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68章:辽东大混战

第068章:辽东大混战

        乱!

        辽东当前的战局,用一个乱字来形容,那再恰当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广宁败退而逃的豪格所部,按照豪格的想法,那必须尽快回归到海州地域,并且将广宁发生的种种情况向自家汗王讲明,但是尾随追击的满桂所部,根本就不给豪格他们,向海州地域靠拢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靠拢与反靠拢的过程中,满桂所部与豪格所部爆发了十余场战斗,再加上驻守辽中防线的王世钦所部遣派小股兵马出击,这使得豪格所部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可能回归海州地域,迫于压力,豪格不得不做出穿插逃离追捕的决定,这也就使得豪格所部,最终向着辽阳方向败逃!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过程中,对努尔哈赤来说,因为局势激变的太快,在他没有掌握全体情况的前提下,努尔哈赤他惊人的发现,近在咫尺的广宁战线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,按理说自家孙儿豪格,那绝对是自己坚定的执行者!

        在这过程中,自己失去了对广宁战线的实际掌控,那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中间出现了非常的大问题,尤其是在这过程中他才刚刚扑灭虎墩兔憨的叛乱,在混乱的战局中,就是会出现这样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盛京被死死压制着,在进攻辽东的过程中,虎墩兔憨一直都表现的非常温顺,可谁又能想到,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,更何况曾经的虎墩兔憨那可是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的,如果说遇到能够刺激他的事情,那么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骄傲,就会迫使他做出一些非常过激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军交战期间,并不是说掌握的军队越多越好,如果说这是自己的本部兵马,非常值得信赖的精锐之师,那你拥有得当然是越多越好,但是如果说在进攻敌军的过程中,你拥有的大军过半是仆从军、奴隶军、战俘军,那么你就不要妄图去高估这支联合大军的忠诚度,因为些许的风吹草动,就会导致非常不好的事情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努尔哈赤从一开始就选择一地进攻辽东的话,不玩那么大的局,单单以八旗自身兵马,来弹压这数量庞大的仆从军、奴隶军、战俘军,那么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隐患,并且还会因为过大的兵力优势,使得辽东从一开始就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浩劫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努尔哈赤他太想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任何一方抉择战争走势的最高层来说,一旦这心态出现缓急,那么必然在选择战局开端前,就难免会出现错误的开头,或许这在刚开始的时候表现的并不明显,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并且伴随着因素的诱导,这就会使得错误愈演愈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建奴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出现错误所导致的因果关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卑!本侯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都他娘的必须要把努尔哈赤所部,给本侯牢牢地圈在海州这地界!”因为战局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动,原本在盖州总控大局的赵宗武,在给尤世威下达了军令后,便第一时间携带一应兵马赶赴海州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娘的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老子不管你努尔哈赤有什么花招,这一次你休想从老子的眼珠子底下逃跑,哪怕说这一次赌上所有的身家性命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赵宗武在赶赴海州防线前,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血战了十余天的李卑,因为身上扛着非常巨大的压力,整个人变得是异常的亢奋,以至于回话时那语气都没了平时的尊敬,而多了几分粗俗:“侯爷您就放心吧,老子就算是战死沙场,也他娘的要把努尔哈赤锁在海州防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本侯跟你同在!跟将士们同在!本侯就在这海州防线上,看你李卑是如何暴虐建奴的!”对于李卑的这些话,赵宗武表示很赞同,既然是征战一方的悍将,这本身就需要拥有几分自己的个性,走上前重重拍了李卑的肩膀,他也表达了自己想要表达出去的感观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天启元年,赵宗武他就已经开始有意识凝聚将领,到天启六年已经走过了近乎六个年头,在这过程中凭借先知先觉,不断超前截获优秀的将才,对赵宗武他来说,想要彻底扭转辽东局势,那么让自己身边聚集众多优秀的将才,那比什么都要重要!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他敢拍着胸脯子说,当前聚集在他身边的众多优秀将才,如果按照历史进程来算的话,那有很多都是在这几年内战死沙场的,辽东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,不断绞杀着大明的优秀将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中间固然有建奴强大的缘故,而更多造成这局面的原因,还是要赖大明自身,因为重文轻武的大环境,再加上文官本身就瞧不起武将,贪腐成风,****、武将内部贪生怕死之辈与日俱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这一连串问题不断出现时,历史中的建奴能以百万之众强凌明军,这似乎并不是不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卑躬身道:“侯爷您就瞧好吧!”毕竟是跟随赵宗武很久的老人,所以在交流时没那么多的生疏。

