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70章:驱逐鞑虏

第070章:驱逐鞑虏

        辽东的整体对战,要比想象中的更胶着一些,因为尤世威所部的缘故,分水岭以东的战局并没有倒向代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代善所部兵马,能够在第一天的时候,攻陷孤山防线或者连山关防线中的任意一处防线,那么分水岭以东的战局就会倒向代善所部,可显然控制上述两部防线的军队,是由辽东精挑细选组建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部军团指挥使马世龙、尤世禄,都不是那种酒囊饭袋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辽东军团上下一心,想从外部击溃,那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,反倒是代善所部兵马,虽然说草原八旗也是精挑细选的兵马,但是说到底还是不一心,再加上草原八旗他们在对战的时候,没有碰到过这般犀利的火器,以至于在出现这样的情况,难免就会出现溃败、溃散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在对战期间,由抚顺关奔驰来的养育兵也归位,代善统御的正红旗兵马高达两万余众,但见分水岭以东战局不利,在对战的短短五天时间里,从定武县、定辽县抽调了大批地方驻防军,这使得分水岭以东的整体外围防线瞬间变强数倍。

        纵使代善他拼尽所有,最后顺利拿下分水岭以东疆域,可这对赵宗武造成的损失其实不大,毕竟赵宗武真正的核心势力,是在分水岭以西的金复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贝勒爷,在这样耗下去不行!”范文程紧皱着眉头,根据这对战的期间,他了解到的情况要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尤世威所部反击的那天算起,其部已经在分水岭以东疆域,消耗了高达十天时间,这在平常并没有什么的,但是在战时,十天的时间就代表着大势,更何况在这十天的时间,辽东整体表现强劲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在努尔哈赤身边传来的消息,不仅先期攻打广宁之地的豪格所部,被广宁所部兵马给撵回了辽阳,就连努尔哈赤亲率的大军,在这对战期间,也因为赵宗武所部优质火器的压制,被迫退守辽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有甚者,广宁所部兵马还在辽河套地域抢占要地,彻底堵死了八旗劲旅向突袭辽西之地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赵宗武为首的赵宗武所部,汇聚高达十二万之巨,正稳步朝辽阳进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不立刻兵围辽阳城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宗武他不想因为些许便利,而最终导致局势的失控,更何况,在这一次战斗中要讲究整体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新编地方驻防军在孙祖寿的调遣下,在新收复的疆域建立必要的统治,对那些恶贯满盈的存在,都依照着辽东所颁布的法令惩处,对要隘之地更是就地建立应有的防备,确保大势真正掌握在辽东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好气的还要属莽古尔泰,尽管说最初知晓了刘兴祚的真实身份,尽管那时属他最为恼怒,但是面对刘兴祚的凶悍进攻,尤其是刘兴祚祭出的一连串组合进攻,这使得前两日莽古尔泰还能招架住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莽古尔泰根本就驾驭不住这样的伤亡,最后居然率部逃离了!逃离回老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你要说赵宗武所部为什么会迸发出这么强悍的能力?

