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16章:决战分水岭(上)

第016章:决战分水岭(上)

        当努尔哈赤收到紧急军情时,赵宗武领着大军已经成功翻过险峻山脉,通过闪击拿下了大片岭关、石门关两座军事重镇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建奴把注意力皆放在了战场之上,谁都没想到在他们的后方会出现明军,并且是铺天盖地的明军!

        “像关门打狗这样的战术部署,只有在特定的地理环境,才有可能有效、精准的实施出来。”赵宗武指着眼前的地图,神情中散发着坚定,言语铿锵道:“大哥,你提出的这一战术部署,并不适用于眼前的局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海镇突袭大军在拿下石门关后,并没有选择立即开赴前线战场,赵宗武则下令全军休整一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兵贵神速,虽说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竭,但是战术上的事情,必须要结合现实来贯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一切都是纸上谈兵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领军奇袭宽甸诸堡算起,在这短短十余日的时间,麾下将士已经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强度战场对决,虽然说这支突袭大军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能够当做机器来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适宜的、酣畅淋漓的吃一顿肉食,宣抚麾下将士的军心,这都能更大程度的激发麾下军队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如果说我军现在挥兵西进,形同虚设的城池必被收复!”毛文龙依旧坚持自己的主见,指着地图上的盖州卫等诸城池,讲道:“拿下这些城池,我军便可借助有利优势,封锁建奴回逃之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提出的这一战术部署,的确有可能实现,但是这并不适合当下的东海镇,尤其是当下的东海镇突袭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贯彻、执行毛文龙提出的这一战术部署,那么赵宗武麾下必须要拥有超过十五万的精锐大军,只有做到这一点,才有可能把以努尔哈赤为首的近十万大军全部留下,而且在这过程中还必须拥有外围策应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实是赵宗武能调动的大军,如今只有不过三万余众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要确保大片岭关、石门关的绝对巩固,那么他能调动的大军不过两万余众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建奴不是傻子,努尔哈赤更不是傻子!”赵宗武坚持自己的见解,继续讲道:“大哥你提出的战术部署的确是好,但是你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此次我东海镇大军已经获取的足够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分水岭以东取得的疆域,已彻底牵绊住我东海镇精锐大军,而抛开在石门关的精锐大军,聚集在菱堡群沿线的大军,满打满算只有祖大寿部、满桂部两支精锐,按照最最最乐观的状态,我军此战能拥有五万余众已算最乐观的状态!

        五万对十万。

        且不说盖州这个地理环境皆是平原,我们执行的这关门打狗,万一把建奴给逼急了,他们硬是冲撞最难的山脉,突破到分水岭以东,要知道此刻我秀岩城、定辽右卫等等大片疆域,此刻都处于绝对空虚的状态!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真的赌得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彻底让毛文龙熄掉了原有的高亢战意!

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东海镇根本就赌不起,能够借助先决条件取得今日的优势,这已然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,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速战速决,必须要尽快结束这一阶段的战争,在这样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的去削弱建奴兵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带着不甘,但现实却不得不让毛文龙低头,语气略带低落道:“伯爷,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的性格虽说有些冲动,遇到特殊事情的时候容易急躁,但也绝没有像史书中描述的那般乖张、骄纵、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了解一个人,不能单纯的靠道听途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思回归,赵宗武嘴角扬起笑意道:“按照本伯的揣测,此时努尔哈赤恐已得知老巢发生的事情,如果本伯没猜错的话,这个老家伙恐怕会被气的吐血,毕竟辛辛苦苦打下来的疆域,就这样被我们给夺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事不管放在谁身上,在得知这样的消息后,恐都会被气的吐血,自己这辛辛苦苦打下来的疆域,在自己怀里还没有暖热呢,就这样又拱手让还回去了,论谁都不会高兴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努尔哈赤他老了,现在他的身体安危已经成为了建奴大军最大的制约,如果本伯没有推测错的话,此刻建奴大军恐已没了主心骨,今日我军在此休整一日,那接下来将要面临的就是血战!

