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28章:权,平衡,新格局

第028章:权,平衡,新格局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他们在朝堂上的壮举,终究是在京城带来了不小的混乱,没有人愿意这般束手就擒,进北镇抚司的诏狱代表着怎样的后果,恐没有人比这些阉党官员心中更清楚了,再者说因为赵宗武的缘故,使得锦衣卫已有涅槃重生之举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锦衣卫再度兴盛起来并不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些想要趁乱搞怪的阉党官员,根本就不是赵宗武、张维贤他们的对手,或许赵宗武在京中的势力还算薄弱,可不要忘了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可都是深耕数百年的世袭国公,那手中拥有的潜在势力也是旁人所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在锦衣卫出面镇压的同时,五城兵马司、京营等在京暴力机构亦出动,一时间京中百姓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也因为这一次出动,使得京中一些百姓之家遭遇了飞来横祸,这军纪涣散的京营出动,那必然会搞出些是非出来,想什么占便宜那都是简单的事情,强抢民女的事情也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绝对要杜绝!”赵宗武指着近期京城出现的情况,对张维贤他们讲道:“我们是大明的将士,京营更是我大明的脸面所在,可为了缉拿这群贪官污吏,却在这过程中出现这等事情,丢人啊!真他娘的丢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对此类情况却见怪不怪,笑道:“定国公消消火,不过是一群黎庶罢了,对他们有些补偿就行了,万不可小题大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题大做?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张维贤的回答,赵宗武当时就恼了,原来这件事在张维贤眼中看来,就是一件芝麻大的小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再看毫无波澜的朱纯臣、徐希,似乎从侧面也证实了他们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张维贤他们来说,从小他们过得就是锦衣玉食般的生活,自幼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尊贵公子哥,与那些粗鄙的黎庶相比,那简直就不在一个世界上,而且多年来的贵族教育,也使得他们根本就不看重底层究竟会怎么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微眯双眼道:“这件事,成国公、平国公也是这样的想法?”想到这一点后,赵宗武开始反问朱纯臣、徐希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几乎和自己想的没什么差别,朱纯臣、徐希他们给出的答案是相同的,那又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?

        朱纯臣笑道:“定国公万不必这般激动,左右不过是一群黎庶罢了,出现这样的事情,是我们谁都不想看到的,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出现了,那我们尽可能的去赔偿他们一些损失就是了,缉拿阉党官员才是最关键的所在,毕竟京城中的阉党官员只是其中一部分,接下来我们还需向北直隶境内进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见识到了抄家的快乐,这段时间阉党官员被缉拿后,他们家中的一切财富皆被抄走,按照默认的规矩来办,大头由四位国公拿走,中头尽数归入国库,小头则由抄家的将士分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以说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来到了大明的官场,那么赵宗武就必须要适应大明的规矩,尤其是这些在他看来无疑是挖国家墙角的规矩,但是眼前他还没有能力去扭转过来,所以倒不如先就这般享受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让赵宗武从魏忠贤那里获取了巨额金银后,再度获取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金银,有这两批金银的加持,辽东在未来五年的发展中绝不会出现一丝的问题,这也算是赵宗武此次来京的最大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享受这些权益归享受,然而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能眼睁睁的看着,百姓肆意被欺凌,而没有人去惩治这些凶手!