        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把震慑弹、开花弹、实心弹等一系列火炮拉了出来,其中由于开花弹过于难造,每次祭出开花弹的时候,也代表着战局到了最灼热的地步,祭出开花弹就代表着赵宗武所部准备最终决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浪费时间减少一半的燧发枪,更是给予了建奴沉重的打击!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所部的战斗力能有此突飞猛进的改变,那完完全全就要得益于,赵宗武在这近五年的时间里,坚持不懈、孤注一掷、一掷千金的诸多努力,华夏科学院,可以说是辽东最大的吞金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凡事没有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代善胸膛中攒着一股怒火,见范文程也在劝他,代善终究是忍不住,怒睁双眸道:“怎么!连你也在劝说本贝勒逃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代善这般质问,范文程当即跪地讲道:“贝勒爷!奴才万死都不敢违背贝勒爷您的意志,但是奴才要说的是,成大事者万不可拘泥小节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辽东东线的战局,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,虽说我军能够在贝勒爷的带领下,击溃对面那支混杂的明军,但论辽东整体局势来说,我军再待在此地,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汗王的身体……”讲到最后,范文程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而是点到为止的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愤怒的代善,在听到范文程最后一句话时,情绪慢慢得到了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努尔哈赤身边潜伏的人没有传来太多的消息,但是代善他们这一次明显能感受到,自家汗王的这一次作战风格,跟他以前的相比,完全就像是两个人一般,就好像此时的努尔哈赤身体出现了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?”眼神中带着几分狐疑,代善同样是没有说完,而是看向范文程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范文程点了点头道:“没错!如果奴才没有猜错的话,汗王应该是出现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局势恐明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这玩政治的人就是不一样,他们都是人精一般的存在,通过些许蛛丝马迹,就能够察觉到细微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努尔哈赤是所有进攻辽东的分属中,大军是掌握最多的存在,并且这一次的战争也是他提出的,这不管是怎么考虑,努尔哈赤他都不会这般虎头蛇尾的宣告结束啊,对战不过五日,努尔哈赤所部便开始了边战边退的举措,消耗了十日后,所部大军最终退回辽阳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努尔哈赤会有这样的变故?

        跟脚还是做在他第一次被赵宗武炮击,导致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,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内,努尔哈赤单单是因为战事就被气到了数次,再加上努尔哈赤他的身体,本身就已经开始衰老,如此虽然说努尔哈赤在开战前身体没什么事,但是已经老迈的身体,根本就吃不消这么高强度的战事,以及承受努尔哈赤那么火爆的脾气!

        辽东的局势说崩盘就崩盘,说发生改变就发生改变,说被骂遍祖宗十八代就被骂遍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努尔哈赤再好的脾气,在听到这些的时候,他心中也不可能接受啊!

        由此才导致所部大军退守辽阳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因为这样,使得建奴原本积极进攻的态势,渐渐也发生了扭转,现如今呈灼灼逼人之势的反倒是赵宗武所部大军!

        代善看了眼范文程,带有几分探询的讲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军现在也尽数退守辽阳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听完代善的话,范文程非常坚定的摇头道:“我军不是要退守辽阳城,而是选择放弃攻略东线疆域,贝勒爷应尽快率领大军退防威宁营一带,在该地修建完整的防御,如此进可威胁赵宗武所部,退可守护被迫防御的辽阳城,并且再寻找良机为大事谋求根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,范文程他没有把话讲完,因为有些话身为奴才,点到即可就行,太过于聪明,这反而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范文程讲的话,代善站起身来,在帅帐中来回踱步,神情中难免带着些许的犹豫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句实话,代善在一开始决意进攻辽东时,心中并没有把赵宗武所部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说前一次他被赵宗武所部打的屁滚尿流,但那毕竟是赵宗武所部掌握着很小的一部分疆域,他们需要防御的地方不多,这使得他们的精锐之师就凝聚在手中,由此爆发出超强的战斗力,也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事情的发展却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,人家赵宗武所部不仅防住了八旗大军的强悍进攻态势,还根据各部战况的不同,灵活调动所部兵马,到现在他也没办法想清楚,想清楚辽东究竟是怎么做到在短短几个时辰,就从数百里之外的地域,驰援过来一部超强悍的军队的?

        代善来回踱步盏茶时间,到最后,原本犹豫的神情变得愈发坚定,最后看向范文程肯定道:“好!此战本贝勒认栽了,大军即可开始分批次进驻威宁营地域,以此达到你所说的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本贝勒要领着一万正红旗回归辽阳城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因为代善的同意,这让范文程神情中带着几分喜意,可听到自家贝勒爷讲的话,这让他是震惊不已,接着就要劝说:“贝勒爷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但代善却没有让范文程讲完,冲着他挥了挥手道:“你不用再劝说了,你要真是忠诚于本贝勒,那本贝勒就把威宁营一域托付给你了,本贝勒要去辽阳城夺回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切!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说自家父汗身体可能出现了问题,并且在这一次次对外战争中,大金根本就没有得到丝毫的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父汗已经老了,已经不再适合继续担任大金的汗王了,与其出现其它的问题,倒不如让他带领大金走向新的辉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