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08章:八旗劲旅与东海镇陆军

第008章:八旗劲旅与东海镇陆军

        祖大成没想到建奴麾下,居然会有火雷弹、火油罐,虽说有武罡车在前镇御,但抛射而起的火雷弹,终究是让没有防备的掷弹手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换阵!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遇到此类突发情况,臃肿、繁杂的车营阵,不能进行抵御,分部进攻,分部突袭,才是继续保持压制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祖大成粗俗的拔下,嵌入左臂的铁钉,眼神中的煞气冲天,手握钢刀而震声怒吼:“虎啸军!威!威!威……”虽然东海镇陆军已然改编,虽然说虎啸军已然融入其中,但是作为一种精神,虎啸军的精神,铭刻在心并传承了下去!

        在祖大成阵前指挥下,分流的武罡车如猛虎下山,百余众一部,直插混作一团的汉军八旗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尔赛、布尔赛所统火器营继续抛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!”在后掠阵的豪格,见局势没有按预想进行,这让他心中的怒火多了起来,气势的改变,连带着坐下战马也变得焦躁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中的钢刀紧握,胸膛的怒焰熊熊燃烧着,眼神中的杀意不加遮掩,这个还时候一定要把握好,因为错误的念头,将直接影响到战局走势!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啊!你一定要记住,身临战场,为一部统帅,切记不可心乱,纵使战局怎办不利,你身为一部统帅也绝不能慌张,主帅一旦出现任何问题,哪怕只是脸上出现丝毫的情绪波动,那么绝对会影响到左右将领,而左右将领的情绪更是会蔓延开来,届时原本能胜利的战斗,却因为你一人的变动而彻底失败!”

        愤慨的豪格,脑海中响起的却是自家阿玛生前所讲,这段话他当时并没有深刻印象,但此刻映照现实,豪格却清楚此言究竟是何意思!

        不能急!

        千万不能急!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这东海镇先锋将士,在左右将领的指挥下,以武罡车创造先决条件,以掷弹手抛射的魔改手雷、猛火油弹作为开辟条件,钩镰手、长枪兵冷酷镇压,持盾长刀兵戒严随行,更重要的是所跟火铳兵至今一枪未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对垒的汉军八旗,虽然皆是精挑细选的兵卒,但武器装备终究比不过东海镇将士,即便他们悍不畏死,但实力的差距,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反压明军!

        被驱散的辽东百姓,在这时彻底被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海镇将士用他们的血肉之躯,在战场之上创造了一处安静之地,而固守防线的东海镇将士,则抛下一个个木筐,不断营救情绪亢奋的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来临之际,菱堡群防线的诸多城门,除突袭所用之外,余者不论什么情况,皆不可轻易洞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文耀站在满是尸首的战场,身上迸溅着鲜血,突袭时四千余者将士,在方才的搏杀中战死三百余众,但建奴在这次突袭中受到的损失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的!狗娘养的建奴,真以为老子们还是以前的模样?”吐了口浓痰,曹文耀粗鄙的喝骂着,抽出腰间的战刀,看着远处疾奔而来的建奴甲士,曹文耀的胸膛是战意冲天!

        远处豪格心中很清楚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心中告诫自己不能急迫,但是此战分属过多,需要考虑的事情也很多,作为大军的先锋军,如果豪格他不能带来实际性开局,那对于接下来的战事,就会造成十分不利的局面!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正白旗归属到了代善麾下,豪格心中虽然也不想,让正白旗大军损失严重,但这样的时局,根本就容不得他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战必须要打出应有的精气神,即便在此战中,正白旗大军损失惨重,那也一定在所不惜!

        防线前发生的战斗,代善、努尔哈赤皆了如指掌,作为靠征战起家的部族,他们对于身边人是非常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惨烈的战争一旦开启,不论你是谁的子嗣,只要有利于战争走向,那么即便是面临再大的危机,也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,如果说你大难不死,那获取应有的权利、地位就是必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珲塔!准塔!你二人领本部绕右闪击明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洋涧!你率正白旗巴牙喇,随老子正面悍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达汉布禄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雅锡塔!猛涧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豪格没有后退的余地,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踏碎明军防线,逼近菱堡群防线,让八旗的旗帜插在防线之上!

