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104章:围城

第104章:围城

        “贺诚,你即刻前去第2军团,第4军团,把他们麾下的大将军炮,都给老子拉过来!”毛文龙盯着眼前的战争沙盘,神情中流露出亢奋,“既然这一次国公爷这般相信我们,那咱就给贼寇玩一出大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贺诚听到毛文龙所讲,神情中反带些踌躇,“毛帅,这一部军团所辖大将军炮,就是一批不小的数目,更何况这第2军团,第4军团,他们也都有着自己的固守任务,这猛地将他们麾下的大将军炮尽数拉来,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挥了挥手道:“这一点你不用操心,见到祖大弼、刘兴祚二人,就说我毛文龙用他的薄面,向你二人调借麾下大将军炮,如果说因为我毛文龙的调借,最终导致攻城失败,届时我毛文龙愿受任何处置,而如果说最终使得攻城成功,此番收复西安城,有他们各自三分之一的功劳!”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那贺诚肯定知道该怎么说了,再者说祖大弼、刘兴祚听完这些,那心中也都知道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在先前的军议中,赵宗武已经明确让毛文龙所部,担任主力进攻的第一手,那么他们必须无条件配合毛文龙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其他明军不同的是,在华夏陆军、海军之中,不存在所谓的党派之分,山头主义,即便是有很多武将都有着血脉联系,但是这并不是勾连军队的全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在华夏陆军、海军中的将领,来自于四面八方,他们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时间不超过七年、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因为这支军队从一开始,就是有赵宗武一手缔造,并且在这过程中,赵宗武不断传输自己的精神思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之后续有讲武堂、战争学院不断输出基层将领,这也就使得华夏陆军、海军极其抱团!

        在华夏陆军、海军之中,小的矛盾,那必然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都是肉体凡胎,怎么可能会不迸发矛盾点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涉及到核心利益,尤其是谁敢欺负他的袍泽,那算是捅了大篓子咯!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神情严肃的环视众将,言语铿锵有力的讲道:“杨应乾!你即刻带领耿仲明、徐彦琦、吴文杰、祖泽溥、刘兴梁,亲自前往西安城第一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我部所涉城墙进行实际探查,对适合炮击的位置,进行反复测算,同时也汇合军团参谋,进行相应的进攻、撤退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涉及事宜重大,本帅不管你们先前取得了怎样的功勋,但是这一次,谁他娘的敢给本帅掉链子,那到时候就别怪本帅心狠了!

        该让你们干的事情,一丝一毫都不能退缩,不让你们做的事情,那一丝一毫都不能多做!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,见毛文龙这般严肃,第一次,听毛文龙喊其姓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让在场众将,心中皆知晓,接下来的战事,必然是一场辛苦的战斗!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流逝,毛文龙吩咐下来的军令,一件件落实到位,从第2军团,第4军团调借过来的大将军炮,皆被军团同知杨应乾按照预定的位置固定,同时也组建了三十六阵大将军炮群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所部军团,汇合所携新编兵源,共计四万余众,在各部游击的带领下,气势如虹的在西安城西城摆开阵仗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端坐于战马之上,身披铠甲,神情严峻的盯着眼前的城墙,看着城池上站满的人群,言语冷峻的说道:“杨应乾!自即刻开始,辖下三十六阵大将军炮群,皆有你来统辖,一切按照本帅所下旗语发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应乾躬身道:“得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毛文龙要负责第一战后,他就没有一刻是放松过的,也是从那一刻开始,他不在以职务称呼众将,反以姓名来称呼众将,这也使得众将心中皆高度集中,因为在一起相处这么长时间,他们心中比谁都清楚,自家主帅一旦这样,那必然是前所未有的郑重,对待此战的郑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令,耿仲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传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文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毛文龙一条条军令的下达,第3军团的将士,在各级武将的指挥下,开始不断涌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所部兵马的变动,让驻守在西安城的流寇为之一振,尤其是负责西城城防的三位流寇头目,那心中多是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颗颗蕴势许久的弹丸,按照已事先测量出的标注射击,这让驻守在西安城的流寇们,一个个皆抱头躲避,再加上后方怒射的羽箭,不但袭扰着城池上的流寇群体,毛文龙所部一上来攻势就变得极为迅猛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剿总帅府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公爷,根据前沿传来的情报来看,毛帅对西安城西城发动了无差别炮击,与此同时所辖新编兵源,被毛帅调遣到进攻的第二梯队,其跟随各自所辖军团兵马参与攻城!”陈奇瑜神色匆匆的奔来,将第一手情报经大脑润色后,便向赵宗武进行相关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点了点头道:“这一战毛帅他打的不错,如果说本公猜测不错的话,恐今日的战斗,都是围绕着西安城流寇联动反应而做出来的,毛帅他这是准备调动起来,驻守西安城流寇的反应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赵宗武并不知晓,毛文龙具体的作战计划,但是通过所部做出的一连串举措,他心中多少也揣测出其意,恐接下来的数天时间,这场战斗会变得愈演愈烈,甚至于还会间接调动起来其他军团围攻的频率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就是想通过这样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,来逐步的让驻守西安城的流寇,积极的陷入到他所设计的圈套中来,不断通过火器的优势,来消耗其麾下可靠兵马。

