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69章:强势镇压!

第069章:强势镇压!

        通远堡十余里处,某处隐秘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尤世威他们紧赶慢赶,已经赶到了通远堡地域,但是建奴率领的草原骑兵还是已经先一步赶到,并且已驱赶着包衣奴才发起第一波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尤世威他当然不能忍啊,这绝对是要把建奴给干翻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想要解决此次建奴之患,并且解除分水岭以东的危机,那肯定是需要进行详细的交流才行,为此第8军团的全体高级将领尽皆聚集。

        军团宣抚使:贺谦,指挥同知:杨国柱、唐通,5大主力营游击:耿仲裕、杜应芳、宋献、尚可位、吴惟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久经沙场的老将,有年轻的将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碰头军议,统一了第8军团高层将领的思想,同时也就实际情况做出了相应部署安排,最根本的一点就是,此次驰援分水岭以东,那肯定是一连串的血战,不可能经历一次就会解除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这样,第8军团便顺势分为两部统辖,一部由指挥使尤世威统辖,一部由宣抚使贺谦统辖,尤世威主攻,贺谦主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将领,尤世威那双虎目炯炯有神,语气更是铿锵:“此战是我第8军团向世人证明自己的时候,第8军团拥有这次机会不容易,老子不管别的,同样也不管他是谁,谁他娘的要是敢关键时刻掉链子,那就不要怪老子手中的刀无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尤帅您就放心吧!谁他娘的敢掉链子,我第一个劈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!就是!我第8军团拥有这机会不容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的!这些天光看见其他袍泽在搏杀了,看的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了!该死的建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尤世威的话还没有讲完,以贺谦、杨国柱为首的将领,那一个个都开始讲了出来,这些天可着实让他们憋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丢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在后方看着自家袍泽在前线浴血奋战,而自己就这样待着,论谁都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见贺谦他们一个个情绪高亢,那尤世威的气势就更强了,这打仗,打的就是一股子气势,如果说这还没有开始打仗,这一个个就推三阻四的,那这仗根本就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国柱!耿仲裕!宋献!尚可位!随本帅出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谨遵帅令!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番唱罢,以尤世威为首的第8军团的疯人团就这样出战了,他们携带着大批进攻性的火器,而在此时刻,萨穆什喀所领的草原正黄旗,正在祖泽洪所领的营校的防御下,付出了较为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达海!去!给本将领所部牛录进攻那该死得城池!”原本计划两个时辰攻占通远堡,并顺势驱散该城俘虏、百姓奇袭秀岩城,但是谁能想到,就是眼前这个看似不大的通远堡,甚至有些新的通远堡,愣是因为那奇特的城防,凶悍的守城将士,给堵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自家贝勒爷的战略部署,萨穆什喀这心中的焦虑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旁端坐的达海,听到自家主将的指令,低头接令,接着便重磕座下马腹,前去召集自己麾下那一牛录的精锐之士!

        通远堡上,祖泽洪的盔甲上沾有很多血迹,虽然身上的气势依旧强硬,但眼神深处难免能看出几分迷离,经历了近两个时辰的血战,即便是铁打的汉子,那也终究有疲累的那一刻,再者说祖泽洪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位青年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换防!换防!!!”尽管祖泽洪非常的疲惫,但是他一直都在关注着整个防线,经历了数轮血战,为了确保麾下将士能够拥有超高的压迫性,他便将锐士、地方驻防军分做四批次,按照这样的方式,除非是到了极度危险的境遇,否则就是这样一次次的轮换,绝对确保麾下将士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已厮杀了两刻钟的第四批次将士,在听到祖泽洪的怒吼后,经各级将领的指挥下,依旧保持超高的警惕性,为前来换防搏杀的第一批次将士,确保绝对的稳固,因为最危险的时刻就是在换防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搏杀依旧在继续,高大的草原骑兵,借助简易的云梯,嘴叼钢刀,举着木盾,欲冲击上城池,但是驻守城池的悍卒,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,已经杀红眼的华夏陆军,那彻底爆发了潜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礌石、滚木、金汁,那更是按照一定的规律不断向下倾斜,通远堡的城池上已然堆积了数以千计的尸体,浓郁的血腥味弥漫散开,即便是在铁石心肠的人,看到这一幕,那也会忍不住皱眉甚至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耿仲裕!随老子率部突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想尽快解决通远堡,萨穆什喀在经历了原有的戒备后,对于其他方向的戒备已经不那么高了,毕竟两个时辰的搏杀,如果说明军真的有埋伏,那么在前面数次危急时刻,肯定也会忍不住出来驰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就给了尤世威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乎于中空的中军,所部万余众,超七成皆撒到了通远堡进攻上,聚集在中军的建奴不过两千余众,尤世威虽然不知道指挥这支大军的建奴将领是谁,但他心中很清楚,自己一定会吃掉这支建奴的!

