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43章:斗法

第043章:斗法

        “定国公!你这些天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张维贤那眼神中难掩愤慨,语气更是激动的讲着:“整个京城,乃至整个北直隶,就因为你要搞什么劳什子的整饬京属大军,而被搞的一片乌烟瘴气!!!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信任我等,方让我等出任国公辅政,可如果因为你这任性行为,导致朝纲出现任何问题,我等该如何面对陛下?如何去面对先皇?!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赵宗武提议召开的朝议,所以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都难掩愤慨,连带着进入朝议的群臣,这多少也都带有愤慨之意,准备跟风就去指责闹出此次事件的赵宗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显然赵宗武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脸上带有几分不屑道:“行了英国公,本公做的都是有利于大明社稷的事情,既然本公手中掌管的是大明的兵权,那么没有人能比本公更具发言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作为大明的辅政国公,掌管着大明民生、监察两项大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本公忙着矫正大明早已跑偏的兵政大事,你不协助本公,去管控好北直隶境内的民生,相反却当着群臣的面,在这里一味地来指责本公,这心里到底安得是什么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政见不合,那么赵宗武肯定是不会给张维贤面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进行到此时这个关键的节点,他肯定是不会退却半步的,因为整饬京属大军的部署,已经完成了一半,接下来他只需坚持下去,那获取到的回报,将会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此刻并没有人能够阻拦的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冷哼道:“定国公这话说的当真是冠冕堂皇,如果不是本公在这段时间,一直差人前去地方维稳,恐北直隶境内早已是民怨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单单是这段时期,北直隶境内的卫所将士,因没有将领控辖失去约束,这也对地方造成的种种危害,使得当地百姓是苦不堪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道:“这一点恐怕是说错了,据本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这北直隶境内已经被本公划分了四处区域,而根据这四处区域,只要有卫所想要有兵乱的苗头,那么本公安排的兵马就会前去镇压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规模的冲突的确存在,但是绝不可能有英国公你说的那种情况,甚至于跪在午门的各级将领皆呈上升趋势,如果说哪里出现兵乱,那么跪在午门的相关将领难逃其就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赵宗武能控制住,整个北直隶境内不出现大的暴动?

        原因就是他用了这个最无赖的方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着群臣的面,赵宗武、张维贤二人是针锋相对,谁都不让谁半步,这也就使得群臣心中都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英国公!你对本公有任何怨气,待此次朝议结束后再提!”看着神情愤慨的张维贤,又看了眼在旁欲说话的朱纯臣、徐希二人,赵宗武却言语铿锵道:“今日本公召开朝议,可不是为了让群臣看我等在这争吵的!

        想必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诸位这心中皆已知晓,本公这一次搞得整饬京属大军,算是触及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群的利益,也可以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做事,但是今日本公不想多说其中的渊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段时间本公前去蓟镇处理兵乱,本公在蓟镇看到了许多难以启齿的事情,而这也更加坚定了本公想革新、整饬京属大军的心!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属大军如果不革新,不整饬,一旦大明北方出现大的乱子,朝廷连一支可以信赖依仗的大军都没有!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在你们的心中都在想,对朝廷威胁最大的建奴大军,不是已经被本公率部驱逐出辽东了吗?那么还有什么能让大明出现无法解决的乱子?

        居危思安的道理,本公希望你们心中能刻着!

        现阶段整饬京属大军进入到了最关键的时期,但是当前大明国库,却拿不出本公想要的银饷,原因你们心中也都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现在多地都在遭遇灾荒,很多地方都需要银子前去赈灾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朝廷拨发的这些银子,到地方上究竟是用于赈灾,还是被地方官员上下其手,至少本公这心中是持怀疑态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说话向来是比较直接的,既然因为整饬京属大军已经闹出了矛盾,那么就没有必要因为这些事情再去多思考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赵宗武他这话讲出,让在旁的朱纯臣脸上很不好看,这分明是不给他脸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整饬京属大军的部署不能停!”显然赵宗武明知道会这样,可他依旧是自顾自的在那里讲着:“你们身为大明的栋梁之才,为了大明能够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,同时也为了让大明真正拥有一支强大的京属大军!