        关门打狗的战术部署的确不能用,但是千里杀敌的战术部署我们还是能用的!

        此战以大哥你为核心,要做的只有一点!

        一定要尽可能多的去斩杀建奴兵马!”

        仗打到这份上,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战术安排,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快的抵达前线,然后以出其不意之势攻打建奴!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必要驻守的重镇,这一次玩的就是狂欢,一次真正让东海镇将士彻底锐变的狂欢!

        此战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那必定能够攻破在前的建奴大军,而且还会在这一战中取得应有的成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战场上取得的胜利,会给参与此战的东海镇将士带来天翻地覆的改变,这种改变更多的是从精神上发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更将会一扫原有建奴战无不胜的观念!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建奴能够以百万众部族威压四方?

        很大程度上就是先前打的一系列战斗,为他们奠定了较强的基础,这两军对垒,一方听到另一方大军后,便吓得是两股战战,你说这胜利的天平会倾向谁?

        正是依靠着这样的前提,才使得建奴在辽东能够取得一系列胜利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听到赵宗武的讲述,面带恭敬的向他单膝跪地,行礼道:“末将,必不辱使命!斩杀建奴!!!”此话说的是铿锵有力!

        战斗爆发期间,对于规矩看的最重,虽说赵宗武、毛文龙是结义兄弟,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毛文龙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赵宗武安排的一系列后续,毛文龙也多少能猜出来自家兄弟是怎样的想法,当然他对于这种想法也是十分的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毛文龙是一个纯粹的人,这样的性格使得他最适合做的是行军打仗之事,先前不曾拥有这样的条件,使得他要么怀才不遇,要么整日为势力发展苦恼,但是自从加入到东海镇麾下,这一切便发生了什么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改变是积极的,是他想要的那种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东海镇势力的扩张,想要获得更多的战争去打,那么削弱自身原有光环就是关键,不然一个势力内,出现两个大的山头,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没有讲,他也没有提,两个人都是有自我个性的人,想要团结一致的对外发展,双方都必须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出些牺牲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他们二人配合的也是很默契,都没有因为对方的行为,而对对方产生什么不好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想去追求的是什么,在心中坚定自己的想法,那么才能够获取应有的报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心照不宣的前提下,时间很快度过,毛文龙领着先锋大军已经急吼吼的奔向前线,赵宗武则选择坐镇中军压阵,他的战绩已经很骄人了,这样的冲锋战还不需要他这样身份的人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后掠阵的满桂部也已接到军令,由赵宗武亲自下达、签发的军令,在与毛文龙所部汇合后,便开启对建奴的猛攻!

        在努尔哈赤他们攻打五十寨驿的这段时间里,满桂部就像是活脱的泥鳅一样,一直在建奴后方搞事情,作为东海镇唯一一支高机动军队,此战打响之时,更是从其他地方配备了全部战马,硬生生把满桂部打造成了一支骑兵、龙骑兵混杂的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既能高强度冲杀,也能就地作战,这是在其他军队是不具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之前的高强度战斗节奏相比,此时的战斗节奏已向更高的节奏转变,这种改变是明眼人都能感受到的,他带来的那种亢奋是不由自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!毛文龙、满桂两部已顺利会师,并由毛文龙为主帅,率领大军朝建奴方向奔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后坐镇的赵宗武,行军速度岁比不上先锋大军,但是其行进速度也依旧高效,为了避免出现意外,而当面临突发情况时,他们无法做到实时管控,赵宗武领着万余众大军在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断听着来自前线的传报,赵宗武心中勾画着战争场面,一直被建奴压着打,这一次终于要翻身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本伯知道了。”心里清楚归心里清楚,既然把指挥权下放了,那他就必须要信任毛文龙他们,一军之中切忌有两道军令下达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在明末的战争中,明军在对战建奴大军是被干到傻逼?