        在其他人都不知晓的情况下,通远堡区域的最终决战就此打响!

        “火铳手三段突袭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潜伏到距离萨穆什喀所部不足五里处,这支聚集有千余众的火铳手,在耿仲裕的喝喊下,悍然对建奴发起突袭,因为对于燧发枪有着实质性突破,固然制式燧发枪尚未完全装配全军,但是赵宗武也确保了每部军团,皆有两千余把优质燧发枪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需要关照的不仅仅只是陆军,所以在最终完善燧发枪生产体系后的这半年多的产量,只有六成被分到了陆军各军团,三成被送到了海军,一成被送到了地方驻防军,但燧发枪的威力那绝对是杠杠的,尤其还是大规模聚集对敌军发动突袭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确保不间断的火力压制,耿仲裕所领的千余众火铳手,便顺势分为了三部,除首部占五百余众外,剩余两部则对半出击,毕竟首轮的突袭关乎着后续进攻的走向,所以火力压制多一些要比什么都重要!

        耿仲裕所领的火铳手,便按照预定轨迹进攻,而与此同时,尤世威、杨国柱各领五百余众混编钩镰士、长枪兵、甲士,自耿仲裕所部进攻的左右两翼,悍然对建奴发起强袭!

        火铳兵保持超强压制,混编兵马吸引、劫掠建奴,而宋献、尚可位分领的弓弩手、掷弹士,则按照相关配合,尾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场的焦点一直都在通远堡周遭,谁也没想到,会在这个时候,突然出现一支侵略性极强的军队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打乱了萨穆什喀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势如破竹,第8军团算是用自己的行动,证明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势如破竹!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萨穆什喀已经在危急出现的时候灵活应变,但相比较于气势如虹的尤世威所部连环进攻,那还是出现了很大的被动,在耿仲裕所部突进到距离萨穆什喀所部一里多地时,首批千百余众草原骑兵,便提着手中的战刀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按照以前的想法,以前的观念,这步兵你即便是再强,除非是持长枪的步兵,否则不管你是什么兵种,那遇到强悍的骑兵大军,那除了玩完,根本就没有其它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留给草原骑兵腾转的空间不多,但是这也足够让他们保持较大的兵种优势,只是这一次显然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击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观察着局势的耿仲裕,见来犯骑兵已抵近可控区域,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,距离正在不断逼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刻,处于奔腾中的首批次火铳手,因为快速向前突进,使得呼吸加重了几分,在听到耿仲裕的命令后,当即停止前行,强压着起伏的胸膛,按照已经训练了无数次的模式站位,或前排单膝跪地持枪,或半蹲持枪,或直立持枪,整个队形呈现半弧状,对来犯草原骑兵呈全员压制状态!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本能的驱使下,较精准的进行着瞄准,接着便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颗颗弹丸从火铳中喷射出来,在巨大势能的带动下,不断朝着奔来的骑兵射去,并且主要的攻击方向就是骑兵的脸部,战马的脸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最狠不过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脸部是整个防御中最脆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你再强的存在,遇到这样的情况,那除了抱着脸嚎叫,似乎并没有其他办法去做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进攻,使得在前的草原骑兵遭遇重创,两百余骑被射倒在地,牵连着左右百余众骑兵跟着混乱,但是在骑兵大军奔腾的期间,倒在地上,那往往代表着的就是死亡,虽然说这支草原骑兵的进攻空间不大,但是你奈何不住人家规模大啊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踩过去没事,两个踩过去没事,那三个,四个,五个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仅仅是第一轮攻势,就让来犯的千余众草原骑兵,折损了接近三百骑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样的进攻,能持续两轮就算是不错了,毕竟骑兵的速度那是很快的,就在此时,当第二批次火铳手开启射击时,在左右两翼奔驰的混编兵马,便分别在尤世威、杨国柱的带领下,开启超强越位,尤其是这其中的盾甲士,那跑的比谁都要快!

