双眼的张维贤等人放弃的百姓,真正在回归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中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麾下势力的不断巩固,赵宗武在近两年的时间内,也开始不间断的阐述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赵宗武来说,迈向最后一步,成为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至尊,那是他必须要经过的历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在军方,他能够得到绝对的拥戴,但是在治理地方的一些群体中,并不是所有人皆能够想通这样的现象,毕竟经历了十余载的礼仪教育,使得他们心中已然固化到要忠君爱国的阶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基于这样的前提,使得赵宗武一直在让孙传庭、卢象升他们直面现实,这也渐渐地使得他们心中皆清楚,当前的大明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样的前提后,赵宗武才得以逐步普及自己内心深处的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你们跟随本公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这也使得你们心中皆有着一把尺子,在这世道上,究竟是谁做的更好,恐不用本公在这里描述,你们都会不假思索的讲出来。”看着情绪略带起伏的众人,赵宗武却话锋一转道:“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,建奴大军却冒了出来,这直接打乱了本公先前所做出的的种种部署!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赵宗武想要宣扬自己的内心野望,但是另一方面,理智却告诉他,现在还远远不是摊牌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前的大明尽管说已经逐步失去了民心,但是这中间依旧还有很大一部分群体,对这个腐朽的国度抱有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在这个时候强行宣扬自己的野望,或许自己麾下的多部分没有反对,可是终究还是有那么一小部分反对的群体,对待这些朝夕相助的群体,赵宗武不希望自己对他们横刀相对,毕竟这些群体都是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赵宗武的心中很清楚,自己所处的时代,并不是眼前那一亩三分地的争霸时代,这是一个属于强者的大航海时代,所以说他的眼光也绝不是华夏固有的那些疆域,他需要更多的人才来帮助华夏一族开拓疆域,所以说他心中格外珍惜每一位人才,不希望这些人才死在内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赵宗武为什么,明明知道一些人是罪大恶极的存在,可为了能够在海外保持开拓势头,没有选择将这些罪大恶极的存在斩杀,相反却把他们尽数遣派到了海外地域,去榨取他们身上最后一丝利用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在没有赵宗武主动领导的前提下,华夏海军还能够占据马六甲海峡,南洋海域,宝岛,倭岛等地的根本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神情各异的众人,赵宗武继续道:“既然建奴这一敌对群体出现了,那么内部不管出现任何问题,都必须要向后排列,不管这内部生出怎样的乱子出来,那都没有建奴这一敌对群体来的实际。

        讲一句不好听的话出来,就算是盘踞在我大明境内的流寇势力,因为朝廷的昏庸无能,最终导致了不可逆转的事情发生,那么本公也必须要把建奴这一敌对势力彻底铲除掉以后,才会选择调转枪头重振河山!!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些年的掌权,也让赵宗武有着十足的成长,最为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权谋成长的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赵宗武刚才说的这番话,表达的是不彻底铲除建奴势力,那根本就不会善罢甘休,在两者间,必须有一方要彻底趴下才行,这看似是宣扬了九边帅府的霸气,不给建奴势力一丝得逞的机会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另一方面,却也宣扬了另一层隐晦含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前这样的情况,相比在你们心中也都清楚了,既然说建奴这一最具威胁的敌人出现了,那么本公接下来就暂时放弃继续扩充的念头,一心一意去解决威胁我华夏一族的敌人,至于这内部会出现怎样的情况,那就要看朱明朝廷的本事了,如果说他们能在这一阶段平灭流寇大军,那一切就这样度过就行,毕竟接连解决建奴、流寇威胁,这对于大明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如果说在本公征讨建奴势力的过程中,你朱明朝廷不能解决流寇隐患,甚至于还使得流寇势力再度泛滥,那么到时候出现什么样的情况,就与本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,毕竟本公那时候的经历皆在平灭建奴上,就算是心思上想着平定流寇势力,可残酷的现实却做不到啊!

        而一旦出现后一种情况,那么朱明朝廷也基本上已经彻底沉沦了,想必流寇势力,会将整个大明都搅和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到了那个时候,恐大明的民心也基本上已经损失殆尽了,到时本公再做出些什么行为举止,那就是顺天之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在场的都是人精,听赵宗武这般讲述,那心中没有不清楚的,尤其是那些对大明依旧抱有些许幻想的人,在听了赵宗武的话后,其实就非常赞同这样一种做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是他们效忠的国公爷,一方面是他们读书的信仰,不管是哪一种选择,这都是非常艰难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这样一种情况,那倒不如将现实摆在眼前的好,一切的一切就看事情会朝着哪种方向演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就算是朱明彻底沉沦了,自家国公爷选择成为霸主,那么他们心中也算是真正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眼身边情绪复杂的众人,孙传庭站出来说道:“国公爷此提议英明,对我部来说,虽说横行在我大明内部的流寇势力威胁巨大,但是在大明的内部,并不是没有能征善战的军队,哪怕是他们无法直面应对建奴大军,但是应对一些势力较小的流寇,那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有了这样的前提,那么我部对弈建奴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,毕竟这建奴想要威胁的是我大明北部边疆,如果说我部不能严控建奴攻势,使得建奴搅动我大明北部边疆,那必然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说辽东地区、西北地区都到了发展的关键阶段,就算是我部想要征讨肆虐在大明境内的流寇群体,那也是一件非常不现实的事情,我部多部分基础皆立足于辽东地区、西北地区,一旦这两地出现任何问题,恐会引起更大的恐慌!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人精,那么孙传庭肯定不会当众傻乎乎的,就讲出赵宗武想要表达的隐晦含义,他会选择能让众人听懂的话,同时也能接上赵宗武想要表达的隐晦含义,通过这样一种方式,使得众人心中皆知道他们立下了赌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就好像是再说:‘国公爷,您想说的那些话,我等心中皆已知晓,既然是这样一种情况,那么我们就立下这一赌局,看看到底谁才是对的,如果说最终结果是国公爷您取得了胜利,以后不管国公爷您想要干什么,我等皆老老实实跟随在国公爷身后做事,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反对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如果说最终的大势站在了大明身后,那么以后就希望国公爷,不要再有这样的非分之想了,毕竟这种想法多了,就不好面对了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听完孙传庭的话,嘴角微扬的笑道:“伯雅所言极是,就算是本公想要征讨肆虐大明地方的流寇势力,那么也必须要拥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,现在这外部环境的稳定都无法确保了,本公还做不出抛弃外部,整饬内部的错误战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有的流寇大军征讨部署,除了必要的对外供给外,余者尽皆放弃,我部接下来的重心就在征讨建奴上面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当众说的这些,其实还存在着另一层隐晦含义,‘既然说你们都没有任何的意见,那这个赌约本公算是应下了,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走势,那一切就看天意站在哪一边了,到时候本公要是取得了最终胜利,希望你们这群人不要爽约!’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建奴这一敌对势力,使得赵宗武与孙传庭他们,用这样一种隐晦的方式,使得双方皆能清楚对方想要表达的含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在这一点上,显然是赵宗武更胜一筹,因为他心中很清楚,当前的大明已经彻彻底底的烂到了根子上,因此就不会有其他可能性,这最高至尊位,在不久的以后,必然是他赵宗武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