        跟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,一军之中存在多股声音,并且对武将根本就不信任,让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在军中那是瞎几把指挥!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不想重蹈覆辙,所以他对于麾下将领是绝对信任,既然对他们有所委任,那么应有的信任必须要给足,不然从一开始就不要用他!

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五十寨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!太好了!伯爷果真是英明神武!这一次老子倒要看看,建奴他们还怎么攻打我军!他奶奶的!老子这些天憋着一肚子的火!”

        祖大寿怒睁着双眸,手中紧紧握着那封书信,虽说在他身上有大小伤口十余处,但是在得知这么高亢的战术安排,原本心中有的愤慨全解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家的伯爷,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抛弃他们,虽说在这过程中他们损失惨重,但是从一开始他们家的伯爷,也是去执行了更为艰险的任务,那危险程度不知要比他们高出多少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从何时,赵宗武在东海镇将领心中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有赵宗武在,与没赵宗武在,那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理处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看看!让我看看!”王锡斧眼神中带着狂热,见祖大寿这般亢奋,那更是一把夺过,片刻后更是仰天大笑:“哈哈!好啊!太好了!伯爷您真是太厉害了!我王锡斧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战斗爆发以来,一直都是东海镇参谋本署在下达军令,在这期间赵宗武的行踪无人得知,东海镇能调动的军队,都被参谋本署调到了前线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十几天的战斗冲突中,双方损失的兵马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赵宗武却一直都没有出现,更没有半点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军中出现了些许想法,但是更多的却是疑惑自家伯爷到底干什么去了?诸如什么逃跑之类的,他们从一开始就从来都没有想过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家的伯爷根本就不是那类人!

        有这样的坚持,这使得他们在面对建奴的一次次冲杀,每一次都能顽强的坚持住,甚至于被攻占了防线,他们也能在第一时间反攻夺回来!

        祖大寿亢奋道:“祖大成!通传全军!就说伯爷号召我等杀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祖大寿身上散发的气势完全改变,有了这样的底气在,连日来心中堆积的郁积,在此刻更是一扫而空,这场憋了很久的怨气必须要发泄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赵宗武的威望,在东海镇军队那是令人敬仰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此话,便不管祖大成,反扭过身看向王锡斧道:“老王,你他娘的还能不能杀奴了?这一次响应伯爷号召,但凡是能拿的起兵器的,都他娘的出动!老子要把建奴大军给凿穿!!!”

        连日来的并肩作战,早就让祖大寿、王锡斧他们之间,有着深厚的情感,敢为对方扛刀子,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早他娘的等不及了!”王锡斧怒睁着虎目,骂骂咧咧道:“艹他娘的建奴,这一次老子一定要干翻他们!艹!艹!艹!”

        连日征战让他们见到太多的生死别离,这也让他们心中憋着一股怒火,原来没有机会,现在有机会了,这仇一定是要报的!!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收敛收敛,这消息必须要尽快传到其他防线的弟兄,既然是狂欢之战,那就让所有人参与进来。”祖大寿指着王锡斧笑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大决战,那肯定不能就让他们一路来参与啊,驻守防线的驻防军,也必须参与进来,参与的兵马越多,那获取的胜算也就越大!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祖大寿他们诉说的时候,外面爆发出来了前所未有的狂欢!

        “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爷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海镇万岁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憋在心里的那种憋闷,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宣泄,身边袍泽死的实在是太多了,这让他们一个个的心理并不好受,心里的那根弦高度紧绷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时间的憋屈,必定会让这个人变废,东海镇的将士必须要扛起重担,玩到这份上了,一切就看最后的真章了!

        战争的运势往往就会堆在一起,而首先对建奴发起进攻的,就是在后疾驰而来的毛、满联军!

        一战定乾坤的境遇,就这样成功到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属于双方的狂欢之战爆发了,最终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