        能不能在接下来的对战中占据优势,那就要看他们能不能为长枪兵、钩镰士抢占立足跟脚,如果抢占不了,那么防御脆弱的长枪兵、钩镰士,根本就抵御不了灵活的草原骑兵!

        但好在经历长时间的轮训,以及这心中一个个都憋了一股子气,左右两翼的两百余众盾甲士,在第二轮射击结束后没多久,在草原骑兵兵锋距火铳手不过一百余米时,成功抢占了立足跟脚!

        “威!威!威……!!!”两百余众盾甲士怒吼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与之相差无几,紧随在后的长枪兵顺利站位,那架起的长枪,冷锋寒寒,一抹红缨随风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……!”顺势站位,长枪兵发出怒吼!

        在这转瞬即逝间,尤世威所部组建了防御阵营,从原本随时都会被草原骑兵,肆意收割生命,瞬间发生了转变!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谁都没想到会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千余众奔腾的草原骑兵,如今剩下满不过六百余众,原本这一个个想着要报仇雪恨,毕竟抛开距离的火铳兵,在骑兵抵近时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性,但让这些草原骑兵万没有想到的是,对面明军居然会轮转的这么快!

        士气受到严重的打击!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死亡,谁都会怕,只要活着,不管是人,还是动物,面对死亡威胁,那心中都必然会胆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咴溜溜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奔腾的战马,再遇到这种威胁时,几乎是出自本能,当然也有座上主人的信号,一个个停止了奔腾的脚步,这样停滞的空间,让落后一步的钩镰士顺利站位,由此最后一部的隐患被彻底杜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在后跟随的弓弩手,在宋献的军令下,悍然对在前的草原骑兵发动弓弩射击!

        与之同行的掷弹士,则随尚可位不断前行,对他们来说,最终战事的结束还需要他们来敲响!

        而原本在中间横拦的火铳手,早已在耿仲裕的指挥下,分做两部,分别想着阵营的两翼运作,并且原地戒备,听候接下来军令的下达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眼睛!我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杀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说一切克制的很好,可终究还是有骑兵撞在长枪、钩镰上,同样在后的箭雨威胁也很致命!

        这两者的配合,让已开始丢掉士气的草原骑兵,进一步被吓得胆怯!

        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啊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会存在这样变态的军队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衔接配合做的未免也太好了吧,这简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存在啊!

        论这种攻防转换的能力,华夏陆军已经有成为强军的潜质,而就在战线稳定之时,尤世威,这个战场疯子,领着剩余将士悍然向已经胆怯的草原骑兵发起进攻,这成为了彻底压倒草原骑兵的最后一棵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他娘的谁受得了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没有近身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没有杀敌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他娘的已经损失了六百余众,折损率达到了惊人的六成之多,无论是多么强悍的军队,遇到这样的伤亡率,那怎么可能不崩盘呢?!

        聚集一支成建制千余众的骑兵军队,可能都需要花费一刻钟的时间,但是想要解决一支千余众的骑兵军队,尤世威他们却用了不过盏茶的时间,这样的作战能力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!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三百余众草原骑兵四散而去,只留下或已死翘翘的草原骑兵,或已重伤、或已轻伤、或已装死的草原骑兵,对于打扫战场这样的事情,耿仲明所部肯定不会关心,毕竟他们已经在草原骑兵四散的同时,便继续朝建奴中军奔杀而去!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避免出现意外,尤世威、杨国柱也可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,分别示意身边将领,留下五十余众负责打扫战场,余者继续向建奴中军奔袭而去!

        诸如弓弩手、掷弹士,则继续按照预定轨迹前行,在这期间要说一点的是,掷弹士还没出手,这战斗就已经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做强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叫做强!

        尤世威他们搞的这一手,不断解决了第一批来袭的草原骑兵,甚至于已经惊住了萨穆什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他娘还怎么打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仗根本就没办法打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超七成的兵马在进攻通远堡的战斗中,根本就抽调不出来一兵一卒,而麾下千余众草原骑兵,被敌军用了不过盏茶就给干掉了,这样的冲击实在是太大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没有进行接下来的战斗时,萨穆什喀麾下的草原正黄旗将士士气大跌,胆怯之意已经出现在他们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库尔缠、库拜!快!率部迎敌!!!”萨穆什喀因为害怕,那双眸睁的极大,现在想什么都是假的,如何能抵御的住这支明军才是真的!