        “咻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箭雨不绝,破空不断,激烈的战场上嘈杂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胜利!胜利!老子要杀了赵宗武!”

        豪格不断在心中自我催眠,手中的钢刀紧握,既然战线已经混作一团,那便趁乱发起猛攻吧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所有的战术要求,全部是基于踏在汉军八旗的尸体上执行的,在这种复杂的局势下,不要再去考虑所谓的伤及同伴。

        固然汉军八旗是八旗编制,但族群的区别,依旧使得正统的八旗子弟,从心底里就蔑视他们,因为在他们的眼中,汉军八旗不过是他们身边的一条狗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样的战术,唯有让塔拜心中很是不爽,在后观阵的他叫嚣着:“该死的小崽子!你这是要把老子的正红旗全部给折损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执掌汉军八旗之一的塔拜,想要获取更高的权势,那么现阶段他掌握的兵马,就是他的全部依仗,如果说这一战彻底被干掉,那所有的依仗都成为了虚无!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塔拜的叫嚣,在旁的代善却显得不屑一顾:“塔拜,只要是能取的最终的胜利,即便是你麾下的正红旗全部战死又能怎样,攻占东海镇后,还怕抓不到优秀的汉军八旗兵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代善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十分的看不起塔拜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获得权势的,尤其是他最看不上眼的塔拜!

    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弃马疾驰的豪格,挥舞着手中钢刀,砍翻数位阻挡他前行的汉军八旗,数百位巴牙喇,身披数层棉甲,外罩铁甲,手持重枪是快速推进!

        解决武罡车最好的办法,就是用尸首堆积,与汉军八旗的搏杀,使得相对劣势的汉军八旗被杀的哭爹喊娘,而借势奔来的巴牙喇,握盾、持枪,借助尸山为跳板,轻松跳上武罡车上,百里挑一的巴牙喇,本身就是悍勇的代表,虽说东海镇陆军将士也是精中选精,但是这战场之上,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寸长,一寸强!

        灌入强劲的重枪呼啸,操纵武罡车的将士,虽说也有防护措施,但与这重枪怒砸相比,那根本就不是对手!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数十位巴牙喇猛士首先冲上,有豪格这位尊贵之人打底,那建奴搏杀起来,简直是像极了疯子!

        严密的车阵,就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豪格,以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,成功的被建奴破开了防线,而之所以能这么顺利的成功,这还要得益于先前战死的汉军八旗打样!

        “艹!给老子堵住缺口!”远处曹文耀怒吼着,见到这一幕他的内心非常震动,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,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!

        祖大成疯魔道:“结阵!结阵!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战斗到了这份上,局势已经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扭转的了,说到底曹文耀部将士太少了,虽说固守的地方很小,但怎奈建奴大军一窝蜂全上了,这也就使得他们出现了些许失误。

        局势似乎对东海镇陆军有些不利,居于防线内的祖大寿,在见到这一幕后,心中也渐渐多了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现在不能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建奴大军出动的仅仅只是先头部队,甚至于说连先锋军都算不上,如果这时候把底牌全部亮出,那对于接下来的镇御,简直是不利到极致!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参将!把防线的火炮拉出来!”虽说本部底牌不能展现,但是防线上配备的火炮,那还是可以搞一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结合西夷火炮优点,而建造出来的无敌大将军炮,虽说不是开花弹,可即便是实心弹,那冲击力也是非常强悍的!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彻底搞一搞建奴的气焰!

        “战炮启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祖大寿所喊,那在旁的王锡斧肯定不会吝啬,看着身边的袍泽在前方和建奴浴血奋战,他心中要是不焦急,那才是最扯淡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陆军现在还不能出动,那接下来就看驻防军的威力了!

        得到王锡斧的军令,这控制在防线之上的火炮小队,开始紧张的忙碌着,前线战事说话间也到了更激烈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滑膛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填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条条标准化指令下达,在防线上的十二门无敌大将军炮,在炮队将士的操纵下,发射出了平生第一次怒吼!

    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火炮轰鸣的声音响起,一颗颗卷携着火星的巨大炮弹喷射而出,在巨大势能的作用下,不断朝建奴大军飞射!

        人在它面前相比,那简直是太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颗钢铁弹丸射出,这连带着出现了十二道血肉通道,惨烈的局面吓破了在前搏杀的汉军八旗!

        建奴士气出现动荡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