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49章:朝野震动

第049章:朝野震动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”张维贤神情阴郁的看着赵宗武,语气却十分坚定的讲着:“不久前本公才着令有司,处理了陕西发生的旱灾,胡廷宴还上书信誓旦旦的保证,一定处理好陕西境内的一切事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管辖民生的主管国公,这等时候陕西出现民乱,甚至于这暴动之风,已经有了席卷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这事不管怎么说,最主要的失责人就是他张维贤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听了张维贤的话,微皱眉头,余光看了眼议论纷纷的群臣,遂强压心中要起的怒意,道:“今日朝议到此结束,内阁当值大学士组织后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讲完这一点,便不管群臣,走至张维贤等人身前,皱眉低声讲道:“这事不要在这里讲,去文渊阁再辨别真假!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他们四位辅政国公,当前存在的矛盾很多,但此时陕西出现这么大的变故,却不是闹分歧的时候,不然他们就将会被很多人盯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以为当前朝廷上下一片平和,但是这内部暗潮汹涌,有太多的人想推翻国公辅政,重回文官巅峰时期的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碍于当前大势,只能暂时蛰伏于阴暗处,一门心思的寻求机遇,确保能一击致命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站在原地的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三人,在听到赵宗武的提醒后,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尤其是张维贤!

        四人一路无言,神情严肃的朝文渊阁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抵文渊阁,神情严肃的张维贤,便扭头对亲随讲道:“在门外看好,不得让任何一人靠近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朱纯臣、徐希亦是这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说说吧,你们是什么看法?”进入文渊阁后,赵宗武是开门见山的讲道:“本公先声明一点,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,当前陕西出现这等情况,恐没人敢以此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陕西巡抚胡廷宴更已身死,他本人更是不会开这样的玩笑,一旦说此事闹大了,我等身为辅政国公,不管是身居何位,恐都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赵宗武他,是主管大明兵权的国公,但先前碍于张维贤他们心中的忌惮,也就使得赵宗武并没有真正管控过兵权,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陕西发生民变,这件事再怎么绕,也绕不到他赵宗武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让原本在心中想了诸多说辞的张维贤不说话了,因为他清楚赵宗武讲这些话的含义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对这件事采取鸵鸟心态,就是死不认账的那种,恐本就不容小觑的民变,其规模会朝着更大的方向发展,单单是扰乱一个陕西这并不算什么,若是耽误了平叛,使得其势蔓延到整个关中,那麻烦就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点了点头道:“定国公说的没错,方才的确是本公做得不对,不应该一上来就推卸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陕西之地出现民变,就与本公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方才本公看到的消息,此时陕西之地的贼酋有多股,其中势力较大的有王二,王嘉胤,王自用等贼,皆多有向府谷一带递进的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前陕西巡抚胡廷宴,在镇压民乱的过程中被流矢射中丧命,这也使得陕西地方恐已乱做了一团,这也就给了陕西贼民机会,使得其势力能够快速蔓延开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到底是老油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说事情已经发生了,既然事情已经甩不开了,那么倒不如坦荡摊牌,与赵宗武他们商量事情究竟该怎么去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前陕西这一突发情况,不管是哪位国公,都不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掌握着大明的顶级权柄,现如今在大明的境内,出现想掀翻大明统治的不稳定因素,那绝对是一件不允许的事情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关乎他们的合法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他们自己都不认真面对,恐没人会在意他们的权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做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纯臣皱着眉讲道:“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说这些事情,当前我等需明确一点,这陕西出现这等境遇,朝廷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且不提其他,既然陕西方面发来了这等告急文书,恐陕西本地兵马已不堪重用,可如果朝廷从其他地方调动兵马,我等应该如何进行调配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谁都不能置身事外,所以这也让主管财税大权的朱纯臣,接着张维贤的话就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朱纯臣他依靠着这个权柄,安置了很多嫡系进来,也在这过程中获取了很大的利益获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既然做了这份工作,那么最起码要确保大明能够维系下去,可大明实在是太大了,他有着众多的承宣布政使司,还有着诸多的卫所、边军等复杂的军队系统,再加上庞大的驿站体系需要维系,尽管说在这之前朱纯臣他已经裁撤了一些不必要存在的驿站,对大明庞大的驿站系统进行了所谓的精简,但是这还依旧存在着很大的财政缺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因为这样的做法,使得一些依靠着皇粮活命的驿卒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赵宗武了解所指,在后世闻名的闯王李自成,就是因为驿站被精简,他被裁撤掉了,才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明末农民起义军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朱由检没有登基称帝,恐李自成就不会有这个机会,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明末农民起义军中来,这样也就不会有与陈圆圆那轰轰烈烈的爱情了吧,更不会有吴三桂那冲冠一怒为红颜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世因为他的出现,吴三桂已在辽东健儿营中,接受着残虐的训练、教育,与曹变蛟、曹鼎蛟等精英少年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让他万没想到的是,因为四国公辅政分权的缘故,朱纯臣居然会搞裁撤精简驿站的提议,这也就使得大明很多驿站体系都受到了很大冲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也使得在银川驿站当差的李自成,恐也还是要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明末农民起义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赵宗武在派人前去寻找时,可得到的结果却是未找到李自成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大势的矫正性的确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朱纯臣的话后,赵宗武便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“成国公,且不说其他,单单是这一次陕西民变,朝廷调拨银饷是必不可少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特殊情况下,就不要再想着自己分内有多大的难度,现在还是多考虑考虑如何尽快平息这场暴动吧!

        陕西距京城有千里之遥,即便是快马加鞭赶来,恐这一来也耽误了不少功夫,这文书中讲的情况,此时恐要更严重几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三位没有打过仗的平常人在这分析战局,这对赵宗武他来说,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得,一日会带来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,更何况在陕西有很多个一日,那兵势一旦起来,足以造成摧枯拉朽般的毁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说大明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一步步下滑?

        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,大明对于地方的掌控已经到了最虚弱的时候,很多时候都是士绅管控欺压着地方,这也使得崇祯年间的农民起义,那是越镇压越势大,越镇压参与起义的人越多!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也形成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循环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希对此却质疑道:“定国公,你不要以为我们没打过仗,就不清楚打仗那点事,就算那贼民有几分势力,我大明在陕西的兵马也足够抵抗一阵子,总不能说这贼民造反了,我大明地方军队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知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让赵宗武心中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他最反感的就是这种质问,自以为自己懂些什么,就觉得专业的人,讲的话都是存在着很大漏洞的,而他却在心中不断坚信自己讲的这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就在赵宗武他们在文渊阁商议着的时候,朝廷的官员,尽管说在内阁当值大学士李国的劝说下离开了,可这人的心思终究是不可能断的啊,而且陕西爆发民变,这对于他们是最至关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说陕西爆发民变,这一次的根由是因为什么?总不能是因为英国公他,对陕西地界出现的灾荒并未放在心上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说不准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陕西巡抚胡廷宴已经身死,这从侧面也反应出该次民变的规模小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这两年的大明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上天总是降下这么多的浩劫,在前年出现的大爆炸,至今都让老夫心有余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大明近几年接连出现这样、那样的情况,恐是上天要下来什么启示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陕西出现的剧变,使得朝中大臣对此也是议论纷纷,诸多小的势力聚集在一起,齐齐议论着这样一件事,而不过半个时辰,整个京城都传开了陕西爆发民变的讯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京城这一核心圈,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相传的秘密,因为到处都是能传递出讯息的传声筒,更因为这样也使得京城百姓陷入震动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