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27章:重塑边境的可行性(下)

第027章:重塑边境的可行性(下)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革新边镇防线,并非头脑一热就定下的。”看着底下将领那激动的神情,尽管赵宗武不愿打击他们的积极性,但是涉及到根本核心的东西,他是一步都不会退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城防线拥有两千余年的历史,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长河中,长城防线在历朝历代逐步得到完善,可是在这中间不仅涉及到华夏一族对外态势的主动与否,长城防线的固定,更涉及到一条不可逾越的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雨量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历史的高度去分析、总结历程,其实你就会发现长城防线,十分有规律地,沿着一条地理学上的400mm等雨量线位置修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有这条等雨量线,使得农耕民族、游牧民族,得以有效的分割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使得华夏境内诸地理气候,得以沿着这条等雨量线排布,作为勤劳的华夏一族,因为处于这条等雨量线以南,所以在这范围内的疆域,不管经历怎样的挫败,最终都会回归到华夏一族的统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处在这条等雨量线以北的地域,尽管形成过有效的统辖,但是更多的却还是名义上的统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造就了独特的人文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赵宗武想要革新九边重镇防线,一方面他必须要参考这条等雨量线的底线,另一方面也必须充分利用现有地理环境,确保他要执行的边线北移能够真正扎下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神情郑重道:“在你们的眼中,北移边镇防线,看似涉及到的仅仅只是军事方面的问题,但是在本公看来,北移边镇防线,所涉及到的并非是军事方面那么简单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我华夏一族修建长城防线一来,它就像是一条横跨东西的分界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分界线的南端,我华夏一族过着耕者有其田,群居村落,男耕田女织布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这是一种相对稳定而有序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分界线的北端,过着“逐水草而居”的迁徙生活,在马背上游荡四方。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造就这种现象,其中有一条最为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因为水位充沛的缘由。现在我们想要让这种固定的防线北移,那么就涉及到地方水利建设,能否得到贯彻的根本所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跟陈奇瑜、洪承畴他们将等雨量线,以他们现有的学识,根本就搞不清楚,那倒不如将这种概念模糊化,用水位充沛与否来替换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战争都是政治的延续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拥有再强的军队体系,那根本宗旨还是要为地方实际统治做的底,如果违背了这一根本所在,那么就算能缔造出再强的军队,在没有地方的坚实拥护下,最终还是会走向灭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赵宗武在召开军议前,就跟陈奇瑜、洪承畴、范天雄、丁悝、祖大寿、赵率教、李赟、孙祖寿,探讨了这一核心问题,但是因为常识的问题,使得这些必须要他亲自讲述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你们可能不明白,那本公就说的再通俗一些。”看着神情中带有疑惑的众将,赵宗武笑着讲道:“根据现有的九边重镇驻守体系来看,在甘肃镇、宁夏镇这段区域间,至少能够向北平移数百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另一方面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,使得我们不可能完全摒弃现有的防线体系,所以对于这段防线的布控,我们为什么不能依照着,位于河套地域的龙兴城为根本,在它的沿线修筑菱堡群防线,进而作为甘肃镇、宁夏镇的前沿警备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,我们大可不必重新构建漫长的新长城防线,再者也解决了地理位置不突出的根由,一旦这区域内的菱堡群前沿警备地带构建完毕,便可顺势拆除甘肃镇、宁夏镇以南,那些为了抵御草原部族的非战略要冲之地,并顺势将这些地方交给官府去进行相应的治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根据赵宗武心中的真实想法,他不会脑袋一热,去沿着平面地图,去构建一条相对完备的长城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老祖宗将长城防线修建到现有的位置,那么它的位置就必然存在着它该存在的道理,所以说他想要革新长城防线,那么就只能在这一根本下,去做到有效的优化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优化处理的跟脚,就是这些年来一直督建的塞上三城:龙兴城、归化城、凤凰城,依照着这三座塞上城池,他就能够沿着长城防线北部,重新构建起一片具有华夏生活色彩的疆域。