        混乱的战局,使得那些在后方戒备的地方驻防军,经历了一次真正的锐变,在铁与血的战斗中,他们将完成真正的锐变,因为拥有超强的人口基数,这也使得赵宗武在这一场战斗中,心中是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相信辽东!更相信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努尔哈赤想知晓豪格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,所以在这期间想遣派出一部分兵马,前去广宁地域运作,可怎奈李卑根本就不给他这样的机会,在与王世钦的相互配合下,不断钳制着努尔哈赤大军运作的轨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联防、合攻,大兵种配合作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每一位军团指挥使来讲,都是必须要烂熟于心的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在华夏陆军,得到当前阶段的军职,那每一位都拥有跟自己相匹配的能力,这一点肯定是毋庸置疑的,但即便是这样,对尤世威来讲,他的经历就显得有些虚幻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万五千余众的大军,连带着大批辎重、粮草、武备,在经历三个多时辰的飞驰,竟神奇般的从大片岭关抵达数百里之远的通远堡,而在这过程中,其部根本就没有受到丝毫的体能消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未免也太神奇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成功的背后,也导致两千余匹战马被活生生累死!

        抵达通远堡周遭,因为战局的紧急,使得尤世威强压着这份震惊,根据散出去的斥候群体传递回来的情报,此刻建奴大军已围攻了连山关防线、孤山防线,并且局势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需要讲明的一点,有草原骑兵军队,已越过连山关防线,突袭进这中间,若不能尽早排除隐患,那以通远堡为首的中心地带,就将会遇到非常的威胁,进而就会导致定武县、定辽县的随时倾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因为了解到了分水岭以东的具体战局,尤世威他在第一时间,就明白自家侯爷当初说那些话的原因所在了,这他娘的不就是岌岌可危嘛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不及去考虑这些,尤世威根据多年作战经验,几乎是想都没有想,便下定决心要把突进来的草原骑兵军队,给他娘的彻底赶出中心地带,或者直接寻找有利的地理位置,将这些草原骑兵军队击败。

        步兵对阵骑兵,如果说放在其他地方,如果放在其他环境,尤世威他们根本就没有太大的赢面,但怎奈分水岭以东的地理位置,对于骑兵作战并不那么的有利,再加上憋了十几天的怒火,使得尤世威所部上下,那心中积攒的怒意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值,而达到顶峰值,那必定是需要宣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那就不是堂堂精锐之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才难得抢占出这么一点优势,如果说尤世威,不能把它发挥到淋漓尽致,那他就直接自裁谢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战局仅仅只是到这一步,那还不能用辽东大乱战来定义,说来也是够凑巧,这远攻宽甸诸堡的莽古尔泰,在与刘兴祚对弈的过程中,根本就没有占到一丝丝的便宜,相反在这过程中,莽古尔泰还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!

        刘爱塔没死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准备最为充分的应该算是莽古尔泰,最没有后顾之忧的也是莽古尔泰,但是即便是这样,最没有占到便宜的也是莽古尔泰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莽古尔泰他发现,在对弈宽甸诸堡明军的时候,该部明军主将,似乎每一次都能精准洞察到他的战略意图,这使得莽古尔泰的心中很是疑惑,究竟是怎样的人,才能够做到这一步啊!

        可也就是在赵宗武实行反击的时候,莽古尔泰猛然间察觉到,这自己费尽心思对弈的明军主将,居然他娘的是昔日战死的刘爱塔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于名字也换了,叫了所谓的刘兴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他娘的实在是太日了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样的情况,莽古尔泰肯定是要暴起啊,就这样一场席卷整个辽东的奇葩战局就这样开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