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51章:定国公,这是你的分内事啊!

第051章:定国公,这是你的分内事啊!

        场面一度陷入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各方对陕西爆发民变这件事,所持态度皆不一样,再加上在这中间,本来就掺杂着太多的利益,也就使得张维贤他们在盘算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公看你们也不想出这个头,那么此事就由本公,来具体提一些意见吧!”看了眼沉默的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三人,赵宗武眉头紧皱道:“当前的这种局势,朝廷必须要遣派得力大将,统率精锐之师,以雷霆之势镇压!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在这过程中,经历怎样困难的事情,都必须坚定不移的消除贼酋,唯有将主脑尽数斩杀,那么这轰轰烈烈的暴乱,才有可能被彻底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平息暴乱的过程中,必须要兼顾陕西本地赈灾,只有真正确保陕西本土,能够有自我供应的能力,不然大军在前方剿匪,后方却因灾年混乱不堪,这样只会造成更大的暴乱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的剖析,是最客观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陕西本地具体发生了怎样的灾年,朝廷或许没有清晰的预判,但是若按照赵宗武的这种方式,尽管说在这过程中需要兼顾的事情有很多,但是如果能够借此机会,对陕西本地进行重新梳理,那么也不失是一个良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是谁都能办到赵宗武讲述的那种程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有四国公辅政,武将的地位有所上升,可是这终究有百余年间的沉淀,并不是谁都能平定这种潜意识的东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在赵宗武讲完这些时,张维贤、朱纯臣都在心中思索,这朝中亦或地方,究竟有谁能够担此重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要说陕西本身就存在着诸多的问题,土地兼并已经严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本身良田就那么多,再加上天降旱情,这更给这座贫瘠的土地平添了诸多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没有办法,张维贤他们发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有办法吧,张维贤他们还发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心中一番衡量,根本就没有筛选出合适的将领啊!

        亦或者说,根本就没人能够达到这种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定国公!这是你的分内事啊!”但是就在这时,徐希突如其来的大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因为他这声喊叫,让本在心中苦恼的张维贤、朱纯臣,在经过了短暂狐疑后,接着那眼神中都流露出了几分精芒!

    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    谁说平定陕西之乱没有合适的人选?!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不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吗?!

        在辽东立下的赫赫战功,使得其被天启皇帝封为定国公,更是凭借一己之力,击败了强势的建奴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在大明境内,还有人能够被称之为战神的话,那么这个人,必定是赵宗武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先因为想钳制赵宗武的发展底蕴,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对于赵宗武看的比较紧,毕竟兵权这东西,那不是一般人能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朝中局势是一变再变,这也使得朝中出现了四党当政,由此也牵扯到了更多的纷争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这个时候能把赵宗武剔除出朝廷,让其出京参与平叛,那么在这段时间内,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巩固自身权势了?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赵宗武在平叛的过程中,会掌握一定的兵权,但是这大军供应可是捏在朝廷手中的,通俗些说就是捏在张维贤、朱纯臣他们手中,如果张维贤他们能够稳定朝廷大势,那么即便是赵宗武他,能够掌握一定程度的兵权,那又能如何呢?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:“平国公讲的没错,当真是缺少了最重要的一环,定国公身为平定辽东的大明战神,此时朝廷有了心腹之患,恐需辛苦定国公亲自前去平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公这思前想后,还真没想到大明中还有谁,能比定国公更合适领兵,前去陕西平定叛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张维贤这般说,赵宗武嘴角闪过一丝笑意,心道:‘看来是上钩了,但还是需要钓一钓才行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赵宗武他眉头微皱,挥了挥手否定道:“那肯定是不行的啊,尽管说本公掌握着大明兵权不假,但是先前我们也都达成了默认方式,本公不能过分的去掌握兵权,否则诸位这心中恐就会不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兵权不比其他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你们想搞这一出,那老子就先玩一出挑明,来好好的臊一臊你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赵宗武说的这话,不由分说的,让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这脸上有了些许的不自然,尽管说先前他们并没有提及这些,但是根本做法还是这样一种方式方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朝局不同了,他们肯定不会承认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能把赵宗武甩出去,这是在合适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纯臣笑着讲道:“定国公你当真是多虑了,当初我们既然商定,四位辅政国公分别掌握,大明不同领域的权柄,这本身就是为了让大明能够更好地运转下去,或许定国公你当初揣测错含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国公说的不错,本公可从来没有想着要限制定国公你掌握大明兵权。”在这一点上,张维贤与朱纯臣是罕见的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希耸了耸肩道:“反正本公没想过要限制定国公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这般说,那神情,那姿态,简直是太不要脸了,赵宗武心中是真正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没想到他们几位演起戏来还真是够逼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他不妨在趁势,好好臊一臊张维贤他们,反正这也能让张维贤他们坚定此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赵宗武他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道:“原来你们是这样的想法啊,原先本公想着整饬京属大军,在这过程中可能是得罪了你们,在这中间也闹了很多不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我们之间存在着很多矛盾,甚至于这京城中的勋贵群体,都想着一次次的捣乱,本公原先这心中还以为,是你们为了打消本公整饬京属大军呢,如今看来那的确是勋贵群体的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群家伙忒不是东西了!!!”说到这,赵宗武那绝对是在指桑骂槐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、朱纯臣他们在听了后,那脸上是接连变色,以至于为了实现他们的目的,不得不陪着赵宗武一起装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笑道:“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提了,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尽快解决陕西民变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定国公你说的那般,如果说给陕西贼民太多的时间,那必然会让陕西之地的民变,变得是愈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作为辅政国公,那首先想到的就是大明的江山社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这一次,我们不能尽快的解决陕西民变,任凭其变大,恐届时就会蔓延整个关中地区,到那时对我们来说,就当真是不利了!”讲到这里,张维贤那神情也是罕见的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名标准的政客,张维贤他们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面,如果说这样做对他们有利,那么他们就会不假思索的将其按在他人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明白他们内心的本性,这也使得赵宗武从一开始,就想着怎样才能光明正大的领着大军出走,并且还能获取到相应的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真正到了陕西本地时,恐一切的安排部署就跟他们商议的那般不一样了,届时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扎根在陕西了,借此通过剿匪的名义,不断去扩充相应的势力范围,由此确保他自身的根本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张维贤这般说,那赵宗武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,遂讲道:“既然英国公都这么说了,那本公若在是推辞,就显得本公贪生怕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说大明的江山社稷,现如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那么本公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,去帮助朝廷前去矫正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这几个月间,本公对京属大军已经完成了基础框架的整饬,那么本公就携带三大营前去陕西平定叛乱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整饬京属大军的扫尾工作,本公就让总署的相关人员去做,确保朝廷在不消耗超额银饷、粮草的前提下,能够拥有一支具有一定战斗力的镇戍军!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就算是本公率领六万余众三大营精锐前去镇压,也不至于京城会出现什么乱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赵宗武这般说,张维贤他们先是一愣,在心中思索了片刻后便道:“好!就如定国公说的这般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这话看似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但是背地里还有另一层意思,‘想让本公前去陕西平叛可以,那么本公必须带上已经整饬过的三大营前去,有这等精锐之师在手,本公才能确保陕西民变彻底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个就是本公在离开京城期间,整饬京属大军的相关部署,你们不能干涉,否则本公也不会答应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接着道:“本公还要带走三千名工匠前去陕西,为了稳定这些工匠的心,其家眷也必须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宗武明白工业基础的重要性,所以说他不管到哪里,都会构建最基础的工业链,以此来确保一切都能够稳定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