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29章:军校生的天下

第029章:军校生的天下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自家国公爷的讲述,不仅是毛文龙、满桂、刘兴祚他们心中颇为激动,就连陈奇瑜、洪承畴、范天雄他们这心中,也颇为的振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在他们的中间,有所谓的读书人身份,可领了这份差事,干了这么久的工作,也让他们的心,在不知不觉间,立到了武将这一群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用他自己的实际行动,去告诉身边的每一位人,文武不分贵贱,分工不同,行使的权力就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者间没有谁高谁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关军队福利待遇这一块,本公会密切关注。”看着神情多少带些亢奋的众人,赵宗武神情严肃的讲道:“既然制定了相关的机制,那么不管在这过程中遇到怎样的困难,会经历怎样的麻烦,都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全部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地方的稳定,离不开军队的强盛,军队的强盛,离不开地方的稳定,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,因此本公不希望在带领着麾下前进时,你们中的谁会成为拖累!如果说到时谁把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,到时可不要怪本公不讲情面!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赵宗武跟在座的众人,都是在一起并肩作战的十余载,可以说他们之间的情分,那肯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越是涉及到这种根本性的东西,就越需要用体制去制衡,单一的去讲究情面,这对于一方势力的整体发展来说,只有坏处,却没有半分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谨遵国公爷帅令!”这一次,在场所有人,尽数站起,向赵宗武躬身行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看着在场的所有人,微微点头,尽管说这次召开军议的目的是为了商讨,但是许多结果都是在这过程中出来的,因为许多细节性的东西,已在很早的时间就展开了,如今需要做的就是军队上思想统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海军的独特性,使得这一次参加军议的,除了海军分司副长李赟外,其余海军高级将领皆不能参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好在海军的高级将领,与陆军的高级将领,还存在着几分不同,但凡是上升到海军高级将领的,那皆是赵宗武从最低微处提拔上来的,如果不是因为赵宗武的存在,使得他们绝不会有如今的地位,再者说他们最开始夯实基础的那段历程,也是长时间跟随赵宗武一同汲取养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辽东的数年间,尽管说赵宗武的侧重点是陆军进攻,可是对于海军的有关建设,那同样也是下了很大的力气,在辽东的那段沉淀期,才造就了今日海军的辉煌!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个就是不管是海军,还是陆军,从势力回归正常的那一刻开始,赵宗武就一直在推崇职业化军官执掌低、中、高层权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使得他缔造的军队,麾下高阶武将,从一开始的不适应,到渐渐地开始争强职业化军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决了我军当前最重要的两处问题,接下来本公就跟你们说点题外话。”挥手让在场众将坐下,赵宗武坐相略显随意,脸上更是洋溢着几分笑容道:“此前本公听赵院长说,关陇军校在向各镇甄选人才时,你们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甚至不惜用口头威胁的方式,去让关陇军校下去的考察队尽可能多的录取,你们谁能告诉本公,这是何意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样一群老油条的想法,赵宗武这心中比谁都清楚,尽管说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这样一种行为却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说这可以让更多的人才进入到关陇军校,但是这中间还涉及到教育质量的问题,如果说因为录取人才过多的原因,反而使得人才质量下降了,这反而是得不偿失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本身让关陇军校补录一批人才,这就让关陇军校承担着巨大的压力,如果谁都像毛文龙他们那样,为了多塞进来几个人才,那带来的反而是不好的一种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兴祚挠了挠头,脸上带有几分尴尬的笑意道:“国公爷,这个末将恐需要先说明一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公爷您提到的这个头,其实是末将提出来了,因为这两年来,我军一直都在搞强军的行动,并且在征战流寇、草原的时候,也多能看出来,我军最为明显的变化,因此为了能进一步增强麾下的战斗力,就想着用这样一种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末将心中很清楚,被关陇军校的学员一旦选中,即便是经历了最终的考核顺利毕业,也不一定能够回归到原有军队中去,但是为了能多争取几位关陇军校毕业的军官,从而确保强军行动得到根本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末将就私下跟尤帅(固原镇总兵官尤世禄),毛帅(太原镇总兵官毛文龙),满帅(宁夏镇总兵官满桂),李帅(甘肃镇总兵官李卑),进行了相应的探讨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就算是不能让原部选拔上去的军官回归,但是能从关陇军校毕业的军官,那综合素质肯定是最优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刘兴祚在这里讲述着,在旁的尤世禄、毛文龙、满桂、李卑这脸上,或多或少都有着几分尴尬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因为他们这事不会被自家国公爷过问,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提了出来,这多少让他们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笑着指了指刘兴祚他们,“好啊!你们这一个个,把兵法谋略都用到本公身上了,为了能让麾下军队得到更大的锐变,这玩的倒是挺大的啊!宗林,你说你这个关陇军校的副长,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刘兴祚他们的这种行为,要是放在大明中去,那绝对是谋反的大罪,这统兵大将,本就不能私底下有过多的接触,尤其是刘兴祚他们的行为,还是为了强大麾下军队,这要是让有心人知道了,那后果空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在赵宗武这里,却不存在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刘兴祚他们私底下串联这件事不对,但是归根到底他们是想让麾下军队变强,本意是好,可这样一种行为却不能得到提倡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林脸上带有笑意:“国公爷,如果说按照关陇军校立校之初,所颁布的校规校纪来断,依照刘帅他们的这种行为,在未来两年的时间,关陇军校将不会再向其部输入优秀毕业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可让刘兴祚、毛文龙他们炸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别别啊!够不到这样的校规校纪!”那刘兴祚当时就站了起来,向赵宗林解释道:“赵校长,本帅这也是为了帮助关陇军校提供优秀学员,本帅可一点没有想要干预关陇军校发展的意思啊!