        洪承畴神情正色道:“对王嘉胤他们来说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恐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。如果说他们不能尽快破开毛帅这般打法,即便是他们麾下流寇众多,可也经不住这样的消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微微一笑道:“那这样就要看他王嘉胤有没有本事了,如果本公没有揣测的话,毛帅他们这番进攻并不是真的进攻,而是想趁此机会缩短,己方与西安城之间的进攻差距,借此为后续减少伤亡奠定基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的猜测没有错,按照毛文龙初期战斗的部署,他根本就没有将肉搏放在第一位,而是将远距离火器进攻当做第一要素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答些说就是用高标准的火力优势,来不断消耗驻守西安城的流寇,同时也不断打击他们的士气,这些从各地糅杂起来的炮灰,一旦战事出现这等反复,那么必然就会受到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即便是占据着西安城的城防优势,可终究还是抵不过毛文龙他们,自身所带的巨大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神情淡然的讲道:“贺诚!你一定要衔接好各部,确保我军在西城各地安排的土山落实到位,这西安城城池实在是太高了,如果单纯的依靠人命填充,那对于我军是极为不利的,那些流寇都是些炮灰,本帅不能用我军精锐来以命抵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们就必须建立起来相应的土山平台,也无需跟他们进行面对面的肉搏,只要足够弓弩手、火器队威胁城上流寇即刻,同时在西城战事焦灼时,让国公爷、刘帅、祖帅他们,亦按照我们定下的战策,进行相应的土山平台堆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诚听后便道:“遵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3军团的将士,很少见到自家主帅这般严肃过,即便是跟建奴对战,跟半岛土著搏杀时,除了极少数的时间,自家主帅会这般外,其他时间自家主帅都是很平和的,而值得一提的是,每一次当毛文龙这般严肃时,就代表着有大的突破,大的进攻压制,倒霉的就是那些对战的敌军!

        一颗颗弹丸怒射而出,一罐罐猛火油弹攒射而出,一支支羽箭汇聚成箭雨,向着高耸的城墙射去,而那些带有火星的火箭,更是第一时间便点燃了猛火油弹,尽管说流寇们已经知晓了这种威力巨大,且扑不灭的烈焰,但是真让他们去应对时,却没有任何的措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知识所带来的差距性!

        当王嘉胤得知,西城流寇,有数千,是因为那扑不灭的天火烧死,即便是用水去扑浇,却反使得烈焰变得愈发强悍,这也让王嘉胤他们的心中很是惧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在面对无法用常识解释清楚的事时,就会习惯性地把他们总结到妖魔鬼怪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种光道神情中带有忧虑:“大首领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难道说那明军真的得到了上天的眷恋?从地狱中召唤来了修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嘉胤在听到后,眉头微皱着怒斥道:“你在说些什么,他赵宗武要真是有上天眷恋,早在陕北的时候就把他们派出来了,怎么可能会藏那么久的时间,再者说他们要真是有上天眷恋的话,恐这西安城早就被他赵宗武攻占了!他又何必遣派这么多军队来围攻西安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王嘉胤讲了那么多,但是他的内心还是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的进攻,因为第一次主要是想试探出流寇的真实水平,并且也为了能搭建起来他想要的土山平台,所以说并没有让己方将士受到太大的损失,反倒是驻守西城的流寇,因为这半天的进攻,使得超五千余众流寇,或死,或重残!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流寇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传令!命耿仲明、吴文杰两部撤下,命刘兴梁所部在后压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新编兵源的将士,尽可能的捡拾我军、流寇射落下的箭矢、滚木、礌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战斗就这样,在进行了半天多后,毛文龙便让号手鸣金收兵,同时让身边的传令兵,对各部进攻的军队下达撤退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三十六座土山平台,皆驻扎有相应的兵马时,当此次进攻的将士,尽皆撤归到预定区域时,一场残酷的战斗就这样宣告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所部除了因为,固守城池的流寇意外射来的箭矢,被射杀了数名新编将士,重伤轻伤十余位将士外,其余并没有造成任何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麾下激动的将领,毛文龙神情虽说淡然,但语气却很亢奋:“好!接下来的数天时间,就按照预定的部署进行,切记,一定不要过度贪图战功,对我军来说,能够用最小的代价,收复西安城,纵使是在这一战中多损失些弹丸、猛火油弹,多浪费一点时间,也不能用手下袍泽的性命去填充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样的战争指导,在接下来的七天时间,毛文龙不断将自己规划的部署实现,在这过程中又分别对北城、南城皆堆建了相应的土山平台,但唯独对东城并没有建立相应的土山平台,因为赵宗武并不想让王嘉胤他们尽数皆战死在西安城,他还需要王嘉胤他们率领流寇席卷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依靠着强势的火力压制,让驻守西安城的流寇,折损了三万余众将士!

        王嘉胤他们在这期间,被压制着打的太憋屈了,以至于有数次,王嘉胤他们都忍受不了这样的事情,所以就主动出城想要搞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每一次都被对应的兵马击退,甚至于有两次还险些丢掉了城门,这也就使得短短七天时间,他们便折损了三万余众将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使得驻守西安城的流寇,很多都已经没有了再度作战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为实现毛文龙在这期间做到的战略部署,赵宗武他也损失了太多,单单是那些弹丸,就让他消耗掉了二十余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似不大的东西,其实它的造价并不低啊!

        华夏陆军、海军能够保证超强战斗力的根本,那就在于赵宗武这种不计成本的投入啊,如果说没有这样的投入,想要达到当前的水平,那还需要很长一段道路要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是急不来的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随着毛文龙的这般举措,收复西安城的时机也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