        但尤世威会给萨穆什喀他们这机会吗?

        被赵宗武有意识的晾了十余天,这让他的心中憋着一团很强烈的怒火,他要发泄,他要战斗!他要证明!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尤世威他是这样,就连杨国柱、耿仲裕、宋献、尚可位他们,甚至于第8军团的全体将士,那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!

    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        第8军团现在处于的就是第一阶段,那么无论他们遇到的是谁,他们都不会有丝毫的胆怯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萨穆什喀他败的不冤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在接下来与萨穆什喀他们的对决,结果其实已经显而易见了,骑兵没有可以腾挪的空间,那么即便是再占据着居高临下的优势,即便面对步兵还占据着相应的优势,可面对着巨大的实力差距,那根本就不可能是对手!

    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两刻钟战斗中,尤世威所部算是完美表演了一场,什么才叫是真正的战争杀戮!

        火铳手突袭,盾甲士稳定,长枪兵、钩镰士压制,刀兵越位收割,弓弩兵远程压制,掷弹士火力控压!

        每个兵种之间的配合,那可以说已经到了浑然一体的存在,即便萨穆什喀他们个人勇武再强,可面对这样超强的群体压制,萨穆什喀他们根本就不是尤世威所部的对手,在接连斩杀了库尔缠、库拜后,建奴中军溃败而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走算是彻底击溃了草原正黄旗的进攻势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就顶着非常大的压力,这背后又出现这么强大的一支援军,这奋战了两个多时辰的草原正黄旗将士,心气早已断了,这也使得进攻战反变成了追杀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战中,尤世威他们算是得到了一次彻头彻尾的宣泄,对战近一个时辰,直接击杀草原骑兵三千余众,虏获草原骑兵、包衣奴才一千余众,如果再算上萨穆什喀所部最初战死的两千余众,草原正黄旗按照规矩算是可以解散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解决了通远堡的威胁,尤世威所部并没有乘胜追击,因为对分水岭以东地域局势的不明朗,尤世威他即便是再好战,可他也不愿意拿自己麾下将士的生命开玩笑啊!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那一套老规矩,就地驻扎休息,遣派斥候探明周遭局势,在了解到连山关防线、洒马吉堡都受到建奴进攻时,会同祖泽洪,召开高级将领军议后,最终敲定了,通远堡继续交由祖泽洪镇御,但是所部将士六成则自动补充到尤世威麾下,而与此同时,分别由尤世威、贺谦分率一部,分别驰援连山关防线、洒马吉堡,并且驰援洒马吉堡的那一部(贺谦所部),在解决所部威胁后,快速驰援孤山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镇御通远堡的祖泽洪,则派兵前去定武县、定辽县抽调地方驻防军,这样一种危急的情况,如果不尽快处理的话,那根本就得不到任何有利局势!

        代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费尽心血才搞出的这一连串反攻举措,会因为尤世威而彻底发生扭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这一万五千余众精锐之师,居然会让原本占据巨大优势的代善所部,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受到重挫!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有范文程、宁完我这样的睿智谋士,但是尤世威、马世龙、尤世禄他们也都不是傻子啊!再者说能担任军团中高层的将领,那都是经历了重重筛选才最终胜任此职务的,代善所部从外表看起来很强盛,但是真要论真格的,那终究多部分是草原骑兵罢了,真正强悍的八旗勇士只有那两万余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尤世威、马世龙、尤世禄他们根本就不吝啬手中的火器,这经历重重精炼的各类火器,在进攻的过程中那可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!

        分水岭以东的战局,不过经历了两三天时间,就彻底的发生了扭转,这让原本斗志盎然的代善,别提心中有多恼怒了!

        艹!

        老子这么辛苦的准备这么多,可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他娘的!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没有得到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代善来说,这一切实在是无法接受!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支明军的发展实在是太迅捷了,这才不过短短数年的光景啊,怎么曾经脆弱不堪的明军,就经历这样脱胎换骨的改变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是令谁都无法想象的事情!

        但没人知道奠定这一切的,其实是赵宗武的无心之举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