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63章:多面开花

第063章:多面开花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老奴!此次本侯一定要将你擒杀!”战争终究还是降临,远在广宁的赵宗武,在知晓前线的消息后,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,看着记载复杂的地图,尽管现如今的辽东并不是很惧怕战争,拥有的精锐军团,让辽东拥有了很强悍的底气,可是战争的到来,这终究是会拖延发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根据前线传递的战情,此次建奴绝对是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辽东与建奴正面势力冲突地带,海州被努尔哈赤特别关照,其亲率两黄旗,携豪格所统正白旗、阿济格、多尔衮所统镶白旗,领阿拜所统草原正蓝旗,汤古代所领草原镶蓝旗,塔拜所领草原正白旗,阿巴泰所领草原镶白旗,虎墩兔憨所辖草原仆从军,控戈什哈、各部包衣,人数达20万之巨攻来!

        对努尔哈赤来说,这一战除了胜利,别无他选,如果说战败了,那等待八旗的就会是彻底衰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在开战前不惜激怒、羞辱代善,一方面对代善的权柄有所忌惮,另一方面又需要重用代善,黄台吉、阿敏的战死,使得八旗的实力受到严重损失,尽管现阶段爱新觉罗家族中的年轻一代也出头了,但这终究无法与磨砺成材的雄虎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钳制辽东明军的兵马,除努尔哈赤亲率的大军外,尚有代善亲率的大军,莽古尔泰亲率的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代善亲率正红旗,草原两黄旗,草原两红旗,领巴布泰所领汉军正黄旗,德格类所领汉军镶黄旗,巴步海所领汉军正红旗,赖慕布所领汉军镶红旗,攻杀分水岭以东的连山关、孤山沿线!

        莽古尔泰率正蓝旗,济尔哈朗所领镶蓝旗,领达尔察所领汉军正白旗旗主,务达海所领汉军镶白旗旗主,国欢所领汉军正蓝旗旗主,尼堪所领汉军镶篮旗旗主,直突宽甸诸堡,并攻杀半岛之地(努尔哈赤早已知晓,辽东明军掌控了半岛,因此借助此战也要拔除辽东明军在半岛的势力。)

        三部大军,三大进攻方向,这可以说集结了建奴所有可以调度的势力,除留岳托所领镶红旗镇守盛京,努尔哈赤这一次算是押上了所有根本!

        陈奇瑜神情中带有凝重,语气低沉道:“侯爷,此次建奴来势汹汹,虽为明确掌控其来犯人马,但根据前线传递来的情报,恐此战建奴投入了不下四十万大军,固然八旗的核心兵马只有那么些,但是单单是人海战术,如果不能调度清楚,那对于我军来说也将会使致命打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文书上写的很简单,建奴来犯兵马规模,就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数十万之巨,但是这其中蕴含的能量却并不简单啊!

        成群的将士,成群的战马,乌泱泱看不到头的队伍,且不提整体大势的数十万之巨,就单提努尔哈赤亲率的20万大军,这要是一窝蜂攻杀进辽东境内,那带来的创伤,是怎么也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铉说的没错,远的我们暂且不提。”看着眼前的地图,赵宗武眉头紧皱,语气铿锵道:“就单提老奴亲率的这近二十万大军,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统帅,老奴此番前来,肯定不会是简单的将大军聚集在海州沿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拥有这等当量的大军,那必须要自身的优势,彻彻底底的发挥出来,人海战术,这只是表面看到的,建奴的单兵作战能力,那绝对是当世最强!

        而一年前爆发的战斗冲突,建奴在此战中兵败而归,并且损耗也是非常的严重,这对于久经沙场的老奴来说,肯定会在这一年多的回血过程中,不断总结与我军的得失,摸清楚我军的优势是什么,劣势是什么,那战斗才能真正打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万大军,如果说单纯的摆在海州防线,那么战斗就变得简单了,可人终究不是植物啊,他是有着诡异思想的,兵者诡道也,尽管说在辽东边墙以西是无尽辽泽,这是一片真正的天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的广宁之战,杜度亲率大军通过这片辽泽,欲偷袭广宁重镇,尽管这其中行军困难,问题多多,但谁又能确保努尔哈赤不会强渡辽泽,绕行辽泽,分击、围攻以广宁为核心的辽西之地呢?

        陈奇瑜指着眼前的地图,发表着自己心中的想法:“侯爷,按照卑职的想法,老奴此次这般兴师动众,那肯定是想要彻底击溃我辽东所保持的规模,突袭海州是真,毕竟在海州以南的疆域,那才是我辽东现阶段真正的核心地带,以东海镇起家,真正发展起来的黄金地带!

        但同样来说,辽泽固然说是充满了危险,但是如果说能够克服这些困难,分出一支兵马成功突袭,拿下广宁!那在前线地带的战局就会陷入夹击之势,这对于我辽东军队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这一战我们必须要做多面准备,一方面以参谋本署的名义向驻守镇安防线的祖大寿所部,辽中防线的王世钦所部,海州防线的李卑所部下达一级战斗戒备!并下令集结驻守锦州防线的尤世威所部回驰广宁!