        徐希脸上带有几分玩味的笑,讲道:“不过就是一群蝼蚁般的存在罢了,不必因为他们而在这伤脑筋,根本就值不当,在本公看来就算是全死了又怎样,在追捕过程中在所难免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,不必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张维贤、朱纯臣的话让赵宗武只是愤怒的话,那么徐希这样的话,就彻底点爆了赵宗武的那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赵宗武较真也好,说赵宗武死脑筋也罢,已经养成的三观,就绝对不可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语气愤慨道:“你们都是这样的想法?没有这些在你们口中蝼蚁一般的黎庶,谁来确保你们享乐的基础?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本公一定要严惩不贷,不可能就这样轻描淡述的就过去了!”说完这句话,也不管张维贤他们是怎么想的,赵宗武便甩袖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张维贤他们也没有多想其他,最多也就是心中有些不爽利罢了,但是接下来赵宗武做的事情,却让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烦躁无比,尤其是张维贤更是觉得自己的脸面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直接遣派锦衣卫,把犯事的五城兵马司、京营将士尽数缉拿,甚至于在明确了他们的罪行后,或当众枭首,或当众杖行,一时间锦衣卫的风头疯传京城!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件事带来的后续,使得四国公辅政从这一节点开始,必须要划分麾下权力了,不然这权威性如何确保?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在数日后的文渊阁内,便有了一场关于权力划分的四国公内部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本公不想在多提其他,但是经历了这件事后,让本公觉得我等,虽然是陛下钦定的四国公辅政,但是这手中并没有明确的权力划分,短时间并不会出现乱子,可因为没有明确的权力划分,日后必然还会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避免日后出现这样的乱子,本公提议由我等四人分管一摊子,本属于自己的那摊子事,本人拥有绝对的制裁权,他人只有提意见的资格,至于该如何裁定,就需要本人去做决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宗武做的这件事,让张维贤觉得非常的没有面子,于是乎他就想出了这样一种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限制其他国公的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希笑道:“英国公这样的提议很好,本公这里没有任何的意见,既然是四国公辅政,那么就必须要有四国公辅政的态势,什么都是这样没有规矩可以遵循,那么日后出现了问题到底由谁去具体负责?

        而明确这样的体系,便能更好的给大明社稷带来新的变化,再者说新一任内阁大学士已尽数到位,有他们在旁协助必然会给大明带来不一样的改变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谁来说这分散的权力,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,唯有这一方明确到实际的权力,才能带来独裁者的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刚决定了一件事,却被另一位国公给当众推翻,不说其他,单单是提及这打脸余波,就足够让他们扯皮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纯臣点了点头道:“英国公、平国公他们说的没错,这一点本公赞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在掌握了权柄以后,赵宗武、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,原本对抗魏忠贤他们的那种亲密无间关系,就逐渐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赵宗武从一开始就想过,甚至于也想好了后续会有怎样的演变,而今时张维贤他们提出的意见,其实更加符合自己的权益,毕竟他不可能从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中调来官员入京。

        辽东现在正处于发展的关键阶段,赵宗武他现在还做不到,为了巩固这虚无缥缈的权力,就调出自己辛辛苦苦才培养出来的官员,毕竟在辽东的地界上,还有很多官位都处于空缺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看了眼张维贤他们,点了点头道:“这件事本公也没有意见,既然你们都已经表态了,那么咱就分权吧,将大明现存的体系分管出来,以后自己那摊子事出现问题,自己全权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维贤他们没想到赵宗武会答应的那么快,但既然赵宗武没有意见,那肯定还是早一些分出来为好,否则再出现打脸的事情,这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大明现有的体系来算,其实可以大致分为财权、刑权、兵权、民权、监督权这五大类,最后经过种种交易后,赵宗武掌握了大明的兵权,张维贤掌握了民权和监督权,朱纯臣掌握了财权,徐希掌握了刑权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张维贤同时掌握民权、监督权,因为一来这两者间存在着某些关联,在一个张维贤他懂得交易,把手中京营这一堆烂摊子事,还有五城兵马司的权柄都尽数交到了赵宗武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财权、刑权则是那种稳赚不赔的家当,因此朱纯臣、徐希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见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在经历了短短月余的时间,大明的政局已经彻彻底底的被带跑偏了,而赵宗武在此次博弈中获取了大明的兵权,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,因为大明的军队多半已经烂掉了,堪用的军队除了辽东,似乎并没有太多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想要改革军队,那根本就离不开大批金银支持,但财权却被朱纯臣掌握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形成了某种默契的平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