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13章:登莱巡抚上书的捷报!

第013章:登莱巡抚上书的捷报!

        登州知府王廷试,被袁可立是一撸到底,心腹鲁涛被撤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可立为更快坐镇登莱,登州府通判宁辉,推官海鑫,主薄钱三森,皆升任登莱巡抚府来当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拉一派,打一派。

        用这样的方式,成功让登州官绅、豪强,皆唯袁可立而马是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有着大明官场的规矩,不管是谁都必须要遵循这样的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在一地行使父母官权柄,就必然需要将部分利益给分润出去,如果不能满足本地士绅的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这父母官的政令根本就难出城池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的煌煌天威,辐射不到大明乡野的基层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乡野的土皇帝,永远都是本地士绅、豪强,等级分明!

        百姓就是他们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可立想要在登莱之地,行使他登莱巡抚的权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必须要满足以宁辉、海鑫为的登州士绅,这是袁可立在大明为官数十载,所悟出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铁打的地方,流水的官员,想做到真正的大公无私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不现实的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袁可立在给宁辉、海鑫他们,分润所谓的利益时,他在登莱士绅甄选出一批,能放心使用的手下在身边,而这也是官场墨守的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登莱巡抚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佑我大明,金州大捷!

        我登莱巡抚府准备月余,备战辽东,与东海镇共谋辽东失地!

        东海镇指挥使赵宗武沉稳干练,遇事不乱,虽在金州卫接连触碰建奴大军!

        但大明东海镇将士英勇敢战,临危不乱,接连遭遇大战!

        虽战局恶劣,但最终却顶住巨大压力,取得不朽的功绩!

        对辽战争,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捷!

        斩杀建奴真鞑18oo余众,虏获5oo余众!

        捕正红旗甲喇额真多积礼,镶白旗甲喇额真朗格,牛录额真图尔格等奴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表面极力压制着兴奋,但通过细微观察亦能感受到,袁可立神情中那带着的激动,眉目间流露出的亢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讲述金州大捷时,那言语中甚至有颤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辉那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,躬身冲袁可立行礼,恭维道:“恭喜巡抚大人!贺喜巡抚大人!

        能取得今日之大捷,那完全是巡抚大人坐镇登莱,运筹帷幄于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巡抚大人,在登莱呕心沥血的付出,纵使攻入辽东,也无法确保能够取得今日之大捷啊!

        有巡抚大人坐镇登莱,那实属我登莱百姓之幸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登州官场中的老油子,既然原来的靠山倒台了,宁辉心中比谁都清楚,想恢复原有的辉煌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,之所以能当上登莱巡抚府的通判,那完全是袁可立为了拉拢登莱士绅,所释放出来的善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能获得袁可立的信任,脸这东西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把袁可立舔舒服,那比什么都重要啊!

        袁可立的确是有才华,的确算是一位好官,至少他是拥有价值的,但这也并不妨碍他听些好的,听些舒服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靖轻抚鄂下胡须,淡然道:“宁通判说的没错!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巡抚大人不辞劳苦,夜以继日的忙碌,所为就是要确保,攻辽的东海镇将士无辎重之忧!

        下官看在眼中,这心中却是满满的激动!

        为我登莱百姓激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带有媚好的话,从段靖口中说出,丝毫感受不到恶心的感觉,就好像登莱巡抚袁可立,天生就是圣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可立甄选出的士绅代表,那的确是不一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段靖在这接话,那登莱巡抚府下的官员,一个个都打开了话匣子,这让袁可立脸上的笑容更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袁可立心中很清楚,这手下官员是怎么回事,但谁又不愿意去听,这些令人身心愉悦的恭维之言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功绩的确存在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钱三森表现道:“巡抚大人,这等大捷需尽快上书京城!

        让皇上,让朝廷诸公,皆知辽东失地已被大人,被登莱出兵收复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是从这一刻开始,登莱巡抚府下的官员,开始默契的忽略东海镇将士,忽略赵宗武,忽略他们此次取得的功绩!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本就应该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麾下官员都是这般,袁可立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恭维的话的确好听,但真想成就一番大的功绩,扭转大明在辽东的颓势,真正反攻回辽东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可立是王廷试之流,那这样的功绩绝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海镇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那不过是一群丘八罢了!

        纵使是天子亲军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不还是丘八吗?!

        但显然袁可立不是王廷试,袁可立所谋更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州大捷,并非本抚一人之功,东海镇指挥使赵宗武,那才是朝廷栋梁之才!

        此战若无赵指挥使在前统战,怎会有今日之大捷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可立神情中带着凝重,语气铿锵的环视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州卫只是个开始,按照东海镇的立根定义,未来东海镇展壮大,那势必是要继续对辽扩张的,源源不断的增强底蕴,必然能搅动辽东风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可立这铿锵有力的话,让宁辉、段靖、钱三森他们皆低下头,原本心中打的算盘就这样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宁辉、钱三森他们,心中很清楚赵宗武的能耐,但大明什么时候怕过武夫?那不都是文官当家做主?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对于袁可立的行为,宁辉他们多少有些不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巡抚登莱之地,单论官阶在大明已算是很牛掰的存在,为什么要在乎,一个小小的东海镇指挥使的感受?

        但对此袁可立并没有过多解释,用金州大捷振奋了登莱官场,接着袁可立就奋笔直挥,向朝廷传递了金州大捷!

        与赵宗武想的基本一致,袁可立在此战中并未大包大揽,该是他的功勋他书写着,不是他的功勋皆着墨东海镇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附上的还有,袁可立构思的对辽战略,联合辽西走廊、天津海防、登莱之地、东海镇,构建的整体攻防建奴的战略!

        并且在这一战略中,东海镇占据主导军事地位,袁可立接下来要谋求的,是整个辽东的局势!

        做官贪是常态,但如何将贪做的自然,做的规矩,才是真正的官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