        在固有的安排上,我华夏陆军的部署规划,足以应对这样的突发情况,但既然是爆发了战争,我们必须要想到一切能想到的情况,一级战斗戒备中,对于华夏地方驻防军是一次考验,这是一次真正的战斗,先前进行的一切都是基于战争来临,既然此战建奴兴师动众的到来,那相关筹建、预警工作就一定要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参谋本署的署长,陈奇瑜根据实际战况,提出来的应对之策是及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于在赵宗武他们商量的时候,地处第一线的李卑所部,已经和努尔哈赤率领的大军发生了最为激烈的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辽东之所以能够拥有这么稳定的发展环境,这一方面要得益于华夏陆军的确立,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日渐修建完善的菱堡群防线,一年多的时间,坚持不懈的修建,这也使得一两次激烈战斗冲撞根本就不可能造就易主的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听完陈奇瑜讲述的这些,赵宗武点了点头道:“玉铉,你提出的这些部署很有效,现阶段我们未摸清建奴真正进攻的态势,庞大的防御地带,使得我们在做任何决定前,都必须要谨慎再谨慎。此战以广宁为核心的辽西地带,本侯就全权交付给你来管控,这期间涉及到的战斗、调度你皆有专管之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不可!”听到赵宗武讲到这,陈奇瑜第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家侯爷想干什么,当即劝道:“侯爷现在千金之躯,万不能轻易涉险啊!虽然说前线已经爆发冲突,但是根本大势尚不明朗,若轻易涉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赵宗武地位的不断提升,这也使得很多时候,他也并不能再度轻易涉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辽东现在拥有的一切,那完全是因为赵宗武才缔造出来的,如果赵宗武出现些许意外,那这个蒸蒸日上的辽东势力,就会在瞬间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不到必要的阶段,赵宗武这尊大佛就不能出现在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听明白陈奇瑜的话,赵宗武当即挥手打断道:“玉铉,你讲的这些意思,本侯这心中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你也要清楚一点,努尔哈赤肯定不会只有这些手段,我们现在所揣测的战略意图,那不过是我们的主观意图,所以不管怎么说,本侯都必须要亲抵前线,这一战我军绝不能有任何的失误!

        现有驻守广宁的满桂所部,及抽调而归的尤世威所部,本侯要全部带走,这也是本侯为什么给你这么大权力的原因,因为本侯心中很清楚,清楚你陈奇瑜的身上,承担着怎样的重担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反过来说,本侯不管你陈奇瑜用什么办法,都必须要把所有威胁全部摒除在辽西之外!必须确保辽西之地的绝对稳固,本侯心中预料,这一次战斗将会波及很多,所以一定不能出现任何的失误!

        辽西之地能够拥有现在的发展前景,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,本侯不想因为一场战斗把多年的部署规划付之东流!你陈奇瑜能确保辽西之地的稳固,那就是对大势带来了巨大的帮助!

        娘的!你努尔哈赤想跟本侯玩狠的,那本侯绝对不能有一丝的胆怯,这一战既然你努尔哈赤想玩大的,那本侯就一定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固然留在广宁重镇,是一件绝对安全的事情,但是论整体战斗来说,尤其这是一场涉及辽东命运的大决战,任何战情消息的迟延,都会给整个战局带来预想不到的差距,这对于辽东来说绝对不是件好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论现在的局势来说,海州已经爆发了冲突,代善也亲率大军呈灼灼逼人之势,而莽古尔泰更是集结大军,准备以雷霆之势攻杀进宽甸诸堡!

        听完赵宗武讲的这些,陈奇瑜原本想要劝诫的心思淡了,因为他心中很清楚,自家侯爷这一次做的决定是对的,虽然说待在广宁很安全,但是对整体局势来讲,这并没有一丝丝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因为辽西之地特殊的地理位置,使得辽东经略府的核心就在此,简单来说广宁更多的是担负着民生经济的中心,一道横拦在东北平原地带的巨大山脉,使得辽西之地、分水岭以西的地带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发展中心地带,毕竟这是真正的平原,真正能好好发展起来的耕种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耕种为内核的发展趋势,才是确保一切的根本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后,陈奇瑜朝其躬身行礼,并郑重道:“侯爷放心,卑职纵使是万死,也一定会确保辽西之地的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缓步走到陈奇瑜身旁,伸手重重的拍向陈奇瑜的肩膀,简而言骇的说道:“本侯相信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启六年3月,在这个农耕为重的时期,建奴来势汹汹,让原本处于平静发展时期的辽东,出现了新的波动,对于辽东来说,如果此战不能将凶残的建奴阻隔在外,那么先前发展的一切势力,这到头来都不过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日渐一统的势力,赵宗武根据不同的需求,归属了不同的部署安排,正如广宁是现阶段最适合发展民生经济的核心地带,那么他就把赋予民生管控大权的辽东经略府安置在了广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适合发展民生经济的地带,却并不一定适合作为军事重心,现阶段的辽东并没有真正的一统,与建奴还有着很大的敌对趋势,这也就使得赵宗武必须要绝对把控好,对于建奴的这种敌我态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四本署·三分司的军事职能,就被赵宗武给安置到了盖州县,更前沿的海州地带则是这中间收割回来的缓冲地点,因为需要把控好分水岭以东的疆域,所以在这个区域更容易整体把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连山关防线一级战斗警备!建奴携三万大军来犯,兵围连山关防线,期间草原骑兵几度冲进疆域,劫掠境内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孤山防线一级战斗警备!敌军突进两万余骑,分攻通远堡、洒马吉堡等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广宁二级战斗警备!建奴携马步兵三万余众突辽泽,围攻镇安堡等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海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则则战情飞马传至盖州,汇总到参谋本署,在短短十天的时间内,辽东遇到的危险战情就已经多到数不胜数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!你这一次玩的真是够大的!为了把老子给搞下来,可以说是拼尽所有啊!!!”看着眼前标注清楚的战争沙盘,赵宗武的嘴角扬起几分笑意,只不过这笑意有几分煞气,这让在旁的李赟、赵率教、孙祖寿等人都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天被动的防御,让建奴多部分意图彻底暴露了出来,这对于接下来的对弈、部署有着非常好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!既然你想要玩大的,那本侯就陪你好好玩一场!”想到这里,赵宗武那声音低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