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- 第009章:林丹汗的霸权观

第009章:林丹汗的霸权观

        洪台吉的背叛,对林丹汗是最大的耻辱!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黄金家族孛儿只斤氏的嫡脉子孙,自出生的那一刻算起,孛儿只斤·林丹巴图尔,便拥有了草原汗位的继承权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号令草原的神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孛儿只斤·林丹巴图尔,自幼是含着金汤匙长大,在他的思想中只有强悍,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骄傲!

        布延彻辰汗在去世后,年仅13岁的长孙孛儿只斤·林丹巴图尔,便继承汗位大统。

        成为高高在上的草原大汗,即:林丹汗!

        继承汗位大统后,林丹汗只想着恢复蒙古的统一,重建成吉思汗的霸业!

        拥有这样的战略宏图是好事,但现在的草原并非铁木真时代,亦非蒙元时代,草原大汗的威望,远没有从前那般强盛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原部族是这个世上最为现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辽阔的草原疆域,造就了野心家皆想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!

        林丹汗初继位时,能够号施令、耀武扬威的,仅仅只有察哈尔部,诸如内喀尔喀、科尔沁等漠南诸部,对林丹汗只是表面尊崇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现实,让林丹汗甚是恼火!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林丹汗年岁的增长,在察哈尔部的周遭,又拥有了新的烦恼!

        后金的强势崛起!

        使得林丹汗自幼便有的梦想再次搁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很小的年岁骤得高位,终究让林丹汗在令人陶醉的权力中,渐渐迷失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考虑,所有的思量,皆是非常独我的一种状态!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近乎变态的高压状态下,谁又能长期受得了这种状态?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的洪台吉!竟敢背叛本汗!”

        察汉浩特·草原大汗帐。

        魁梧强健的林丹汗,神情中带着愤怒,胡须上沾有点滴马奶酒,身边的木案,更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镶有宝石的银碗,盛有马奶酒的银壶,极有食欲的手抓,等,皆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原侍女撅着大腚,神情带有惶恐,颤巍巍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大汗帐中的众多台吉,皆老老实实盘坐着,这刚起来的‘***之心,也被林丹汗搞得这一出,瞬间是提不起任何的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来纳贡的他们,何曾会想到林丹汗会搞这样一出!

        洪台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在察哈尔部,那绝对是禁忌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神中带着阴郁,林丹汗直勾勾的看向奈曼:“奈曼!

        你部与那满虏接近,你来与本汗说说,这该死的洪台吉,为什么要背叛本汗?!

        投靠卑贱的满虏,这难道对我伟大的草原部族,不是一种玷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林丹汗的询问,这坐于原位的奈曼心中一咯噔,被这位高傲的大汗,在这个时候被询问,那这不摆明是枪口嘛!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奈曼是察哈尔部的八个鄂托克之一,其势力在草原中也算是一方封建主,这别人见到他奈曼都要尊称一声,尊贵的奈曼台吉!

        但到了林丹汗这里,这一切都生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奈曼动了动雄伟的身躯,秃头上挂有草原风情的辫子,快步走到愤怒的林丹汗眼前,跪在地上,右手放于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神中流露出真挚的色彩,道:“伟大的呼图克图汗,您的奴仆回您的话!

        那卑贱的满虏根本就不是,伟大的草原部族的对手,更不是伟大的呼图克图汗的对手!

        那该死的洪台吉被恶魔蒙住了心神!

        对待这样的角色,根本就不值得伟大的呼图克图汗生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察哈尔部虽说拥有一定威势,但在这辽阔的草原中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草原霸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因为林丹汗身上,流淌着黄金家族的血液,这也使得林丹汗,得以拥有这个空泛的草原大汗的名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在林丹汗继位之初,这草原汗权已萎靡不振很久,在漠南草原的科尔沁、内喀尔喀、土默特、鄂尔多斯诸部更是各自为政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原大汗除了能支配辽河套的察哈尔部,分别是:浩齐特、奈曼、克什克腾、乌珠穆沁、苏尼特、敖汉、阿喇克卓特和主锡惕八个鄂托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漠南诸部中仅被奉为名义上的共主,至于漠北的外喀尔喀更是不承认,而漠西更是与其为敌!

        但,林丹汗对此却表现的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意识中,只要自己足够的努力,就一定能够恢复草原大汗的辉煌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奈曼恭维的话语,林丹汗脸上恢复了几分笑容,但依旧难改生气的语气:“野猪皮不懂大局!

        本汗同样不是吃素的!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本汗要先一步统一漠南诸部,但此事若不能有所表示,那本汗的面子就得不到保障!

        这更会让那些卑贱的奴仆小看本汗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林丹汗来说,没有什么比他的大汗面子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此次生了洪台吉背叛事件,也让林丹汗在心中明白,想要恢复草原大汗往日的辉煌,那必须一统漠南诸部!

        携万胜之威整合漠北、漠西!

        到那时,小小的满虏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敖汉!你与奈曼同处满虏疆域左右,你有何表示!”说到这里,林丹汗又将注意放在敖汉身上!

        同样是别人眼中尊崇的台吉,此刻的敖汉,亦缩着强悍的体魄,顶着那秃瓢,跪在地上道:“伟大的呼图克图汗!

        您的奴仆愿听从您的意志!”

        奈曼、敖汉心中都清楚,林丹汗这是肚子里有邪火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距建奴又相隔甚远,所以就只能把这股子火气在他们身上!

        谁让他们是这八个鄂托克中,距离建奴最近呢?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自认倒霉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顶撞?

        那简直就是找死!

        没看见林丹汗的亲弟弟粆图,就因为劝说了他两句,却被暴怒的林丹汗,给当众抽了十几鞭子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还是别找晦气的好!

        听敖汉这么说,林丹汗当即道:“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!

        那本汗便召集你们八个鄂托克的主战骑兵!

        该死的野猪皮,既然不知道天高地厚,那就让他们尝一尝草原的怒火!

        该死的内喀尔喀、科尔沁、土默特、鄂尔多斯诸部逆臣,居然敢不听从本汗的汗令,这一次本汗要让你们,也都尝到惩罚的滋味!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林丹汗表现的很是愤怒,但他并不是真的傻,他分得清楚当务之急的主次关系!

        虽说野猪皮这一次很卑鄙,居然敢这般赤果果的接收,效忠于他的洪台吉!

        但随着建奴对明,所取得的一系列胜利,尤其是在广宁知晓了建奴强劲的兵锋,林丹汗心中很清楚建奴不能轻易触碰!

        但心中知道归心中知道,表面该有的表现,肯定是要有的!

        不然他多丢面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也就有了这一系列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洪台吉的背叛,让林丹汗心中很清楚,攘外必先安内!