        由本公牵头捐银十万两!本公会在接下来的三日内,在定国公府静候诸位前来捐银,一两不嫌少,千两、万两不嫌多,但是本公需对你们提醒一句的是,要根据自身家中的实际情况来捐银!!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再说这句话的时候,明显语气加重了几分,显然这是话中有话的韵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这番话讲出,却让在朝的群臣皆惊呆了,连带着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能玩这一招?

        你这算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威胁吗?!!!

        朱纯臣当即表示道:“定国公!此举过了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是反问,实际上却是质问!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笑着讲道:“过了?本公怎么觉得才刚刚好?一切都是为了大明江山社稷考虑,难道让他们捐献一些新意就过了?

        自幼修得忠君爱国难道就是口头之说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朝廷凭什么要养活他们这样一群人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本公因为对京中勋贵不熟,还劳烦英国公、成国公、平国公你们,将本公这话带给京中勋贵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公捐献的十万两白银,就整齐的摆在定国公府前,届时在朝议结束后,本公在接下来的三天,就会在定国公府前等候你们的到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讲完这些,赵宗武也不管众人是什么反应,直接便离开了,根本就不给张维贤、朱纯臣他们质问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他娘的算什么事?!!!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现在的行为,在张维贤他们实在是太嚣张跋扈了,在他一声不吭的离开后,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气呼呼的便去了文渊阁,连带着李国、周道登、来宗道、李标、刘鸿训、成基命、何如宠、钱象坤、吴宗达九位内阁大学士也都跟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朝中的群臣这心中也不爽利啊,六部、诸司的官员,根据亲疏聚在一起,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这当官是为了发财,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,可现在却被定国公给抓做当了冤大头,把自己含辛茹苦得来的银子,捐出去,这论谁这心中都会觉得不爽利啊!

        而九位内阁大学士此刻前去,那其实就是去打探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这三位辅政国公的口气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赵宗武以为他是谁啊!”这不过是刚到文渊阁,那张维贤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,震声喝道:“什么时候本公要听他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命令了?为了什么劳什子的整饬京属大军,搞得整个北直隶是人心惶惶,连带着京城到现在都处于不稳定的状态,真是一介武夫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活了这么久,还没有人敢对他这般,这猛地被人接连顶撞,接连被人甩脸子,张维贤即便是再好的涵养,那心中也受不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朱纯臣冷哼一声道:“什么狗屁的英武之辈,在本公看来他赵宗武不过就是个莽夫!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样平复辽东之患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在群臣面前表现的那般强硬,也使得张维贤、朱纯臣他们脸上很挂不住,这也就使得他们对赵宗武也是怨气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希此时的脸上却带有坏笑:“他赵宗武不是等着我们去捐银吗?好啊!那我们就去捐银子!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去捐银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皱眉道:“平国公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希笑道:“他赵宗武不是捐了十万两银子吗?那好啊,我们没有他定国公财大气粗,如今国库正处告急状态,那我们就把大头都捐到国库中,至于赵宗武那里,随便捐个一两银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不管是谁提起这件事,他们也找不出任何的毛病出来,并且这国库是成国公管辖着的,我们捐的银子那不过是左手出,右手进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欲擒故纵?!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徐希讲的坏点子,这也让原本心情很不好的张维贤、朱纯臣他们瞬变变了心态!

    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    你赵宗武不是能耐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用自己捐献了十万两白银来要挟老子们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好!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子也捐银子!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老子捐银子的地方,可不是你的整饬京属大军所用,老子要把银子捐到大明更需要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你想搞事情,那老子们就奉陪到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四国公在这里搞事情,却坑苦了手底下的群臣啊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都得罪不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