        国公爷,您就是给末将十个胆,末将我也不敢私下拉帮结派啊,再者说我等着之间,根本就没有必要拉帮结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道:“就是就是!谁他娘的要是拉帮结派就他娘的是孙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年不提供优秀的关陇军校毕业生,这对于刘兴祚、毛文龙、尤世禄、满桂、李卑他们的打击太大了,如果这的要是这样做的话,那他们与其他边镇的差距将会越老越大,本身是为了提供方便,如果真的要这样的话,恐反而是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林心中知道自家大哥是什么意思,因此就狐假虎威道:“刘帅,关陇军校招收多少学员,定下多少编制,这都是事先经过了层层探讨,并且向九边帅府报备过的,你们这样乱来,直接就打乱了关陇军校既定的教学计划,甚至还会影响这一批学员的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本身关陇军校的压力就很大了,你们还在这里搞这一出,这要是不能如期培养出应有的毕业生,我这根本就没办法向国公爷,向九边帅府交待啊!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心中都清楚,现在九边重镇强军行动,搞的是如火如荼,即便是关陇军校主要负责西部防线,可这每年都是顶着非常大的压力的,本身就与战争学院相差很大,这要是因为你们这种私下行为,使得一切都没了章程,那关陇军校就不用在搞什么培养将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统兵大将来说,将手伸到培养低中高三档军官的地方,这本身就是个大忌,如果这一次不让他们知道厉害,开了这样的先河,恐以后就不那么好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林在这说了这番话,明显是让刘兴祚他们暗叫一声不好,这要是把这种帽子扣下了,那么他们铁定是无法得到优秀的军官供应,同时在他们的心中也是暗暗叫苦,奶奶的,没事搞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关陇军校毕业的军官少些就少些吧,那都是一等一的强人,本身想要将他们锻炼成才,这就需要下大功夫去调理的!

        满桂挥了挥手道:“赵校长,你前面说的这些话,本帅这心中表示赞同,这关陇军校本身就是承载着太大的压力,再者说这文无第一、武无第二,原本在我等心中所想,是这关陇军校的成立时间,本就要比在辽东的战争学院要晚,本着帮助关陇军校进一步发展的想法,想要让关陇军校,尽快能够追上战争学院所达到的成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有想到这好心办了坏事,居然会打乱关陇军校既定的教学大纲,如果知道是这样的话,那我等肯定不会这样自作主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论混不吝,那没有人能够比得上满桂,自幼生长在边疆,使得他的性情,带着北方特有的豪爽,同时这性子也是带有狡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就不要顾及所谓的面子了,这要是让自家国公爷心中下了那样的定论,那么他们就不好干接下来的事情了,所以说就要搅和搅和,同时也用他们的态度,让自家国公爷知道,他们之所以这样干,那是为了军队建设,可不是为了拉帮结派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随赵宗武这么长时间,满桂他们心中最清楚,自家国公爷心中最反感的是什么,所以他们肯定是不会触及这些底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对!赵校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这分明就是给我等安上拉帮结派的帽子啊,不能因为我等喝酒没有喊你,你就当众开这样的玩笑!”接着满桂的话茬,毛文龙笑着对赵宗林笑道:“你要是想跟我等一块喝酒,等这次军议结束了,本帅做东,请你好好去喝一顿!当然了,这花酒可不能去,你这刚结婚没多久,要是被我等大老粗带坏了,国公爷该不高兴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满桂、毛文龙这对活宝在这调侃,很快就将这气氛给圆了过来,在旁的赵宗林只能无奈的笑着,本身他也知道会有这样一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于主位的赵宗武脸上带着笑容,环视众将道:“好了,玩笑的话就不说了,本公知道你们是出于好心,想要让关陇军校变得更好,但是任何事情的形成,都有他要经历的过程,如果人人都像你们这样做事,恐以后就真的没有章程可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陇军校诞生至今才多长,想要跟战争学院齐肩,这本身就需要一年又一年去夯实基础,如果像你们这样去拔苗助长,恐以后你们就再也见不到关陇军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本身这一次赵宗武就是想敲打一下他们,让他们通过这次行为在心中知道,任何时候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,不该他们去管的事情,一定不能触及,不该他们去理的事情,一定不能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他建立这么多的部门机构,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?

        再者赵宗武的心中也知道,刘兴祚、毛文龙、满桂、尤世禄、李卑他们这心中,根本就没有拉帮结派的想法,那就是单纯的为了想多要几位优秀毕业生而已,所以适当的敲打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,伤了他们之间的信任,这是不值当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人精,这心中都清楚是怎么回事,所以说不点透,这反而是最好的状态,心中留有敬畏,才能真正在心中起到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什么事都说透的话,这反而是一件不好的现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