        塞上三城,在赵宗武的想法中,那仅仅只是开始,后续还会根据地方实际的发展,去不断构建新的城池,而这些构建的城池,必然是占据着绝对的地理优势,因为这座活的长城,需要华夏一族的实际耕耘来不断夯实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上述区域的菱堡群完善阶段,所涉及的边镇地域,便可以有效地去进行相应的拆除、归拢进度。”当赵宗武将自己内心构思许久的想法讲明后,他便继续总结道:“这样的战略部署,所涉及的并非是一两年的时间,它将会以十年作为起步,你们作为各镇总兵官,尽管说在本镇任期只有一任,(一任五年。)但是不管后续你们会调到哪里,这样的战略部署,都必须无条件的去支持!”

        将毛文龙、满桂、马世龙、刘兴祚、李卑、王世钦、尤世威、尤世禄、祖大弼、陈继盛、祖大乐、张名世、姜弼、曹文耀、贺诚这十五位总兵官喊来,只要他们后续不涉及到造反,那么以后他们在很长时间,都会把持着华夏陆军的最高权柄,因此让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样一条根本决策,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笑着讲道:“国公爷,你就放心吧,不管后续需要什么支持,我等皆会用实际行动去支持你的决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毛文龙这心中,仅仅只是理解了部分,但是思绪告诉他,一旦这样的战略部署最终形成,那么这对于北部边疆将会带来十分深远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你们在这保证,既然你们对于这样的战略部署皆没有意见,那么本公接下来就讲一讲,九边帅府新赋予给你们的权利义务。”赵宗武点点头看向毛文龙,接着就继续说道:“在前面本公已经提到了,想要真正落实北移边疆防线,这需要做到真正的军民不分离,但是就现阶段的实际情况来说,先期该区域的治理、管控却需要你们这些边镇来实际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地方稳定下来的第一要素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用本公多说,你们这心中也都清楚,粮食,如果说一处地方想要拥有稳定的发展势头,那么就必须确保该地域的粮食做到连年保产、增产,只有做到这一点,才能聚拢地方百姓的民心,才能让他们得以在地方无忧无虑的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确保这样的基础,就必须在该地域拥有充沛的水源灌溉,因此就需要整饬完备的基础水利建设,同样也要保护水源地,水土不会流失,简单些说就是要尽可能多的去种植树木,尤其是对主要的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河泛滥带来的危害,你们这心中比谁都清楚,尤其是对宁夏镇、榆林镇、太原镇,那绝对是深受其害,为了彻底的解决这样的隐患,本公就要求你们,不仅对需要增设的区域进行实际的基础水利建设,还要保证一定规模数量的树木种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处于小冰河时期的明末,那绝对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期,因此在赵宗武的心中,除了必不可少的发展外,他还要保证黄河不会在危害地方,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说北移边疆防线,并不单单是军事方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赵宗武的讲述,以毛文龙为首的总兵官,这眼神中皆闪烁着几分异样,因为他们怎也没想到,这涉及到军事方面的事情,还会需要他们去做这些不属于他们干的事情,并且听国公爷刚才讲的意思,如果说这件事他们做不好的话,那么就肯定会影响他们以后领兵打仗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桂脸上带有几分无奈道:“国公爷,末将不是推脱啊,本身末将这身上就担负着练军、整军的重担,这又多这些整饬地方基础水利设施、种树等繁杂事宜,恐末将这精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满桂这话还没有说完,就得到了毛文龙、尤世威等一应总兵官的点头赞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想的倒美。”见毛文龙他们的反应,赵宗武这心中反松了口气,接着便笑骂道:“你们总兵官老老实实的干好你们的本职工作就好,诸如这些繁杂的工作,九边帅府会让组建对应的直属机构,来作为主要的管控机构,需要你们贯彻这些的时候,必须无条件服从贯彻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些偏地方民生色彩的事宜,赵宗武肯定不会让手握重兵的总兵官管控,毕竟这样的口子一旦开了,那么就会留下隐患,这样的权限还是直接管控的好,有边镇总兵官配合行动就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