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118章:焦虑的京城

第118章:焦虑的京城

        从崇祯元年开始,陕西就一直过得都是不安稳的阶段,甚至为了能够活下去,陕西百姓迫不得已下选择揭竿起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站在起义最顶端的王嘉胤他们,在这过程中经历的事情,就显得很波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赵宗武没有领军前来平叛前,他们过得日子是十分舒心的,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的存在,但是随着赵宗武领军前来平叛,这也使得他们的日子,变得并不那么好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于短短半年多的时间,便让他们从鼎盛时期,一下子就回归到了最落魄的阶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人也不可能永远陷入落魄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西·太原府·阳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!末将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立位脸上带着媚笑,高举着手中的酒碗,恭敬的向高坐在王座上的王嘉胤跪拜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嘉胤身穿华服,腰挂宝剑,神情淡然的俯瞰下首,除了处在前端的张立位外,在这座由布政使衙署改建的王府正堂,尚坐有五十余众,尽管说王嘉胤的神情很淡然,但是他的内心却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今天对他来说格外不一般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酒孤喝了。”王嘉胤淡然的道:“今日对孤来说,是一件大喜的日子,同时对我起义军来说,也是一件大喜的日子,暴明昏庸无能,朝中更是奸臣贪官遍布,这使得我百姓毫无活路,孤就是不忍接受暴明的统治,才选择起义造反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嘉胤先是遥对张立位那杯酒,接着便环视堂内,慷慨激昂的讲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顺着王嘉胤的目光,以王自用、种光道、张献忠、高迎祥、闯塌天刘国能、革里眼贺一龙、左金王贺锦为首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扫地王、邢红狼、黑煞神、乱世王、满天星、李晋王、党家、八金刚、混天王、蝎子块拓养坤、点灯子赵胜、不沾泥张存孟、张妙手、白九儿、一阵风、七郎、大天王、九条龙、四天王李养纯、上天猴刘九思、丫头子、齐天王、映山红、摧山虎、冲天柱、油里滑大小头目作陪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这山西境内的流寇势力,此刻皆来到了阳曲,来恭贺他王嘉胤称王!

    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宗武并没有理会王嘉胤他们在山西的发展,这也使得王嘉胤他们,在经过短短半年的发展,就已经占据了半个太原府,汾州府,辽州,半个平阳府,沁州等地,而王嘉胤更是攻占了山西承宣布政使司衙署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地盘的日益扩大,这也让王嘉胤原本受挫的心,慢慢再度活泛了起来,为了能够在名义上压制群起的流寇势力,同时也为了能压制赵宗武,王嘉胤他在思前想后,决定在阳曲宣布称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念头,一旦在心中生出,那就再也压制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嘉胤便让张立位、王国忠他们准备相应所需,同时也通知了各地的流寇头目,告知他们,在称王的那一天,如果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,那随后就不要怪他王嘉胤心狠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秦王英明!”接着王嘉胤的话茬,在底下坐着张献忠,接着便端起酒笑着讲道:“区区暴明,区区赵贼,又怎会是我大秦军的对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及王嘉胤的王号,这中间还跟赵宗武有些渊源,因为他的缘故,使得王嘉胤被打败,逃离到了山西,尽管说山西这地界要远比陕西富庶,但这并不妨碍王嘉胤心中对赵宗武的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这一次他称王,为了能够压制赵宗武,王嘉胤在想到赵宗武的名字后,便不由自主的要以秦王自立,但同时为了凸显他的地位,便又在秦王前加了个大,以此来彰显他的牛掰之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秦王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山西境内流寇势力的共主,王嘉胤的称王,也代表着山西境内的农民起义,到达了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嘉胤笑着挥手道:“区区赵贼的确不是我大秦军的对手,但为了让我大秦军能够拥有绝对的实力,接下来孤会对在座的诸位册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说王嘉胤已经成为了大秦王,那么以王自用、张献忠为首的流寇头目,也必然会得到相应的地位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王自用、张献忠他们来说,尽管说在兵马上已经出现了割裂苗头,但是在起义名义上,他们还是必须要无条件听从王嘉胤的话,这要是翻脸不认人,他们还真不是王嘉胤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他们中的很多人,都是在王嘉胤的麾下才得以起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神采奕奕的王嘉胤,王自用、张献忠他们的内心很是复杂,但是表面上他们又必须要听从王嘉胤的话,毕竟他们还依附于王嘉胤的羽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以王嘉胤为首的起义军,摇身一变就成了一支专业的势力,尽管说他的本质依旧是流寇,他们占据的地盘依旧混乱,他们作战的本质依旧是裹挟流民攻城,但是这名义上拥有了跟大明齐名的名号,这本身对大明来说就是一件绝对的挑衅!

        当王嘉胤在阳曲称王的消息传开后,远在京城的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等,这心情瞬间就变得不那么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他们来说,作为大明的辅政国公,尤其是在那半年多的时间,他们不断在山西倾注势力,调遣兵马,去征讨王嘉胤所部流寇势力,可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以王嘉胤为首的流寇势力,却越剿,其规模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现这样的情况,就让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这心中很是愤怒,尤其是张维贤,那更是一副日了狗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宗武不吭不哈的,就掌控陕西地方大权,这让执掌地方大权的张维贤,这心中很是恼怒,所以在山西出现流寇苗头时,张维贤就主张自己遣派兵马去征讨,不再动用赵宗武的剿总帅府,同时也大幅度减少对剿总帅府的供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理想很丰富,可现实却非常骨感,不是谁都能做出赵宗武做出来的丰功伟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是随便哪支军队,就能做出华夏陆军的战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当王嘉胤称王的消息传来后,京城陷入一片焦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